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在线大香蕉 152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兄 妹 情

兄 妹 情

我叫黎世宜。我的第一次性经验是在八岁的时候,也许更早一点。

你不信!对不起,这是事实。而我的第一个男人就是我哥哥 黎世恩。我哥哥多大啊?他只比我大二岁。

其实那时我也不懂,所以任由哥哥随便玩弄。由於实在是年纪太小了,且也已事隔多年,详细过程不太记得了。只隐约记得........

是夏天吧!因为爸爸妈妈都在上班,所以请了一个OBS(欧巴桑)陈嫂来照顾我和哥哥。可是陈嫂有时会偷懒,煮完晚饭就走了,所以我只好和哥哥一起洗澡。不过我很喜欢让哥哥帮我洗,因为哥哥他会摸得我好舒服哦!由其是尿尿的地方(後来才知道那是小穴)都会兴奋的偷尿尿(後来才知那是淫水)。

刚开始的时候,哥哥会用他的小鸡鸡(现在是我宝贝的大肉棒了)在我的小穴附近摩擦。後来他开始试着向小穴里钻,第一次,我觉得痛,不过毕竟是小鸡鸡,所以也进来一些。当时的感觉好奇怪,有一点痛又有一点痒、更多一点舒服。

第二次是我主动跟哥哥提再玩一次,哥哥一看机不可失,用力一挺,竟然全进来了。一开始我只觉得怎麽这麽痛?我不要玩了,哥哥叫我等一下,他只要插着就好。慢慢地,似乎没很痛了,我告诉哥哥,好像不痛了。哥哥这时才开始抽动起来,但大概只四、五下,我就感觉到一股热液冲了出来。我以为哥哥尿尿了,还哭着跟哥哥说我不玩了,你尿尿了!

也许我天生就是个淫妇吧!几天後,我竟想念起哥哥把他的小鸡鸡插进小穴的感觉,所以我又主动跟哥哥提再玩一次。

那一天是星期日,爸妈不在家,而陈嫂也请假。我跟哥哥说,不可以尿尿喔!哥哥放了一卷录影带给我看,那是欧美版的A片,真枪实弹、没有毛玻璃。经由哥哥一旁的讲解,我才了解原来这就是做爱。而这只带子是哥哥从爸爸那拿来的。

不知是不是看了A片的关系,小穴竟然全湿了,浑身也痒了起来。哥哥把手伸进我内裤里,手指在肉缝里摸着。

「嗯....好痒喔!哥哥」

「世宜,奶要不要也吃吃看哥哥的鸡鸡。」

「我不会呀!」

「没关系,奶含着就好,好不好?那我也舔舔看奶的小穴嘛!」

「嗯,好吧!」

於是我们学起A片里的男女主角玩起69来了。老实说,第一次舔那玩意儿并不好受,总觉的那是尿尿的地方,味道怪怪的。但是我却很喜欢哥哥舔我的感觉,很痒、很舒服。接着哥哥将鸡鸡慢慢地插进小穴里,非常紧却又很爽,我........

「哥哥....我好热喔!.....嗯....嗯....感觉好..好棒!」

「世宜....我也是....好爽喔!奶的小穴.....太棒了!」

「我....最喜欢哥哥了。」

当哥哥开始抽送起来时,我竟感觉到整个小穴全湿了,全身也开始颤动。跟着,哥哥射了我也泄了。

我们紧紧拥抱在一起,感觉好好,真的好棒!这是我跟哥哥真正第一次做爱。

不过,毕竟我们都还小,家里又有一个陈嫂在,实在不太有机会好好的做。只好偷偷摸摸地玩,有时只有口交,难得能好好的做一次。直到我六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我们全家一起去香港玩,爸爸妈妈住一间房,我和哥哥住一间房,那次我们真是『玩』得爽呆了!这一次的经验下回再说给大家听罗!

刚好那年的圣诞节是星期天,星期一补假一天,所以爸爸妈妈决定带我和哥哥去香港过节。

我们在星期六请了假,全家搭飞机去香港过耶诞节。到了香港,在随意走走逛逛後,晚上爸爸妈妈带我和哥哥在饭店的餐厅享用了耶诞大餐。餐後因为大人们还有节目,所以让哥哥与我先回房休息。

爸妈临走前还叮咛哥哥不可以欺负妹妹,要照顾妹妹、不要随便乱开门。我心中却巴不得哥哥好好"欺负"我,而房间的门只要挂上”请勿打扰〔的牌子,当然没人会敲门罗!

好不容易送走了爸爸妈妈,也锁上了门。我看着哥哥,哥哥搂住我说:『我们先洗澡吧!我帮奶脱衣服。』

『好呀!我也帮你脱。』

当我们互相帮彼此脱光了衣服之後,一同走进浴室。当哥哥弯下身去冲洗浴缸时,我看着哥哥。这时的哥哥已经上国中了,也开始发育长了喉节、阴毛,身高已经170cm。哥哥比较像爸爸,长得高壮,我比较像妈妈,身形娇小。不过;胸部也开始发育了,阴毛也长了一些。

突然,哥哥拿着莲蓬头对着我冲。

『唉呀!哥哥,不要啦!』

『来呀!我帮奶洗。』哥哥边说边帮我冲洗起来。

随着哥哥手的触摸,我开始感到兴奋起来。哥哥的手滑过我的脖子,轻抚我那已坚挺起来的乳头(人家说做过爱的女人乳晕是深色的,但是我的至今依旧是淡淡的粉红色),我不禁轻笑出声,手也开始抚摸哥哥。

接着,哥哥的手渐渐下移,终於来到小穴前。哥哥的手指在小穴附近来回摸着,轻轻触摸着阴毛,那微微的触感不禁让我舒服地打了个颤抖。
哥哥以为我会冷,就抱着我一起泡进浴缸。我和哥哥互相擦洗着对方的身体,我发现哥哥的肉棒已经"抬头挺胸"起来,我用双手轻搓着哥哥的肉棒。

『想要吗?世宜。』

『嗯!』

於是我将双腿跨过哥哥,哥哥则一手扶着肉棒,一手抬起我的臀部,将肉棒对准小穴推送了进来。我则一手扶着浴缸,一手搂着哥哥的颈子,摆动我的腰,享受肉棒进出小穴的快感。顿时,水花四溅、波涛汹涌;但是浴缸实在太滑了,所以哥哥的肉棒老是掉出来,未能玩得尽兴。

之后,我和哥哥将战场移到床上。我躺在床上双腿跨过哥哥,哥哥坐在床上,双手托起我的臀部,将肉棒向小穴深处探去。

我只感到哥哥的肉棒将小穴塞得一丝缝隙都没有,那种饱足感是未做过爱的人无法体会的,我十分喜欢这种感觉,而当哥哥开始抽动时则又是不一样的感官刺激。当哥哥尽情的抽送时,我最喜欢挺起身来看,看什么?看肉棒进出小穴,随着肉棒加快速度抽送,我也兴奋到了顶点。接着,高潮来临时,我和哥哥紧紧抱在一起颤抖着,停止呼吸,享受高潮的快感。

这时我体内也感到一股滚热的精液喷射进来,正好和我所泄出的阴精交融着。

我知道,我和哥哥又再一次享受到完美的性爱。

当晚,我和哥哥就这样全身赤裸拥抱在一起睡着了。

第二天的旅程里,白天我和哥哥随着爸妈去了海洋公园玩,晚上当然又是完全的性解放,直到第三天搭机返国才结束这一次"性旅程"。

那年暑假,我刚考完高中联考,哥哥升上专三,而爸爸和妈妈在一年前离婚了。

爸爸早已经在外和秘书同居生子,妈妈也与新欢另筑新巢,所以家里根本没大人。但因之前我都在准备联考,哥哥则忙於社团活动,我们没时间、没机会也没心思去想那回事。直到联考结束后,陈嫂因为丈夫车祸住院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我和哥哥才能在天时地利人合的情况下实行"当家计画"。

我记得最疯狂的一天是................

一整天,我和哥哥一整天全身赤裸裸的,想做就做,将所有的窗帘全拉上了就不必耽心被人看到了。其实前一晚我们已经同床而眠了,当我醒来时,哥哥仍睡着,我看着哥哥心中突然一阵悸动,我好爱他喔!壮硕的身躯、凌乱的头发、俊秀的脸庞和无比神勇的那话儿,这样一个男人就躺在我身边。於是我轻轻吻着哥哥的胸膛、肚脐,再往下看到昨夜威风凛凛、奋战不"泄"的肉棒,现在却静静地躺在哥哥的腿上,我不禁怜惜地亲吻"他",这一亲,"他"可又再一次的挺起身,雄纠纠、气昂昂!而哥哥也醒了。

『怎么一早小阴妹就这么淫荡啊?』哥哥从后面压着我,一手按住我,一手往我的双腿中间神秘地带伸去。

注释:为什么叫"小阴妹"呢?因为哥哥的"阳具哥哥"当然要配我的"阴唇妹妹"罗!所以我们互相昵称对方为"阳哥哥"与"小阴妹"。

哥哥搓揉着我的阴核,使我又感到小穴开始骚动了。此时我也不甘势弱的含住哥哥的肉棒,我用舌头从龟头舔着、舔着、舔下来,连阴囊我也舔了。有时还偷偷轻咬哥哥的肉棒,总惹的哥哥忍不住『哦....哦....』地叫出声。接着哥哥让我坐着面对镜子张开双腿,看着他如何探索秘洞。他用手将阴毛梳中分,外露的阴唇、湿滑的肉缝一览无遗。他用牙齿轻咬着阴核,舔舐着肉缝里的蜜汁,我则兴奋地搓揉着自己的乳房。

然后哥哥示意我躺下,我将双腿抬起抱住,肥美的阴部外露,哥哥将他早已充血勃起的肉棒稳稳插入小穴中,哥哥知道我喜欢享受小穴紧紧包住肉棒的感觉,他总是会先停个几秒钟之后才才开始抽送的动作。那小穴伴随肉棒的抽送而分泌出大量的淫水,使得整个小穴内又湿又热,而哥哥的猛抽狂送,每一下都直抵子宫,让我狂叫不已。

哥哥一边做着抽送运动,一边用手搓揉我的乳房,猛烈的抽送运动使哥哥满身大汗,汗水顺着紧实的肌肉滴下,我们俩人随着抽送动作的加快不断地喘着,我们知道高潮即将来临。果然,一股浓热的阳精狂奔而出,正好与我体内的阴精大融合,哥哥射完精后倒在我身上喘着说:

『小阴妹,奶的小穴真棒,爽死哥哥了!』

『哥哥的肉棒才真让小阴妹吃不消呢!』

哥哥并未马上将肉棒从小穴内抽出,我也慢慢扭动臀部,哥哥亲吻我的眼睛、鼻子、嘴巴、脖子,胡根扎的我咯咯地笑。我们紧紧拥抱在一起摩擦着,感受彼此的心跳与呼吸,哥哥不断地在我耳边呼气,弄得我浑身透底的舒畅。其实不只前戏重要,后戏更重要!『我爱你!哥哥。』我在心中呼喊着,除了哥哥我不会再爱上任何人了,我想。

不知不觉,我们又睡着了。

当我再度醒来已经是傍晚了,从作夜奋战到现在,什么都没吃的我早已经是饥肠辘辘,这时从厨房飘来一阵香味,哥哥正在煮他的拿手菜海鲜咖哩。我在浴室里梳洗一番,从镜子里看见胸前的吻痕,心想暂时不能再穿低胸的衣服了。用浴巾擦乾身体后,就这样全身赤裸的走进餐厅。哥哥将咖哩饭放到餐桌上招呼我坐下吃饭,当我看到哥哥全身赤裸的围上围裙,模样可笑极了,便忍不住噗嗤笑出声。哥哥用手敲了一下我的头,说:『快吃吧!还笑,等吃饱了就有的奶受了!』

我向哥哥吐了一下舌头,便开始享用这丰盛的晚餐,虽然肚子很饿,但我依旧是细嚼慢咽的吃着。哥哥却是三两下便吃饱了,他用深遂的双眼凝视着我,我知道他在等我,从以前到现在都是如此。每次只要哥哥想要我的时候,总是深情地看着我,问我『可以抱奶吗?』,但哥哥从不会勉强我,而换我主动提起时,哥哥也从不拒绝。我不等哥哥开口问便先抢着说『不行!得等我先洗好碗。』哥哥没办法只好微笑地等着我吃完饭、洗好碗。

其实我在洗碗的时候,我的双峰早已经兴奋的挺起,而小穴也早已湿透了。所以当我洗好碗,哥哥从身后抱住我的同时,我也已经全身无力的瘫在哥哥怀中任由摆布。哥哥将我抱上餐桌,『就在这儿啊?』我娇羞地问着,哥哥问我要不要试试看,我点了点头。

於是哥哥低下头去亲吻小穴,而我的乳房也因呼吸加快而起伏着,可能是第一次在卧室以及浴室以外的地方做,我竟然羞红了脸不断地四处张望,虽然屋内的窗帘全拉上了,我仍深怕有人偷看。不一会儿,哥哥的舌功刺激着我无心再管是否有人偷看了,我开始进入忘我的境界。

我挨着桌边躺下,双腿垂在桌沿,哥哥将我的左脚高高举起,靠在他的右肩上,又硬又大的肉棒则不断地在小穴外摩蹭着。一会儿顶着阴核,一会儿在肉缝来回探着,就是不肯好好的插入,我因心急而不断地扭动身体,我知道哥哥是在处罚我,所以我一边哀求哥哥一边伸手握住哥哥的肉棒往小穴送。哥哥这才用力向前一顶,整根肉棒完全进入小穴中,而小穴内淫水也像决堤般的涌出,流到桌上。正当我忘情地享受肉棒抽送的欢愉时,哥哥突然将肉棒抽出,我不解地望着哥哥,哥哥又将我抱起,这次我们改到客厅做。

我跪趴在单人沙发上,哥哥将我的臀部高高抬起,肉棒从后插入小穴中,猛烈地抽送着,每一下都使我疯狂不已。乳房也因哥哥猛烈的撞击而不断跳动着,哥哥整个人趴在我背后,双手抱住我的乳房,我则一手抓着哥哥的头发,一手搓柔着阴核。在一阵抽 之后,我们又再一次领受到高潮的美妙。

这是我和哥哥最疯狂的一次假期,想做就做,反正家里没大人当然小鬼当家罗!

我和哥哥并没有因为陈嫂的离开就公然同居在一起,平常我和哥哥仍是回各自的房间睡觉,而当我们有需要时才会相约去主卧室睡。因为我们开始有社交活动了,也会有朋友到家里来玩,所以我和哥哥在一起的机会便更少了。

直到有一天晚上,外面正下着雨,难得我和哥哥都没外出,当晚哥哥又是深情的望着我,所以当我洗好澡后,便直接走进原本是爸爸妈妈的房间的主卧室,果然哥哥已经在床上躺着等我了。我一走到床边,哥哥就一把将我拉倒在床上,马上翻身压在我身上,狂吻着我。不知是否哥哥太久没碰我了,所以我竟感到哥哥的动作似乎有点粗暴,使我有些不能适应。突然哥哥不断地在我耳边说着『对不起!对不起!世宜,我对不起奶。』

我彷佛早已心里有数的静静地躺着,幽幽地问『为什么呢?』,哥哥仍是紧紧的抱住我,但他却不敢看着我。

『我跟爸爸讨论过了,我决定下个星期就到美国去继续读书。我想....我们似乎不能再....一直这样下去,对奶、对我都不会有....好结果的。分开了,奶也可以好好地找个对象托付终身....,我这一去短期内不会再回来了,也许奶会觉得我很自私,但我实在别无他法,只有这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