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610CC.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古典风情  »  痛哭的幽灵

痛哭的幽灵


今晚,月光很暗,天气闷热,没有风。

我急急地赶着路,根本无暇顾及紧随身后的狗叫声。我高兴,我兴奋,因为终于可以回家探望了。

一年了,由于那次车祸,我大概已有一年没有回家了。

走过一个乱坟岗,有许多人在那儿闲聊,其中有个生得尖嘴猴腮的扯着喉咙大声对我喊着:忙什么,玩一会儿再走吧。

我没有理他,只是急急地赶着路。因为夜,已很深;因为我,太想家人。
我想我的老婆,她那肥硕的奶子,好白好嫩,埋在乳间,就像埋在雪里。
我想我的老婆,"好老公,我不能没有你呀,我的一切都只能属于你。我的好老公呀。「老婆总在我面前撒着娇发着这样的誓。平时,好多家务活都是我干,我不忍心让她做,这一年,不知她怎么过的呢?老婆真的很漂亮很性感呀,我真的很想,老婆真的很风骚呀,雪白的老婆时时在床上风骚地紧紧地搂住我,扭动着丰满的身子要我,于是我就不断地满足她的要求,于是我们就有了艳丽的女儿。
「你们的女儿好乖好漂亮呀,你们真有福气。」左邻右舍,还有铁哥们大孟都对女儿夸赞不已。

我想我的女儿,」爸爸是天底下最好的人。以后就是有了丈夫,我最爱的人还是爸爸。「女人总爱抱着我的颈子翘着嘴说。我的女儿真是艳丽阿,高高的身材,鹅蛋形的脸儿,丰满的胸部,柔软的身子,又白又嫩的肌肤,还有浓黑如云,编着几根辫子的长长的头发。她今年应该读高中三年级,才刚刚满过十八岁呢。
我还想念我的铁哥们大孟,他长我十岁,今年五十吧。他家穷,老婆没有工作,又没有一个孩子,真可怜。我俩在同一个出租车公司开车,虽然我们一个在城东,一个在城西。但我们性格相投,都很豪爽很喜欢喝酒,一有闲功夫,我俩基本就在一块,吹牛,喝酒。他随时到我家来,我很喜欢听他赞美我的老婆和女儿,「你,你太幸福了你看,老婆三十多,多了,还这么漂亮,性感,肌肤好细腻好白,而女儿更不用说,说了,好乖好漂亮,我真羡慕啊。我那老婆,干干鱼。」
当然,我的老婆真的很漂亮很性感,又有工作,挣钱也多,女儿也很漂亮很听话,而他的老婆孟大嫂虽然不丑但并不漂亮,一点都不丰满。确实是干鱼一条,纯粹家庭妇女,身体不好随时吃药,而脾气却很烈,稍有不顺则破口大骂,大孟不低头就誓不罢休。以致大孟成为公司的气管炎(妻管严)的经典代表,更要命的是他们没有孩子,据说是女人的缘故。孟大嫂也是命苦,这次坐我的车,却遇到这档子车祸,摔死了,真对不起她,也对不起大孟阿。不知他现在可好?
「卡嚓——」开始了响雷,但终于到了家,我兴奋地走了进去。

突然,从我的卧室,传来了女儿痛苦的呻吟。生病了吗,女儿呀?

我赶快走了进去。却看见十八岁的女儿,正赤裸着身子躺在床上,叉着两腿,这绝对是女人中的极品阿,绝对爱死男人。作为父亲也不由得感叹了。而一个魁梧的中年男人在她身上受用着,而女儿,挺着好大好翘的奶子和高高的肚子,不断扭动自己的身子,呻吟着,很是受用的样子。一年不见,她变得好丰腴。阿,肯定是怀上身孕了,你看,奶头周围好黑好大的乳晕阿。而这个男人,那不是大孟吗?。

天呀,她才满十八岁啊,我的女儿怎么啦?

女儿呻吟着,而大孟,这个狗日的,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女儿从床上爬起来了,好大的奶子,好凸的肚子,绝对不止怀上两三个月身孕,好肥硕,好刺激,这个该死的大孟阿。你是狗日的。

女儿蹲了下去,她竟然呻吟着用嘴含着大孟龟头上已精液淋漓的阴茎,于是,阴茎就在女儿小小的嘴里吞吐,大孟扬着身子,呻吟着,在女儿的嘴里抽插,一副沉迷的样子。

后来,女儿又痛苦地躺在床上,随即叉开双腿,我知道要交配了,果然,大孟扑在女儿娇嫩的身上,将她雪白的身子紧紧地压住,浓黑的胸毛把女儿雪白的双乳压得严重变了型,同时狗日的淫笑道:「小骚货,很舒坦!对不对?」随即拿着胯下那根粗大的肉棒儿,放在女儿的阴户上不住的磨磨蹭蹭,诱惑着女儿,而女儿阴户上那些细细软软的毛,也是一片泥泞。两片已经很厚的阴唇,早就拼命地盛开了。女儿肥肥翘翘的奶子,布满了大孟的唾液,而大孟的嘴角也挂着晶亮的液体,我敢肯定一定是女儿的骚穴流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