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610CC.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  可怕的暴乱

可怕的暴乱

可怕的暴乱


年轻的伯爵路克森现在已经彻底被吓坏了,如果士兵和仆人们真的向夏洛克投降,自己和年幼的十五岁幼子杰弗就彻底完了! 路克森回过头来时,立刻发出一阵绝望的惨号! 此刻伯爵的身後就只剩下了他那只会不停哭泣的漂亮的儿子杰弗,就连那忠心的汤姆都已经逃得不知了去向! “汤姆!士兵们!!你们不要逃!!救救我们啊!!!” 路克森绝望地尖叫着,他已经听见了塔楼外传来的暴民嘈杂的欢呼,接着一阵急促杂乱脚步声从楼下传了上来,伯爵立刻感到天旋地转,双腿一软瘫倒在了地上! “路克森!你这个刻薄傲慢的猪!现在你可逃不了了!!” 随着一阵仇恨的吼叫,一个魁梧高大的黑人凶神一般出现在楼梯口,夏洛克的身後跟着十来个野兽般眼神的塞赫人。 “不!夏洛克!你发发慈悲、饶了我们父子俩吧!” 路克森紧紧地抱着他已经哭成一团的儿子杰弗,再也顾不得什麽身份和尊严,拼命向这些他昔日的农奴们哀求着。 “不!!你这个卑贱的杂种!不许碰我!!” 路克森声嘶力竭地喊叫着,他感到愤怒和绝望,因为夏洛克和那些野兽般发狂的塞赫人已经扑向了他和杰弗。 “放手!!混蛋!杂种!放开你的脏手!” 路克森拼命叫骂着,但夏洛克还是狠狠揪着尊贵的伯爵的头发,将不停大叫着的年轻英俊的伯爵从他哭泣着的儿子身边拽开了! “你这头放荡的猪!从前奴役我们的那种威风劲都哪去了?!贱货!” 夏洛克使劲揪着路克森的头发,朝着他充满惊慌愤怒的脸上吐着吐沫,用脚狠狠地踢着伯爵那结实的屁股,像拖一条狗一样将庄园主跌跌撞撞地拖下了塔楼! “放开我!杰弗、杰弗!!” 路克森绝望地哀号着,双手死命地抓着自己被夏洛克野蛮拉扯着的头发,眼看着自己的背後哭泣着的儿子被一群野兽般的暴民包围了┅┅ “弟兄们,这条骑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的贱猪现在交给你们了!” 夏洛克拖着不停尖叫哀号着的路克森走出塔楼,英俊高贵的庄园主一只脚光着,皮鞋已经丢在了楼梯上;华丽的衣服上沾满了楼梯上的尘土,梳理整齐的金发也早已经披散下来。 大声抗议着的庄园主被夏洛克凶狠地抛进了塔楼外骚动喧哗的人群,迅即落入了已经疯狂了的暴民手中! “放开我!把你们的脏手拿开!!啊!救命啊!!” 路克森感到无数双干粗活的大手抓住了自己的身体,粗暴地撕扯着自己的衣服,顿时绝望地尖声号叫起来! 无数狂暴的男人包围了这个曾经是他们的主人的庄园主,无双手撕扯着伯爵华丽的衣服、拉扯着他的手脚、以近乎疯狂的暴行发泄着他们的对这个如今陷入孤立无助的悲惨境地的男人的怨恨。 “扒光这头猪!!” “把这头猪吊死!!” 暴民中发出阵阵疯狂的叫喊。 02路克森的衣服几乎立即被撕成了碎片,彻底从他的身体上扯落下来! “不!!你们这些卑贱的家伙、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救命啊!!” 路克森绝望地哀号着,感到自己的双手被用力地扭到了背後,几只大手粗暴地抓着自己的手腕,用一根粗糙结实的绳子牢牢地捆住了自己的双手!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这些黑鬼!杂种!!” 伯爵感到了无比的恐惧和绝望,他甚至忘记了自己如今已经几乎是赤裸着落在无数暴民手中,不停地骂着一些连他自己都吃惊的肮脏的字眼,白皙的身体在无数双粗壮的手臂中间凄惨地扭动挣扎着。 路克森感到自己的头发被粗暴地揪着提起了自己的头,接着就是几记沉重的耳光落在自己的脸上,令娇贵的伯爵顿时感到头昏眼花! 然後自己的肩膀被几个暴民抬了起来,“救命啊!!呜呜┅┅”路克森终於忍不住哭叫了起来! 他感到两只大手野蛮地侵入了自己双腿之间,粗暴地揪扯着自己的阴毛和阳具,使劲地将手指插进了自己的肛门! “你这条放荡下贱的猪!!” 暴民中传来一阵疯狂的叫骂,庄园主赤裸出来的肉体令他们兴奋无比! “啊!!”悲惨的男人发出大声的惨叫。 他感到自己腰已经被死死地抱住,接着一阵凶狠有力的巴掌落在了自己赤裸出来的屁股上,顿时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呜呜呜┅┅” 悲惨的庄园主已经没有力气挣扎了,他只感到无数双大手在粗暴地侵犯着自己娇贵的身体,揉捏着自己的胸膛、扣挖着自己娇嫩的肛门、撕扯着自己的耻毛和阳具、用力拍打着自己的屁股、抓着自己赤裸的双腿、甚至将手指野蛮地伸进自己的嘴里乱挖起来! 路克森已经完全绝望了,他感到自己已经快被这些狂暴野蛮的贱民活活折磨死了,浑身上下都在疼痛,而巨大的恐怖和羞耻更是令尊贵的伯爵大声号哭不已! “鸡奸他!鸡奸这个刻薄的男人!!” 暴民中又传来一阵吼叫,好像命令一样立刻得到了无数的应和! “不!不要!!求求你们!!啊!!!” 路克森惊慌地尖叫着,但他凄惨的哀求立刻被一片狂暴的喧哗吞没了。 俊美的庄园主赤裸着的白皙的肉体立刻被几双大手翻了过来,他被捆在背後的双手徒劳地摇晃着;接着几双手用力地抓着疯狂扭动反抗着的肩膀和腰肢。一个男人走到庄园主的面前,他带着一种厌恶和嘲弄的微笑,嘴里发出几声下流的辱骂。 路克森忽然感到一双手伸向了自己的双臀之间那个紧密窄小的肉洞,两根粗糙的手指粗暴有力地插进了自己的肛门,用力地扩张了起来! ‘天哪!他们真的连我的肛门不放过!’一个恐怖的念头顿时出现在路克森的意识里! 巨大的羞耻和罪恶感使庄园主用尽最後一点气力绝望地挣扎起来! 但伯爵的反抗在暴民粗暴的侵犯下是那麽地软弱,那个男人脸上带着残忍的微笑,使劲地用手指在路克森的肛门里转动扣挖了足有好几分钟,然後将粗大坚硬的阳具抵在伯爵那紧密浑圆的小肉洞上,用力地挤开那肉洞口细密的皱褶,狠狠地插了进去! “呜!!!” 一阵火辣辣的剧痛从伯爵的屁股後面传来,好像要把他的屁股撕裂了一样,肛门被残酷奸淫的羞耻和肉体的痛苦使路克森发出长长的哀号!雪白肥大的屁股激烈地摇摆起来! “啊!!!” 路克森立刻发出一阵凄厉嘶哑的悲鸣,毫无性欲的身体被粗暴地侵犯,他顿时感到身体彷佛被撕裂了一般,火辣辣地疼痛起来! 疯狂了的暴民包围着赤身裸体的庄园主,高贵的伯爵被野蛮地强暴令他们兴奋无比。 乌黑丑陋的肉棒插进这个昔日高高在上的人的身体,狂暴有力地抽插奸淫令他发出濒死的野兽般的哀号和痛哭! 路克森绝望地哭喊着,被这些卑贱的农奴残暴地奸污令他的心都碎了。 但不幸的南人的厄运还没完,很快一个男人走上来,揪着他的头发抬起他泪水横流的俏脸,将怒挺的肉棒凶狠地插进了庄园主哭叫哀求着的嘴里! “呜呜┅┅” 路克森顿时感到眼前一阵发黑,带着一股浓烈的臊臭味的肉棒残忍地塞满了他的嘴巴,野蛮地在他的喉咙里抽插着,令他几乎要窒息了! 路克森感到自己已经快喘不上气来了,被野蛮的暴民从嘴里奸污使高贵的伯爵痛苦屈辱不已,他拼命扭动着赤裸的身体抗拒着,俏脸立刻憋得紫红起来! 路克森感到那根插进自己肛门狂暴抽插着的肉棒忽然停了下来,接着一股热流在自己的身体里喷溅开来,一些热乎乎的液体顺着自己的大腿根流了下来! 他知道那个鸡奸自己的家伙已经在自己的身体里射了出来。 ‘竟然真的被这些卑贱的暴民将肮脏的精液射进了自己的体内!’ 伯爵立刻感到一阵巨大的惊恐和羞耻感,他刚想拼死吐出嘴里的肉棒尖叫,就感到又有一根坚硬粗大的东西狠狠插进了自己的屁股!前一个人的精液已经将伯爵被奸污的肉洞里弄得黏乎乎的,湿滑了许多,所以第二个家伙很顺利地就将他粗大的阳具插了进去,继续奸淫抽插起来! “呜、呜┅┅” 伯爵艰难地发出愤怒屈辱的呜咽,嘴里的肉棒还在不停抽送着,使他的口水顺着他的嘴角和优美的脖子流淌下来,沾湿了他的胸口! “呜!!” 路克森突然发出模糊凄厉的悲鸣,他的喉咙猛烈地收缩起来,感到一股浓稠腥热的液体在自己嘴里喷溅开来,猛烈地涌进了自己的喉咙! “咳咳!” 那奸淫了庄园主嘴巴的男人将自己的阳具从路克森的嘴里抽出,悲惨的路克森立刻猛烈地咳嗽起来,大量白浊粘稠的精液顺着他的嘴巴流了出来! 很快,又一个暴民走上来,捧起路克森的脸,将自己的肉棒残忍地插进伯爵不停咳嗽着的嘴里抽插奸淫起来。 当第六个男人从伯爵的双腿之间离开时,庄园主已经被蹂躏得没有力气动弹了。 嘴里依然被插着一根阳具奸污着的路克森被糟蹋地惨不忍睹的裸体软弱地抽搐着,嘴里发出一阵模糊的呜咽和啼哭。 路克森感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几乎失去了知觉,大腿和肚子上糊满了黏乎乎的精液,两双大手使劲地托着自己赤裸的屁股将自己下身抬了起来。 又一个男人走到庄园主的面前,他用手在路克森的肛门里挖了挖,然後将粗大坚硬的阳具第七次狠狠地插了进去! “呜!!!” 肛门被残酷奸淫的羞耻和肉体的痛苦使路克森被肉棒塞满的嘴里发出长长的哀号!屁股又激烈地摇摆起来! 伯爵羞耻的表现和绝望的反抗使暴民中间发出一阵嘈杂的欢呼,这个曾经主宰过他们的命运、一向高高在上的男人被以如此残酷的方式彻底地凌辱和奸污,暴乱的人群中爆发出阵阵兴奋和满足的呼叫! 03“停下来!”夏洛克沙哑的声音从混乱的人群背後传来。 人群很快闪开了一条通道,让他们的首领走到了人群骚乱的中心。 两个暴民看到夏洛克走过来,迅速离开了伯爵的身体,将赤身裸体的庄园主丢在了地上。 庄园主好像断了气一样瘫软在地上,金发披散着,红肿着的双眼紧紧地闭着,半张的嘴里和脸上、脖子上糊满了大片白色的精液;身体完全赤裸,身体上布满了紫红的手印和抓痕;双腿软绵绵地朝两边大张着,光着的双脚上沾满了尘土;伯爵下身的状况惨不忍睹,浓密的金色阴毛被撕扯地凌乱不堪,屁眼可怕地红肿外翻着,里面不断流淌出夹杂着血丝的浓稠的精液,白色的糟粕糊满了他的股间和大腿! 夏洛克带着鄙夷和残酷的微笑看着这具横躺在地上的残破的肉体,这个曾经那麽美丽高贵的男人在这麽短的时间里就被糟蹋成这样,使他感到了复仇的快乐和满足。 “尊贵的路克森伯爵,你大概从未想到会被这麽多男人同时干吧?怎麽样?被轮奸的滋味好受吗?” 夏洛克残忍地羞辱着庄园主,揪着他乱糟糟的头发提起他的脸。 “哦┅┅夏洛克,你这个卑鄙的杂种!” 路克森痛苦地睁开眼睛,面前夏洛克那张丑陋狰狞的面孔使他感到极大的愤怒和屈辱。他想伸手给这个家伙一记耳光,但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双手已经被捆在了背後。 “你才是最下贱无耻的猪!”夏洛克恶狠狠地骂着∶“把这个贱货拖到那边的树下吊起来,让他再看一场好戏!” “你、你们要干什麽?!” 路克森忽然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惊恐,他隐隐感到还要有更加残酷可怕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几个暴民拖着被反绑双手的伯爵人来到一棵大树下,在夏洛克的指挥下在树上吊上了一根绳索,绳索的下端系成了一个绞索式的活套,然後将这根绞索套在了赤身裸体的路克森的脖子上! “不要!啊!咳咳┅┅” 路克森以为夏洛克要吊死自己,立刻惊恐地尖叫起来。 但逐渐收紧的绞索很快就令他感到窒息,只剩下喉咙里发出的浑浊沉重的呼噜声。 被反绑双手的伯爵好像垂死的鱼一样被绞索吊着,一丝不挂的裸体激烈地扭曲摇摆着,两条大腿胡乱地踢着,美丽的脸由於恐怖和窒息迅速变得紫红扭曲。 路克森做着绝望而徒劳的挣扎,夏洛克狞笑着示意一个黑人松开一点路克森脖子上的套索,使他能够呼吸但仍然要踮起脚来站着。 “难道你忘记了你们是怎麽吊死那些反抗你们的农奴的吗?你现在可知道死的滋味了吧?和被人强奸哪个好受?!” 夏洛克揪着路克森的头发,盯着他的眼睛说道。 伯爵那张充满高雅风韵的脸,已经由於恐惧和惊吓而扭曲起来。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求求你们,不要杀我┅┅”路克森已经被彻底吓坏了,他的世界已经完全崩溃了,只知道不停地哭泣着求饶。 “那好,尊贵的伯爵,张开你的双脚来乞求这里所有的人来使用你的肉体吧!” 夏洛克本来的确打算先残酷地轮奸被他们抓住的伯爵,然後再把路克森赤身裸体地吊死!但现在看到傲慢的伯爵哭泣哀求的样子,他那赤裸着的身体充满了诱惑,他忽然改变了主意,他要留下这个美丽可怜的男人继续好好地玩弄凌辱他! 见已经被吓坏了的庄园主毫无反应,夏洛克不耐烦地挥挥手,一个人递给了他一卷绳子。 夏洛克抓住路克森的一只脚,将他的腿使劲来开,用绳子将他的脚牢牢地捆在了树干根部,然後命令人在他的身体另一边的地上牢牢地钉下一根木桩,将路克森的另一只脚用绳子捆在木桩上,使他赤裸的身体被拉扯成一个“人”字的形状,极其艰难地站立在地上,脖子上的绞索使伯爵只能拼命地伸直脖子才不会窒息。 “尊敬的伯爵,来看看你那宝贝儿子的下场吧!”夏洛克狞笑起来。 “不!夏洛克、求求你!不要、不要碰杰弗!!求求你,发发慈悲,要对我做什麽都可以,不要碰杰弗!!” 路克森这才想起自己年幼漂亮的儿子也落在了暴民手中!他不敢再骂夏洛克,只好不住地苦苦哀求。 “猪,我不会让你这个养尊处优的臭猪闲着的!带上来!!” 很快,从聚集在大树下的人群中推出来了一个衣裳破碎、披头散发的美少年。 他的双手被反绑在背後,身上的衣服几乎被撕成了碎片,使美少年那年轻健康的身体几乎完全赤裸出来! 少年那张俊俏的脸上泪痕斑斑,嘴角、脸颊和脖子上沾满了白色污浊的精液,就连披散着的金发上也被精液弄得湿漉漉得成了一簇一簇的;他上身的衣服被彻底撕裂成两片,垂在身体的两侧,,两个娇嫩的小乳头已经被蹂躏得红肿不堪。 他从腰部以下都被撕碎扒了下来,整个下身完全赤裸着;卷曲的阴毛被弄得乱糟糟的,两条裸露着的结实的大腿上到处是牙齿咬过的伤痕;膝盖上沾满了泥土和灰尘,脚上穿着的一双皮靴其中的一只鞋跟已经折断,另一只脚上则拖着他那已经被撕烂了的内裤,使几乎全裸的美少年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显得格外狼狈和悲惨! “爸爸!!” 被暴民推搡出来的杰弗看到自己的父亲赤裸着身体,好像要被处刑的囚犯一样,被脖子上的绞索吊在树下。 路克森赤裸着的身体到处是被蹂躏後的伤痕,身上尽存的几缕破烂的衣衫已经遮盖不住糊满精液红肿不堪的下身,双腿还被大大地张开着捆在树上和木桩上! 可怜的美少年踉跄着扑到伯爵脚下,大声号哭起来! “夏洛克!你这个卑鄙的杂种!!你们对杰弗做了什麽?!” 路克森看到杰弗赤身裸体的样子,脸上还糊满了暴民的精液。 他顾不得自己现在赤身裸体地被吊在儿子面前的羞耻样子,拼命叫喊起来。 “闭嘴!你这猪!你的宝贝儿子为了保住他那可怜的屁眼,自己愿意用嘴巴来替我们服务!” “求求你们,你们放了杰弗吧!他才十六岁,还是个孩子啊!” 路克森这才知道自己的儿子总算没有被这些暴民鸡奸,他转而苦苦哀求起来。 04夏洛克粗暴地从背後抓住杰弗,将他拖了起来,冲着路克森怪叫着。 “你玷污了多少可怜的少年!现在到了用你们父子这下贱的身体偿还的时候了!” 夏洛克的眼睛已经变得血红,好像发狂了的野兽一样吼叫着。 他狂暴地将美少年推倒在地上,猛地扑了上去,疯狂地撕扯着杰弗本来已经被撕得破烂不堪的衣服,直到将不停尖叫哭泣的少年身上最後一块布也撕了下来! “爸爸!救救我!” 杰弗软弱地哭喊着,被夏洛克死死地压在身下。完全赤裸出来的雪白健康的身体在肮脏的土地上痛苦地扭动着,匀称的双腿胡乱地踢着,样子显得十分悲惨。 “夏洛克!求求你!不要碰杰弗┅┅” 路克森已经完全绝望了,他知道自己漂亮的儿子已经难逃被强奸的命运。但他实在不忍看到杰弗被当着自己的面强奸,可是有没有一点办法,只有不停地苦苦哀求。 “啊!!!”美少年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挣扎踢动着的双腿猛地抽搐起来! “夏洛克!你这个畜生!” 路克森知道杰弗已经被夏洛克粗暴地强奸了,他顿时感到自己最後一点希望也没有了,绝望已极地失声痛哭起来! “嘿嘿,这小子的下面果然很紧!不过很快你就会适应的!” 夏洛克带着残忍的微笑从杰弗身上爬了起来,拍着少年流满泪水的脸蛋说着。 被强奸了少年好像昏死过去了一样,软绵绵地瘫软在地上。双腿无力地张开着,下身那被撕裂的屁眼流淌着鲜血和白浊的精液,只有赤裸的胸膛还在微微起伏着。 “你们都来尝尝这个小子的滋味!” 夏洛克挥挥手,立刻有一群男人将瘫软在地上的杰弗包围了起来! “还有你!你这个傲慢的贱猪!” 夏洛克接着走到路克森面前,盯着他那张充满绝望羞愧的脸。 “你们可要好好伺候我们以前的主人!不要让他的屁眼也闲着!” “夏洛克!你这个卑贱的杂种!!你不能这样对我┅┅啊!” 路克森朝着转身离开的夏洛克绝望地叫骂着,但他立刻被一个魁梧的黑人抱了起来! “不!啊!!” 伯爵惊慌地叫喊着,他看到那黑人冲着他邪恶地笑着,走到他身后,接着伯爵的胸口被这双大手从背後狠狠抓住,一根粗大火热的肉棒重重地插进了他红肿疼痛的肛门! “啊!!不、不┅┅”伯爵虚弱地尖叫呻吟起来。 他感到这根粗大的东西插进自己的直肠,不停地做着沉重有力的抽插!那种前所未有的痛苦和耻辱感迅速将不幸的伯爵抛向了痛苦的深渊。路克森绝望地扭动着屁股和腰肢,嘴里发出沉重的呻吟和微弱的哭泣。 他的视线已经被泪水模糊了,只能透过人群隐约看到自己的儿子被一群暴民包围起来,跪伏在地上撅着他那浑圆的屁股,微弱地哭叫哀求着,被一个又一个男人无情地奸淫! 路克森已经彻底地绝望了,他不知道自己还要被这麽残酷地被轮奸到什麽时候,只能大概记得自己身後已经换过了不下五、六个男人,可还是有无数眼睛里充满了渴望和兽欲的暴民聚拢在自己身边! 伯爵已经完全放弃了挣扎和反抗,甚至连叫骂了努力也放弃了,他觉得自己只是一具被男人发泄欲望的肉体。 被精液充分润滑了的直肠已经有些麻木了,他不再感到那种最初被奸污时撕裂般的疼痛,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令他感到羞耻的酸涨和充实! 路克森感到羞愧和悲哀,因为自己遭到粗暴轮奸的身体里开始有一种可怕的感觉出现!这种说不清的感觉迅速地吞噬着他的意识,使他的全身都好像落到了一团火里一样,只想发出大声的哭泣和呻吟! 放弃了希望和反抗的庄园主嘴里开始泄露出低低的呻吟,这种彷佛哭泣一样的呻吟声从一个被轮奸的男人嘴里传出来,显得另有一种妖冶淫秽的味道。 路克森开始随着男人狂暴的抽插而左右摇摆着屁股,迎合着残酷的奸淫来减轻自己的痛苦,一种令他难堪的肉欲逐渐征服了这个遭到屈辱的轮奸的男人。 05夏洛克不知什麽时候已经回到了树下,看着一个又一个暴民无情地占有着伯爵悲惨的肉体,乌黑粗大的肉棒在伯爵那白晰的屁股中间不断抽插着,他的下身已经被糟蹋成了泥泞不堪的沼泽,男人的身体撞击着那糊满了精液的屁股,发出难听的“啪啪”声。 路克森闭着眼睛,凄惨而淫荡的呻吟着,毫无尊严和羞耻感地摇摆着他的身体,好像一个男妓一样迎合着残酷的轮奸,彻底没有了一个尊贵的伯爵应有的体面和风度。 夏洛克忽然感到一丝不快,尽管如此残酷彻底地凌辱奸污伯爵使他的复仇感得到满足,而看到这个曾经奴役过他们的傲慢高贵的男人堕落得好像最下贱的男妓一样更使他感到一种莫名的兴奋,但他不想让这个他痛恨的男人得到的快乐,他要用更加残忍屈辱的方式来折磨这个男人! 夏洛克推开正奸污着路克森的两个家伙,使劲地抽了他两记耳光! “臭猪!看来你很喜欢被男人轮奸的滋味?!” “啊┅┅” 正沉浸在堕落和羞愧交织的滋味中的伯爵顿时恢复了一些理智,他呻吟着睁开眼睛,脸上立刻充满了羞愧和痛苦的表情。 “求求你,饶了我吧┅┅你、你们已经强奸了我,就放了我这个可怜的人吧┅┅” “呸!你这放荡傲慢的猪!放了你?哪有这麽便宜的事!”夏洛克狞笑起来。 他解开伯爵脖子上的绞索和捆着双脚的绳子,命令两个暴民好像对待囚犯一样,把树上的绞索解下来,再次将绞索套在庄园主的脖子上,然後一个在前面牵着绳子,另一个在背後粗鲁地推搡着赤身裸体的庄园主走到了远处的马棚附近。 几个男人搬来一个轧草的架子,放到了一根栓马的桩子旁边。 “趴在上面!快!!” 夏洛克粗鲁地吆喝着,用脚踢着女庄园主那布满手印抓痕的屁股。 路克森不知道这个残暴的家伙还要怎麽处置自己,他浑身哆嗦着趴伏在了那个轧草的架子上,嘴里不停地哀求哭泣着。 “不要杀我,求求你们、不要杀我┅┅” 伯爵以为夏洛克要把轧草的架子作为断头台来使用。 夏洛克把路克森脖子上的套索的另一头栓在了那根栓马的木桩上,然後解开他被捆在背後的双手,再把吓得浑身发抖的路克森的双臂平伸,双手用绳子死死捆在轧草的架子两端。最後再分开路克森的双腿,将他的两个脚踝用绳子捆在了木架底部的两端。 路克森不停哭泣乞求着,光着双脚站在地上;轧草的架子垫在他的肚子下面,身体折成了一个直角;庄园主的屁股上糊满了精液,显得极其悲惨和狼狈。 夏洛克看着撅起屁股趴伏在架子上的庄园主叉开的双腿之间暴露出来的饱受蹂躏的肉穴,被过度奸淫的肛门已经无法合拢,红肿着的肉洞里不停流淌出粘稠的精液,他满意地微笑起来。 夏洛克转身走进马棚,很快牵着一匹矮脚马走了出来。 这是一匹专门配种用的公马,它被夏洛克牵着出了马棚,不停从鼻孔喷着热气,甩动着尾巴,显得十分兴奋。 “安静、安静!宝贝,这头猪很快就是你的了!你再忍耐一会!” 夏洛克抚着公马的马鬃,指着他面前背对着他们被捆绑在架子上赤身裸体的伯爵说道。 路克森那赤裸着的、充满了诱惑的白皙的肉体显然令这匹发情的公马兴奋不已!它尽管被熟悉马性的夏洛克牵着,但仍然不停嘶叫着。 听到背後的声音,路克森拼命地转过头来。一看到被夏洛克牵着的公马,可怜的庄园主立刻明白了自己要遭到什麽样的厄运,顿时绝望地尖叫起来! “不!!夏洛克!求求你!饶了我吧!它、它会弄死我的!!不!!!” 路克森看到公马胯下那已经膨胀起来的阳具,足足有他的手臂粗细,长度更是惊人! 赤身裸体的伯爵身边逐渐聚拢了一大群残忍地笑着的暴民,他们都在兴奋地等着,等着看这个高贵的贵族男人被一匹发情的公马残忍地鸡奸! “不要!!夏洛克,饶了我吧┅┅” 路克森声嘶力竭地哭叫着,他这次是真的要被吓死了。 而被当着这些卑贱的暴民面前遭到畜生的奸污,这种巨大的羞耻更是几乎要把伯爵折磨疯了! “宝贝,你在忍耐一会!一会就好!” 夏洛克不顾庄园主凄惨的哀求,继续安慰着已经快发狂了的公马。 “把那个小子带上来,让他亲眼看看他的父亲是怎麽和一头牲畜交配的!”06很快几个男人抬着浑身一丝不挂的少年走出了人群。 少年现在的样子甚至比他的父亲还要悲惨∶杰弗浑身上下完全赤裸着,健康的身体上遍布被施暴後的伤痕;他的双手被分别和双脚捆在一起,两个脚踝之间还捆着一根木棍,使少年的双腿只能大大地张开着;他结实的屁股上有好几道血红的鞭痕,双腿上也布满瘀青的伤痕,显然不仅遭到了奸污,更是曾经被残酷地毒打过。 杰弗被两个男人抬到了路克森面前,粗暴地丢到了地上。少年好像已经断了气一样地浑身软绵绵的,半睁着的眼睛空洞无神,只有胸膛还在微微起伏着,证明这具惨不忍睹的肉体还活着。 路克森看着他漂亮的儿子好像一条狗一样地撅着屁股,双肩和双腿着地地跪伏在自己面前。刚刚被破身的少年下身沾满了精液和血迹,杰弗那小小的肛门都已经成了一个沾满血污和精液、合不拢的紫红的肉洞! 伯爵看到自己的儿子被糟蹋得奄奄一息的惨状,再想想自己那可怕而羞辱的遭遇,顿时伤心地哭起来! “夏洛克!你发发慈悲吧!饶过我们这两个可怜的人吧!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和杰弗了┅┅” “可怜?!你难道忘了你以前那种趾高气扬的劲头了吗?你当初骑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的威风劲都哪去了!你休想我这麽轻易地就饶了你们!”夏洛克带着仇恨凶恶地辱骂着庄园主。 “行了,宝贝!给我狠狠地干这个不知羞耻的猪吧!” 夏洛克牵着公马来到路克森背後,放开手里的绳,让公马抬起前腿踏在架子上,将公马胯下那可怕的大肉棒靠近庄园主那毫无抵抗的赤裸下身。 “不、不!不要┅┅” 路克森感到公马鼻孔里喷出的热气就在自己脖子上面,而一根火热沉重的肉棒已经搭在了自己光着的屁股上。 他看到自己面前跪伏着的儿子麻木的眼睛中流露出的惊恐,顿时感到极大的羞耻和绝望!他声嘶力竭地哀号着,拼命摇晃着屁股,不让公马的阳具靠近自己的下身。 “臭猪!还不老实!!” 夏洛克见路克森竟然还敢反抗,顿时恼怒起来。他抡起手里沉重的马鞭,狠狠抽向了伯爵那拼命摇摆着的屁股! “啊!!!”伯爵发出一声凄厉无比的哀号! 他顿时感到自己被又粗又硬的马鞭狠狠抽打的臀部火辣辣地痛了起来! 这种疼痛是一向养尊处优的伯爵从来想都想像不到的,他感到夏洛克的鞭子又一次落在自己的屁股上,顿时惨号着瘫软下来。 夏洛克见庄园主那屁股上暴起两条红肿流血的鞭痕,疯狂挣扎的男人惨叫着停止了反抗,立刻狞笑起来。 “臭猪!果然是发贱,不被狠狠打一顿就不会听话!” 他说着,用手扶着那躁动的公马粗大可怕的阳具,抵在了伯爵红肿张开着的肛门上。 显然是找到了面前这具散发着诱人味道的肉体的正确部位,那匹刚刚还躁动不安的公马立刻嘶鸣一声,後腿猛地一蹬,将它那可怕的大肉棒重重地插进了伯爵的屁股! “呜~~”! 路克森猛地感到自己的下身被一根热乎乎的粗大无比的肉棒捅了进去!几乎要插穿了自己的身体!他立刻扬起头,嘴里发出一种好像濒死的野兽一样凄惨无比却又十分模糊的哀号!! “不!不!!”伯爵总算能说出话来了,可是他的整个身体都激烈地痉挛着失去了控制。 他感到自己的直肠已经被全部塞满了,那公马不停抽动着的大阳具几乎要戳进了他的胃了,带给他一种说不出的痛苦和惊恐! 那匹公马开始摇晃起来,在这个和它比起来是那麽娇弱的男人身体里抽送着那根大得惊人的肉棒! 路克森已经惊恐得说不出话了,只能从嘴里发出些谁也听不懂的沉闷的哀号和呜咽。他感到自己好像一块被棍子穿起来的肉,只能随着屁股後面那牲畜的奸淫而不停摇摆耸动着屁股来减轻肉体的痛苦。 伴随着伯爵的儿子杰弗惊恐的惨叫,周围的暴民中发出阵阵满足的喝彩和欢呼!看到高贵的伯爵被一匹牲口残酷地奸淫着,所有人都感到了复仇的满足。 路克森此时已经顾不得羞耻和尊严了,他感到那个插进自己身体和大肉棒抽动的同时还在一弹一弹的,将他那经过无数次残酷的轮奸而已经松弛了的肛门竟然塞得满满得,伴随着巨大的痛苦带给他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恐惧。他甚至已经意识不到自己的儿子正在看着自己遭到牲畜奸污的惨状,开始不停摇摆起身体和屁股来。 他想逃避这种毫无人性的凌辱,可是每一次尝试都令他感到自己的屁股和身体彷佛都要被生硬地撕裂开了,只有狼狈不堪地迎合起公马的奸淫来! 被牲畜摧残折磨着的庄园主凄惨地号哭着,鼻涕和眼泪糊满了他那张由於惊吓和痛苦而扭曲起来的脸,浑圆的屁股中间是一根粗大无比的公马的阳具在抽插,整个场面显得极其残酷和淫秽! “你们都看见了吗?这个贱猪和牲畜倒是绝好的一对!” 夏洛克大声说着,羞辱着正遭受着惨无人道的摧残的伯爵,但是路克森已经注意不到他在说着什麽了,他的全部精力都沉浸在痛苦和挣扎中。 07夏洛克走到路克森的身边,在他的身上捏了一下,发现这个男人整个身体已经绷得紧紧的,显然肌肉都已经痉挛了,而被公马不停抽插奸污着的肛门口已经开始流血了。 他接着走向了跪伏在路克森对面,被自己父亲遭到公马奸淫的残酷场面吓得浑身哆嗦的杰弗身边,看到这个可怜的美少年的脸扭到一旁,闭着眼睛不住小声抽泣着。 夏洛克解开裤子,露出自己那乌黑粗大的阳具,走到少年背後揪着他的头发,使他抬起头直视着伯爵被公马奸淫的场面。 “好好看看吧!尊贵的少爷!你如果敢有那麽一丁点地让我不满意,我就把你也捆到那个架子上,像你的贱猪父亲一样被公马狠操!” 杰弗彻底被吓坏了,他使劲点着头,眼睛里不停地流着眼泪。 “夹紧你的屁股!像男娼那样叫给我们听听!” 夏洛克已经把他那丑陋的大肉棒插进了少年还流血的肛门,使劲抽插了起来。 杰弗不敢有半点抗拒,他一边哭着竭力地摇晃着结实的屁股,一边挣扎着从嘴里发出“啊、啊”的叫声。 被残忍的暴民夺走处男之身的少年此时根本感觉不到半点的快乐,只觉得被残酷奸淫的肛门和直肠里火辣辣地疼痛,可是还要拼命装出一副享受的样子,这令杰弗的感到无比的羞耻和屈辱。 少年尽管遭到了残酷的轮奸,可是肉洞依然紧密,夏洛克感到这个男孩温暖的直肠紧紧包裹着自己的肉棒,而杰弗羞辱地夹紧屁股摇晃着更令他舒适无比,很快就在少年的屁股中射了出来。 他从跪在地上的少年伤痕累累的屁股里抽出肉棒,接着走到杰弗面前∶“好好舔乾净它!用嘴和舌头仔细地舔,懂吗?” 夏洛克将自己沾满精液、血污和杰弗肛门内排泄物的残渣的肉棒塞进了少年的嘴里。 杰弗痛苦地皱着眉头,拼命点着头,用他可爱的小嘴吞住这根刚刚从自己肛门里抽出来、带着恶心的腥臭和污秽的肉棒,屈辱地吮吸起来。他一边痛苦地吮吸着,一边不停流着眼泪。 “张开嘴,小子!” 夏洛克将自己被杰弗舔乾净、沾满了少年的唾液的肉棒对准了他的嘴。杰弗茫然地张开小嘴,嘴角流淌着口水和精液的混合物。 忽然,他感到一股臊臭无比的液体猛烈地喷射进自己嘴里! “哈哈哈!” 夏洛克残忍地朝着跪在地上的少年的嘴里撒起尿来,看着尿液猛烈地喷射到茫然不知所措的少年张开的嘴里和脸上,爆发出一阵疯狂的大笑。 杰弗感到臊臭的尿液不停流进自己嘴里、流满自己的脸上、脖子上和赤裸的身体,这种巨大的屈辱令他顿时号啕大哭起来! 此时,那边被捆在架子上的伯爵忽然发出一阵凄惨无比的悲鸣! “啊!!!不!不!!” 路克森感到公马那根粗长可怕的阳具猛地戳进了自己身体的最深处,接着一股火热的液体猛烈地喷射进了自己的身体!竟然被牲畜的精液射进自己身体,路克森惊恐得大声哀号起来。 巨大的惊恐和羞辱使饱受蹂躏的伯爵凄厉地惨叫了几声,终於精疲力竭地昏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