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610CC.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都市激情之甜蜜陷阱[大结局]

刚刚征服了小雪,面对眼前的这两位美女,我意犹未尽。
 
 
阿娇伏过身来,对我说:「哥哥,我还要,再给娇娇一次吧!」
 
 
我一点也不犹豫,用手抱住她的腰,把她放到我身下。伸出舌头来舔弄着阿
娇那粉红色的蓓蕾,两手不断在她饱满的乳房上捏啊捏。
 
 
「啊~
啊~
」阿娇又发出迷人的吟叫声,脸庞因爲没有尽兴而一直红润的令
人着迷。
 
 
我下面龟头一热,原来小雪又含住了我的龟头,一浅一深地吞吐着长长的肉
棍。
 
 
我把阿娇的两腿擡高,她的屁股高高厥起,两圈明显的唇瓣犹如护城河一样
护着中间窄狭的洞口,一圈菊花似的小眼儿在羞涩地紧闭着。
 
 
我看着看着,不由得兴奋起来,鸡巴也厥得老高。
 
 
伸出舌头,我由下而上,在阿娇的菊洞开始往上一直到黑森林的路径上不停
地探寻着。
 
 
口水滴到到阿娇的两股间,阿娇自然而然地又吟哦起来。
 
 
此时,不知爲什麽,小雪突然猛地用手抓住我的肉棍,猛命地吞咽着。天,
她看到我和学娇的姿态,比我俩还兴奋。
 
 
阿娇两眼咪起,口中喃喃地道:「插,插我,快插!」
 
 
我也受不了下面涨痛的厉害,转过身去背对着阿娇蹲下,用力把她屁股往后
掀。想到我的屁眼也在对着她,我实在是太兴奋了。愤怒的大鸡巴决定不再忍受,
轻轻一挺,用倒挂金鈎的方式刺进了阿娇紧紧的蜜洞。
 
 
「哦——」阿娇长舒一口气,脸上尽是满足的表情。
 
 
我奸笑一声,用手扒着阿娇的屁股轻轻地往后掀动着。
 
 
这种方式虽然好玩,但是快活感并没加多,只是助兴而已。
 
 
动了一会儿,我感觉累了,而且快感也并不多,于是想换个体位重新来过。
 
 
刚刚抽离了阿娇的阴道,小雪一把夺过我的鸡巴,胡乱塞进自己嘴里,嗞嗞
有味地品起来。
 
 
阿娇似有些怒意,起身从后面抱住我,把两只手放在我胸前不住揉搓。
 
 
我心里还想着,我的娇娇还没爽呢,得先照顾她。
 
 
于是转身,和阿娇拥吻起来。
 
 
顺着阿娇的眼睛、鼻子、嘴唇一直亲吻到她的胸膛、小腹,阿娇「啊」了一
声,顺势半躺在了床上。
 
 
我起身把她的双腿打开,成一个大大的「M」型,低头含住了她的小烟蒂,
每次吸动她都浑身颤抖一下,比吸真正的香烟「红河」还过瘾。
 
 
扶住她的膝盖往前推,我的跨下之物蹭到了她两腿间的细缝间,几下摩擦,
再用龟头拨开细缝,里面已有丝丝爱液往外渗。
 
 
我「嘿嘿」一笑,忘情地往前一拱,把阳具推送了进去。
 
 
阿娇高声嘶叫了一声:「哥哥~

 
 
我忍住不抽插,低着看着身下的美人。
 
 
她却急躁地说:「快点动,快点动!」
 
 
我放心地推送起来,阴茎虽然已屡战沙场,可并没有疲惫之色,越战越勇,
到后来,竟好像是又变大了一些。
 
 
阿娇在我身下忘我地呻吟着,很像天地合一、物我两忘了。
 
 
小雪一手搓着自己的大奶,一手抚摸着我紧实的屁股,时而用力往前推一下。
 
 
很快我就有了感觉。
 
 
爲了不这麽快缴械投降,我把阿娇抱起身来,让她的美背对着我,我用最原
始的小狗式在后面继续抽动着。
 
 
「啊,啊,哥哥,啊啊,真长,真深啊,到底了!啊,啊啊啊!」阿娇的叫
声又大起来。
 
 
我在后面用力地操干着她,双手把住她的美臀,也不由得爽得不行,好像里
面龟头每一下都碰到了她的子宫口。
 
 
没有什麽「九浅一深」的花样,招招狠实,每下到底,我的两个大腿也非常
快节奏地「啪啪」地撞击着阿娇的美臀。
 
 
很快,阿娇喊道:「不行了,来了,来了来了,啊~
啊——啊——」
 
 
这次她的高潮似乎特别的长,一直延续到我不舍地从她阴道中抽出阴茎,她
的阴道还在一阵一阵地痉挛。
 
 
阿娇刚刚累得趴到了床上,小雪便凑过身来,用跟刚才阿娇一样的姿势摆好
了要被我狠操的姿态。
 
 
我当然不会客气,把两手倒背在身后,用力一挺,阳具又挺到了另一个湿热
的肉洞里。
 
 
抽插了几十下,我发现小雪的肉洞似乎没有我刚刚操时那麽紧窄了。
 
 
阿娇早已累得气喘吁吁,滚到床的一边躺下歇着了。
 
 
我又用双手扒开小雪两个臀瓣,用力地把阳具往里面插了几下,没想到一种
「噼」的声响从她身后传来。
 
 
小雪很是尴尬,说:「那是小逼儿里的气儿!」
 
 
我也尴尬了一下,随即说:「知道,那不是炮打旗杆!」
 
 
没想到我这句半开玩笑的话,极大地鼓舞了小雪,她自己用力地在我的大粗
旗杆上前后动作起来。
 
 
又过了一会儿,我实在是没感觉了,而且小弟弟有点发软,因爲每次在里面
只是偶尔碰到阴道里的上下肉壁,小雪的穴内实在是别有洞天啊。
 
 
我顺手摸了一把从她穴中流出的淫水,忽然心念一转,这麽大还没干过菊花,
要不今天晚上试试?
 
 
随手把淫水摸在了小雪肛门上,用右手食指还在她的肛门上随意插了一下。
 
 
小雪并未察觉有何异样,只是一味地动着屁股,似乎远远没有满足的样子。
 
 
我淫兴大发,把食指往深里探了一下,这下小雪察觉到了,叫道:「哥哥,
那里不行,我还没弄过那儿呢!」
 
 
我本来并无十分的意思想干她的菊花,但是从她句话,我决定,今天晚上不
破她菊洞绝不罢休。
 
 
我伏下身子,亲吻着她的脖颈,又把更多的淫水抹到她菊洞周围,说:「试
试,我也没试过。」
 
 
说完,把阴茎从她阴道中抽离,直接放在了她菊花上。小弟弟乍离热穴,刚
刚一冷,随即又遇热气,不由得也想往里面拱。
 
 
我并不客气,低头往龟头上吐了一口唾沫,但可惜吐得偏了一点,只吐在了
棍棒上,龟头上并未沾多少。我并不在意,用手随意一捋,龟头沾上了一点,但
用力往菊花中刺去。
 
 
「啊!」饶是小雪已被干到极爽,仍痛苦地叫了出声来。
 
 
我瞪眼一瞧,龟头只进去一少许便退了出来。
 
 
这怎麽可以!这也太丢人了!
 
 
于是我用手扶好小鸡鸡,另一手扒开屁眼,吸了一口气,使劲往里面刺了一
下。
 
 
但只觉,像是挤破处女膜一样,小鸡鸡前进受到了极大的阻碍,低头一看,
却只进去个龟头。小雪痛苦地叫出了声,但兴奋中的肉棒怎麽会顾这些,便一刺
到底。
 
 
真爽啊,我的第一感觉是不想活了,这一刻爽尽,天下便纵有千万般享受,
我也不愿要了!
 
 
第一次插女人屁眼儿,和第一次插处女嫩逼绝对不一样。也是,毕竟一个是
千百年来正常的男女交合处,一个是爱这道道儿的人士另辟的蹊径。
 
 
我发癫地般喊道:「太紧了,太紧了,好爽,好爽,我不活了,不活了……」
 
 
刚刚动几下时,小雪还不住地喊:「不要,不要这样。」可是插了没十下,
小雪便喊成了:「使劲儿啊,快点,快使劲儿!」
 
 
当我情到浓处,死命抽插时,小雪竟叫成了:「哥哥,亲哥哥,插烂妹妹的
处女屁眼儿吧,妹妹爱死你了,你插烂我吧,快插烂我的屁眼儿。」
 
 
阿娇也被我们这样的交合震惊了,爬过来,在前面和小雪舌吻着。我看到两
条腥红的舌头,不时的搅拌在一起,时而进这口时而进那口时,我实在受不了了。
 
 
把我的大肉棒从小雪屁眼里抽出来,快速撸动了几次,对着两个女人射了出
去,两个女人头发上沾得到处都是,小雪还调皮把从头发擦到手上的白色黏稠状
物涂在了自己的大奶子上。
 
 
这一夜,我大概射了四五次吧。
 
 
两个女人,都被我征服了,当然,她们更把我征服了。
 
 
怎耐春宵苦短,一刻千金难买。
 
 
天很快亮了,我们没睡多久,便到了分别的时候了。
 
 
我把她们送到了离别的车站。虽然同行的还有别的同事,但我的眼中只有她
们俩。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让我用尽量平静的语气来叙述吧。
 
 
培训结束后,不知是市场又起了变化,还是我在「培训」中得到了提高。在
第三季度刚刚开始的一个月中,我的业绩有很大的提升,连我们部门经理都夸我
近来表现实在不错。
 
 
我也很想念阿娇,可是给她打了几个电话都是「您拨打的用户正忙,请稍候
再拨」。
 
 
正在我準备好好干一番事业,向部门经理这个位子进军时,我收到了一封匿
名邮件,里面的附件内容把我震撼了,那正是我和阿娇、小雪缠绵双飞的一夜,
镜头中的我显得如此性急,而片中的女主角却又都是脸上打了码认不出本来面目
的。
 
 
我觉得这并不是普通的恐吓要钱,正自困惑这到底是爲什麽时,从来没亮过
的一个QQ好友头像闪动起来,正是我当时加的阿娇的号。
 
 
原来,一切都是个甜蜜的陷阱。
 
 
我们公司省公司总经理早在二季度初调到了别的省去当了老总,所有业务都
是副总在主持。近来总公司要在业绩好的市一级分公司上调一位总经理直接提拔
爲省公司老总。我们市是省会,业务也一直是属一属二的,而我们市的业务主要
是由我提上去的。同样由竞争实力的Q市分公司领导也想上位,于是派他的「得
力干将」阿娇来色诱我,以此要挟我,第三季度不要做那麽出色。没想到,阿娇
第一晚就真正喜欢上了我,并没有按照领导的意思办,所以Q市那位老总打电话
骂了阿娇一通,直接找到她的干女儿小雪来一起上演一出双飞的好戏。
 
 
我摇头苦笑,至于麽?看片中短短几分锺的剪辑,在我洗澡的那几分锺,小
雪你安装了几个针孔摄像头啊?
 
 
虽然阿娇只是打字,并没有出声,但是我能感觉到,她是在一边痛哭一边敲
打着文字的。
 
 
我终于能明白,爲什麽阿娇一个年龄如此小的女孩儿在竞争如此残酷的公司
能脱颖而出做到高级员工。我更不愿意想象,一个这麽年轻貌美纯真的女孩坐在
Q市总经理腿上上下运动,在办公室里娇喘是怎样一副情景。
 
 
通过阿娇在聊天文字里的叙述,我知道她是真正喜欢上我了,但是她却没有
反抗自己直接领导的勇气。我并不怪她,在一个小小的地级市,一个市公司领导
无论从权还是从钱,哪个方面都可以轻易玩死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儿。
 
 
阿娇还告诉我,小雪已经结婚了,她很抱歉害了我,只是如果她不这样做,
她连结婚的时间都到不了就会落得个比阿娇惨一百倍的下场,她只是找了一个老
实纯朴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大男孩儿,想平平凡凡过一生,而且她借婚嫁爲由,
已经辞去了在北方普通地级市月薪已上万的工作。
 
 
我也一点都不怪小雪,我甚至能想象得到她曾经是怎样被一位或多位老总「
欺负」的情景,借机离开是小雪这样聪明的女孩儿做出的明智的选择吧。相信她
的婚礼上,她以前的领导会有非常丰厚的表示的。
 
 
只是阿娇,这样一个让我心疼让我怜爱的女孩儿,她应该怎样逃离这个光怪
陆离的社会?
 
 
我不愿意想太多了,阿娇并没有跟我交谈,在我对着她发过来的文字发愣的
时候下线了,相信她会把我拖入黑名单,或者她自己永远也不会再上线了。
 
 
我不愿意想太多了,因爲我已经决定辞职了。
 
 
是,我是男人,我没有太多的人身危险,可是在这样一个複杂的圈子里,我
害怕,我怕自己不知道什麽时候成爲了别人前进路上的障碍,会随时掉进一个陷
阱。
 
 
当我把辞职报告放到人力资源部时,他们没有一丝挽留,直接说:「去财务
办手续,把所有该交的东西交上再回来。」
 
 
我去财务科,他们仍然没有一丝意外,甚至没有擡头看我一眼,只是照例问
我,有没有以前的绩效没有发,有没有发过的绩效应该收回的,有没有掌管着哪
个房间钥匙,有没有在公司网站担任着什麽职位。
 
 
出来后,我去人力部,又被告知,要签署什麽保密协议,要在什麽解除劳动
合同证明上签字,交出医保卡、上岗证等等。我一一照办后,他们又说:「一个
星期后再过来,就办完了。」
 
 
我不明白爲什麽非得一个星期以后再过来,反正我已经心灰意懒。
 
 
一个星期后,我再去公司时,一切陌生而又熟悉,我直接到人力部拿了所有
属于我的东西,坐电梯準备下楼回家时,遇上了我们市总经理。
 
 
总经理道:「噫?小金?听说你辞职了?爲什麽啊?」
 
 
我下意识地想说因爲你,但却又不能这样说,而且也根本不怪他,我只好迎
着他目光,喃喃地道:「家里嫌现在这个工作不是稳定工作,给找了个更好的工
作,对不起经理,辜负了您的栽培了。」
 
 
总经理歎了一声:「唉,都说我们不是正经的工作,我们还是世界五百强呢,
非国有企业哪有第二家比得上我们!」说着,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无论在哪儿,
小伙子好好干,你很有前途!」
 
 
我心里一阵唏嘘,很不是个滋味,我在前线打拚,换回来公司多少利益,内
勤没有一个问问我爲什麽辞职,他们毕竟是只会坐办公室的「閑臣」,而眼前有
点赏识我的这个人,我却再也不能跟着他干了,也不想跟着他干了。
 
 
回到家里,由于职业原因,从来喝酒不醉的我,只喝了两瓶啤酒就醉得一塌
糊涂,只记得我还有意识前,流着鼻涕哭着喊着:「学娇,我喜欢你。小雪,我
不怪你!」
 
 
第二天快到中午时,女友婷儿过来了,看我还在床上躺着酣睡,屋里狼藉一
片,什麽也没说,只是默默地收拾起来。
 
 
我醒过来,非常抱歉地笑笑:「我辞职了!」
 
 
女友说:「爲什麽啊?不是干得挺好,挣钱挺多吗?」
 
 
我有点心虚地说:「干着不舒服,想换个工作了。」
 
 
女友甜蜜地一笑:「也好,你起来收拾一下吧,我给你做几个菜好好吃一顿,
忘了这些,重新开始找工作。」
 
 
我心里感动不已,毕竟还是自己的女人对自己好啊。男人一生不干三个B,
活着不如大公鸡!如今,我也算是个男人了,应该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生活,收
拾一下心情,重新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