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  穿着睡裙敲我门的美女

穿着睡裙敲我门的美女

            七月流火热的让人心烦,好在昨天将一单大买卖拿下,为了这单买卖三天前没能陪着老婆和小姨子去新疆旅游,两人走了三天了,刚才通电话说才从卡纳斯湖回来,还要几天,我让她们玩的尽兴。

    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喝着啤酒,眼睛看着电视上播映的由一帮导演和编剧围着火锅侃出来的电视剧。本想出去的,可天气太热,加上昨天买卖拿下一起庆祝到淩晨才回来,懒懒的不想动,只好打发时间。

    看看时间十点多了,沖了个凉穿着短裤出来,等着头髮干了早点上床,就在準备抽完手里的烟睡觉时,门铃响了,我不由想是谁这么晚了上门,有事怎么不打电话,可能是那个家伙喝高了来骚扰我,有点不情愿的站起来也没问是谁,就把门开了,谁知一开门令我和门外的来者都愣住了。

    门口站着一个穿着纱睡裙的女子,看那红红的的脸,想起有一次在楼梯上帮她捡过因塑料袋质量问题散落的水果,是我对面的邻居。

    因为是商品房,所以邻居之间平时几乎不太走动,我与她的接触仅限于上次的帮助,在同时到了之后就各自进门,谈话也就是她礼貌的谢我,我回答不客气。

    以后在楼梯上遇到也就是点头微笑一下,算是打招呼。

    此时看到她的穿着着实让我吃惊,况且穿成这样清凉的见面,彼此都不太好意思。她非常急切的样子说:「对不起,能用一下你的电话吗?」一边担心的看着楼梯,怕有人上来。

    我此时脑子里飞快的转了起来,一边回答一边想着她会发生什么事,可能是钥匙锁家了。她在得到我请进的邀请后,快速的走了进来,走过我身边一股浓郁的洗髮水和浴液的清香告诉我她刚洗过澡。

    我关上门告诉她电话的位置,在她走向电话时会路过我开着的地灯,因準备睡觉所以关了厅里的大灯,此时灯光映出纱裙下两条修长的玉腿,这给我的视觉冲击很大,一股热流在我小腹里滚动,我不假思索的打开了大灯。

    厅里一下变得明亮,这使她一下惊慌起来,急切的说:「关上灯好吗?」我心虚的解释说:「怕你看不清,」一边将灯关了。不过就着短短的时间我已经看到她纱裙下赤裸的身子。

    现在我能确定她洗过澡后出门,原因不会是送人,因为不会有女人穿成这样送客的,穿成这样说明在家就是如此的穿着,那一定是出来扔垃圾的,这个楼上的垃圾道要下半层楼,一定是这样的。

    此时她快速的按动着按键,我心中在祈祷不要有人接,这样我今晚就不会孤单了,想到这一股热血沸腾的感觉令我浑身发热,胯下的短裤无法遮盖我男根的勃起,我眼睛看着闪动的屏幕,全身的神经都集中在她的身上。

    在她急切的自语中过了几分钟,她失望的放下了电话,我只好问:「怎么了,是不是钥匙锁家里了,」她把自己往阴影里移了一下,说:「我出来扔垃圾,门就关上了,以前我也扔过,没有关虐 !? 

   我也有过类似的经历,所以肯定的说:「你开抽油烟机了?」她一下惊奇的,同时明白自己被锁的原因,「啊,就是,这怎么办?」

    「你给谁打电话?」我关心的问,「我父母那里还有一把钥匙,可是家里没有人接,这么晚了上那去了,」她焦急的不知所措,神情变得非常的沮丧。「你别急,过一会再打,先坐一会。」我安慰着她。

    她犹豫了一下说:「能借我件衣服吗?」我故意装傻的问:「你冷吗?」一边去门边拿过我的外套递给她,她披上之后显得自如了一些,走过来坐在沙发上,突然的说:「能借我一套衣服吗?我去拿钥匙。」

    我听了心里在笑,此时她由于心里的急切,智力严重的受到了影响,不由说:「你父母不在你怎么去拿?」她听了洩气的、无奈的歎了口气。

    我脑子里开始盘算,决定试一下,告诉她帮她从阳台爬过去,我知道这是不可能完成的,就是想试一下她会有什么反应,假如她只考虑自己,根本不考虑我的安全,我就放弃,因为会有麻烦。如果她担心的阻止我,说明她的善良,就是事成也不会有什么不妥。

    果然我说出我的想法,两人到阳台一看,她就放弃的说:「这怎么过去,不要,太危险了,」我说:「我试试,」我就上了阳台的窗台,她紧张的抓住我说:「不要,太危险了,你下来吧,」我回到阳台里边,说:「那怎么办,不行你就在这里睡吧,我在客厅里将就一下。」

    她警惕的看看我,从我眼里看到的是真诚,显得无奈的说:「我再打个电话,」

    边走过去打电话,我跟着她回到客厅,她再次失望的坐回到沙发里,我给她倒了杯水。

    俩人开始聊天,她告诉我她丈夫出差去了,因为是销售经理所以经常的出差,为了日子过得好点,没有办法。慢慢的说道我,我告诉她老婆去旅游了,逐渐的熟络起来我就打趣的说:「看来是我俩有缘,我老婆旅游,你丈夫出差,上天安排我们这俩个孤独的人独处一室」。

    她有点娇羞的认可的说:「你别胡想,这是意外,不过也是,今天不知怎么了,平时我早就睡了,今天上床睡不着,便收拾了一下房间,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这么晚了打搅你,真的不好意思。」

    果然她问:「而且什么?」我脸上现出有点色色的笑,为了不失去天赐的良机说:「说了不许生气,」她点点头,我接着说:「而且穿的那么性感,让我控制不住自己,」她听了自然的低头看看自己,将披在肩上的衣服前襟拉了拉,一下变得不好意思的说:「别说了,真丢人。」脸上一下红了,但却用眼睛看这我。

    「别拉了,这么漂亮的睡裙干吗要遮起来,特别是里面的身子,让我再看看好吗?」我开始挑起她的情慾,她一下紧张的说:「你看到什么了?不行!」我没有说话,只是用充满了冲动的眼神看着她。

    她从我的眼神里读懂了我的意思,矜持的站起来说:「我走了,」我站起来拦住她说:「你穿成这样怎么出去,」「我再打电话,他们可能回来了,」她紧张的转身,我抓住了她的双臂,她往后退试图挣开我。

    我也并没有抓紧她,她一下跌坐再沙发里,我便逼过去,俯身看着她,双手按在沙发扶手上,控制她无法逃离,她半仰着对视着我,眼神里透出紧张的神态,一丝欲拒还迎的意念一闪而过说:「你要干什么?不要这样。」

    我没有说话,只是用充满爱和欲的目光看着她,头一点一点的靠近她,她看着我靠近,眼睛盯着我,脑子里不断的在想拒绝--放弃--拒绝--放弃。从她的眼神里毫无掩饰的告诉我,双手纤细的手指因住着衣服显得更加白皙。

    当我的头离她近到能感受到我呼出的热气时,她将头转了过去,同时放弃了抓紧的衣服,双手推住我的肩膀,阻止我的靠近,说:「请不要这样,我不是随便的女人,求你不要这样。」

    她推着我的手软弱无力,女人有时真是有意思,明明已经放弃了抵抗,还要说出那样的告白,要男人认可她不是为了欲,将那穿着衣服时的矜持发挥到极致,一旦赤裸后就会变得毫无顾忌。

    我并没有继续下去,因为她放弃拉住的衣服敞开后露出的胸部,我低头近距离的看着睡裙下的两点凸起和紧张而急促喘息起伏的胸腹,她感觉我的停止,不由转头看我,见我的目光所在,轻哼一声,双手回到胸前,我乘势吻了下去,同时双手抱住了她。

    她被吻了嘴唇后马上转头,同时双手曲臂再次按在我的肩上,嘴里急切的说:「不要,不要这样,我要喊了,」我在她耳边轻轻的说:「你喊吧,你穿成这样到我家来,到时候别人会怎么想,既就是你告我强姦我也认了,谁让我喜欢你,」

    说完我不再给她机会,抽出一只手便抓住她饱满的乳房。

    她扭动着,但不激烈,嘴还是躲避我的吻,我用中指按住乳房中心的凸起,将它按进乳房,由慢到快的揉动起来,当我快速的抖动着手时,她从喉间发出了彻底放弃的声音:「不要!」双手由推变成了紧紧的抓着我的肩膀,继而由于窝在沙发里使得气息不继,只好将头后仰打开喉咙,任我强嘴按在上面。

    我放开了她的乳房,手伸入裙里,抚摸她光滑的臀肉,另一只手则从裙肩带伸进去抓住她饱满柔滑的乳房,下面的手翻到前面,顺着光滑的大腿内侧向上,她紧张的用力夹紧,她紧张的说:「不要,求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