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610CC.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  列车上的征服

列车上的征服

列车上的征服


陈女仕上了列车后,张楚先站起来招呼她,然后俩人就坐在一起。陈女仕告诉张楚,她临时改了车票,先去无锡有点事,然后再去苏州。张楚上车前,带了一本书,《从半裸到全裸》,这是一本关于女性裸体诗探讨的著作。陈女仕看到张楚面前放着这本书,就拿过去翻了两页,然后,用一个很含蓄的坏笑对张楚说,你原来有窥视癖?张楚被陈女仕这句话逗笑了。六月份南方天气已经有些热了,陈女仕的外衫领口开得较低,滚圆的雪白的胸脯有些露在外面,张扬出一股很魅人的诱惑力。张楚对面坐着三个男的,眼睛盯在陈女仕的胸脯上贼样的睃来睃去一刻不停。他们的眼光对张楚除了有些诱导外,还有一些窥觑因素在作用他。张楚有时也不自觉地顺着那三个男的眼光向陈女仕的胸脯里望去。有时候,陈女仕的眼光正好迎过来,让张楚觉得很不自在,他只好赶紧把眼光逃开去,装着无心的样子。在年龄上,陈女仕比张楚大一岁,此外,陈女仕外表看上去也比张楚要成熟一些,张楚就显得更加受拘束。陈女仕从张楚的眼光神色中,似乎已经完全猜透了他的心思,她有时还故意侧过身子,把胸脯全迎向张楚的眼光,翻到书上某一页,随便捡一行诗句读给张楚听,“什么东西折旧率最高\贞操和火柴”,或者“面对你\我的港口涨潮\汹涌地要把观音吞没”。张楚这时就更管不住自己的眼光,全落进陈女仕的胸沟里,甚至还要往更深的里面探究。这时候,陈女仕的眼里就会露出一丝鬼黠的笑意来。张楚隐隐地觉出陈女仕在有意挑逗他。他觉得这样自己太狼狈了,应该回避一下。张楚坐的这趟列车是双层列车,沪宁线专车。他站起来对陈女仕说去一下洗手间,避过陈女仕的眼光,他悄悄地绕到楼梯口那里,上了上层,在上层找个位置坐下来。他坐在那里眼睛看着窗外,在心里一门心思想诗芸,想他的小孩。偶尔,也想一点诗茗。张楚在想她们的时候,心里有些紊乱,像是由于某个叛逆的缺口己经被打开来似的。列车过了常州后,下站就是无锡,很快就会到站。张楚觉得自己应该下去了,就起身下去。他走到陈女仕身边坐下来后,陈女仕问张楚,你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我还以为你人跑了呢。张楚说遇到一个熟人,两人就聊起来了。陈女仕说,快到无锡了。张楚问陈女仕,你到无锡去哪里办事?陈女仕却把手就在坐位上,在张楚的手心里悄悄地掐了一下。张楚没有再敢问下去,也不敢看陈女仕。不知道是由于有份期待紧张,还是由于有份惧怕紧张,张楚的心里很是不安。列车到了无锡,已近傍晚。两人下车出了车站后,张楚叫了一辆的士。两个人一起上车,然后在市政府附近一家宾馆下车。从下火车再乘的士到这家宾馆的一路上,陈女仕始终没有说一句话,像是把一切都交到张楚手里,让张楚来安排她,或者就是来考验张楚的。张楚心里很矛盾,因为陈女仕的背景不一般,张楚既不能轻慢,又不能出格。张楚就是完全吃透了陈女仕的心思,还是有些疑惧。这一刻,张楚深深地体会到,摸着石头过河,是智者不明智时最明智的选择。张楚开好一间双人房间后,两个人一起上去。房间在三楼,宽敞明亮,窗外是无锡最繁华的大道。但张楚这会儿却没有闲心领略这个城市风光。他坐在沙发上,一直在心里犹豫着、斗争着。张楚出来时,诗茗跟他说好了,要张楚把旅馆房间的电话号码给她。诗茗盯张楚,比诗芸还要盯得紧。张楚不知道诗茗是什么心理。也许是诗茗知道他不忠诚而诗芸还不知道的缘故。但他必须给诗茗房间电话,他给了诗茗这个电话诗茗就会放心。最后,张楚还是鼓足了勇气对陈女仕说,我爱人知道我出差,我说到了无锡给她宾馆房间电话号码,她可能会打电话过来。陈女仕听张楚这么说,轻轻地笑了一下,说,你真细心。没关系,有电话来你接。等服务员把房间该送来的水瓶、水杯、毛巾等使用的东西全送齐了,张楚在门外挂出“请勿打扰”的牌子,把门锁死。这时候,张楚心里明白,再在陈女仕面前装傻就说不过去了。更何况,陈女仕的那个胸脯,在张楚的眼前已晃了几个小时,张楚已抵不住那份诱惑。张楚回到房间里时,陈女仕坐在床边上,低着头,像是在等候一切早该发生的事情现在要发生一样很安静的样子。张楚走过去在陈女仕身边坐下来,眼睛看着地面却像又没了主意,或者还在为自己将要越轨的行为感到有些不安。陈女仕等了一会儿,见张楚没有动作,就用肩碰了一下张楚,说,你在看呆。张楚侧过身,眼光在陈女仕脸上仅停留了一秒钟左右的时间,就一把将陈女仕抱住。这个突然的动作,如果再延长一点时间,张楚就可能失去了勇气。陈女仕却像早已急不可耐起来,很快抱住张楚翻滚到床上。张楚在陈女仕的怀抱里,似乎随便压摸到她身上哪一处,陈女仕都会嗯嗯呀呀地发出一连串的叫声,像是由于身体压抑过久终于逮住了一次释放的机会似的。陈女仕抱着张楚在床上翻来覆去打滚了很长时间。从床的这一头翻到那一头,又从那一头翻到这一头,中间两人还翻到地上去一次。等到陈女仕把张楚啃够了,才将张楚身上的衣服扒掉,再脱掉自己的衣服。然后,用带着哭腔似的声调对张楚说,宝贝,用劲操你陈姐。张楚骑到陈女仕身上,两手按在陈女仕丰满的乳房上,低下头向陈女仕下面望了一眼,然后就用力挺进陈女仕的身体里。随着张楚这一个动作,陈女仕从嗓子深处发出第一声很重的舒服愉快的呻吟声。接着,张楚每动作一下,陈女仕都从嗓子里发出一连串的呻吟声,并且声音越来越高,象是舒服到了灵魂深处似的。张楚有些担心门外的人会听见陈女仕的呻吟声,就减小动作的力度。但陈女仕却不答应,在张楚下面用力颠扑张楚,用身体恳求张楚用力去扑击她。张楚只得扯过一条床单,盖在陈女仕脸上,把陈女仕的嘴捂住,然后用力向身下的陈女仕博杀下去。陈女仕的嘴捂在床单里,呻吟声仍然一声亢奋一声。当陈女仕被张楚扑进高潮时,陈女仕“啊”了一声,这一声足足拉长了有两分钟之久,声音极其浑畅。陈女仕在“啊”的这一声里,身子都亢奋得弯曲起来,双手死命地勾住张楚的臀部,象是要把张楚整个人都陷进她身体里一般。张楚在陈女仕用力扣压里,阳具一下子在陈女仕的身体里爆炸开来,获得了一次无比悦心的高潮……张楚从陈女仕身上下来时,浑身都是汗,身子软得就象力气完全耗尽了似的。陈女仕翻过身来,伏在张楚身上,手伸在张楚的脸上揉揉,满怀感激似地对张楚说,宝贝,真舒服。然后,很温心地把张楚搂进怀里。张楚由于消耗过大,躺在陈女仕的怀里很快就睡着了。等他醒来时,天已大黑。张楚赶紧起来说要给爱人打个电话,说要告诉爱人旅馆房间的电话号码,让爱人放心。张楚打电话时,陈女仕坐在一旁不出声。张楚与诗茗通上电话后,尽量绕开一些话题,然后把夫妇间的床笫话对诗茗说两句,让诗茗确信他是一个人在房间里,没有其他人。陈女仕并不知道张楚是给另外的人打电话,她听张楚在电话里跟对方还讲些床笫话,心里觉得很有些滋味。张楚给诗茗打完电话后,很想给诗芸再打个电话,但他有点担心陈女仕会起疑心,心里想,待会儿用磁卡在外面给诗芸打个电话。张楚放下电话后,对陈女仕说他要先洗个澡再到外面去吃饭。陈女仕听了立即按住张楚叫张楚别动,她去放水,说等水放好了她要给张楚洗澡。陈女仕说完,就光着身子去洗手间清洗浴缸,放水。浴缸放水时,陈女仕走回来重新躺到张楚身边,手摸在张楚的阳具上,笑着对张楚说,你这个好伟大。张楚笑笑,手摸在陈女仕的乳房上用些温柔。等水放了差不多了,陈女仕就把张楚拉起来,拥着张楚两个人一起走进洗手间。张楚爬进浴缸躺下来后,陈女仕就给张楚洗身子。陈女仕边洗边问张楚,你爱人给你洗澡吗?张楚说,洗。陈女仕说,你倒挺有福气。然后问张楚,你给你爱人也洗澡吗?张楚说,我爱人不让我给她洗澡。陈女仕问为什么,张楚说,我爱人说我手伸在她身上太痒她了,让她洗不好。张楚说完这话,就把湿手伸在陈女仕身上耙了一下。陈女仕立即缩起身子,说痒死了。张楚觉得有些开心。过了一会儿,陈女仕叫张楚站起来。张楚站起来后,她在张楚身上抹了一些淋浴液,然后给张楚洗身子。陈女仕的手在张楚身上揉搓时,张楚感到很舒服。陈女仕似乎知道张楚从她手上获得一些愉快,就更加温柔地在张楚敏感部位上轻轻地揉搓。张楚洗好从浴缸里出来后,陈女仕拿来一条干毛巾给张楚擦身子。她给张楚擦了两下,突然弯下身子,在张楚的阳具上轻吻了一下。张楚一阵感动,拿手在陈女仕的乳房上捏了一把。张楚身上擦干净后,陈女仕说她冲一下澡,然后出去吃饭。张楚和陈女仕出来吃饭时,已经快九点钟了。张楚一路上走,都在心中盘算怎样给诗芸打个电话。张楚在南京给诗芸打电话时,说好了他到了无锡就给诗芸打去电话。张楚越走越觉得这个电话必须就现在打,他不能让诗芸为等他电话心里不安,甚至着急。当陈女仕快要跨进饭店时,张楚看到前面马路边上有一部磁卡电话机时,张楚对陈女仕说,你先进去坐坐,我去打个电话。张楚讲这话时,很明显是告诉陈女仕,这个电话是很私人的电话。张楚既然在房间里没有打这个电话,陈女仕心里当然明白。陈女仕“嗯”了一声,张楚就快步向前面电话亭走去,给诗芸打电话。张楚打完电话回来,陈女仕坐在桌上还没有点菜。张楚喊来小姐,让陈女仕先点了两个菜,然后自己也点了两个菜。菜点好了,张楚突然觉得这顿饭有点亏,心想应该给市政府打去电话,把饭局混来。张楚这样想了,也就这样对陈女仕说了。不想陈女仕却拿眼斜了张楚一眼。张楚赶紧把手放在陈女仕手上揉揉,说,反正你明天要走,我明天下午也得回去。陈女仕却说,你以为我真是有事出差的?还不是追你来的。陈女仕这样说,让张楚觉得有些纳闷。如果自己还没有结婚,陈女仕也没有嫁人,这还能理解。现在追他来到无锡,为哪桩?再说,陈女仕还有个不一般的家庭,难道就为了一时的风流快活?张楚在心里想到这里时,不免有些惧怕陈女仕。陈女仕见张楚脸上有些疑色,立即笑着说,一定多心了吧?听单位里许多人背后议论你说你很风流。你以前住单身宿舍,跟不少女孩子打过交道,有没这些?张楚赶紧说,绝对没有,根本不敢,我女朋友对我看得很严。如果有,你是第一个。陈女仕听了,立即说,你别诳我了,还我第一个?张楚直说,是真的,不骗你,我对我爱人很好,我爱人对我也很好。陈女仕似乎不要听这话,说,就算我是第一个,但记住,不许有第二个。说完这话,手伸在张楚的胸前很亲昵地揉了几下。吃完晚饭回房间,已经近十一点钟了。张楚回来就开电视,然后躺到床上看电视。陈女仕却去把电视关掉,靠到张楚身边躺下来,把张楚的胸衣扒开,两手伸在张楚的胸里抚摸着。张楚就把手也伸进陈女仕的胸里抚摸。张楚揉了几下,突然笑着对陈女仕说,真肥。陈女仕听了一笑,说,什么话?是丰满。然后把奶子压到张楚的胸前,对张楚说,比你爱人的大吧!张楚听了不禁笑了起来,两人就这样亲昵着靠在一起,说些话。张楚心里这时有点想诗茗的电话,他跟陈女仕讲话时不免就有点心不在焉起来。但陈女仕回来时,却背着张楚悄悄地把电话搁了一个悬空,让外面的电话打不进来。这样,一直到了近十二点钟,张楚都没有等到任何电话进来。张楚心想,不会有电话来了,诗茗不会打电话来了,就跟陈女仕说睡觉吧,明天还要跟人打交道。陈女仕就把张楚身上的衣服全脱掉,搂住张楚,手按在张楚身上抚摸,逗弄张楚。张楚像是真累了,或者因心里念着诗茗电话的缘故,陈女仕逗弄了很长时间,依然得不到响应。过了一会儿,陈女仕要张楚靠着床靠背坐起来,她自己向下面缩了缩,头埋进张楚的两腿间,嘴轻轻地一张,就咬住了张楚……张楚有些惊愕,想出来。但陈女仕的吸吮和揉搓,让张楚感到浑身都麻酥透了,让张楚难以抗拒。慢慢地,张楚把手伸进了陈女仕的头发里,跟随着陈女仕的吸吮和揉捻的动作,轻轻地按摩着陈女仕的头皮。很快,张楚就完全软瘫在陈女仕的身下了。随着陈女仕不断深入的吸吮、轻咬、顶磨,张楚越来越将阳具往陈女仕的深处送,那种快乐几乎把张楚的身子都要烧腾起来了。不一会儿,张楚感到阳具就要在陈女仕的口中爆炸了,而这刻获得的快乐让他的肉体似乎坠入了一种难以言状的深度。他狠命地抓住陈女仕的头发开始有些紧张起来,他力求控制住自己想在爆炸前的一刹那间逃出来,不让它在陈女仕的口中爆炸。但他似乎完全被快乐陶醉了,甚至想要发狂。在阳具快要爆炸的刹那间,他抓住陈女仕的头发突然用力向下一扣,把陈女仕的头紧紧地按在那里……他的身体一下子象窜进了一个极度快乐的世界里,身子在那里漂浮、震荡、痉挛……但张楚仅在那个世界里停留了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就清醒了。他惭愧自己,觉得自己太缺少自制力了,太过于甚至太专于肉体享乐了。但陈女仕却仍然伏在张楚身上,头埋在那里静静地含着它,象苟延残喘似的,让它自己一点一点地跳动着收缩,让它平静地享受高潮后平伏的愉快。就这样,直到张楚的阳具完全收缩回去,陈女仕才翻身下床,冲向洗手间。张楚躺在床上,在一份舒服的疲倦里,听着洗手间里哗哗的水声,心突然往下一沉,象是来自被什么东西征服了的虚脱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