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情色笑话  »   理力者THE MINDER

理力者THE MINDER

  改变我的名字是驹场守人,平凡的高二学生,运动普通、功课普通、才艺普通;就如同大多数的一般学生一样。
  可是当我今早醒来时,一切都已经不再相同。
  一样的阳光、一样的床铺、一样的闹钟,可是在我体内的却多了某种不一样的东西。那是我目前未知的、却即将使我横行世界无阻的奇异力量。
  昨天是我过往数不清悲惨记忆的其中一个;我的告白再度失败,那有着飘逸长发、清秀脸庞的美丽女孩、用与外表完全不相配的恶毒语气拒绝了我。放学回家的途中,我只能以惨淡的苦笑来自我解嘲;反正本来就只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像我这样平凡的男孩,如何敌的过高大英俊、运动万能的多金小开?
  如同往常一般,在回家前我到后山的丘陵上稍作歇息,希望自己的眼睛不要是在肿红难看的情况下回去,也希望身上被小开手下殴打的伤痕能够不再隐隐作痛。我知道那是不太可能的事,但仍然抱着一丝丝的期望至少我还可以让心情平静点吧。
  然后我看到了那点光;从天上慢慢扩大的绿色细芒、在我仍忙于观察之时,它已经用快的无与伦比的速度来到了我的面前、不,我的里面。我该怎麽说呢?
  我被一颗陨石击中了脑袋?!这是我所能记得的最后一个印象;夕阳西下的赭红、好美……冷风让我惊醒,那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的事了,要不是父母正好因结婚纪念日到外地渡假,我这下真的是非死不可了。摸黑延着山路奔回家中的我,累的甚至来不及梳洗,就已经倒进床铺陷入梦乡。
  当我睁开眼睛时;也就是现在,我知道我的身上产生了某种不一样的变化。
  到底是怎麽回事,我不知道,也许只是睡过头的关系也不一定,但,我仍然觉得有某种改变在我身上发生。这让我想起昨天那个穿入我头部的陨石!老天!我原本就不太帅,要是脸上还挂了彩,这下真的是永远不可能交上桃花运了(即使我已经累积了无数次惨遭拒绝的经验)!
  对着浴室的镜子左照右照……没有伤痕、没有变丑、也没有变帅;果然没有那种漫画中才可能发生的事,我大概真的是遭到太大的刺激了,还是出去散散心吧,或许可以改变一下心情也不一定,总比闷在家中一整天、感叹自己既不潇也不有钱来的好。
  今天是个美好的晴天,碧蓝的天上有几朵白云缓缓随风而送、初春的风卷过脸颊还有叁分的寒意,以逛街来说,虽然不是个完美的天气,但反正身边无女为伴,也就不必计较那麽多了。
  接下来就是我发现改变的刹那了;那令我至今仍然欣喜不已的时刻。
  走过了两条街,我看到对面走来了一个穿着淡蓝色春装的美丽少女,那是隔壁班的玉川美幸;排名全校前五名的美女、功课好、性情温顺,是许多男孩子梦寐以求的情人当然我也是其中之一,只是竞争者实在太多,我自知希望微薄,最后只有说几句大话自我勉励、摸摸鼻子闪边站的份。总而言之,在美幸的印象里,我只是个隔壁班见过几次面、连名字都不太需要记得的「同学」罢了。
  「嗨,玉川同学。」即使对方不太记得你,能跟美女打声招呼总比没有好吧?如果美幸还能礼貌性的跟我点个头、甚至回声「嗨。」,那就够我高兴的了。
  岂料美幸却突然在我面前停下了脚步,略略抬头用那突然变的略为空洞些了的美丽眼眸望向了我,认真的回答道:「早安,驹场同学。」然后就维持原样,如同发呆般的继续看着我。
  「玉川同学?」我楞了一下,重新呼唤了美幸一次。
  「是的,驹场同学。」美幸温驯的回答着,这不但让我受宠若惊(天呀!她记得我的名字!),同时也让我把昨天的不快回忆给完全抛到了九霄云外。
  鼓起勇气,我大着胆子开口邀请:「玉川同学,你有空吗?不知道可不可以请你喝杯咖啡聊聊天?」我真不敢相信我竟然说的出口,这真的是一个昨天才被拒绝、刚刚自伤心回忆中重建自信的平凡高中生应该说的话吗?
  「好呀,要去哪里呢?」美幸刚刚略成空洞的眼神再度回复成水汪汪充满灵气的大眼睛,用那种我一辈子也不敢奢望的眼神看着我。
  「那、那就去邮局对面的DIBICE好了。」略成结巴的声音从我的嘴巴吐出,今天的进步足以让我在回忆录上记下成功的一笔。
  「嗯,那我们走吧。」美幸说着,然后很自然的挽起了我的手臂……我的心房在乱跳!我的脑袋像通了高压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