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我是哥哥的情人 [3/4]

我是哥哥的情人 [3/4]


7.再诉衷情

我也有几个追求者,其中有一个是我的老闆A君,他比我大十多年,条件很好,离过婚,有两儿女。爸妈不太喜欢他,我倒没所谓,只要他约会我,我不会拒绝的。

我投入了另一个生活圈子,和哥哥那段关係不了了之,抛诸脑后。

我对A君拖拖拉拉,不太认真,因为他不是我心目中的真命天子。哥哥的婚姻生活,两年不到就亮了红灯。爸爸生日那天,不见嫂嫂同来,从他的眼神,知道出了事。在酒席上,他不时望着我,像有很多心事要向我倾诉。趁着我去洗手间时,他尾随着我,说要有话跟我说。理性上,我应该置身道外;感情上,郤放不下。

散席后,相约到附近的酒店的酒廊谈谈。他把不愉快的婚姻生活和盘托出,我只听,不想再捲入他的感情的旋涡。酒廊打烊,他提意租个房间继续谈下去。

他想要什么我可不晓得吗?他想要我陪他过夜,填补他肉体和心灵的虚空。他落寞,憔悴,可怜兮兮的。乞求我能给他一夕的慰藉,我郤硬着心肠,拒绝了他。

我说:「这样是不对的!」

他说:「对不起,我知道这不对的,不过……」

我说:「我只是以妹妹的身份关心你,不要想到别的地方去。」

他没说下去。

其实,我不是不想有个男人和我共度漫漫长夜。他确是个床上的好伴侣,是个好情人。他的吻和抚触,他那东西插在我里面那实实在在的感觉,我未忘怀。但此际,我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十三、四岁、三言两语就可以给他哄上床的小女生了,我们之间早已了断。

不久之后,他常常打电话给我,约我见面。我都应约去了,其实我是想知道他那一段不愉快的婚姻如何收场。他终于离婚,连儿子的抚养权也争不到。他所受的打击很大。

他婚姻失败了,我不知道应该快乐还是不快乐。因为,我和他那一段不伦之恋,迟早完蛋。哥哥找到对象,成家立室,是再合情合理不过的了。我已经重拾心情,再以兄妹的关係和他交往。

于是,我週旋在两个男人之间。和A君是风花雪月、享受美酒佳餚;和哥哥则「再见亦是朋友」,倒也谈得来。意想不到的是,我们的情缘未了,会有重投他的怀抱的一天。

8.再续前缘

那是一个深夜,哥哥他喝得醉醺醺的摸上门来。我从不让他来我家,但他醉得太厉害了,只能扶他进来,让他躺在我的床上休息一回。当我为他脱鞋和解领带的时候,他乘机搂着我,嗫嚅着说,他的婚姻彻底失败了,早知会这样的。是他的错,因为心中最爱的是我,只是现实又不容许兄妹结合,这是命运弄人。

他借着酒意,扯破我的睡袍,把我推在床上,疯了一样的吻我。

他说:「原谅我吧!让我们再开始,让我补偿对你的亏负……」

但我记起遭他冷落的一段日子,我说:「我不能呼之则来,挥之则去。不愿意做爱情替工这个角色,空白了就找我填塞。」

记起曾遭他冷落,也唤起那伏在他胸膛、在他臂弯里的甜蜜回忆。我心里面的虚空,是因为他离我而去而留下来的。他回来了,正好把它填满了。

借醉的人会和我理论,连我的肉体也不合作,如果我用力一点,是可以挣脱他的纠缠。但我没有这样做,只是口里抗议着,双腿郤发软,给他一手就分开,他一摸就知道,我口所说的和我身体的反应是两码子事。

四年来,我想证明可以没有他也可以活得开心。我心头有一份倔强和不忿,好像是给他抛弃过。但眼看他这样失落、沮丧,觉得对他受的惩罚够了,心又软化下来。我们又做起爱来,从来没试过这样缠绵恩爱。

他说︰「我爱你。」又说,永远的爱着我,不会离开我。

许久以来,第一次再听到他亲口对我说「爱我」。他爱的抚触简直将我冰涷的肉体和化石似的心溶化了。他比以前懂得爱,让我觉得,只有他才能使我成为一个真正满足快乐的女人。我投降了,因为我得回了我最想得到的东西。

他说︰「我早就知道,你还是爱着我的。」

我说:「谁爱你这负心的人。」

他说:「但是你还是爱我。」

他的大腿和我的大腿厮磨着、交缠着。他那实实在在的东西,把我们两个身体相连为一。

我说:「深入一点……深入一点……」

他把他的爱,送到我灵魂的深处。

我们做爱做得累了,我就倒在他的怀抱睡着。

第二天。我们请假,不上班,整天在床上不停的做爱。中午,穿上衣服,到街上吃点东西,回到房门口,我们又吻得分不开,脱衣上床再来一次。

他预备了一大篇演辞向我说,要我相信,他最爱的人是我。他不用说,我已相信了。但女人总是爱听这些。几年前,我期望他会对我说些这样的话,不过从未听过。现在他终于说了,虽然迟来了,我也照单全收了。

经过了一番的波折,我们又在一起了。我们中间,除了伦常关係之外,还有什么障碍呢?

起初,是对纯情的小恋人,不知天高地厚,大胆地去爱,从没想过将来。成长之后,局面複杂了。不懂面对,无法收拾。分手是痛苦,但并无选择。分离的痛苦、婚姻的破裂,叫我们更珍惜相聚的日子。

哥哥开始和我谈起情来了,他在大学时读了点心理学,都用来分析他对我的爱。他说,乱伦根本是不正常的,人应该向外发展,寻找伴侣。和你不正常的关係使我充满着罪疚感,为免继续沉沦,很快就结了婚,才发现做错了,原来我真正爱的人是你。我向你承认了这件事实,不再逃避,除非你亲口对我说,不再爱我了,我才会死心。就算是这样,我也不能爱第二个女人。

我说:「相爱又怎样?我们可以吗?你的罪疚感呢?」

他说:「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要为自已的行为负责。我们做的事,后果自已担当。」

当年,我已打算一世跟着他,只恨他太薄倖。我自问,在哥哥和A君之间,我宁愿嫁给谁?
9.共赋同居

我和同屋的女友互不干涉私事,她不知道那一晚谁留在我房里过夜。

之后,我和哥哥多次到酒店幽会,但总是不方便。我提出要搬到他那里时,他欢喜得不得了。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就是维持各自的社交生活。即是说,我会继续和A君约会。一个礼拜,五天是他的,两天是A君的。

他为要和我同居,一口就答应了。

同居之初,颇有新婚蜜月的味道,鱼水之欢,闰房之乐,不在话下。不过,正常的生活里,不可能是晚晚谈情做爱吧。外有工作压力,内有家务,还有高堂父母要照顾,不久,我们就像别的夫妻一样了,早出晚归、煮饭洗衣。习惯了同襟共枕之后,我们反而不觉得是情人的关係,而是好像是兄妹一样。我们言谈举止,很自然会流露出所谓夫妻相。很多人看得出我们是对夫妇,但是,我们不是夫妇,只是住在一起的兄妹。

我们对爸爸妈妈说,为了省开支,住在一起。是是一个很子的藉口。在他们面前,我们特别小心,克意的抑制自已,不要在他们面前过份亲热。我们合资卖了一层楼做爱巢,有两间房子,外表中我们各有自己的睡房,给爸妈和来访的少数亲友看的。其实,我们只需要一张床。我们没有请菲佣,连钟点女佣也没请,为免洩露秘密。

他对我和A君的关係是颇为敏感的。每个礼拜,会和A君约会一两次,通常是週末,有时只是公事的应酬。他总是抱怨我太晚回家,而且要调查约会的每一个细节。我故意气他,说成很浪漫,很享受似的,惹起他的醋意。悄后,他就会在床上显示实力,叫我好受,向我证明他比A君更会调情,是个更佳的情人。

我和A君的约会,好像和情人幽会一样,对在家里等着我回去的哥哥像欠了他什么的,所以任由他在床上摆布我,做爱时多加几分骚劲媚态,作为补偿。这竟然成为我期待的好节目。

A君对我与哥哥同居的关係懞然不知,我从不让他进入我们的房间。他对我们住在一起没有疑心,只不过觉得这个哥哥对妹妹管束太严,太放心不下。A君年龄较长,人生阅历不浅,对我体贴非常,苛护备至。他追逐在我裙下,使我这个还算是青春、标緻的女孩子可以作为我的感情生活的交待。哥哥却是个性情中人,喜欢艺术,有生活情趣。和他在一起,浪漫写意,是我真正的满足和快乐。

这样,我週旋在两个都爱我的男人之间,又和哥哥过着形同夫妻一样生活,是我最称意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