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大嫂与表妹 [3/3]- 男人天堂网AV在线视频


第五章冲击

开始进入收割时期,全家老小一起总动员,但阿茂依然无所事事。因为他大哥没有请他帮忙,因为长男,所以对弟弟就要特别地慎重。

他笨手笨脚的帮忙,比摆着脸色坐在那儿更麻烦。如果他无事可做的话,可能就会到东京或大阪去,这就是长男狡猾的一面。

但是,阿茂毫不介意地继续住了下来,那一向未嫌弃他的大嫂,似乎希望自己能留下来。显然他哥哥并未发现他和嫂子的奸情,所以依然作威作福,只是阿茂一点也不在意了,反而在心里嘲笑着他。

阿茂和玉枝之后,又数度发生肉体关係。

地点是穀仓,时间不一定是早上或者是晚上,只要是能避开人的耳目,他们就尽情地玩乐一番。

那一天,正好阿勇有事要到其他村庄,他们利用这个空档来到穀仓,但是玉枝仍像以往一样,不肯自己脱下衣服,而且板着脸孔。

「阿茂!那个没来,怎么办?」

「那个?」

「就是女人一个月来一次的…」

「月经,月经有来吗?」阿茂询问道。

「现在一定怀孕了。」

「那一定是哥哥的小孩,如果论次数,哥哥一定比我还多吧?」

「我不清楚,但我并不想和你有小孩…」

「但是,妳与哥哥已经结婚已经半年多了,如果三、四年,而突然怀孕,才令人觉得奇怪呢?」

「话虽如此,但凭女人的直觉,我认为这个孩子是你的。」

阿茂吓得连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哥哥知道怀孕之事吗?」

「我并没有明讲,但是他似乎很高兴,一直在想要取什么名字呢!所以现在不可能堕胎了。你想,到底应该怎么办才好呢?」

「如果哥哥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而感到高兴,不是很好吗?」

「但是,我还是很耽心…」玉枝说着,紧紧地握住阿茂的手。

「放心,想看看,我和哥哥也蛮像的,所以,绝对不会有人怀疑的…」

「不是指这件事,我所耽心的是…」玉枝认真地说道。

「你不是说那一天感觉有人在偷看吗?那件事我一直放在心上,我一直想那会是谁呢?」她很担心地说道。

阿茂早已把这件事忘得一乾二净了,如果玉枝怀孕的事属实的话,那一夜的偷窥者一定不会不吭声的,而且那一夜的确看到人影了。

「阿茂!会不会是…」

「是谁,妳说出来看看!」

「阿秋…就是表妹阿秋,那女孩最近都以怪怪的眼光看着我,而且眼光并不友善…」

听到阿秋的名字,阿茂吓了一跳,她这么一说,他也觉得阿秋最近的态度的确不同,以前她总是红着脸赶快逃开,但最近总是斜眼看他,甚至于把脸别过去。

「有可能是她。」

「如果是阿秋的话,为什么到今天都没有说出来呢?」

「她比较害羞,哈哈哈哈,她从小就是那样。」

阿茂虽然笑着,但他决定去问个清楚。

自从知道妊振之事之后,夫妇的关係也跟着变了,总是拼命工作的阿勇,最近也会开心地开开玩笑。夫妇的生活方式,他也因玉枝的身体,而决定不再碰她。好不容易怀孕,如此使之流产的话,那可不得了,所以他性慾高涨时,只是摸摸玉枝的肚子而已。

「你只要不常做应该没关係的。」玉枝忍受不了,向自己的丈夫说道。

「不,为了生出健康的宝宝,我一定会忍耐。」然后把身子翻了过去。

此时,一般的太太也许会坚持下去,但是拥有二个丈夫的玉枝则说道:「那你好好休息吧!」然后自己也转过身子,盖好被。当然,她是无法入睡的,她只是在等待丈夫的鼾声而已,等到确定丈夫已经睡了之后,才悄悄起身。

「这样不会伤到婴儿吧?」

被阿茂叫到穀仓的玉枝,对揉着睡眼的阿茂问道。

「如果从后面没关係的,来,快一点。」

玉枝把屁股翘起,要求由背后性交。

阿茂对着早已润溼的阴门,将耸立的肉棒一股作气地刺了进去。

「嗯!阿茂,快一点,快一点,用力冲…」

捲起的裙角,露出摇晃雪白的臀部,玉枝不停喘息着叫道。

「大嫂,是不是这样刺,啊…我也忍受不住了…大嫂,啊!等一下…」

「再用力冲…嗯…啊…」

如果他们不是大嫂与小叔的关係,他们就无需如此。他们只是一对追求感官快乐的男女而已。

在这种情形下,玉枝的肚子愈来愈大。阿勇,因为是自己的第一个孩子,所以不让她到外面工作,而且他出去应酬也是很快就回来了。

因此,玉枝根本无法与阿茂约会,而且阿勇随时都会在家,阿茂也找不到机会下手。

性慾无法得到满足的阿茂,只好把目标瞄準其他女人。这里是穷乡癖壤,到处都是农田,根本没有灯红酒绿的场所。

所以他的目标自然是盯上最近变得艳丽的表妹阿秋啰!

「阿秋,有心上人了吧!」

他看见阿秋从田边工作回来,忙着追了过去。

「没有。」阿秋回答道。

「骗人,妳的心上人不是在青年团的林务班工作吗?」阿茂逼问着。

「没有就是没有,倒是你有了心上人。」阿秋以蔑视的眼光看着阿茂回答道。

「……」

对于她突然尖锐的问题,阿茂答不出话来。但是此时,他确信当时偷看自己和玉枝作爱的人是这位表妹,绝错不了。

他的把柄落在阿秋的手中,如果她告诉大哥的话,不,只要告诉村上任何人的话,他就无法在这村庄待下去,在这小村庄中,是绝不允许有破坏秩序者存在的。

而且对于长男稍好,但是对于二男,甚至于三男,风俗特别严厉。

村庄中为了维持贫穷的共同体,是相当排斥多余的人的,而且不光是各个家庭尽量减轻人口而已,而是全体村民所共同产生的智慧。

「阿秋,妳看到了?」

阿茂不怀好意她笑着,但手掌早已全是汗水地询问着。

「看见什么了?」阿秋装蒜道。

「那件事,不用说,也该知道,是我和大嫂的事。」阿茂乾脆挑明着问。

「……」

阿秋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但是从语气倒是可分辨得出来。

「是吗?原来真的是妳。」

「可是,我没有对任何人提过。」

「真的吗?」

「真的,如果说出来,阿勇大哥太可怜了。」

「大哥?妳为什么不说大嫂很可怜呢?」

阿茂觉得颇为意外,这种情形,一般人都会同情女方的,而阿秋反而较同情阿勇,这种情形倒使阿茂相当不解。

「玉枝有什么好同情的,她做了不该做的事,可是阿勇大哥真是可怜,如果被他朋友知道的话会多么悲哀啊…」

「……」

「阿茂,你还和玉枝继续干那种事吧!我最讨厌如此淫蕩三人,所以请你别来接近我。」阿秋说完,拿着锄头就信步离去。

在伊吹山已是冬雪初降,冬天的脚步来得很急,田边的榛木的树梢已经含有片片的冰片,而那些随风飘落的枯叶正在寒空中飞舞着。

阿茂从后追了过来。

「阿秋,别误会,这是有原因的。」

「讨厌,我不想听,走吧!」

二人前后追逐着,阿秋在逃,而阿茂紧追不捨,而在田边一角的稻草堆中,女的打了男的耳光。

「啊!」

「阿秋。」

阿茂出手更快,早把阿秋压倒在地上,并吻了上去。

「住手…啊…」

阿秋的悲呜声,消失在寒冷的晚秋中。

「阿秋,我喜欢妳。」

阿茂右手去解开她的衣釦,并粗暴地使她的下半身裸露出来。阿秋的手脚虽然拼命抵抗,但男人的手微妙地抓住那突出的阴核,并将她的双脚撑开。

「啊…啊…」

阿秋呼吸急促,阿茂将自己长裤下早已膨胀的巨大肉棒抓了出来,让阿秋的手握着。

她无意识地握着,它比现在握着的锄头柄更大更硬,而且更嵩高。

「不行…不行…」

阿秋虽然口中不停地拒绝,但两脚在稻草上却撑得开开的,黑色的阴部一无遮栏。

第六章命运的决定

阿茂自从那次之后,开始断绝与玉枝的关係,而开始与阿秋相交。

虽然与玉枝偷情很容易,但毕竟太过冒险了,所以这才是一劳永逸的方法。

农村虽然不景气,但感觉不如大都市那般明显,只要肯劳动,吃饭是没有问题的,对于这一点,阿茂倒是相当冷静。

所以即使和哥哥疏远,但住在寝食无虑的乡村,倒是还相当聪明的作法。

另外,阿秋因得不到砂田明确的答覆,寂寞的芳心,确实需要阿茂的爱来加以抚平。

自从二个月前,将处女奉献给砂田之后,就再也没见过砂田的影子。

她在不停地等待与盼望中,终于去林务班拜访他,但是,他在夺走她的贞操之后的第二天就调走了。

因为没有人知道阿秋与砂田已经有那么深入的关係,因此林务班的职员告诉阿秋。

「砂田确实已经结过婚了,三年前和一位交往的女友结婚,是一位纯洁的大美人。那个女人,可不像妳如此会干粗活哦…哈哈哈哈…」

阿秋这才知道,自己献身的男人,竟是这种人,砂田一开始就是在玩弄她。

虽然她一直有不好的预感,但是依然中了他的计,结果是乡下女孩比较笨…

阿秋的脑中一片空白,但奇怪的是竟然哭不出来,现在即使哭了,也无法换回什么。

一切全完蛋了,阿秋就此忘掉明朗的砂田,是需要相当时间的。

也许是贫穷的女孩早已习惯了,或许这是祖先遗留下来的传统吧!

虽然只剩下思念,但她希望结婚与调职的事,由他本人来说明,但无法说出口,只有写信问了。

但是,砂田一直没有回音。

此时,阿秋又有不祥的预感,那一向很顺的月事,已经慢了二个月了。

「没有错…」

阿秋开始颤慄,孩子的父亲是砂田,与阿茂的关係,是十天前才开始的,所以阿茂不是孩子的父亲。

但是没有父亲的孩子就是私生子,是不见容于村里的,如果这件事被母亲发现,她一定会疯掉的。

但是她很想把自己与砂田的孩子生下来,但是已没有办法使母亲认同这是砂田的孩子了,而才十九岁的阿秋,头脑转得很快,她已想出对策了。

最近一个月来,阿秋每次洗完澡,睡到棉被中时,阿茂就悄悄地睡到她身边而母亲睡在另一间房。

「嘘…嘘…」

阿茂将手指竖在自己的口中,很习惯地爬入棉被中,在短暂的亲吻之后,阿茂赶紧爬到阿秋的下方,帮她把衣服褪了下来。

「阿茂,摸一下肚子。」阿秋抚摸着阿茂的头说道。

「嗯!怎么啦?」

阿茂把手放在阿秋满是脂肪的肚子上。

「在动吧…」阿秋娇艳地笑道。

「在动?」

「你的孩子啊!我已经有了。」

「我的孩子?」

「这是我们二人爱的结晶,当然,妳会和我结婚吧?」

阿秋挑明着说,她在说这话时,言词相当严厉,不容他拒绝。

「……」

阿茂不知如何回答。

「我妈妈也知道了,她非常高兴,而且你是次男,正好可以入赘,而且我们又如此相爱着,让我们像一般人一样结婚生子吧!」

「……」

「求求你,阿茂,别抛弃我。」阿秋将脸埋在阿茂的怀中,激动地说道。

「好,我知道,我们结婚吧!」

也许这就是自己的命运吧,只要自己能安定下来,也能让周围的人放心,自己又可以做一个堂堂的男子汉…他已经急于过这种日子了!他心情反而觉得更轻鬆。

不久,阿茂与阿秋在众人的祝福中,结为夫妇。

此时,阿秋的肚子已经挺起,没有人知道这是谁的孩子,还有另一人大腹便便的来参加婚礼,那就是玉枝,除了上帝之外,相信没有人知道她肚中孩子的父亲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