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孝顺的儿媳妇

孝顺的儿媳妇



四十七岁的章永森的妻子在十五年前因为有了外遇而他离了婚,所以章永森只有一个人,父兼母职把他那时才七岁的儿子章志伟带大。 因为章永森非常疼爱章志伟,因为他害怕儿子受到後母的虐待,所以章永森一直都未有续弦。而章永森的性需要就是在他有需要时才去找性工作者,或偶尔搭上一些在家里未能得到满足在外面寻找性爱补充的慾妇,但全都不是固定和长久的。 一年多前,二十一岁的章志伟和二十岁,有一对很大的乳房,屁股浑圆,一双玉腿又细、又长的李艳湘结了婚。章志伟自小就对父亲是非常孝顺,俩小口子因为可以继续可以照顾章永森,所以他俩结婚後仍然跟章永森住在一起。 章志伟是澳门一家公司的业务员,他经常到澳门以外的地方去跑业务。这一天,章志伟正好去了新加坡,就只有李艳湘一个人在家。 这一天的天气很热,李艳湘就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衣在家,她那一对丰满的乳房高挺着,两个乳头清晰可见。下面的三角地带隐约可见黑黑的阴毛。因为章永森是李艳湘的公公,所以她也没有觉得不自在的。可是这样却要了章永森的命。 其实,在章永森心目中,李艳湘当初嫁入章家的时候,他已经很留意她了。李艳湘那修长、曼妙的身段,纤幼的蛮腰,秀挺的酥胸,修美的玉项,洁白的肌肤,辉映间更觉妩媚多姿,明艳照人。更使人震撼的是李艳湘脸部的轮廓,有着罕见清晰的雕塑美,一双眼睛清澈澄明,李艳湘的一对秀眉细长妩媚,斜向两鬓,益发衬托得眸珠乌灵亮闪,使人感到风姿特异、别具震撼人心的美态。 章永森一看就知道跟李艳湘性交一定是非常的爽。因为,章志伟和李艳湘初结婚时,年青人夜夜春宵。一到晚上章永森就听见他们相干的喊声,李艳湘的叫床声好娇嗲、好淫荡。听到李艳湘的叫床声,弄得章永森的那一根棍勃起,他只有靠打手枪来解决。 俩口子每一晚都要做一次或以上那激烈性爱後才睡觉。而章永森就住在他们隔邻睡房,一到晚上就他听见他的儿子跟媳妇性爱时,他们性交的淫声,尤其是李艳湘那非常淫荡的叫床。 後来,章永森每晚都是在气窗口那偷看儿子跟媳妇的爱,但因为角度问题,他只瞧见床头的位置。章永森只见李艳湘被章志伟操的眉丝细眼的样子,他就欲火焚身的想着:「噢!媳妇的叫床声好淫荡!嗯!终有一天我也要操死你这个淫妇!」 今天,当章永森再次看到李艳湘那性感的样子时,他的阴茎不由自主的大了起来涨的好难受。 李艳湘在厨房里做晚饭,章永森也跟了进去,他隔着巴台看李艳湘做菜。突然,李艳湘在用水的时候水龙头的水放大了喷的她一身是水。李艳湘的一身都湿了,睡衣紧贴着她的肉体。李艳湘就像甚麽都没穿了一样,丰满的乳房和下身的阴毛全部暴露了出来,看得章永森血脉沸腾,阴茎迅速肿涨了起来。 李艳湘根本没在意章永森在看她,所以她只是继续在做饭,她在章永森的面前自由的走动。还不时的和章永森说话。 章永森看着李艳湘几乎全裸的肉体令他实在受不了了,章永森就把他的阴茎拿出来别和李艳湘一边说话,一边手淫起来。而李艳湘仍然在章永森面前晃来晃去的。 章永森想:「嗯!真是爽死我了。媳妇真的对我没有防备之心啊!呵呵!因为我是她的公公啊!哈哈!」 但是这样章永森还是觉得不过瘾,於是在他跟李艳湘隔着吧枱手淫了一会後,章永森走进了厨房。 章永森家的厨房是长方型的,炉灶和洗台是平排的靠墙,只剩下一条三尺宽的行人道,旁边又摆放了一个一尺左、右宽的架子放饭锅,炉灶在最里面,两个人行走时须要侧身才能通过。 章永森走去李艳湘後面,他故意用他那一根已涨硬了的阳具顶了一下李艳湘的屁股,她震了一下,站起来没出声。 章永森拿起水壶走去李艳湘身边去装水,用手故意贴靠顶着她的乳房,李艳湘很尴尬的闪开了。 章永森点燃了火,放下了水壶後,走过去在李艳湘後面站着,用他那已经涨硬了的阳具顶住李艳湘的屁股磨了一下。 李艳湘:「唔!」了一声。 这时章永森就再也忍不住了,他在後面两手一伸握住李艳湘那对鼓蓬蓬的乳球,接着他用舌头舔李艳湘的耳朵。 李艳湘捉住章永森的手,轻轻的挣扎着,她半推、半就的一边扭动身体,一边讲说:「嗯!哦!!唔!不要啦!哦!爸爸,不行的!喔!给亚伟知道就麻烦了!啊!」 章永森把阳具从短裤里拉了出来,他捉住李艳湘一只手拉下去要她套弄。 章永森说:「不要怕啦!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呢?你看,我的阳具都硬得像支铁棍了。」 李艳湘说:「啊!嗯!不要啦!爸爸,不要啦!我是你媳妇,这样做是乱伦的!」 李艳湘始终不肯握章永森的阳具,而他也放开了李艳湘的手,但是他拉高李艳湘的睡袍,将手伸进她的内裤里。 章永森用手抚摸着李艳湘的肥嫩肉穴,接着分开李艳湘那两片阴唇,用两只手指插进去,阴道中已是滑溜溜的充满了爱液,心想:「哗!妙极了!媳妇的阴户上光溜溜的完全没有毛,原来她竟是白虎!太棒了!」 章永森说:「艳湘!你都已湿成这样了,还在扮淑女?」 章永森抱住李艳湘,一手搓着她的乳头,一手摸弄她的阴唇,他的舌头舔着李艳湘的耳朵,又呼些热气进她的耳孔里去。 很快,李艳湘开始气喘,她双颊发红发热,乳头凸起。李艳湘闭上了只眼,她的身体已不再挣扎,而她的头转向章永森,把舌头伸进章永森嘴里。李艳湘一只手伸过後边揽住章永森的头,一只手在下面捉住章永森的阳具,轻轻的套着。 章永森说:「艳湘!你的衣服都湿了,你就脱下来吧!」 跟着,章永森就动手把李艳湘的睡衣脱了下来。章永森贪婪地盯着李艳湘那一丝不挂,赤条条的站在章永森的面前了。 李艳湘那雪白的肉体,一对丰满的乳房在章永森眼前晃动着。她腰子细细的,屁股高耸着,黑黑的阴毛闪着光亮。 章永森都闻到了李艳湘身体的香味,他赞美地说:「艳湘!你真的太美了」 然後,李艳湘把一只脚抬起来,放在洗台上,这样她的阴部就全部的呈现在章永森的眼前了。 李艳湘的阴部正好对着章永森的脸,他看到她的阴毛好多,阴毛丛中一对粉嫩的大阴唇微微开启着,衬着她那雪白的大腿,章永森都又闻到了李艳湘那神秘地方的香味。 李艳湘笑着说:「是吗爸爸?我有那麽好看吗?」 章永森聴到了李艳湘的这些话,他还怕甚麽。於是,章永森一把把李艳湘抱在怀里,双手握着她雪白的乳房,章永森用力的捏着,想到:「啊,没想到她的乳房这麽美妙柔软而有弹性。」 李艳湘娇嗔的说:「嗯!爸爸!你轻一点嘛!嗯!啊!哦!啊!这麽用力干吗!啊!喔!媳妇会痛的啊!啊!嗯!啊!你要轻点嘛!啊!嗯!啊!哦!啊!」 章永森说:「你的乳房真是太美妙了,我爱你!艳湘!」

  章永森用另一只手伸向李艳湘的下体,他整个手掌按着她的阴部来回揉搓,章永森的阴茎涨的更大了,呼吸都急促了起来的说:「啊!艳湘,你真是一个尤物,真的太妙了」 李艳湘在章永森的爱抚之下也动情了,章永森感觉到李艳湘的小浪穴里都流出水来了。 章永森说:「艳湘,让我吻吻你的小浪穴吧!这是我做梦都想的地方啊!」 章永森还没等李艳湘回答,他就一把把李艳湘推倒在洗台上,分开她的大腿。李艳湘的整个阴部呈现在章永森面前,他迫不急待的吻了下去。 章永森吻着李艳湘的阴毛,然後向下把她的阴唇含在嘴里吸允,她的阴水流出来好多了。章永森用嘴把李艳湘的阴唇分开,舌头舔着她的阴蒂。 李艳湘把屁股向上挺动着迎合章永森的爱抚,口里开始发出了呻吟声,说:「嗯!啊!好舒服!喔!好爽啊!爸爸!你好会舔啊!哦!媳妇的小嫩穴都被你舔出水来啊!喔!啊!嗯!啊!哦!啊!你不要吮啊!哦!好爽啊!喔!啊!嗯!啊!哦!啊!」 李艳湘的阴水越来、越多了,但都流进章永森的嘴里了。章永森的舌头伸进了李艳湘的阴道口里,她更加用力的向上挺着。 李艳湘大声的浪叫了起来说:「嗯!爸爸!哦!啊!老公!我的!亲哥哥!哦!亲爱的,你怎麽这麽会搞女人啊!哦!我都快!被你搞死了!啊!嗯!啊!快要上天啊!快!啊!嗯!啊!哦!啊!舔快一点!啊!啊!嗯!啊!哦!啊!」

  章永森看着李艳湘被他舔吮得这麽快活,他的心里很高兴,他的双手抱着李艳湘如雪的屁股,埋头苦干。 章永森把舌头伸进李艳湘的小浪穴里一进、一出的用力抽送着。李艳湘的阴水越来、越多,几乎弄湿了章永森的脸。 李艳湘用力把小浪穴向章永森的嘴里送,并大声呻吟着说:「嗯!爸爸!哦!老公!快!我要来了!啊!要都高潮了!嗯!快用力吸啊!哦!啊!嗯!啊!哦!啊!用力吮啊!喔!用力舔啊!嗯!啊!啊!嗯!啊!哦!啊!」 章永森把整个头埋在李艳湘的阴部全力吸着李艳湘的小浪穴 李艳湘说:「嗯!啊!快!快用力舔啊!啊!搞死我了!啊!啊!哦!嗯!啊!」 章永森又一阵拚命的抽送舌头,李艳湘发出阵阵娇嗔的呻吟地说:「喔!啊!嗯!啊!哦!啊!用力舔啊!嗯!爽啊!啊!」 跟着,李艳湘的小浪穴里又一股阴液冲进章永森的嘴里,她拚命的扭动了几下就不动了。 李艳湘坐了起来,她那如花的脸上露出满意的媚笑,喘不已的说:「嗯!爽死我了!啊!嗯!啊!哦!啊!爸爸!啊!你搞死我了!啊!」 章永森伸手又握住李艳湘的玉乳,使劲捏着,他盯着李艳湘那雪白丰满迷人的胴体,章永森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章永森说:「艳湘!你这一身简直就是魔鬼的身材啊!」 李艳湘媚笑着,她挺着乳房任章永森摸着,说:「嗯!爸爸!我怎麽个魔鬼身材了!」 章永森的阴茎好硬了,涨的好大,章永森用一只手握着阴茎上下抽动起来。另一只手还的摸着李艳湘丰满的乳房。 李艳湘娇笑,她那纤细的雪白的左手握着章永森的阴茎上下抽动起来,说:「嗯!哦!爸爸!让我为你帮忙吧!」 李艳湘温暖的手握着章永森的阴茎抽动着,他只觉的爽极了,一阵、一阵的快感向他袭来。他的双手又握住李艳湘的玉乳用力揉着,她的乳房越加坚挺了。 章永森微合着双眼开始呻吟了起来,说:「嗯!哦!嗯!啊!艳湘!嗯!啊!我要你啊!嗯!啊!哦!啊!我要插进你的小浪穴里!哦!哦!嗯!啊!嗯!啊!」 李艳湘说:「你放心,我一定让你插个够!」 突然,李艳湘俯下身子,一口把章永森的阴茎含进她的小嘴里。这真的要了章永森的命了,他的阴茎在李艳湘的嘴里更加舒畅了,李艳湘用嘴上下抽动着。一阵触电的感觉袭遍章永森的全身,阴茎在李艳湘的嘴里越加壮大了。 章永森说:「啊!我!我要射了!哦!嗯!啊!啊!」 李艳湘把她的小嘴更加用劲地抽送着,章永森只觉的全身一阵酥麻。一阵颤动。一股热精从身体深处射击进李艳湘的嘴里。 李艳湘又继续抽送了一会,她把章永森的精液全吞进去了,李艳湘吮着章永森的阴茎余兴末了。 李艳湘又坐到洗台上,章永森让她摆弄着身子,他欣赏着李艳湘那实在是太迷人的身体。而李艳湘很乐意的随章永森摆布,他仔细的欣赏着她的每一个地方。尤其是她的小浪穴和乳房。这可是章永森梦想的地方啊。不知不觉中章永森的阴茎又涨大了起来。 李艳湘握着章永森的阴茎,说:「嗯!爸爸,你可真是能干哦!这麽快就又大了啊!啊!嗯!啊!哦!啊!」 章永森抚摸着李艳湘的双乳和小浪穴,说:「宝贝!我还没有和你正式做爱呢,怎能会不大呢?」 李艳湘在章永森的抚摸之下,春心早已荡漾了,下面的阴水又流了出来。此时章永森的阴茎已经跃跃欲试了,李艳湘妇也是娇喘不已的说:「啊!爸爸!快快!啊!嗯!啊!哦!啊!我要你啊!快!快插我的小浪穴吧!啊!嗯!啊!哦!啊!」 李艳湘握着章永森的阴茎已经也是急不可待了,章永森又何尝不是呢。这时李艳湘站起身来拉着章永森就向她睡房里的床上走去。 李艳湘首先上床後,就把双腿分开,她让她的小浪穴充分的张开着,等待着章永森的阴茎插入。 章永森也跳上床,他看着玉体横阵的李艳湘,黑黑阴毛下如花鲜艳的小浪穴,他都快急炸了,他急不可待的对着李艳湘的小浪穴就插下去。只听到:「扑哧」一声章永森那粗大的阴茎就一下齐根插进入了哪青春美丽李艳湘的阴道里。 章永森感到他的阴茎在小浪穴里的感受,真是跟他找的性工作者或旧相好的大不一样啊,李艳湘的小浪穴好温暖、好紧凑,章永森立刻抽动了起来。 章永森看着章永森的阴茎在李艳湘的小浪穴里进进、出出,他俩的阴毛时分时合,章永森血液沸腾了。 李艳湘妇也用力的摆动着她丰满的屁股向上迎合章永森的冲刺,小浪穴一紧、一松的,李艳湘可真的高手啊。 章永森拚命的抽动着,李艳湘在章永森的抽送之下呻吟之声越来、越大的说:「啊!爸爸!哦!用力操我啊!啊!嗯!啊!哦!啊!喔!用力抽插你的媳妇啊!哦!爸爸!嗯!好爽啊!唔!哦!用力插我!喔!亲爱的老公!快!快抽插我的小浪穴啊!啊!嗯!啊!哦!啊!」 章永森看着李艳湘如花一样的面容,脸上红红的,妖艳的神情,迷人的胴体,聴着她那动人的荡叫。 章永森一边抽插,一边用手揉捏李艳湘的乳房,想着:「噢!我的好媳妇简直就是人间尤物啊!我的儿子真有眼光!哦!我真的很爽!」 李艳湘在章永森的身下越来、越骚,她疯狂的向上迎合章永森的冲刺,口里仍然大声的淫叫着,说:「哦!爸爸!嗯!好爽啊!唔!哦!亲爱的,快插!啊!哦!爸爸!嗯!哦!啊!我要死了!啊!哦!媳妇的小浪穴被你抽插得好爽啊!啊!嗯!啊!哦!啊!哦!爸爸!嗯!我好舒服啊!唔!哦!哦!爸爸!嗯!啊!」 章永森的阴茎在里面忽左、忽右,忽上、忽下的抽插。李艳湘也非常有技巧的一紧、一松的配合着章永森放送。 章永森说:「艳湘,我们换个花样吧!」 李艳湘娇嗔的说:「嗯!死相!我的好爸爸!嗯!明堂多嘛!哦!啊!」 章永森把阴茎从李艳湘的小浪穴里抽出来,然後把她的身子翻过来。李艳湘扒在床上,雪白的屁股对着章永森,阴水横流的小浪穴全部呈现在他的面前。章永森握着他的大阴茎从李艳湘的後面插进了她的迷人洞穴。 章永森马上感到又是一番滋味,他全力抽送,他的双手伸到前面握住李艳湘的奶子,阴茎奋力抽动。 李艳湘在章永森的抽动下前後扭动浑圆的屁股抽动着,并更加淫荡地叫喊着说:「哦!爸爸!你好厉害啊!唔!哦!快点抽插!啊!嗯!啊!哦!啊!你的媳啊!哦!爸爸!啊!嗯!啊!哦!啊!你操了你儿子他专用的小浪穴啊!嗯!哦!啊!我要被你操死了!啊!哦!媳妇的小浪穴!哦!被你抽插得好爽啊!哦!爸爸!嗯!我好舒服啊!唔!哦!爸爸!嗯!啊!媳妇好爱你啊!啊!嗯!啊!哦!啊!」 李艳湘的阴水随着章永森的阴茎的抽动,顺着章永森的阴茎流了出来流到了他的大腿上,李艳湘淫荡的可真是可以算是人中极品。 李艳湘说:「啊!哦!爸爸!啊!哦!快!操快一点!嗯!哦!爸爸!啊!嗯!哦!啊!我要来了!啊!快啊!啊!嗯!哦!啊!」 章永森兴奋的大叫起来说:「嗯!哦!我也要射了!艳湘!啊!嗯!啊!我要在你的小浪穴里射精了!啊!啊!嗯!哦!啊!」 李艳湘说:「啊!爸爸!你在里面射吧!你在你的媳妇的小浪穴里狠狠地射吧!嗯!我的亲爱老公!哦!我好爸爸!啊!啊!」 一阵巨烈的抽动,一阵心底深处的颤动,一阵酥麻,一种要死了的感受从章永森的心里涌出一股热精向箭一样的射向李艳湘的小浪穴深处。 章永森和李艳湘同时达到了高潮,翁、媳俩人不约而同地大声的浪叫起来,:「啊!哦!喔!嗯!哦!好爽!啊!爽死啊!啊!」 良久,章永森把他的阴茎从李艳湘的小浪穴里抽出来,同时抽出那精液混合着李艳湘的阴水流在了床单上,湿了好大的一遍。 李艳湘翻过身来,伸开大腿成大字形的躺在床上,脸上飞红。章永森看着李艳湘一丝不挂,动人心魄的美妙玉体,他扒在李艳湘的身上吻着她的乳房。 李艳湘仍在娇喘不已,章永森又向下吻着她的小浪穴,说:「啊!嗯!啊!哦!啊!艳湘!你的小浪穴真是太美妙了。艳湘,我爱你,你的床上功夫真的太厉害了!啊!嗯!啊!哦!啊!」 李艳湘说:「哦!爸爸,你也很好啊!喔!你比你儿子还要好哦!嗯!我被你操到差要飞上天上了啊!」 章永森扒到李艳湘的身上,吻着她的嘴唇,李艳湘很热情地迎合他的湿吻。 章永森把阴茎又放进了李艳湘的小浪穴里,不过他没有抽动,说:「艳湘,我要总是和你做爱!」 李艳湘娇嗔的说:「嗯!爸爸!你又把阴茎放进我的小嫩穴里了!」 章永森说:「是啊!我舍不得你嘛,我要永远让它们在一起!」 李艳湘说:「爸爸,你以後只要你想要,我随时都可以给你的嘛!」 章永森说:「艳湘!我还要!」 李艳湘娇柔地说:「啊!嗯!还要啊,你不累吗?」 章永森说:「不累,我要和你做爱到天亮!」 李艳湘兴奋不已地说:「啊!哦!太好了!好啊。今晚就让你爽过够!」 章永森说:「艳湘!让你再享受一次别的花样好吗?!」 李艳湘用手抱着章永森,说:「嗯!爸爸,你好坏哦!啊!你!干!死我啦!啊!嗯!啊!哦!啊!你小心给雷劈!啊!嗯!啊!我是你媳妇!啊!啊!嗯!啊!哦!啊!是你儿子的妻子呀!啊!我的小嫩穴是你儿子用的嘛!啊!嗯!啊!哦!啊!」 在李艳湘喘完了气,又有点回神之後,说:「你怎麽这麽厉害呀!我才没有多久就被你搞得高潮两次了!」 章永森笑笑没有回答,但是要李艳湘趴着让章永森从後面搞。她很快的就爬起来转过身去,然後屁股翘得老高,回头用期待的眼看着章永森。而章永森抓住章永森的肉棒对了一下小穴,在龟头塞进去後就两只手抓着屁股直接的塞满李艳湘的小穴。 李艳湘有点痛苦的和章永森说:「啊!先不要动!啊!嗯!啊!我会来!」 但是章永森那管这麽多,他抓着李艳湘的屁屁就直接开始大力、深深的搞了。他看着李艳湘的背影还有圆翘的屁股,他可要尽情的享受他的儿媳妇的後庭。 李艳湘好像真的在忍着,说:「啊!嗯!啊!哦!啊!慢点!喔!慢点!我会死的!啊!啊!别停!别停!我要来了!」 李艳湘整个头都埋在枕头里了,她的两手抓着章永森的屁股,要他再用力一点干她。 李艳湘淫叫着说:「啊!又来了!嗯!爽死我了!啊!嗯!啊!哦!啊!」 章永森没有停下动作,还是一样大力、深入的撞击着李艳湘,他手则是在李艳湘的屁股还有胸部间不停的游走。 章永森抓着李艳湘的屁股,他看着他的肉棒在李艳湘的体内进进、出出的,而李艳湘的淫水也被章永森这样子搞而喷出来不少,滴到床上。 李艳湘已经被章永森搞得失了神的状态,说:「嗯!啊!嗯!啊!啊!嗯!」 章永森抬起李艳湘的大腿,然後移动位置让李艳湘站着然後可以趴在书桌上。而这个站好的姿势也让章永森更方便动了,章永森的抽插也更快更大力了。 李艳湘手抓着章永森的屁股,她一直回头的哀求的神看章永森,她的口气已经有点在哭的一直叫着说:「嗯!啊!不要了!喔!啊!不行了!啊!嗯!又来了!哦!啊!再搞我就要死了!啊!喔!啊!」 章永森停止了动作,他听着李艳湘的喘息声。然後他要李艳湘坐到床上,他看着李艳湘那被他玩到红肿了的小屁眼,还流出不少的淡白色爱液。 章永森低下了身子再帮李艳湘舔吮她的小屁眼,在章永森为李艳湘舔了大概二分钟之後,李艳湘也稍稍的回神。 以後的一小时里,在章永森的大阳具时而温柔、时而粗犷的抽插下,李艳湘高潮了五次,欲仙、欲死。最後章永森也在极端痛快的感觉下在李艳湘的心里射出了大量火热的精液,洒播了乱伦的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