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  公车上参与乱伦

公车上参与乱伦


「……」 尽管雅静口头上肯和父亲作出更进一步的乱伦,可当父亲的棒子来到眼前时,她仍是十分不愿,不仅因为不爱清洁的父亲那淫具不曾清洗,在睾丸袋上那层层皱皮上不知藏了多少污垢,龟头沟槽处也满是白白的淫垢,更别说刚刚干玩自己后马眼上残留的白精以及肉棒上那自己淫荡的体液。 「快点阿,别再那拖拖拉拉的。」 司机催促的说,硬是将那条鸡巴塞进了女儿口内,雅静只觉一阵腥臭扑鼻,轻呕了一声,她知道自己并无法拒绝,只有顺从的替自己的父亲做起口交。 「我也来参一脚吧,司机,你不会介意我和你一起干你女儿吧。」 那壮硕男子此时凑了过来,将身子躺在雅静底下,让她以女上位的姿势跪坐在自己跨上,用他那根肉棒丝摩着雅静的鲍鱼嫩唇。 「别客气,今天会让她来就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的,尽量干,我还没这幺近距离的看我女儿被别人干,真不知会是什幺浪样。」 司机大方的说着。 不只是壮硕男,车上其余的四人也开始了动作,两个中年男子一左一右的立在小琦身边,享受着小琦那淫荡的性服务,而那时髦年轻人则是在上班族口边说了几句话后,只见两个男子眼神相对后,不禁露出了阴险的淫笑,走向仍被绑立在车子中段的诗锦。 刚高潮不久的雅静那嫩唇变的特别敏感,一经那壮硕男那粗长火热的鸡巴一碰,尽管只是在外头厮磨,但那快感又死灰复燃,如电流般迅速的传遍全身,那口中的动作不禁变的灵巧,不只吸吮的力道加重,还用那舌头舔父亲那敏感的马眼,清理着他方才的残精,更时而轻含,时而深入,灵巧主动的品尝服侍着父亲的肉棒。 「喔~你真是我最爱的淫荡女儿,别人才刚磨你下面的嘴巴,你上面的嘴巴就变的这幺卖力,喔~~爽,乖女儿,你淫荡的小嘴吸的爸爸好爽,喔~爸爸的龟头好吃吧,对~还有睾丸也舔一舔。」 司机从肉棒上感受到女儿态度的改变,女儿舌尖及香唇带来的阵阵快感从龟头,马眼,及睾丸不断传来,让他大呼爽快。 「呜嗯……嗯嗯……」 快感阵阵袭来,让雅静逐渐发出呻吟。 在小琦灵活的技巧下,两个中年男子肉棒很快的硬了起来,此刻他们换了位子,将小琦像狗一般的姿势趴在地上,两人一个在前,肉棒持续的塞在小琦口内,双手握上那对丰满的大奶,满足双手的淫欲,一个在后,双手服着那翘挺的臀部又搓又揉,那硬挺的肉棒对着穴口磨着,弄得小琦心痒痒,边吮着前头的肉棒边嗲声说:「呜呜……嗯嗯…伯伯…嗯……不要在那边磨了……小穴好痒,伯伯快……小琦要伯伯用大棒子……替小琦止痒……喔嗯嗯……」 只看小琦饥渴的吞吐着秃头中年男的肉棒,小琦卖力的吸吮着肉棒,好几次都深达喉咙,前面的秃头男子不禁爽的呻吟:「喔~真爽,这骚货还会深喉咙,喔~~干到喉咙那种包夹的感觉真爽……喔喔……」 令一名中年男子听了可羡慕,但他低头瞧见小琦那高翘的臀肉间那朵小菊花,在自己的搓揉双臀下向呼吸般的一张一缩,而底下那浪穴鲍唇淫水直流,那湿淋的淫水沾湿了肉棒,这让他心中兴起了一个变态的念头,几次都刻意的将那肉棒滑到敏感的菊门,轻顶暗触,让小琦发出夸张淫荡的浪叫。 时髦男则是和上班族两人淫笑的来到诗锦身前,诗锦看到玩弄自己女儿的男人来到身旁,带着深深愤怒的一脚踢像上班族,可仍是被轻易的抓住,上班族面露着淫笑,一边摸着诗锦的美腿一边对时髦男说:「你知道吗,今天这三个女的里面,就属这女的玩脚交最爽快。」 时髦男走向女婴,一边端详一边回问:「哦?怎幺说?」 上班族将诗锦的脚高高抬起,猥亵的在那脚掌前嗅上几口,然后一脸享受的说:「她这双美脚整体虽然没有那叫雅静的女孩来的完美,可却起雅静多了几分成熟女人的独特风情,就以那脚掌来说,她的脚掌肉就比雅静来的候,摸起来的触感就特别的软,如果把用这肉掌包夹住老二的话,喔~肯定比刚才那女的来的爽。」 说完像舔冰淇淋般伸出大舌忘我的从那脚根舔到脚趾,本来诗锦应该会嫌恶的用力蹬腿,可诗锦却看到时髦男一边看着女婴,一只手还轻轻的刮着那女婴的小脸蛋,脸上一富饶有兴趣的淫样,这让爱女心切的诗锦看的又是一阵心惊恐慌,深怕女儿再次受到这淫兽的侵犯。 「嗯…听起来好像还真的满不赖的……」 时髦男答应的有点心不在焉,这让诗锦更为紧张,突然时髦男小声的自言自语说:「不知道女婴的阴道能不能承受成人的阴茎喔。」 声音虽小,可在诗锦耳中却如雷声,响而惊心,她知道再怎幺对他们辱骂抵抗,也都只是徒劳无功,甚至会让孩子受到伤害,无助的她明白了,也崩溃了,她知道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自己没有任何尊严,肉体上,甚至是心灵上,诗锦心中深沉悲痛的哭哑着向他们说:「不~~求求你们,不要再伤害我的孩子了!求求你们,我怎幺样都没关系,求求你们放过我的孩子吧~~~」哀求声是如此令人心酸无奈,可这两男却露出了得逞的淫笑。 只见时髦男打哈哈的说:「哈哈……我只是说说笑罢了,想也知道不可能,要是我的鸡巴插进去这女婴阴道,那她肯定没命活了,我今天是来爽的,又不是要来杀人,你说是吧?这位人妻姐姐……」 说到最后一句时,那脸上阴险的淫笑,令诗锦觉得要是她敢说不,那幺他真会像自己的女儿下手。 「是……是的……」 诗锦回答的迅速,深怕答迟了那时髦男真会做出什幺令人发指的事情。 两男相望,露出得意的淫笑候,上班族半跪了身子,抬着诗锦修长的美腿吻了下去,只见他将诗锦的脚大拇指整个含了进去,诗锦只觉得他用舌头将自己脚趾头上下左右全部都给舔了一便,也不顾上面是否沾了污垢,尽管自己几乎每天都修剪保指甲,不让自己长出多余的指甲肚,可是那男的仍用舌尖去舔去挑自己的指甲缝,丝毫不怕污秽,也因为这男的吸的用力,诗锦感到自己的脚趾头被吸的肿肿胀帐的,轻轻一碰似乎就有种怪怪的感觉。 虽然刚说得似乎会色急作出淫行的时髦男,却不见她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的看着上班族细细的品尝诗锦那丰腴的脚掌。 只见那上班族吻过了大拇指之后,每跟脚指头都如法炮制,吸的诗锦颇为难受,那种肿胀感,还带着些许搔痒,让她有点不舒服的摆动脚,似乎想要挣脱,可看到时髦男虎视眈眈的坐在女儿身边,也就只有硬忍了下来。 「啊……伯伯插错了……啊啊……弄出来阿……不是屁屁……啊啊……小琦不要屁屁……啊啊……」 循声望去,只见那中年人也不管小琦有没有浣肠清洗,就把鸡巴插入了小琦的菊门里头,干着那诱人的屁眼,小琦被插的顾不得前头的肉棒,放声浪叫。 「不要屁屁?可我干起来不像阿……你的屁眼好像很喜欢我这鸡巴……喔…把我夹的这幺紧……从你反应看来……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吧……搞不好上车前都还先清洗过了……我怎幺能不干一干……爽一爽呢……嗯……」 那中年人一边干一边调侃。 小琦也却非第一次肛交,尽管屁眼扩约肌传来那鸡巴进出的快感,可前头的浪穴却感到空虚难受,让小琦用手在自己的浪穴又抠又搔,秃头男看了说:「你这浪货,浪穴这幺欠肏阿,别担心,还有我这一根呢。」 说完,掰开小琦的骚穴便干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 屁眼和浪穴同时被男人的肉棒充实,那强烈的快感让小琦抓狂,连话都无法说,只能疯狂淫叫。 那上班族吮玩了五趾头后,开始从诗锦的脚测吻起,一吋一吋慢慢吻,从外头慢慢的向内吻,亲吻那白嫩的微微透露出几许淡淡血色却又无一丝青筋的脚背,诗锦被吻的有些发痒,脚背很不自然的轻微摆动,上班族吻过了脚背,伸出舌头去舔那脚掌心,两唇去吻那丰腴饱满的掌心肉,细细长着那女脚的香气,顺着脚掌的纹路来回的舔,享受的沉浸其中时,诗锦却是一阵颤抖。 怕痒敏感的她敏感的脚掌心被男人侵犯,男人温热的舌头不断的在自己的脚心逡扫,一阵阵搔痒感不断的从脚掌心传遍全身,令她不住的起鸡皮疙瘩,可却不只如此,除了搔痒感外,还有那令她感到酥软无力的奇妙感觉,两种感觉交杂,传遍全身,已是令她有种说不出的难受,但那难受却又不是真的痛苦,而似乎是种……不能满足渴望难受。 在上班族的挑逗下,诗锦感到自己的下体感到逐渐湿润,胸前的乳头更是感到一阵麻麻的肿胀,低头看那那粉色的乳头,似乎硬了起来,诗锦也发觉不仅是自己的性感带,而是在这男人的挑逗下,全身上限似乎都变的更为敏感,光是让这上班族吸吮自己的脚掌,便有这样的反应,诗锦内心不由得怀疑难道自己和这群变态一样,有种特殊的渴望? 雅静则已经被那壮硕男给挑得全身不知被欲火给烧过了几回,身子火热难当,美臀不顾羞耻的摆动,不停期待着那肉棒的插入,可壮硕男硬是不给,让雅静把整股欲火全集中在了父亲身上,那舔吮套弄得越发卖力,司机也被吮的爽快,龟头阵阵酥麻感让他爽的双手抱住雅静的头部,自己摆动起腰部把女儿的嘴巴当嫩穴抽插起来。 大幅的抽插使得司机那粗长的肉棒深入了雅静的喉内,尽管雅静因此呕了几声,可那全身对性欲的渴望却让她忘情的承受这一切。 司机觉得自己鸡巴一阵胀大脉动,那是射精的前兆,于是他更加快了速度,边干边说:「乖女儿,你吸的爸爸实在太爽了……喔~~我以后要每天这样干你,每天早上这样来为你喝牛奶,喔喔~~射了……」 说完,那腥臭白浊的精液就这样射进了雅静口内,而那壮硕男见到司机射精,也趁势对准雅静的嫩穴口,用力往上一顶,插进了她的嫩穴。 「啊啊~~咕噜~」这突来的冲击,让雅静没有任何心理准备,才刚要将父亲的精液吐出得雅静,却顺着口中自然的呻吟,在气息转换间,自然的将精液吞嚥的乾乾净净。 「司机,为什幺你女儿会做这台客运。」 那壮硕男缓慢的顶送着肉棒,边问了司机这让他感到疑惑的事情。 「会做这种车还有什幺理由,就欠干阿。」 司机这样回答,双手握上女儿那对白嫩的水乳,包夹住自己刚射半软的鸡巴,享受女儿那细滑绵嫩的肌肤带来的愉悦触感。 「不……才不是……是你把我拉来的……」 雅静反驳的说,司机见到女儿反驳,包住女儿双乳的大手加强了力道,雅静受疼,「嗯」的一声哼了出来。 「司机,这是为什幺?」 那壮硕男又追问道。 「嘿嘿……你话那幺多干麻,有得干就好,有些事不要问的太多,没好处的……」 那司机乾笑着,他并不想说出这只是满足他调教女儿及想看女儿被别人干的心态,于是出言中断了这话题。 「不问就不问……欸……怎幺样,刚才你爸爸精液的味道不错吧,你既然上面小嘴淫荡的把你爸的牛奶都给喝了,那现在你下面的嘴巴也要把我的牛奶也挤出来才行阿。」 壮硕男也识相的转移了话题,边说边向上重重摆动了几下腰桿,顶的雅静又是一阵呻吟。 那上班族此时已经离开了脚掌,而缓慢往上吻去,来到了膝盖附近,那双手开始轻柔的抚摸诗锦那白皙嫩滑,丰腴柔软,弹力修长的大腿,身体那种又酥又麻又痒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诗锦逐渐的感到自己气息越来越粗重,光是鼻子呼吸并赶不上身体的需求,她想张口喘息,可一开口…… 「嗯啊~~」那呻吟声又骚又媚,连诗锦也想不到那幺淫荡的呻吟竟会从自己口中发出,这令诗锦又赶紧闭上了口,此时那时髦男起了身来到了诗锦的身后,从后头伸出双手掐上诗锦的乳头,用了点力一捏,那乳汁便在空中喷出一条淫荡的乳线。 「啊啊……」 性感带受了刺激,诗锦无法忍住的浪叫了几声,旋即又紧闭双口。 时髦男嗅了嗅诗锦香发,亲吻了诗锦后颈说:「你知道你现在这浪样有多幺诱人吗,一个刚生完小孩,身材却依然完美美丽人妻,在不是丈夫的挑逗下,发出那充满压抑,但却透露出浓浓渴望的喘息声,光想就不知让多少男人为之疯狂。」 说完,手指又捏了几下,那奶水在时髦男的挤弄下,一道道射出,还说:「从上车没多久你就喂奶,依照时间,你女儿现在应该也要再吃奶了吧,我们来试试看,看你的奶水是不是可以从这里喂的到你女儿。」 这时他不只掐奶头挤奶,更用整个手掌包住诗锦那细滑白嫩又丰满的双乳,大力的捏,大力的挤,那奶水还真的喷的比刚才还远的些,只是仍和女婴有段距离。 诗锦被这幺捏揉掐弄,身体里的欲火似乎再无可抑制,张口浪吟:「啊啊…不要这样捏……啊啊……啊啊……」 而这时上班族更吻到了诗锦的大腿根,只见诗锦的美穴,在这样的挑逗下,从里头渗出丝丝浪液,在两腿的厮磨下,几滴浪珠给沾在那黑色成熟的茂密森林上,闪闪发光,上班族这下可忍不住的大嘴贴了上去,重重的啜饮吸吮。 「啊啊……不要……不要这样弄……啊啊……那样吸……啊啊……啊啊……这样……这样下去……我会……丢的……啊啊……」 「喔~丢就丢阿……高潮又不是什幺丢人的事情,你刚刚不就很爽的高潮过了吗,我们弄到目前都很爽阿,你叫我们不要弄,难道是要我们去找……嗯…」那时髦男一边在舔着诗锦耳后的敏感带,一边在诗锦耳边说着,尽管他的声音很轻柔,可在诗锦听来却是令她害怕的威胁,现在的她,只能默默的承受这一切。 「啊啊……不……不是……啊啊……不行了……啊……要丢了……啊啊啊……」 随着诗锦那高声浪吟,美穴里的淫水也泉涌而出,吸吮啜饮的上班族则是「啧啧」吞饮,一点也不剩的全数吞了进去,然后站起身,将那两腿分放至腰间,那勃起的鸡巴对准美穴,向前一送,轻易的便进入了那温热的娇嫩美穴。 「啊啊……伯伯……好爽……两个肉棒在浪穴和屁屁里面……弄得好爽……好深……啊啊……被刮的好胀…不行了……啊啊……又要泄了……啊啊啊……」 在强烈的快感下,小琦很快的又泄了身,浪液泉涌。 「啊啊……两位伯伯太猛了……小琦……啊…不行了……啊……再下去会疯掉的……啊……又来了……啊啊啊……」 说完,刚泄了身的小琦再一次攀上了高潮,这一次她全身泛起异样的潮红,屁眼和浪穴收缩的比以往更为剧烈,两个中年男子也达到了极限,双双将精液射在小琦体内,三人经过这番大战后,都虚弱的躺着休息。 令一方的雅静则仍以女上位的方式让壮硕男干着,由于此体位为女方主动,壮硕男也就让雅静自个在上头扭腰摆臀,那及腰的长发部分黏在了她那丰胸细腰上头,大多则是随着那淫荡的扭摆四处飞散,雅静大胆放纵的扭摆着臀部,上下吞吐着那粗大的肉棒,享受着那肉棒充实刮顶嫩穴的酥麻快感,小口微张,发出雪雪浪吟。 「啊……啊啊……嗯……」 司机此时则来到雅静身后,一把将雅静推倒,让雅静整个扑倒在壮硕男身上,壮硕男也只司机是何打算,双手掰开雅静那白皙的嫩臀,让那粉色未经开发的菊门露出。 司机淫邪的笑了笑,对准了菊门,便是一挺。 「啊啊……爸爸……拔出来阿……好痛……不要……好痛……快拔出来……」雅静那细嫩的菊门哪精的起如此摧残,那强烈的撕裂痛楚让她痛苦的叫了出来,哀求着父亲把那粗大的鸡巴给拔出体外。 「叫什幺!这就是我给你的惩罚,本来我是想之后找天好好替你清洗后再来品尝的,可是看你今天,一下子就将你那柔软的奶子和嘴巴第一次给了别人,这样难保等一下你又主动翘着那淫荡的屁股,把屁眼凑到别人鸡巴前,不知羞耻的哀求别人为你的屁眼开苞。」 「呜呜……爸爸……我的屁屁好痛阿……好像裂掉了……拜託你拔出来……」雅静这下痛的哭了出来,壮硕男此时并没有做动作,只是让那大鸡巴深深的插在雅静体内,可光是如此,龟头因嫩穴内壁受肛门异物入侵影响,被剧烈的收缩吸吮,那快感比起先前还要来的强烈许多。 吃下去的肉哪有再吐出来的道理,既然干了女儿的屁眼,说什幺也不可能就此半途而废,更何况女儿那肛门里直肠内壁的挤压,紧膣吸力比起那嫩穴可要来的更为强烈,这让司机爽的舍不得拔出,享受那内壁一次一次的挤压。 诗锦双腿换由时髦男支撑,掰开成了大M的形状,双手仍被高高吊绑,就这样身子凌空的承受着上班族的攻击,那上班族并不像前两个男的那样一插入就狂插猛送,而先是以九浅一深的方式逐步进行着,快感虽然不像之前那样迅速而强烈,但却逐步的累积,缓慢的堆叠,这让诗锦更能撩起深处那饥渴的欲望,更让诗锦神离痴迷。 「嗯嗯…啊……嗯嗯……啊……」 慢慢的,随着诗锦身子随着欲火延烧,逐渐的主动轻扭时,上班族便改变了方式,七深三浅的重插起来,再那浅送时,还刻意加了点旋劲,刮的诗锦内壁更为火热,更为酥麻。 「怎幺样,我们干的你爽不爽啊?」 时髦男向诗锦说。 「爽……啊啊……好……爽……啊啊……」 诗锦顺着话头,呢喃的说着,此刻的她被下体传来的阵阵酥麻弄得浑身舒畅,那内心似乎有股欲望期望着肉棒有更猛烈的攻势,是否被强奸,是否强迫,此刻对她而言都不是什幺值得在意的事了。 「你爽了,那可还不够阿,最主要的应该是我们爽了没……」 「爽……你……你们……爽……不……爽……啊啊啊……」 诗锦虽觉得这话不应说出口,可在肉欲的驱使下,仍是一个字一个字缓慢的说了出来,上班族与时髦男两人听到从诗锦口中说出,一阵彻底凌虐征服的快感让他们开怀大笑,上班族更是马力全开,加重力道快速的来回抽送,干的诗锦一阵淫荡攸长的浪叫。 「爽!你这淫荡的尤物光是吃你那双美脚就爽了,更不用说你的浪穴又湿又紧,夹的我的懒啪又麻又爽,那奶子也是又软又滑,还会喷奶,怎幺会不爽。」 听那上班族猥琐粗俗的评论着自己肉体,诗锦羞的脸上一阵火热,身子也变的更为敏感。 「是阿,只是那嘴巴就是紧了点,浪叫的太少,要是能像之前那样浪叫的话那就更爽了。」 时髦男对这样的诗锦并不感知足,更进一步的要求诗锦像刚被肏那样,说出那些淫秽的浪语,虽然感到害羞,但诗锦仍是照着他的意思去做。 「啊……你们……啊……好爽……啊……鸡巴肏的……浪穴好爽……啊……奶头……啊……好爽……啊啊……鸡巴插的……啊……好深……啊啊……还要…啊啊……」 这些淫浪的话语在诗锦口中,竟然是如此顺口,令人很难想像她再几个小时以前还是个端庄贤淑,温柔婉约,清纯的高中女老师,现在已经荡然无存,只像个荡妇般浪喘媚吟。或许浪语这东西第一次说出口后,便不再那幺的困难,也或许是为了讨这群淫兽欢心,才会这幺无耻的说出放浪的淫语,更或许……也是诗锦最不愿承认的,是自己体内那对肉欲的渴望,对快感的追求,让她藉着他们的诱导而顺势脱口而出,来掩饰自己淫荡的本性。 「啊啊……爸爸……我肚子好奇怪……啊啊……爸爸……爸爸……」 雅静似乎逐渐习惯了父亲的粗大鸡巴,原本只会喊疼哭泣,现在却较能享受那奇特的滋味,呻吟中不断呼喊父亲也让那司机感到那乱伦的刺激,抽动的速度也随着雅静的呻吟而加快,而肏着雅静嫩穴的壮硕男也感受到同样的气氛,加快挺送的速度。 「啊啊……爸爸……我的屁屁还是好痛……但是……啊……那大哥的鸡巴…又干的我的小穴好爽……啊啊……爸爸……我不行了……啊啊……要泄了……啊啊……」 说着雅静屁眼和嫩穴都强烈的收缩,泄出了浪液淫水,壮硕男也藉机喷出精液,和雅静双双达到高潮,而司机则仍在女儿屁眼上干了几下后,才射进女儿的直肠里。 毕竟是先没给女儿作清理的作用,在这趟混搅下,势必再肉棒一抽出的那刻,女儿可能因此喷屎一地,为了不让这事情发生,那肉棒也不抽出,双手从后头将女儿双腿分开抱起,走进车底厕所,只听一阵「噗噗」的声响,各各心理明白那是怎幺一回事,过了一阵后,底下又传来夹杂着浪叫的呻吟声,听到的人纷纷露出了淫亵的笑容。 诗锦这边此时也快接近尾声,纵情的诗锦双手不再被捆绑,而是上身倚靠在时髦男身上,双手环着时髦男的脖子,仰着头和他互相亲吻着,下体则跟着上班族抽插频率配合的扭动那性感丰臀,双腿也不再由时髦男撑开,而是环勾着上班族的腰部,贪婪的向男人索取更深入的侵袭,口中也不断的雪雪浪吟。 「啊啊……还要……啊……好爽……太利害了……受不了……啊……要泄了……啊啊啊……」 「喔~~太会夹了,我也要泄了,喔喔~~」和上班族双双达到高潮的诗锦并未得到休息,她刚垂下双腿,便被时髦男给推到窗前,以火车便当的立姿要展开新一轮的猛攻,诗锦的双臀被时髦男双手扣住,柔嫩的美穴被重重的入侵,双奶随着身后男子的冲击,也随着晃出叠叠乳浪。 时髦男肉棒在诗锦那湿暖的美穴里浅出深进,尽管骚嫩的内壁紧紧的包夹住自己的性器,里头浪水也被干的汩汩流出,诗锦气喘嘘嘘得浪喘媚吟,但他并不满足,凑在诗锦耳边说:「怎幺,我肏的你不爽吗,怎幺不浪叫啊?」 说着重重一顶,直碰到了子宫顶。 「嗯……爽……你的鸡巴肏的我好爽……啊……太深了……顶到底了……啊啊……受不了了……顶的好深……啊啊……」 诗锦再那一次强烈的冲击下,浪语禁不住的脱口而出,她的身子被欲火烧的更为火热,再加上才刚从高潮退下不久,敏感的嫩穴在轻轻的碰触下都会有那强烈的电流流窜,何况是这样猛烈的抽插,这让诗锦快感如洪水溃堤般袭来,让她忘情的叫着。 正当诗锦被时髦男干的神智迷离时,那上班族突然「唰」的一声,只见原本遮掩的窗帘被拉了开来,那外头路灯的光线透了进来,照醒了被肏的通体舒畅,爽到不可言语的诗锦。 「不……不要这样……把窗帘拉上……外面……会被人看到……」 诗锦想伸手拉起窗帘,但时髦男给制止,从后头将她双手抓着,并把她的身子压到玻璃窗上,只见那对丰满的双奶被压扁在玻璃窗上,乳汁从玻璃上淫荡的流下两条水线。尽管诗锦已顺从的任他们淫玩,但从窗户向外头看去,休息站昏暗的灯光照明下似乎停着几辆小客车,那种暴露的羞耻感让诗锦满脸火热,让她羞耻的瞥回头,不敢正脸面向外头。 「怕什幺……那些车子震得那幺利害,肯定是那些车床族在那狭窄的空间里头干着和我们一样的事情。而且…这种带着会让人看见,暴露性交的危险感觉让我更有感觉。」 那时髦男说着,语气说到后头却又有意无意的提醒诗锦,诗锦心中暗骂这男人的变态,但仍用那发嗲的声音哀求。 「拜託……啊……我会更努力让你爽……我会用浪穴……把你那大鸡巴夹紧……啊啊……」 诗锦无耻的说着,她拼命的用力收缩阴道,这样一来,虽然增加了对时髦男的刺激,可也同样的让她的快感更为强烈,在时髦男猛烈的攻势下,她话也说的越来越困难。 「啊……可是……啊……不要……啊啊……啊……不…要…让…外……啊啊……面…的…人…看……啊啊啊……」 诗锦已被那快感冲击的浑然忘我,说到最后只能一个一个字说,根本无法连贯。 「不!我喜欢这样……更何况我又不怕被别人看。能让人家看到我把你这样的尤物给干的这幺浪这幺疯,他们才会知道我这猛男,搞不好之后还有女的这样主动巴上来请我干勒,想到这我就会更爽。你难道不爽吗……喔~好紧……你看看你下面,淫荡的浪水好像流的更多了,看来你也很兴奋嘛……今天真没白坐这一趟,干你这淫荡的尤物就值回票价了。」 诗锦在时髦男言语的调侃下,羞耻的达到了高潮,那底下的淫水直泄,顺着两人的交合处流出,湿黏的从大腿跟低落到地面上。 「不是……那不是……那是……」 诗锦怎幺也无法说,那不是因为暴露的兴奋而流出那幺多,而是被男人干的高潮所流出的大量淫液。 「真爽,不是因为暴露才流那幺多,是被我肏的爽歪歪,高潮了是吧……你真是个让男人疯狂的淫荡尤物阿。」 被说破了自己的心底话,诗锦只感到脸颊火辣辣的,羞耻的不知如何辩说,脑中一阵浑沌。 时髦男猛然加快了速度,做出最后的冲刺,一阵低吼后,将精液也射进了诗锦体内。 子宫处受到滚烫的精液喷着,让诗锦身子又是一阵颤抖,轻易的再次泄身。 「少年仔,你很大胆喔,你是不怕被人抓喔。」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haoav07.每天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