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机械天堂(1-21)作者:不详-另类小说




字数:21882



第一章陈雯

故事发生在2300年。

我叫林辰,今年22岁。大家所熟知的我是一名普通的大学学生,开朗阳光的男生,其实,我是联邦国国家机械设计师。这个名字是那帮老家伙随便给的。
其实我是联邦国机械武器设计师。当然我还有个特别的爱好,就是玩点sm什么的,大家都懂的。

因为不喜欢国家内部的环境,我便找了个理由出来,跑到这个A工程大学,在机械设计专业做一名学生,也算是一种保护。因为现在联邦国正在和敌国白日帝国打仗,进入敌国暗杀敌国高级工程师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我便直接钻进大学,兴许能弄个m哈(这才是你真实目的吧)。

今天上午有课,闲着无聊便早些到了教室,找了个角落坐下。像很多系一样,我们机械系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衡,几十个男生围着寥寥几个女生,而且还是质量都不怎么样的那种。但是,我们班却有个女生是例外,她叫陈雯,是我们的系花。
本人180的身高站在她身边才不会有什么压力。身材高挑的她属于那种非常有气质的那种女生,平时对谁都不冷不热的样子,我也早就对其有些想法,只是没什么机会下手。听见门声,目光齐刷刷的看过去,推门而入的便是我「朝思暮想」

的陈雯。正好是夏天,她穿了件棕色T恤,下身穿了牛仔裤。她家里经济条件十分艰苦,那T恤和裤子都是穿很久的了,但是却一点都没妨碍她出尘的气质。
她一进门,目光一扫,居然径直朝我得方向过来。我没多在意,耸耸肩,掏出课本,心想,这丫头平时对我不理不睬的,今天估计就是相中我这块地方了,而不是这里有我。

∩是,旁边居然响起移凳子声,一股幽幽的少女体香传来,偏头一看,居然是陈雯,而且就做我同桌位置。咦,今天这丫头怎么了?一太有,只见全班男生各种眼神看过来,看的我浑身不自在。

「陈雯,怎么又兴趣坐我旁边?」我嬉笑着问。

「找你有点事。」陈雯沉默良久,好像做了很大决定似地说道。

「什么事?」陈雯语气带着哭腔,脸上也有些发红,好像刚哭过的样子。
「下课我请你吃饭,那时候说吧。」冷冷的语气有些强硬的样子。

〈来得等到下课了,这丫头,她不想说你怎么问都没用,只有等到她想说的时候了。

无聊的等到下课,「走吧,对面的星巴克,你请。」平静的语气让人有点捉摸不透,没关系,反正你也不能把我卖了。我还怕一小女生不成。

两人走到星巴克,一人点了杯咖啡,找了个幽静的角落,这里没人,说话声不会有别人听到。我还寻思着是不是向我表白啊,平时没看出来啊,不过这哭过的样子不假,表个白不用哭一场吧。

两人坐下,等到咖啡上来,我有一下没一下的搅拌着咖啡,等她先开口。
「林辰,这样请你来,有点冒昧,对不起。」

等了半天,居然是这么毫无营养的话,不过我还是很快回答:「没事没事,反正我也无聊。」我没敢多调戏她,看她心情有点不好。

「林辰,我父亲去世的早,昨天我母亲又被查出一种非常罕见的病叫T4HNC病毒感染(我瞎编的)。」然后就没了动静,仿佛在痛苦之中。

「哦,对不起,你母亲没事吧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这个病会让人一直昏迷不醒,或许一个月后母亲可能就会坚持不住。
而治疗,却需要很庞大的资金。我家……根本不可能支付的起,我这当女儿的没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母亲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说到这,眼泪又开始往下掉。

「别哭别哭,让医生想想办法啊,他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吧。」(还真让我说对了,现在战乱,医生见得死伤还真不少。没钱,见死不救也很正常。这里离前线很远,但毕竟还是有一定影响的)

「所以,林辰,找你来,就是想让你帮帮我。我知道你很有钱。我什么都没有,就剩下我自己能补偿你了。如果你不嫌弃,我愿意做你侍女,任你处置,只要你愿意支付我母亲治疗的钱。」说到这里,噙着泪水眼睛里闪出一些决然。
因为国家给我很多钱,平时我也算低调,但是还是很有富二代的样子。现在战争,百姓可拿不出多少钱。而我,在他们看来没有丝毫影响,还是该怎么玩就怎么玩,没有没钱的样子。而「侍女」也是有了战争才兴起的名词。就是把自己托付给了对方,能取得生存。但是自己却没有了一切。国家看到这现象,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打仗已经够让人头疼了,只要没内乱,这些事也没什么心情管。
「你确定?」嘿嘿,有m了!「嗯,我确定。」「那好,你母亲的病需要多少钱?」「估计300万联邦币。」说完试探的看着我。

听了这数我差点一口咖啡喷出来,300万啊,够一般家庭生活几辈子了。
不过我还是故作镇定:「好吧。300万,不够再说。」这些钱我还是很有的。

现在银行卡里有几个零我自己都不记得了。不过国家为了我研究,估计给我打了几千万过来。平时花钱弄研究项目的时候也没一次花这么多过。不过为了眼前的美女,倒是值得。

「把你卡号给我吧,我回去打给你。先给你100万,等签了合同我再把剩下的给你。」所谓合同就是侍女合同,有终身制和限时制,各有不同。不过看她这样子要跟我签个终身制的啊,也不错。

回到宿舍,先把100万打到她卡里,开始拟定合同内容。

「嗨林辰,怎么,钓到了?」跟我说话的叫李明哲,和我一样国家级别的。
不过他是生物学家,共同点是我们都有sm的爱好。这小子家里关了好几个m,都是买来的侍女。不过我倒是还没一个m,想玩的时候也跑他那玩去,这小子每次都看我很不爽的样子,说我去蹭人。

「差不多吧。」

「哈,你小子终于不用去我那里蹭人了。

「去你的,你那里那么多,你又照顾不过来。」我们俩每人都有个「家」,就在学校这个城市。说是家,其实说是基地也不为过。用来研究和生活。他家里有管家,而我家则完全用机器人代替管家整个家就是个机械天堂。完全由我个人设计,这里就不透露太多了,留点悬念。

第二章陈雯初试

「给,这是合同,你看看。如果没问题,签上字,带上这个,你就可以把剩下的200万带走。我把合同和一个手镯样的东西给她,手中拿着银行卡。这手镯是我设计的束缚人的东西,戴上我就可以知道其方位,而且其反抗的话还可以释放电流,使其瞬间麻痹,非常方便。我们现在坐在我基地的客厅里,因为毕竟还得有点正常的家的样子,所以这里倒是没太多非常超现代化的东西。

陈雯拿起合同,只是略微扫了一眼,便签了字。拿起手镯问道:「这怎么戴?」
我没强迫其现在就叫主人,先适应适应嘛。我接过来,给她戴上,并束紧。
我左手手腕上有个总控制器,手镯一样戴在上面,能控制我整个基地的全部设施。

当然包括她手上戴的镯子。「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拿着钱,去把该处理的处理好,不用带多少行李回来。如果你表现好,我不会太多限制你的自由。」
「谢谢。」陈雯感激的说了句,拿起银行卡便走了。

50多分钟后,门铃响起,门外便是陈雯。「进来吧,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侍女了,你的一切都是我的,明白吗?」

「明白。」

「先坐下吧。」陈雯依言坐在了沙发上。我从箱子里拿出一捆白色棉绳。今天陈雯穿了件黑色衬衫,下身依旧是牛仔裤,而且我也蛮喜欢黑白搭配。

我坐在陈雯身边,将其身体背对着我。把她手上的手镯取下来,又把一个造型挺漂亮的项圈套在其脖子上,功能差不多。

「你干嘛?我不反抗的。」陈雯有点害怕的声音传来。

「那就别反抗,乖乖就擒。」我笑着说道,绳子搭上其肩膀,一个五花便完成了。第一次嘛,我倒是没用多大的力气。起身,姣好的上身被绳子绑的难动丝毫,因为双手背后,两个饱满的胸部呼之欲出,扣子仿佛不堪重负,随时可能崩开的样子。

「什么感觉?」

「有点疼。」陈雯扭了扭身子,说道。

「呵呵,来。」我将其身子横过来,脱掉她的运动鞋,将其双腿并拢,用另一根绳子在膝盖上下和脚裸部位个捆了几道。「怎么样,跑不了了吧。」

「我不会跑的,你放开我好吗?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呵呵,我喜欢你被绑起来的样子,这个理由行吗?这是我最后一次解释我的行为,以后你要是再问,就得受罚了,记住了。」

「嗯。」

我将其搂在怀里,摸了摸她娇嫩的脸蛋,手感非常好。后者别扭的扭了扭身子,也是接受了这个现实,一行泪水从眼角滑落。

「哭什么,不许哭。」说着将手伸进起腋下,轻轻挠了起来。

「哈哈,哈哈……不要……哈哈……哈……不……不……」陈雯在我怀里剧烈的挣扎起来,奈何绳子的束缚和我紧紧抱着,根本无法挣脱。

「还哭不哭?」问着,手上可没停。

「不了……不……再也不了……别……哈哈……别……」

「以后要听话,否则有你好受的哦。」我停下动作,因为剧烈挣扎,胸前的扣子开了两颗,露出里边白皙的兔子和黑色的胸罩。

「听话,我听话就是了。」陈雯的声音有些微微颤抖。想必是浪费了很多体能导致。

我把怀里的美人抱起,扔在卧室的床上,找了条短绳,将其脚腕处的绳子和手上的绳子连起,形成了个驷马,用手腕的相机功能拍了几张照片。「你先在这里享受一会,等我回来救你。」

「别,疼。」陈雯赶紧说,扭了扭身子。

「哦,这倒是我忽略了。」随手拿起一个口球,塞进其小嘴里,并在脑后束紧,她就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了。「等着,而且,以后不准命令我,等待处罚吧。」

随手关了卧室的灯,关了门出去,卧室里便一片黑暗,当然还有个美女被驷马,在床上无助的等待。

上网,给李明哲那小子呼出来。

「干嘛,我忙着呢。」李明哲坏笑的声音传来,还略微有女生「嗯、嗯」的声音。

「呵,真是忙着呢啊。给你看几张照片,嘿嘿。只可看照片,人可不共享。」
说着把刚拍的几张照片发过去。

「哇,机械系系花?你小子,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靠,我不吃,等你来吃?」

「行,你小子还怪护食的啊,我这些人你都tmd白玩了是吧。明天你来我这那点药吧,包你满意,免费。」这小子学生物,创造出各种各样的药物,弄得他的m们各种痛苦。

「算了,暂时还用不上。你先留着吧,什么时候我能用上我跟你要。我现在可得照顾照顾她去喽。」

「去吧去吧,我还以为你能大发慈悲和我共享呢,合着就是勾引我来了。」
「得了吧,你的那些那个没她强啊。」说完关掉通讯器。这小子,不管怎样,都不会生我气。倒是不错的兄弟。

玩了会儿游戏,时间过了将近一个小时吧,再次打开卧室门,开了灯,陈雯依旧老实躺在那里,上身早就被汗水湿透,口水流了不少在床上,见开了灯,使劲发出「呜呜」声。

「怎么样?还好受吧?」

「呜呜」陈雯剧烈的摇头,口水却不受控制的流下来。她平时那么高傲,肯定没在别人面前流过口水,可现在口水却不听话的流出来,想阻止还不行,俏脸迅速变得通红。

我将口球拿出来,顿时一条口水线带出来。「求求你,放开我吧,我不行了。」
「我说过,不准命令我。还用我再说一遍吗?接受处罚吧,今晚就这么睡吧,怎么样?」

「别,别,不要。」

我呵呵一笑,便动手解开她的绳子。真要她这么睡,明天她的胳膊腿都得废了,再高级的科技都没用。

完全解开绳子后,陈雯在床上躺着,胸口剧烈起伏,双手揉着手腕,抹了一把口水,眼泪和汗水。我没有给她太多的休息时间,将其双手分别捆在床头两侧拉直,动手解开了她的裤带,将其牛仔裤脱下,露出同样黑色的性感内裤。陈雯略微有点反抗,便放弃了。脱掉裤袜后下身便仅剩内裤了。将其双脚同样分别捆在两侧床柱上,这样一来,整个人便成了「大」字型

「好了,惩罚,开始!」我带着笑容,注视着面前无助的美人。

第三章惩罚

陈雯瞪大眼睛,有些恐惧的看着我,不知道接下来她会遭遇什么。或许,现在的状况,跟她幻想的完全不同,这个世界里虽然有很多人一样喜欢sm,但不代表这样的一个小女生跟sm有多大的交集。所以,为了减少她的恐惧,我拿起眼罩,戴在她的头上,现在她的世界便是黑暗。当然,她的不安,还是能从她轻微扭动的身子看出来。

轻轻的,从工具箱里取出小号毛刷。这丫头肯定很怕痒,嘿嘿。毛刷轻轻碰了一下陈雯的小脚丫,后者马上剧烈动了下脚,果然。于是,毛刷和小幅度晃动的脚丫的追逐赛开始了。

「哈哈,别,哈……别别……哈哈……」

大约半个小时后,陈雯的衬衫已经被汗水湿透,完全粘在身上,娇躯更是诱人。我停了手,估计这丫头差不多到极限了,毕竟是第一次接触捆绑,体力肯定是跟不上。

「怎么样,开心吧。」我故意问。

陈雯已经顾不上回答,剧烈的挣扎已经让她严重脱水。我解开了她的束缚陈雯蜷缩在床角,有些恐惧的看着我。

「5分钟,去把你的衬衫泡在水池里,再喝点水,回来。」陈雯像是得到大赦一般走出房门,一会儿便是传来水声。

过了一会,身上只剩胸罩和内裤的陈雯站在我面前,姣好的身材比真正的裸体还要惹人怜爱。

「坐这吧,累不累?」我示意她坐我旁边。

「累。」陈雯点点头。

「呵呵,以后知道该怎么做了吧。双手并拢。」

陈雯顺从的双手并拢,我将其手腕缠住,中间收紧,留下一段绳子。从手腕的控制器控制天花板上吊下来一个吊环,用留下的绳子从吊环穿出打结,然后控制吊环缓慢上升。

「哼……」陈雯有些恐惧,但却敌不过吊环的力量。别说不到100斤的小丫头,一吨东西吊起来都毫无压力。吊环升高到陈雯只能脚尖点地的位置停止。
再拿出一根绳子,在陈雯左脚脚裸处系好,拉起,再系在另一个吊环上,这样陈雯只能单脚点地,努力的掌握着平衡,不至于被绳子拉扯的太痛。

「是a坚持一晚上还是b痒刑一小时?」我扬了扬手中的毛刷,一脸坏笑的看着她。

「不不,你饶了我吧。会死掉的。」呵呵,这两个选择真是太难了,吊一夜,一小时,都是无比的难熬。

「必须选择一个,要不我帮你选?选c痒刑一小时后吊一夜?」

「不。我……我选痒刑一小时。」陈雯赶紧说,生怕我直接执行c选项。
「这可是你选的。其实还有d的哦,d是直接休息,明天再说。可是你选了b,那没办法了。」我装作很无辜的样子。「你,那是你之前没说清楚。」「我为什么要说清楚?你也没问。好了,开始!唉,一小时,真累。不如刚才说两个小时了。」我缓慢起身,装作无辜的样子。

「开始!」毛刷轻轻刷起陈雯的腋下和两肋,陈雯剧烈的挣扎起来。「啊…
…哈哈……啊啊……别别……啊……「

我没有选择堵嘴,享受的听着陈雯无助的叫喊,饶有兴致的用毛刷刷着陈雯的痒痒肉,腋下,两肋,吊起来的脚心。开始陈雯还剧烈的挣扎,大声叫喊,渐渐的便体力不支,虽然还是扭动身体,但是几乎叫不出来声音了。

一个小时,我准时停手,陈雯已经体力严重透支,几乎发不出一点声音,头耸拉着,披肩长发被汗水打湿,垂在两侧,胸口剧烈起伏着。

「好的,今天就到这里。」解下陈雯身上的束缚,后者直接瘫倒在床上。
动了动嘴,还是没忍心绑着她睡觉,于是说道「睡觉吧,就不绑着你睡了。」
一夜无话,竖日清晨,眼光明媚。看着旁边还没醒的美人,才明白昨天的一切都是真实的。陈雯,真的成了我的m。虽然还没做什么特殊的,但我知道那是迟早的事。或者,就在今天?

起床,要了食物后摇了摇身边的美女「起床了!」

「嗯?嗯。」陈雯强睁开惺忪的双眼,伸了个懒腰,叮咛声听的人骨头都有种酥麻的感觉,真是人间尤物。

「起床,吃饭了。然后我们继续。」

「继续?你还想继续什么?什么都行,求你别挠我痒痒好吗?」陈雯小心的问道,抱着被子,小心翼翼的看着我。

「别的,什么都行?你说的啊……」

「我……什么都行。痒……痒刑真的受不了了。」看陈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我不禁暗笑,痒刑只是让你适应一下sm的生活,真正的东西在后面,真正受不了的也在后面。「好的,那么,起床吃饭。看看今天,又有什么在等着你……」
陈雯看我这话,眼神投射出更多的恐惧和无奈。

第四章上课

吃完饭,在工具箱拿出一个自己设计的无声跳蛋,说:「陈雯,今天上课是吧。我总不能不让你上课去,戴着这个。」

陈雯接过,茫然的说:「这……怎么用?」

我拿过,到陈雯身后搂住她,单手将跳蛋放入其内裤内。「好了,就这样就行。」控制器在我左手手腕上,现在到是没开,等到关键的时候再打开,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呢。

像平时一样上课,陈雯在后排坐下后,我选择陈雯斜后方坐下。这样能很清楚的看到其动作和反应。不过……这么多人,都是熟悉的老师同学,估计陈雯就是再难受,也不会出声音吧。偷偷打开左手上的控制器,联系李明哲:「过来我们机械系,有好戏哦。陈雯!」

「好,马上到!」这小子顿时和打了鸡血一样,呵呵。李明哲这小子对陈雯也是垂涎已久,听说有「好戏」当然飞快赶来。果然,不一会那小子的身影便出现在门口。略微一扫,便满脸堆笑的冲我过来,一屁股坐我旁边。

「喂,你都做了什么?」李明哲小声问我。

「就一个跳蛋。不过估计这丫头还是个雏,我昨天也没开了她,这东西,她够呛受得了啊。」

「试试,试试。」李明哲搓搓手,满脸淫笑。

「你小子。」我笑骂道,轻点左手的控制器,开到一档。陈雯身子剧烈颤抖了一下随即平静了下来,若无其事的坐在那里。

「好,同学们,上课!」叫兽在讲台上喝到。大家集体起立,在起立之前的瞬间,我把跳蛋猛然调到2档。

「嗯……」陈雯忍不住小声叫了声,身子也是一下颤抖,没站起来。

「陈雯,站起来啊,叫兽都来了。」我故意道,声音还不小,同学们纷纷回头,陈雯也是飞快起身。

「嗯,请坐。」叫兽摆摆手。

「林辰,昨天的最后那道题,你上来给大家演示做一下」年轻的物理学叫兽示意我上去,我刚起身,计上心来「叫兽,昨天我教给陈雯了,让她给大家讲吧,我也看看我讲的她懂不懂。」

「好好,陈雯,你上来。一直都是林辰讲,咱班的帅哥们都无聊了吧,大家说,是不是!」这美女叫兽跟我的关系让我处的差不多了,其实她并不比我们大多少,就像一个姐姐一样跟我处,我说什么一般也不怎么反驳。而且她还是很开明的叫兽,明白这明显阳盛阴衰的班级,除了她这个美女,换个陈雯这类型的美女更是有效,有效的调动班级气氛。

「陈雯,上去吧,就按昨天我给你讲的给他们讲一遍就是了。如果忘了,我去救你就是了。」同时偷偷把跳蛋关闭,陈雯松了一口气,起身向讲台走去。就在陈雯马上迈步上讲台的时候我骤然讲跳蛋调到3档。

「啊!」陈雯一声惊呼,双腿一软,就势跌倒在讲台上。

「陈雯,你怎么了?没事吧。」叫兽赶紧扶了陈雯一把,陈雯身子微微颤抖着。

「没事,就是有点不舒服。」陈雯小声说道。闻言大家齐刷刷望向我这边,以非常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这帮家伙想什么呢!赶紧把跳蛋关掉,挠了挠头,没敢说话。

「能讲吗?要不叫林辰上来吧,你去坐着吧。」叫兽关心的说。

「没事,没事。」陈雯自然不敢驳斥我的意思,硬着头皮讲题。其实陈雯也挺优秀的,但做这个压轴级的题还是非常勉强的。而且我还不时把跳蛋打开,一会大一会小的,弄的陈雯不时被打断,而且语气也是变的极为古怪。

「陈雯,好了,你下去休息吧。林辰,你上来讲。」叫兽想到了某种可能,于是便把我叫了上去。「林辰,你怎么这样,明知道她不舒服,还叫她上来。不知道悠着点吗?」

听着叫兽几乎不可闻的声音,我顿时明白叫兽所想,合着以为昨天我把这小丫头吃掉了啊。

「我……不知道啊。」我假装不知道的样子说道,右手摸摸左手的胳膊,偷偷按下隐藏在衣服下面的控制器,开到了一档。哼,让我讲题,陈雯怎么能歇着?
「好了,讲吧。」

飞快的讲完课,回到座位,将跳蛋再升一档。

「林辰,把这个撒在她身上一点。」李明哲神秘的塞给我一个小瓶子,里面有淡黄色的液体,上面还有个喷口的装置。

「这,什么东西?」我晃晃瓶子,问道。

「嗯……怎么说呢,就是喷上就会很痒很痒。」李明哲淫笑道。

「嗯,算了吧。」说着把药水收起来,以后留着用。

「别啊,我那里这药水多了去了,想要去我家取。」

「不是,在丫头就是怕痒,跳蛋已经让她受不了了,要是再弄上你这东西,她肯定受不了。叫出来怎么办。算了。过一段时间再说吧。得让她适应适应这些东西。」说着,关掉了跳蛋。再不关上,陈雯就该受不了了。

无聊一段时间便是下课了。「走,陈雯,回家。」我小声道。

「我先去趟卫生间。」陈雯小声说。

「不行,回家!」我坚决道。「李明哲,去我家参观不?」

「算了,没意思。等过一段时间,你把她弄差不多了,什么都能玩的时候再说吧。唉,非得一点点来,看看哥哥我。多直接。各种药一堆,什么样的丫头都得服。」

「哼,哥们的各种机械也是各种有用的哦。好了,我回家了。有时间去我那里逛逛啊。」

带着陈雯回到车上。我自己买的车子,外面看不到里边一点样子。开启自动驾驶回家,我也是坐在了陈雯旁边。

「怎么样?什么感觉?」说着,把陈雯搂在怀里,右手伸进陈雯的裤子里,隔着内裤摸了摸,发现后者已经全是湿透了。轻轻按了按跳蛋。「嗯……啊……
别别。「说着剧烈的颤抖了下。

「舒服吗?」说着控制器在车子上撞一下,跳蛋直接开到三档。

「啊……啊……别,嗯……」陈雯身体微微抖动着。我伸在其裤子里的手也是不断搓动着跳蛋。不住的刺激让陈雯欲罢不能,右手抓着我的手就想把我的手拿出来。

「好啊,都敢反抗了。看来是欠绑啊。好。」把手拿出来后,把手上的液体抹在陈雯衣服上,之后把跳蛋调到前所未有的4档。设计的时候一共是6档,所以这小东西还有得受。「就这样坚持到回家,不准拿出来。当然如果你拿出来也行,我会让你得到应有的惩罚的。」

冷冷的说完,自己手动驱车回家。陈雯用手捂着下身,强制自己忍受着震动。
第五章我的机械基地

车子开进家里,停下后,转头看着陈雯,发现后者已经是到了极限,可能马上就到了G点。

「下车,进屋。今天让你见识下我真正的机械基地。打开车门。陈雯在迈步下车的时候身体剧烈的颤抖一下,蹲在地上,浑身香汗淋漓,不停的颤抖。」进屋!20秒内进屋,否则后果自负!「我大喝到,吧跳蛋猛然再次调高一格,陈雯直接便是瘫倒在地上,沉重的呼吸着。」呵,不动啊。还有十秒!「陈雯闻言艰难的起身,手脚并用的对着门口方向走去。后者的体力早就被小小的跳蛋折磨的几乎没有,但陈雯依旧是努力向前爬去。很聪明嘛,如果她在地上无动于衷的话,她很清楚无法承受我的怒火和折磨。

「不行了……不……轻点……」

「五……四……三……」

陈雯在我的计时下,越发绝望。

「二……一……你让我很失望。」看着陈雯倒在地上,满脸潮红的样子。
「那么我就叫人接你进来。」默然走进屋子,轻点左手的控制器,屋内一个书架凹了进去,飞快沉入低下,露出后面非常现代化的屋子,里面全是现代化的机械。

≌地中间站着个机器人。「主人,您回来了。」John,出去把客人接进来。去一号调教室。「冷冷说道,默默转身,走向一个屋子。这里便是我的一号调教室。

墙壁上挂了很多调教用品,中央处有一张圆形床,边缘处有用来穿绳子的突起。

「主人,客人到了。」john机械的声音传来。回头,陈雯就让john抱着。内裤里的跳蛋还是没有停止。陈雯牛仔裤已经是湿了一片。

「陈雯,下来。」我关掉跳蛋,冷冷说道。陈雯站在地上,胸口还在剧烈的喘息着。

「自己,脱光。还用我动手吗?」

陈雯犹豫了下,缓慢的脱着衣服,把跳蛋递给我,被john接下。当然,拖时间是没有用的,她还是无所遁形的裸露在我面前。两手分别挡住关键部位,小脸不知道是羞红还是潮红,非常之诱人。

「转过身去,john,麻绳。」john递给我一条麻绳,我搭在其肩上,绕过腋下。将其双手并在背后,用绳子收紧绑好,在脖子处穿出来在手腕处再度绑好,然后绕在前面在胸部上下分别捆住,后者本就不小的胸部更是突出。全部绑好后控制圆床立起来,降低高度,把陈雯分成几根绳子分别绑在上面几个凸起处然后控制圆桌上升,陈雯便被抬高。麻绳捆绑提高了被绑者得痛苦,分成几根的目的是不至于让陈雯受伤。然后把陈雯大腿和小腿并拢绑起,拉伸到两侧绑好,这样陈雯的私处就毫无保留的暴露在空气中。陈雯见此,羞意更甚。

「john,鉴定。」john打出光线。

「鉴定完毕。35C2235处女。年龄22,体重45。3公斤。」
「呵,还是处女啊。大学没听说你搞过对象,高中也没有过?不错啊,捡着个宝贝呢。」我摸摸下巴说道。陈雯更是羞的偏过头,巴不得把头埋在床后面。
∩是却不可能如意。「既然来了,第一次就奉献给我吧。」调节好角度(此
处略去300字)

……

〈着浑身香汗的陈雯,我满意的笑笑。

「怎么样,陈雯。」我把陈雯脑袋正过来说道。

「你……怎么……我……」

「john,送陈雯去浴室,然后去休息,给她补充点葡萄糖。」john把陈雯从床上解下,送到了浴室。等陈雯洗完澡john会忠实的把她送到卧室,也就是我的私人小监狱,那里可以休息。我没有吩咐上绳子。毕竟刚刚第一次,陈雯也确实快不行了,休息一下还是不错的。还能补充点体力。我嘛,去李明哲蹭人去。

—车飞快的便到了李明哲的基地。进门,身份认证后直接进。在这里,我几乎和这里的主人一样。李明哲的家和我的差不多。因为这小子看我的好,直接求我给他也弄了一个。我略微改了改,便成了他的家。毕竟他是玩生物的。我设计的东西最大的特点就是人性化。通过隐藏门,我进入了内部。

「海玲,你主人呢?」接我的海玲全身裸体,上身龟甲,双手被拷在前面,用极短的绳子束在脖子的项圈上。这样极大的限制了后者的行动不过这个海玲还是非常漂亮的。瓜子脸,柳叶眉,大大的眼睛,俨然标准的东方美女。李明哲这里没有机器人,全是他的侍女,来完成所有工作。就像眼前的这个接待。

「主人在3号调教室。我带您去吧。」这里的m都认识我。因为我来过几次,很多m都被我蹭过。这里的m很多对我还是有很多好感的。所以当然是认识。他们也知道我和李明哲关系不错,更是不敢得罪我,所以当下是恭恭敬敬的带路。
其实不用带路,这里我太熟悉了。

「林辰?你不在家陪你的陈雯,怎么到我这里来?」说着用玻璃棒蘸了点绿色液体,抹在了面前重重捆缚的一个裸体美女大腿上,药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渗透进去,后者立刻激烈的扭动起身体,显出很难受的样子。可无奈被捆绑与老虎凳上,脚下垫了很高的木头,越挣扎就越痛苦,可大腿上又不知被抹上了什么东西,好像很难受。

「来干吗?」李明哲满意的摸了摸下巴,问道。

「参观,不行啊。你小子用了什么啊,让她这么难受。」

「嗯……我的新发明,结合了痒、痛和麻。可缺点是时间有点短,就5分钟。
不过可以重复利用,人的身体不能对这个产生抗体。不像明哲1号那样用几次就没效果了。你要不要来几箱?「这小子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完全忘了他实验明哲1号的时候那m弄的一个月没下来床。欲望填满了所有,导致……于是……

那m就是海玲,所以当李明哲说完明哲1号的时候,后者身子剧烈的颤抖了一下。不过李明哲毕竟是学生物的,强烈的反应后到时没留下什么后遗症。
「几箱?算了吧。我得用多少年。」

「你可以让陈雯进去泡着啊,一天就没了。」

「哦?我这么做,你忍心吗?」说完戏谑的看着他。

「切,我……」这小子果然对陈雯有想法,不过到了我手里的东西,想抢走可没门。

「好了,我该说说我来的目的了,明哲兄可否割爱?」

第六章李明哲的药

「你是想要人?不给不给,自己弄去。干嘛就吃现成的啊,懒死你了都。」
说着,再次蘸了些药,抹在可怜的m的胸部。那m被严实的嘟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但是眼神却露出恐惧和痛苦。看来李明哲这东西都是很强大的。
以前我蹭人的时候导致不敢用他弄的东西,因为不知道用多少,怕像海玲一样。

「不是。跟你要点药。你不说管够的吗,怎样,弄点回去给海玲去。」我搓搓手道。

「这样啊,我就知道你小子有了陈雯就得跟我来要点药。我昨天都给你准备好了,省的还得给你解释。海玲,把我昨天准备好的东西拿来。」海玲转身就离开了。一会时间,吊在脖子上的手艰难的提着一个大箱子回来,胸口剧烈起伏着,显然分量不轻。呵呵,里面瓶瓶罐罐的肯定很沉。我接过打开,里面大致被分为几个小格,每个格子上都有注释,包括功能,特点,用量等等。

我满意的点点头,「不错,差不多够用了。什么时候用完了我再来。」
「喂,这就想走了啊,没有交换的东西吗?」

「靠,你小子,我的东西除了武器你还有什么没有。晕,还想要啊。对了,海玲我带走了啊。」

「不行,海玲是我管家,你带走我用什么。想玩就在这里,切,我怎么这么冤大头,摊上你这么个兄弟。」

「好了好了,我怎么敢真跟你要海玲。闹着玩的哈。好了,我回去照顾陈雯了。」

驱车回家,直接把箱子交给john,直奔陈雯宿舍。其实说是宿舍,还不如说是一个非常现代化的监狱。有一个个的房间。当然房间里的标准也是各不相同。

有高级中级低级和极差。john没有得到我的指示,直接将陈雯安排在中级房间里。

房间里有简单的床铺和卫生间。住人没问题,但是没有娱乐项目。当然高级房间还有电脑什么的。当然,没有我的允许是不能跟外界联系的。

到了陈雯的房间前,陈雯正在睡觉。修长的睫毛不时微微颤动,眼睛紧闭却流露出美丽与魅力。单薄的被子挡不住她妙曼的身材,总之,就是非常之诱人的说。

打开门,轻轻摇了摇陈雯的身体:「陈雯,起来了,别睡了。」「嗯……」
陈雯发出了生憨憨的叮咛,睁开眼,看清是我,顿时流露出十分复杂的眼神,有恐惧、害羞……还有很多分辨不出的神采。看来,第一次带给她很多很多的改变。

虽然对于sm还是没有非常的接受,但是对我有了点若有若无的情愫却是确定的了。

「怎样,身体怎么样?」支吾了半天,说出了这么句话。因为看到陈雯这样子,我竟有些无法下手。唉,还是多找点m吧,这个受不了了还有别人哈。我的想法真是太邪恶了。不过我是不是有点太心软了,没办法,我林辰做不到,冷浪也做不到……

「还是有点疼。」陈雯小声道,大眼睛有点恐惧,生怕我说出什么惩罚来。
我把手伸进被子,摸了摸陈雯双腿中间部位,果然还是肿着,后者也是因为我的触摸发出了小声的「嗯嗯」声。

「好,没事。」说完打开了李明哲给我的药箱。其实这里除了整人的药物,还有疗伤的。找到了滋润阴部的药,仔细看清楚说明后,放到一边。john,拿绳子。

john从自己的仓库中拿出绳子。这是我特别设计的装置,专门用来装些sm用到的小东西,以便随时玩,绳子则是最基本的。

掀开陈雯的被子,后者只穿了内裤,却条件反射的捂住身体敏感部位。
「林辰,别。我还有点难受,明天好吗?」

「以后叫我主人。记住了,叫错,受罚。」我冷冷道,看来不狠点就不会让她彻底臣服。居然想拒绝我,哼。

脱掉陈雯的内内,保持她着的姿势,将其左手和左脚并拢,在脚腕处缠绕束紧打结,在手腕上关节下再次捆绑。并拉回,在手腕处留出一段绳子。右边同上。
两边的绳子拉开绑在两边的床头上,这样陈雯就不能并拢双腿。阴部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嗯……」陈雯脸色迅速羞红,微微挣扎了下,却没有丝毫的结果。阴部就这样毫无保留的暴露着。

我坐在床上,右手搂住被绑住的陈雯,左手抹了点药剂在手指上,轻轻涂抹在陈雯的阴部后者身体颤抖了下,将头埋在我肩膀处。

「什么感觉?舒服吗?」

「嗯,谢谢……主……主人。」陈雯显然对这个称呼很陌生,但还是叫了出来。

「这个能让你那里消肿,好的快些。」「谢谢主人。」

抹了指定计量后,命令john收起药剂,我则抱着陈雯。虽然后者只是我的侍女,但却也是人。ps:现实中也一样。m也是人,玩过之后,同样应给予一个温暖的怀抱和温柔的关怀。虽然可能只是一面之缘,但是起码的关怀还是可以有的。

不过我还听过一句话,现在说出来。没别的意思。那句话是:如果你不准备给她披上洁白的婚纱,就停下解开她衣扣的手。原话可能不是这么说的,但是意思是一样的。额,说的有点多,算是我对sm的个人理解。现在言归正传。
「陈雯,来我卧室,送你几件东西。以后你就戴着它们,没有我的命令不准拿下来。当然,没我的允许,你也拿不下来。」过了一会,我放开了陈雯。陈雯穿上衣物后跟我来到了我卧室。穿衣服是陈雯小声要求的,现在她还不能接受一直赤裸的样子。我也怕她生病,所以就默许了她。唉,我真不是个职业的s。我自己这么认为的。李明哲那小子老是嘲笑我,有一次给我弄急了,把他的m束缚起来,对着操作面板一顿按,APM瞬间彪到180,然后愤然转身离去。身后传来惨叫声……(APM是指一分钟内手动有效操作次数)

到了我的卧室,john已经拿来了我吩咐的东西,和李明哲的命名方法差不多,这套东西是辰束一号。束是束缚的意思,方便区分。

第七章辰束一号

拿来辰束一号后,就是5个圈。脖子一个,双手双脚各一个。上面全是一个个的电磁铁,可以抵御500kg的拉力。怎么用大家可以合理想象哈。大家都懂的。

亲手给陈雯戴上。样子还是很好看的,黑色,金属的质感,看上去就想个手镯。脖子上的项圈不宽,看上去甚至像一个项链,很漂亮。陈雯戴上更是衬托出气质。

「喜欢吗?」我柔声问道。

「我……喜欢。」陈雯摆弄着自己新饰品,点点头道。

「喜欢就好。试试功能吧。」说着,开启了辰束一号。设置手脚闭合。陈雯忽然感觉手脚传来一种巨大的力量使闭合,根本无法抗拒。转眼间双手双脚便并拢在一起,再无法动弹。

「嗯?主人……」陈雯扭了扭手腕,发现两个手镯就像本来就是一个一样根本无法分开。

右手在左手再次操作,陈雯顿时觉得手脚见传来拉力,上身猛地下沉,手脚并在了一起。

「猪缚。」飞快检定完毕,将陈雯抱到床上。

「主人说什么?什么猪缚?」陈雯像是联想到了什么,俏脸瞬间变得通红,仿佛可以滴血。神色瞬间变得可爱起来,但是那种若有若无的气质仿佛深入骨子一般总是透露着诱惑。

「怎么样?我设计的辰束一号怎么样?」我从上面压住陈雯,双手不安分的在陈雯身上四处游动。

「嗯……主人,我……嗯……」隔着衣服,依然能感觉到陈雯身体的惊人弹性和热火。陈雯开始还是不安的扭动身体,渐渐的适应了我的抚摸,并开始小声呻吟,很享受的样子。

「嗯……嗯……主人……嗯……我……」陈雯语言开始凌乱,迎合着我的抚摸。

不过,我忽然间停止了动作,解开了陈雯的束缚。

「不错,辰束一号实验成功。以后你就戴着吧。」我笑着说道。

「主人……你……好吧。」陈雯迷茫的看了我一眼,但还是低下头去,又是看了看手脚上戴的东西,当下明白了自己的处境。然后微笑着摇摇头。抬头看看我,眼中还是有着淡淡的情愫,不过显然还有些失望和对自己的嘲笑。她应该是明白自己和我的关系。如果她不明白,我会亲自告诉她的。

有些事,该断必须断。反正我对这陈雯没什么真正的感情。只是s对m的一些基本的爱护。

⊥在我考虑怎么继续对陈雯实施动作的时候,我的通讯器忽然响了。按下接听,那头传来一个令人酥麻的声音:「辰哥~在哪里呢?来陪陪我好不好~」
不用问,这一定是全校有名淫荡的校花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