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母亲的美丽与哀愁

母亲的美丽与哀愁

我们是一个小家庭,只有三个人,母亲对我十分疼爱,自小便与我很亲近,两夫妻的感情亦不错,
常常闲聊许久。

大约四、五年前吧,病弱的父亲,忽然说他要「禁房」,亦即不再与妻子行房,据说可藉此强
身,并且与母亲分床而睡,虽是同一间卧室,但两人却是头脚反向着睡。

我父亲长得蛮帅的,剑眉高鼻;母亲则是端庄贤淑,也是蛮好看的。听老爸说,以前他们婚後
几年,还曾常有登徒子每日下午在我家门前徘徊,想勾引我妈呢,後来被老爸骂跑了。

他们分房时,妈妈大约40出头。而就在爸爸渐渐断房前,我发现母亲开始有了改变,原本保
守害羞的母亲,开始穿一些性感内衣裤,原来总是纯白或肉色的内衣,变成黑色无肩带,还是前扣式的,
而印花的大内裤,亦改成了白色蕾丝的镂空内裤,很小一件,就像没穿一样,我想她要是走光的话,一
定一览无遗。

母亲这样的改变,或许是为了吸引老爸的注意,及至得知父亲是为了身体着想,也只好迁就了,
但是,母亲的改变,却仍持续着。

其实,我以前就觉得老妈的性欲蛮强的,只是个性柔顺保守,不敢表达。小时候,我常睡到半
夜时被一种「吱┅┅吱┅┅」的声音吵醒,我就知道那是他们在做爱时,弹簧床发出的声音,但总一下
子就没了,之後便听到他们谈话,而我常听到老妈抱怨老爸「太快了,又不够强┅┅」等等的。

而我上国中後,随着身体的变化,我发现老妈常有意无意地瞧我下面。有一次她在浴室洗衣,
我进去小便,明知我在後面,还故意转过来,害我那长满阴毛的阴茎被她瞧个精光,当时我很不好意思,
只「啊┅┅」了一声就溜了。

其实,我和妈妈很亲近,经常和她玩,藉撒娇搂搂她,以前还曾偷袭她的胸部,软软的,有时
还会抱起她进房间,把她压在床上,但她总是挣扎地笑骂「不可以这样」,可是眼睛却不时瞧着我的下
体,似乎在观察有无勃起似的。不过,我们却未曾有过真正的出轨。

而在他们断房後,我发现老妈常在下班後、老爸未回来前,待在房里很久,我原本以为她在换
衣服、卸妆之类的。可是有一次,我在房外出声询问时,却发现老妈像是被我吓着似的,声音发颤、神
色慌张地走出来,接着便快步地走进厕所,真是蛮怪的。

有一次,老爸晚归,外面下着大雨,屋外雨声很大,我回来了老妈也不知,当我经过她房间时,
发现里面只开着小灯,而老妈正站在床沿换下被雨淋湿的衣服,只见她迅速解开套装的钮扣,露出了被
黑色无肩胸罩包住的奶子。

老妈的个子不高,160,51公斤,可是蛮丰满的,她的内衣有34C,也有34D。接着
便弯腰褪下窄裙,当她弯身时,被胸罩包裹的奶子,垂得好像快爆出来似的,看的我好兴奋。此时,老
妈只着一件胸罩和内裤在房里走动,每当她走一步时,硕大的奶子便颤了一下。她拉开衣橱,拿出一条
新的浴巾,便擦了起来,当她擦到胸部时,顺手把乳罩也解开,两粒浑圆硕大的肥乳立刻蹦了出来,当
时虽然灯光昏黄,但仍使我的下体肿胀难受。

老妈的皮肤很白,尤其是胸前的乳房更是白晰,乳晕不大,小小的,可是乳头很大的,还黑黑
的,随着两粒状如柚子的乳房,一晃一晃的。老妈还一手翻起乳房,一手擦拭乳房下缘,接着便弯身擦
拭大腿、下体,等她擦拭完後,便颓坐在床边休息,一动也不动。

此时她低头不语,及肩的卷发微遮脸庞,玉颈似雪,两乳肥满稍稍外滑并微微下垂,双臂凝如
玉脂,腹部隆起着小肚,小腿纤细弯曲而线条柔和,但大腿尽处却是肥白的美臀,就着昏黄的灯光,更
是显出中年美人的蚀骨风骚。

哇!我从来没见过如此美丽的妈妈,使得我发呆了许久,也忘了因为久蹲的脚酸。

母亲的美丽与哀愁(续一)

当我蹲在门後,望着此情此景的母亲,除了脑中一片空白外,真是不知身在何方,原来,我的
妈妈是那麽的性感撩人,而美丽之中,潜藏的点点忧愁,更是令人心生怜惜。

正当我还呆呆地在那发痴时,忽然,静若雕像的母亲动了一动,只见她缓缓伸手,探向自己的
私处,伸长的中指并着食指,慢慢地揉按起来;同时,左臂微抬,揉握着自己的乳房,她那对饱满的奶
子,在老妈纤纤玉掌的揉捏下,被挤压成各种形状,尤其是右边的乳头,黑黑的一粒,好像要射出来似
的,左侧的乳房则随着手臂的动作,一上一下地跳动着。

只见老妈微低着头,粉颈轻侧,秀发自右脖边直垂而下,双目紧闭,两眉微皱,轻咬着下唇,
嘴里发出「嗯┅┅嗯┅┅嗯┅┅」的声音。

这时,我终於明白,近来老妈在房里的怪举动,原来是在自慰。只见她手指揉搓私处的速度越
来越快,尚未卸妆的朱唇,微微张开,自口中发出「啊┅┅嗯┅┅啊┅┅嗯┅┅」的声音,并不时地叫
着∶「啊┅┅啊┅┅啊┅┅我要┅┅我要┅┅我要嘛┅┅」

突然,老妈的中指往自己私穴插了进去,并迅速地抽插着,两腿用力地夹着手臂,腰部则配合
着右手的韵律向前挺进,粉白的肥臀,微微地颤动着。随後,老妈的食指也跟着插入,一并插送,我不
知她总共插了几根进去,当时母亲仍穿着内裤,想必是从小裤的缝里插入的,只见那蕾丝镂空的性感小
裤,中间包裹私处的透明白纱部分,被老妈的手腕挤得隆起变形。

随着手臂剧烈地摇动着,而老妈的左手则更加用力地掐揉自己的奶子,时而抚摩自己的玉颈,
此刻,我看到母亲的脸庞,已然火热通红,粉颈与胸膛亦是一片红晕,并娇喘着气息,完全沉醉在性爱
的欢愉之中。

随後,母亲原本弯着的身子,仰躺於床上,但双腿仍弯悬在半空中,大腿尽处,紧紧地夹着自
己的右手,腰部高挺着迎合手指,左手并顺势将内裤扯下,丢在床沿。此时,目光正对着母亲的我,终
於看到了老妈的私处。

两块深咖啡色的大阴唇,显得肥厚饱满,上面布满了粗糙的阴毛,像瓜藤一般地蔓生,而阴沟
被老妈的手撑开,我看到她的手背正剧烈地抽插着,阴沟深处溢满着看来有点黏稠的淫水,正一滴滴地
顺着耻毛流下,而那肥满雪白的大屁股则微微下垂,剧烈地晃抖着,并大声地呻吟着∶「啊┅┅嗯┅┅
啊┅┅嗯┅┅」整个房间里充满了老妈浪叫的声音,是那麽地嘶吼,那麽地投入。

可惜这样的姿势使我看不到母亲的完整阴毛及小阴唇,因为都被她那始终紧夹的大腿遮住了。
一会儿,老妈侧转身子,弓着身体,侧倘於床边,整个人几乎要蜷成一团,右手仍激烈地抽插着,腰部
的扭动则更加剧烈,左手抱胸,口中竭力地叫着∶「哦┅┅哦┅┅哦┅┅哦┅┅」我想,这就是所谓的
高潮吧!

不久,只见她浑身颤抖了几下,并喘了几口大气,手部的动作渐缓,身躯亦不再扭动,但仍缩
着身子,侧躺於床上,隐约看到她的手腕,仍轻轻地抚着自己的阴部,又过一会儿,她转身正卧,两条
雪白的大腿伸摊於床,左臂伸展,躺着休息,但右手掌仍四指并拢地覆盖着阴部,一双擦着蓝色眼影的
大眼睛,擎着长睫毛,盯着天花板,不知在想什麽,时而轻喘几口气息。

此时蹲在门外偷窥的我,已然被方才的情景震慑了,完全听不到外面哗啦啦的雨声,望着仰躺
於床上的母亲,雪白粉嫩而又肥满丰硕的肉体,两乳高隆而外摊,时而随着母亲的呼吸涨起落下,无尽
地性感撩人,我想,只要是男人,一定会阴茎胀痛地难以自止的,我甚至已然忘了揉搓自己的下体,只
握着胀直的它,望着母亲发呆。

不知过了多久,老妈转身,抽取床头柜上的卫生纸,擦拭着被淫水沾湿的阴部,并擦着自己的
右手,此时,我看到了老妈更为完整的私处,但因光线昏暗,仍不是很清楚,只觉阴户肥大隆起,阴毛
布满了大阴唇,毛好像蛮长的,有的还黏在一起。

随後,她将擦过的卫生纸揉成一大团,握在手里,起身穿上早上出门前换下的短裤,衣服,打
开衣橱,拿出要换的衣物并挑了一套银色系的性感内衣裤,拾起方才脱下的黑色胸罩与透明小裤,堆在
一旁,便坐到梳妆台前开始卸妆。此时老妈里头是不着内衣裤的,虽然什麽也没看到,但一想到此,就
觉得好兴奋。

几分钟後,老妈卸好妆,便抱着一堆衣物与那团卫生纸,走了出来。此时,早呈呆滞状态的我,
想退回房里已然不及,便连滚带爬地冲向客厅,坐在地上假装弄衣服,但早已在地板上发出了声响。

刚推门而出的妈妈,似乎察觉有异,一瞥眼见到我坐在客厅地上,很明显地身子一震,紧张地
看我一眼,便慌忙地走入浴室淋浴。我则赶紧回房喘气,舒缓刚才紧张的心情,并打了一枪。

约莫十几分钟後,忽闻老妈来敲我的房门,且推门而入,问我回来多久了,神色已然镇定许多,
我说,才刚回来,在楼梯间扭伤了脚,便坐在客厅地板上休息。望着母亲慈祥柔美的脸庞,娇柔悦耳的
声音,使人浑身舒畅,而灵闪的大眼睛、秀挺的鼻梁,更透露出几分诱人的韵味,母亲又问了一些学校
和补习班的事情,便转身离去了,留下一缕清香与自觉幸福满溢的我┅┅

母亲的美丽与哀愁(续二)

父母的分房,已持续好几年了,我有时真的蛮怀疑,在母亲正值四、五十岁的时候,完全终止
性生活,难道他们受得了吗?就算老妈忍得住,难道老爸就真的完全不想吗?

其实,我一直觉得,对於老爸的禁欲,老妈虽然知道是为了健康,但仍有想要突破的意图,常
常老妈都故意在老爸的面前更衣,连房间的门和窗子都不关,因此在客厅看电视的我,有时经过老妈房
间,甚至一起身,就不小心瞄到春光外泄的母亲。我想老妈应该是知道的,但却不怎麽回避,而这也是
一向保守的母亲在这几年才有的改变。

有一天晚饭时,老妈忽然说,她觉得自己太胖了,腰也变粗了。我也没说什麽,其实,中年妇
女多少都有点发福,我不但不觉得她胖,反而觉得这样蛮性感的,而160,53,应该还算适中。

隔天,家里多了一个大呼啦圈,当天晚上,八点多,我和老爸坐在客厅看电视,见到老妈换上
了紧身衣,拿着呼啦圈,就在电视旁边,边看电视,边摇了起来。那时老妈背对着我,两片浑圆硕大的
屁股一扭一扭的,不禁使我想入非非,幻想我要是能从後面一把抱住,猛然插入的话,不知有多爽!斜
眼偷瞧老爸,竟然发现他也时而看电视,时而偷瞄一下,唉…没想到对自己的太太也会如此,可见他们
的断房是真的。

不久,老妈放下呼啦圈,站着休息一会儿,便两手握拳,原地慢跑了起来。那时她侧对着我,
由於是紧身衣,使得胸部的曲线格外明显,老妈的运动紧身衣里穿着平时的胸罩,显得有点不合适,但
整个胸罩的形状看得十分明显,尤其当她跑动时,两粒硕大的奶子便剧烈地乱晃,像是要跳出乳罩似的,
波涛汹涌,充满了成熟妇女的性诱惑;而她因跑步而微微涨红的玉颈,更是美不胜收,惹人怜惜,我想
此时坐在母亲斜对面的老爸,一定是看得更清楚才对。

果然,只见老爸眼睛早已盯着母亲,尤其是摆动在面前那对饱满的奶子,更是紧盯着不放,而
原本专心运动的老妈,似乎也察觉了,只嘴角含笑,白了父亲一眼便不再理会。

看到他们夫妻互使眼色,欲望高涨的我,自觉有点尴尬,便起身回房休息,只是心里很羡慕父
亲能娶到老妈,可惜却那麽早就停房。我在床上乱翻了一阵,便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一看时间,才半夜12点多,可能是太早睡了吧,一时调不过来。我
起身到厕所小便,经过父母房间时,房门未全关,留了一点空隙,听到里面有电视的声音。我上完厕所,
便蹑手蹑脚地走近偷窥,原来他们在看色情录影带,也不知什麽时候去租的?

他们并肩坐在床上,伸长了腿,背靠着床头柜,我虽然看不见萤幕,但却听得到里头的声音,
演到激情处,老爸伸手去抚摸老妈的肚子,又顺着肚子去轻揉老妈的乳房,而一向保守的老妈,竟主动
去摸老爸的下体,只听老爸说∶「我们好久没有了,想不想?」

老妈嘟着嘴嗔道∶「当然想啊!都是你害的!」

老爸哈哈大笑,一翻身压在老妈身上,吻了起来,两手隔着睡衣用力地抓揉老妈的胸部,母亲
则环抱着他,热烈地回吻,而蹲在门外的我则高兴地想∶哈…又有好戏看了!

只见老爸双手伸入老妈的睡衣,在里面乱抓,并吻着老妈的玉颈,而老妈则一下抓老爸的屁股,
一下又忙乱地去脱老爸的裤子,猛地一扯,父亲的内裤被老妈连带地扯了下来,露出了大半的屁股,并
从股沟去碰触老爸的阴囊。没想到平常柔顺的老妈,此时竟然如此凶猛。

老爸似乎也愣了一下,弯起身子,露出了勃起的阴茎,大小普通,也没什麽特别。此时老爸跪
坐床沿,褪下老妈的睡裤,扳开老妈的大腿,四指并拢地握住老妈的阴部,用力地按着老妈,此时老妈
穿着近年来不断换新的性感内裤,正如三级片般的上演着。

一会儿,老妈嚷着∶「我要嘛…快点!」便翻起身子,弯腰低头,一手握住老爸的阴茎,伸出
舌头舔了起来。舔了几下,就张嘴把老爸的阳根含入,而另一手则隔着红色小裤揉搓着自己的下体。

此时老爸轻喘了几口气,似乎很爽似的,但随即把母亲推开,说道∶「别这样,这样会很快。」
说着即脱下老妈的睡衣,捧着老妈肥满的乳房说∶「小卿,你穿胸罩看起来好大啊!」

母亲嗔道∶「我本来就很大,只是你自己不会欣赏!」

「嗯,我知道,我会好好补偿你的。」说着,老爸便解开母亲的乳罩,两颗硕大如柚子般的乳
房随即蹦落。老妈的奶子,我之前便已偷窥过,只是这一次更兴奋,我想是因为又多了一个男人吧!

父亲张掌,由下缘抓着母亲的乳房,母亲那对尖尖的黑乳头,怒抵着父亲的虎口,似乎在抵抗
男人的侵犯,而老妈则抓握着老爸的阴茎,「嗯…嗯…」地叫着。

「你好久没碰我了,人家每天都好想喔!你这样把我当寡妇似的┅┅嗯┅┅不怕┅┅不怕我偷
男人啊┅┅嗯┅┅我告诉你┅┅公司里的男同事┅┅有些┅┅有些可是很想得很呢┅┅嗯┅┅嗯┅┅」

「你敢!哼,他们比得过我吗?」父亲有点不服气地回答。

说着便用力扯拧老妈的性感小裤,只听「嘶!」的一声,母亲的丝质内裤应声而破,中间的蝴
蝶图样被撕成两半,并把母亲推倒於床,用右手食指弯曲地抠着老妈的阴户,并沿着阴缝上下地揉按着。

「死淫妇,我们第一次做时,我就知道你的毛这麽浓一定很淫,现在果然如此,哼!」

父亲边说边挑弄着老妈,手势时快时慢、时缓时轻,极尽挑逗之能事,而老妈并未回话,只眯
着眼,微张着嘴,不时发出「哦……哦……」的声音。

一会儿,老爸低头下探,伸出了舌头去舔母亲的下体,就像猫儿吃鱼般地,俐落地轻舔着,而
左手则不安份地用力揉抓她的乳房,又过一会儿,父亲连鼻子也凑上去,俊挺的高鼻搭配着唇舌,一上
一下地合弄着,後来又轻轻拨开老妈的阴唇,把舌头伸进她的淫洞里,并用手指拨滑着老妈的大腿内侧。
没想到父亲的技术这麽好,若再加上强健的体力,我看,老妈一定会全然满足的。

此时老妈的身体开始蠕动,两手抓着床,「哦……哼……哦……哼……」地嘶叫着。

我也因为紧张而满身是汗,母亲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声,喊着∶「快嘛……快嘛……快进来嘛
……受不了了……哦……哦……快要死了……」但老爸仍无动於衷,依旧挑弄着,等到老妈已有点生气
时,他才把手指插了进去。

他缓缓地没入,并轻轻地挖弄,而母亲早已张着大嘴,大口地喘息,两腿不自觉地往内夹,还
一手掐着老爸那只正在淫弄她的右手。忽然,老妈说∶「不要┅┅我要真的……快点嘛┅┅哦……哦…
…快┅┅快┅┅我要你的阴茎……快啊┅┅哦……」

「你好湿喔,小卿。」

「我说快点进来嘛……快点!……我们好久没搞了┅┅快啦┅┅哦……」

此时门外的我真是太震惊了,没想到,一向被亲友邻人称赞贤淑的母亲,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来,想来中年女子的骚浪,的确是事实。

父亲似乎很讶异,又有点眩惑地缩回右手,扶起母亲的大腿,「噗!」地一声,勇猛地插入,
而母亲则「啊!」地叫了起来,随即环抱着老爸,两腿回钩父亲,大腿紧紧地夹住老爸的下部,同时用
力挺腰,奋力地吸吮着,泯着嘴唇,发出「嗯┅┅嗯┅┅」的急促声音,像是要将他的整个下半身吞噬
似的。

老爸被母亲这突如其来的饥渴吓了一跳,随即强压母亲,两掌扶稳老妈的屁股,用力地抽干着,
只见两人的下体不断地交撞着,父亲前干,母亲便往前;父亲後退,母亲也後退,并发出「啪!啪!」
的声音,而母亲也在「哦……哦……哦……」地嘶叫着,就连父亲也不禁发出「嗯…嗯…」的闷声┅┅

只是这样剧烈的情景并不长久,才几十秒的时间,只见老爸浑身抖了几下,重重地喘了一口浊
气,便趴伏在老妈身上,两手仍不舍地覆在老妈的肥乳上。母亲推开老爸,抱怨道∶「怎麽每次都这麽
快…讨厌!」

「我不管!」说着便翻起身子,低头对着老爸那早已垂软的阴茎舔了起来,并伸出了纤纤玉指
逗弄着小弟弟。

此时老爸的阴茎沾满了老妈的淫水与父亲的精液,但老妈仍恣意地舔弄着,我似乎有看到老爸
的鸡鸡微微胀长并轻轻隆起,但仍疲软无力,倒是老妈那弯身时,悬垂的乳房才是我观察的重点。

老妈的奶子真的好大,尤其是弯着腰时,那两粒雪白的肥乳彷佛变成两根乳白色的柱子,肥满
而松软,还不时地晃动着,真想冲上去狂揉一番;而两颗漆黑隆起的大奶头,更因方才的高潮而更加明
显,只是周围小小的咖啡色乳晕,似乎仍害羞地不敢绽放;而那乌黑浓密的阴毛,被淫水浸濡得黏稠发
亮,老妈的毛真如老爸说的好多,有点长方形地一大块,蔓生於阴户四周,更有些上延到肚,好性感啊!

在经过一番努力後,老爸的弟弟还是不争气,毕竟他也已五十馀岁了,而老妈也只好放弃,两
人并肩倒卧,老妈望着天花板说道∶「我们可以不要那麽久一次吗?」

老爸并未回话,仔细一看,原来父亲早已累得沉沉睡去了┅┅

母亲轻叹一声,侧身抽了一堆卫生纸,便擦拭了起来,擦她自己的下体与父亲的,之後将卫生
纸揉成一团,随手弃於地板,索然无味地关了电视,便侧卧地睡去。

此时门外的我,真是欲火难耐,又对母亲无限怜惜,我回房自慰了一次,又蹑手蹑脚地走回他
们的房间,父亲鼾声连连,母亲也已睡去,我便大着胆子推门而入。这时的老妈全身赤裸,侧躺於父亲
身旁,我紧张地走近老妈,细细地瞧着老妈那对令男人痴狂的雪白豪乳,此时正随着老妈的呼吸上下地
起伏。

天啊…我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地偷窥女人的肉体,我简直快崩溃了,顺着母亲那雪也似的曲线
下滑,我看到了那深夹於两腿之间的阴户,两块深咖啡色的大阴唇,伴着鬈曲的乌黑阴毛展露於我的眼
前,我真想猛然捌开老妈的大腿,好好地瞧个明白。

在那零乱的床上,我还捡到了几根老妈的阴毛,蛮长的,卷曲的时候,就有8…9公分;我还
见到了母亲那件被老爸撕烂的艳红内裤与红色的乳罩,内裤上面还沾着一点老妈的淫水,我颤抖着双手,
拿起来闻了闻,一阵骚味夹着香水味钻入鼻孔。

欲火焚身的我,便拿着内裤舔了舔,又插入我的裤裆,包着我那巨大肿胀的阴茎,望着老妈赤
裸的身体套弄了起来。我当时真想扑上去把老妈强奸了,但仍不敢如此,只好用力地自慰,幻想猛干着
母亲,狠狠地把精液射在老妈阴户旁的床单上後,就回房睡觉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