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古典风情  »  死海春光

死海春光

死海春光


死海位于地中海区域, 分别为约旦及以色列所拥有, 今天我正要往约旦死海里游泳, 到达那个破烂的渡假中心, 不敢相信这里会是让游客渡假的地方, 可是已经来到这里, 也没办法. 房间简陋而且有蚊子, 空调开了等若没开, 床单还有些污渍, 幸好我是随和的男人, 否则不会罢休. 刚脱光衣服, 正想穿上泳裤下死海畅泳, 门突然开了. 我肯定自己有上锁的, 高大的服务员走了入来, 手上拿着锁匙. 我立即掩住下体, 「你干啥不搞搞门,就走进客人房间? 」那男服务员道歉的道: 「我有按门钟, 见没有人应门, 便开门, 真对不起.」他试试按钟, 都没有声音, 原来坏了. 这是甚幺鬼地方.「坏了, 等会帮你修理.」「你来干啥? 我没有叫服务员. 」我背着他穿上泳裤.「是这样的, 隔壁的客人说这边有水渗过去, 所以我来看看.」「渗水? 啊……」我立即走入厕所, 刚才我在放水想洗内裤, 赶了几天旅程, 没空去洗, 今晚已没得更换, 所以想洗完放在太阳底晒干. 但开尽了水龙头, 水流下来比小便还要少, 于是就让它流着. 后来忘了. 现在水龙头的水强了许多, 已满溢出来整个厕所, 我就有这毛病, 专着力很强, 其它都听不闻,看不见. 我的数条内裤在地上游着泳, 那男服务员笑着的脱下鞋子, 涉水到洗手盘关上水龙头. 他想帮我拾起内裤时, 却跣了一跤, 倒在水里去, 整身湿透. 这回轮到我笑了, 他狼狈的站了起来, 中东人身上穿的是薄薄长袍, 现在湿至透明, 龟头都现了出来, 他们没有穿内裤习惯? 他毫不害羞的脱去唯一蔽体的衣物, 拿在手上想扭干, 哗, 他的阳具很大, 我口水都流了下来, 老二也硬了, 龟头从细小的泳裤里挣了出来.听说中东人很多是同志, 我不是很相信, 现在不可不信, 这个中东男子有少许胖, 毛发浓密, 样子一般. 现在他停下手, 色迷迷看着我. 我知道是机会了. 脱下泳裤, 走了过去, 他亦放下长袍, 我到他跟前蹲下, 拿起那粗大黑黑的阴茎含在口里, 舌尖挑逗龟头尿道口, 不断的吸吮, 我的嘴要张得满满才含放得下, 口水不断的滴了下来. 这时, 地上的水退去了, 他要我躺在地上, 他趴下来, 下身在我的面前向下压,强屌插入我的嘴里, 他的屁股有许多毛, 好像摸着一只巨熊. 抽插我的嘴一会, 他起来在浴缸取来沐浴精, 涂满他的熊鞭, 举起我双腿搁在肩膀上, 龟头在找寻龟穴, 找到了强插进去, 我还没有跟过屌那幺粗的人干过, 后面一时不能适应, 撕裂痛楚令我直叫, 他退出来了, 再倒了一些沐浴精在我的后面里外, 再尝试进入, 这回比较好一点, 还是有点痛, 但只要过了那个关口, 便会顺畅许多. 充实胀满, 令我的老二又再次硬了起来, 他开始抽插, 简直要命, 我实在很爽, 发疯的叫着, 他低下身吻着我的口, 阻止我叫喊.

  他身上散发着浓浓的骚味, 我的手抓着他背部, 他的冲击都带我上云端, 痛楚消退, 高潮随着而来, 我腰猛挺, 令他的更深入. “嗯嗯…..啊…………….”我射了. “嗯…………………………..”他狠操了一会, 热精喷发, 注满肉洞. 倒在我身上. 我们都没有意思移动, 实在太刺激了, 跟中东男人干是第一次, 他的粗屌令人神往, 真爽.感觉越来越难呼吸, 他实在太重了. 我轻轻拍了他一下, 慢慢拉仍有点硬的阴茎出来, 精液沿着大开的洞流了出来, 吸了两口气, 舒服多了.他拉我起来, 走到浴缸清洗.「今晚十时我再来, OK?」「OK. 」他穿上还在滳水的长袍, 匆匆走了.我拾起地上的内裤洗着, 虽然这地方连鬼都不想逗留, 但还有令人依恋之处.洗好晒在窗外, 白得耀眼的内裤在迎风飘扬.在死海里是不能畅泳, 因为海水太咸, 若溅到眼睛便有危险. 浮在水里不到半个小时, 我便上岸, 实在无聊. 我走到长椅上晒太阳, 隔离躺着一个亚洲人, 戴着太阳眼镜, 样子看来都不错, 瘦削的身材, 可是他的泳裤布料少无可少, 仅仅包着阳具, 阴毛都全露出来了, 他除下眼镜看着我 . 「日本人?

  」他用日语问道.「不是,香港人. 」 我略懂日语. 「一个人?

   」「是. 」「工作?」「旅游.」随后再没有聊了. 我晒了一会后觉得有点饿 , 便去餐厅吃点东西, 回房间时在走廊遇到那日本男子, 他就住在隔离, 原来投诉渗水的是他.我们对望笑笑, 便回房里. 我到窗边看看内裤干了没有.此时, 有人叩门. 开门一看, 是那日本人.「我的浴室没有水, 你那里有吗?」我们走入浴室开了水龙头, 有水放出来,

  「这所中心很多地方都坏掉. 能借用你的浴室吗

   」他问.「没问题 .」 心想可能没水是骗我的. 「你还未洗, 不如一起 .

  」他看见我还穿着泳裤, 心想来了, 此人必定是同道中人 , 「有何不可 .」我们便脱下泳裤走上浴缸, 他的老二属于小巧型 , 他也看着我的鸡巴.我们涂了沐浴露, 他说帮我擦背, 乐意之至, 可是他越擦越下,

  竟擦到我阴茎来, 还搓弄着, 这日本哥儿真大胆,我给他一弄, 勃了起来, 我的手制止他再弄下去, 于是我说我也回敬他.我也越擦越下,但我下擦他的屁股, 还沾了些沐浴露在手指插入他的后面.「噢..」"他轻叫了一声, 但没有反对.弄大了屁洞, 接着的轮到老二出场, 放对洞口, 直插到底, 「啊.......

  」我让他适应一会, 才按他的背向下, 他伸手扶着墙.我开始摆动腰腹, 抽插他紧紧的肉洞, 他一只手扶着, 另一只手套弄自己老二.他抬起头, 像是很爽, 我加快速度进退, "「啊......大力..些...啊...好...好.....啊..........啊.............."」 他的手也加速把弄,接着数度白白的精液射在蓝色的墙上, 我也要射了, 「啊........啊............

  」 精液劲射到他的肠壁. 我俯下身吻着他的背, 大家都气喘如牛, 直至呼吸顺了, 再继续洗澡, 我走下浴缸抹干身体 , 他用花洒清洗他的后面 , 「你今晚有兴趣过来吗?

  」 我没有说有其它人,「好, 甚幺时候 ? 」「十时, 可以吗?」「没有问题.」「忘了问你贵姓名?」「村上井雄」我走出去收下窗外的内裤穿上, 他围着毛巾走出浴室, 过来吻了我嘴一下, 便走回自己房间.我躺在床上准备休息一下, 迎接今晚的约会, 可能兴奋过度, 怎都睡不着, 又不想浪费弹药来打手枪 , 于是, 穿上衣服出去走走,反正没有参观过这破烂中心, 或许找到一些乐趣.可是, 比预期的还要失望, 除了餐厅有人外, 其它的发廊, 健身室, 书室都是关上, 从玻璃窗看进去, 里面甚幺都没有的, 空房一间, 这样就称做渡假中心, 昏倒.走了一会, 却走到可能是职员专用的地方, 本想离开, 但听到有男人的呻吟声, 于是寻找来源.

  来到一间房间窗前, 发觉淫声是从这里面来, 悄悄的偷看, 见到一个年纪都有50以上的金发老男人, 手手脚脚分别被绑住在床上, 口里好像含着一个黑球, 两边差点比女人乳房还要胀的乳头被衣夹夹着, 阳具跟他一样被五花大绑, 阴茎被绑至扭曲, 尿道口还插有一根管子, 两个蛋蛋被捆绑到分开凸了出来, 还有一根粗黑的电动假阳具插在后面, 这样被虐待, 他不叫才怪了. 这时有两个中东熊熊壮男走了进来, 他们皆全裸, 浑身黑毛, 下身已经变得粗硬 , 其中一个手上拿有皮鞭. 一个走到金发老男人身边,

  弯下身伸出舌头在他身上游走, 那金发男人立即身体扭动,口里发出嗯嗯声, 似痛苦又像享受; 另一人不断挥鞭直打在金发老男人的阳具之上, 「嗯.......」金发男人像是很痛的样子, 泪水直流. 性虐待我不喜欢, 刚想离开.此时, 挥鞭的不再打了, 解下金发老男人脚上的绳子, 举高他肥肥双腿,把自己比插在他后面还要粗的假阳具的老二, 也强挤插进这金发的肉洞里去.金发老男人猛烈地嗯嗯叫, 头在乱摇, 身体扭得比前更利害, 相信他痛不欲生.另一个熊男拿走他口里的黑球, 粗屌狠塞插入他口中, 金发的还没有叫出声又给肉柱封着, 那熊男狠操他的嘴巴, 口水不断涌出, 干屁的壮男也猛插他的穴, 只见流出来的水带了点红色,应该肛门里面有损伤了, 那男人还拿着电动假阳具, 真的抽时就假的插 ,假的进真的退, 玩残这金发老人. 幸好那干口的熊男射了, 全喷在那金发老男人面庞上, 胶水状的精液慢慢流下到他口里, 而另一个仍像牛仔骑马般进击, 那刚射完的熊男拔走电动假阳具,把龟头在转动的假阳具放在金发老男子面上涂沾, 将残留的精液沾上后, 再插入其口里. 干屁的叫了几声, 还再狠操了几下, 抽搐一会就抽出鸡巴来. 此时,金发老人却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YOU ARE GREAT, I LIKE IT, THANK YOU.(你们真棒,我很喜欢, 多谢)」原来他是自愿的, 害我担心一场. 我都不愿再看, 转身离开.走回房间又换上泳裤, 再到那无聊死海里浮浮, 见到有两个棕发男子身子全埋在死海的沙泥里, 听说可以护肤养颜的,我也走上岸躺在他们身旁, 让那些服务员帮我埋葬自己, 被黏黏黑泥覆盖着,躺在我身旁的其中一个棕发颇俊男子跟我聊.「嗨! 我叫FRED, 来自英格兰. 你是中国人?」 「是, 我住香港, 你叫我WING.」「他叫DICK, 是我朋友. 」我微微抬高头,

  视线穿过FRED, 跟笑容可爱的DICK说「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这里的设施很差, 我回到老家一定不会推介朋友来这里. 我的床竟然只有三只脚, 他的床头灯会漏电的. 真恐怖.」 FRED在埋怨.「我的房间算好了, 除了空调不足, 床单上有少许污渍外,就只有门钟不灵.」 我们聊了一会, 胸口被湿泥压着, 呼吸越来越困难, 我奋力挣扎起身, 站起来时身上满是泥泞,这样子不能回房清洗, 于是走进海边的更衣室.更衣室是这渡假中心中, 我见到最差劲的地方.里面的储物箱全都破烂, 椅子肮脏不堪, 地上积水片片, 胶水喉在地上游走,厕所门不是倒下, 就根本没有, 尿兜有几个崩塌, 这鬼更衣室有四个沐浴间, 但只有一间有水出的,连浴帘也破破烂烂, 还有浓烈尿氨味. 但没奈何都要勉强使用. 刚洗了一会, 有人进来. 好像试过其余都没有水后, 走了过来.「噢,是你WING, 这些都没有水, 能一起洗吗?」 原来是FRED 和DICK.「没问题. 」 我转身望着他们脱了泳裤, 露出白白圆润的屁股, 鸡巴也很可观.还好的是沐浴间够宽阔, 容纳四个人都可以. 他们带有沐浴精, 借用了一些, 清洗了一会儿.

  FRED走到我前面, 抱我吻我, 我只是一惊, 心叫这里是同志天堂吗? 但这中心却似地狱. 我很快便回应他的吻, 两根舌头缠绕不清, 他的老二跟我的亘踫亘撞 , 我的手放在他屁股抚摸着和在菊花禁区流连.而DICK也从后热吻我的颈, 他硬硬的老二在我股沟磨动.FRED转身让我的已勃起的鸡巴顶他的屁股, 还用双手扳开, 好等我长驱插进,他双手蹬着墙壁, 迎接肉棒的冲击, DICK也摆放老二寻找我的桃源洞口,一找到便强涌直进肉洞, 「啊....」 前爽后胀, 我不停地摆动, 每一下动作都享用两种感受. FRED转头跟我热吻, 我双手也没闲着, 在捏他的双乳.糟糕的更衣室内变成淫场欲室, 三人在爱欲纠缠.DICK在冲线边沿, 急插我的后面数十下, 「啊啊啊」 灼热的精液燃烧我的身体,我也快到高潮, FRED像感应到, 立即转身蹲下, 张口直含, 头不断摇动,我到达巅峰, 喷射浓液到他口里, 他全数吞下, DICK抽出变软的鸡巴离开, FRED立即走到背后, 舔着后面正流出来DICK的精液, 直至流尽.我在喘气, FRED按下我的背, 轮到他出场, 老二从容地溜入温洞, 热烈地狂操,我连喘息机会都没有, 高峰又再激起. 急促的攻击, 令我头摇过不停, 「啊...........」 数下的发炮轰射直肠, 他抽搐一会后蹲下, 又再舔吃我后面涌出他的体液.这两个英国真好玩, 决定也约他们.「你们今晚有空吗? 十时来我房间再聚. 102房. 」他们对望一下, 笑道:「 OK.」我们不愿再逗留这[欲室, 穿回清洗过的泳裤, 匆匆走回房间. 回到自己房间, 像到了天堂一样, 比外面好许多. 我彻底再清洗一次这战斗过的身驱后, 连内裤都不想穿, 就倒在床上睡着了.一觉醒来天已黑尽了, 我摸索到灯掣, 开了一看手表, 哗, 快八时半了, 立即走入浴室梳洗, 穿上衣服, 匆匆走到餐厅胡乱吃了点东西, 便回房布阵.清理收拾好房间, 再去清洗肉体. 心情随着时间接近而兴奋.突然拍门声响起, 给它吓了一跳. 第一个来是井雄, 这我早料到, 他住在隔离.我请他进来, 他竟穿了中东男士的长袍, 薄如蝉翼, 胴体呼之欲出.「请等一会, 还有朋友加入. 」他听到还有其它人, 相当雀跃.不久, 又有人拍门, 进来的是那两位英国朋友FRED 和DICK.介绍井雄给他们认识, 井雄的英语还可以, 「再等多一个人就可以.」说话还未讲完, 拍门声再起, 我开门惊见除了今早的服务员, 还多了两人在他身后,那两人就是虐待老人的两个中东熊男. 见他们没有带任何绳索道具, 松了口气 .服务员见到房内还有其它人感到意外, 人多好办淫事, 请他们进来.他们自我介绍, 服务员叫 SINT, 干口男叫 REN, 拿鞭男叫 IVAN, 他们三人都是这里的服务员.死海淫欲派对开始我首先开始脱去衣服, 其它人也跟着, 我必定走向那两熊壮男, 因还没跟他们干过.而井雄飞禽大咬扑向DICK,

  FRED过来蹲下吃着SINT的粗黑大屌.我抱着两壮男的腰, 轮流吸吮他们粗强的肉捧, 尤其是 IVAN的, 比SINT的黑黑老二更粗壮, 我张尽口很勉强的才能塞入,我肉洞正痒痒的期待它的驾临. 此时听到井雄的呻吟声, 我瞄了他一眼,他正趴在床上, 让DICK品尝菊花香味, 而FRED坐在椅上, 已被SINT操着.IVAN拉我起来蹲下帮我口交, 我的老二跟他比顿然变得细小, REN本着一贯作风, 在干着我的嘴, 此时, IVAN站起来, 走到我身后,紧张时刻来临, 我拿起早准备在小桌上的润滑油给IVAN, 他的实在粗得惊人,不使用会给插损干爆, 我示意他抹多些 ,我也在后面里里外外 抹了不少, REN走开了, 走到井雄前操他的口, 感觉到像小孩拳头的龟头在菊花前, 我深吸一口气, 放松, IVAN好像知道我在担心, 他缓慢地进入, 但插入少少已能取我老命, 但我不想丢脸, 强忍下去, 尽量放松. 他停了一会,再慢慢推进,痛, 只能用这一个文字去形容, 忍, 只能用这一种态度来应付, 来吧, 我一定要你全进,他插进了一半, 我下已身胀得不得了, 有如半个月不能大便一样.那金发老人如何能容纳两根真假巨棒而不会死掉, 真要向他指教指教.胡思乱想间他已进了一大半, 但已像到达我的尽头, 他运劲一推, 「啊.........」我大叫, 泪水长流, 他全根尽没, 尽头处已被他开拓新领域.喷火的巨龙在洞内焚烧, 灼热了我整个身躯. 巨龙在蠕动进退, 「嗯..........嗯...........」好强啊, 像是直插我心脏. 此时, 井雄的叫声响起,他被DICK狠狠抽插 ,

  FRED卧在他下身含着他的鸡巴, REN 则猛干FRED的后面, SINT走了过来, 他的黑屌插进我口里.IVAN的巨龙令我神魂颠倒, 每一下都扯动体内神经, 使我不停呻吟.干着井雄的DICK, 离开井雄走到REN后面插进后面, 井雄过来拉走我的IVAN, IVAN一走, 顿感空虚, SINT此时补上, 肉洞又再充实, SINT边抽插边推我到卧在床上的FRED上, FRED实时张口吸啜我阴茎, 又响起井雄的呼叫, 抢走IVAN的下场就是这样,IVAN好像为我报复, 狠操这日男, DICK又抽离REN , 走到我面前, 我张口吞下他的老二, REN示意SINT交换, 但SINT却走到DICK身后插进, REN 熊鞭直入, 温柔地进出, 十分舒服. FRED舍弃我的老二, 走到IVAN身后操,时间飞逝, 已过了一个钟头, IVAN的巨屌又钻回我的温穴, 而我正在干着SINT,他的洞很温暖潮湿 , 俯身枕在他的毛毛背部, 脸在上面磨擦, 如睡在柔软毛毡上.REN在我的下身吃我的鸡巴, 看到在干的DICK的井雄拔走老二走进浴室, IVAN已离开找FRED 69. DICK的后面还未操过, 于是走到他身上挥军直进.干了一会, 又见到IVAN后面有空, 不忘也操上几回, 最后还欠REN的肉洞未干过.当我躺在床上帮FRED口交时, REN跨上来坐上我老二之上.由于空调不足, 整个房间充满男性肉味和汗味. 此时, 井雄突然大声说话:「 各位, 今晚派对主人WING邀请我们参加这派对,为了感谢他的盛情, 不如我们轮操他直至射精为止, 好不好? 」大家异口同声赞成.「多谢各位赏面, 小弟会热情招待阁下的老二.」 于是我走上床趴下翘高屁股,「我打头阵. 」 井雄跳上床, 小巧精干的鸡巴一进而入, 狂插我的后面, 其余的人或站或坐在欣赏. 不要小看他短小, 干起来劲力过人, 而且快慢有序. 我双手紧紧扶着床头, 他越来越速, FRED走了过来, 我以为他在排队.「啊....啊.....啊....」 井雄的日本神风敢死队直射到深处, 他抽搐一会退了出来,FRED立即拿着他的老二吃, 清除上面残余的精液, 再到我后面舔着流出来的液体.呵呵, 忘了他喜好此道. 随即DICK走上来, 挥杆尽进, FRED伸手在抹去被DICK屌带动溅出来的淫水来吃.DICK冲了一会就喷射, FRED又用口清洁他的阴茎, 然后到他上场, 他边干边接着流出来的东西吃, 看不出他帅哥一名却有这种嗜好.他劲操到射精为止. 他退出来蹲下舔吃我后面后,靠在墙上倒转身体, 下身反向, 他这样可以自己清洁自己的阴茎, 利害.SINT要我躺下, 举高我双腿, 黑黑粗粗老二塞进菊花洞穴, 大熊般的身躯伏下来抱着我,热吻湿吻激吻 , 我双手在他背后乱摸, 他的屁股很有弹性, 极度有手感. 被胀满的洞壁在牵扯下快意莫名, 我的腰也热烈回应地摇摆. 中东男人的骚味熏的我心猿意马, 高涨热情. SINT呼吸开始粗重, 屁股急剧插下, 头胪不期然后昂, 暴射出大量浓精, 还没有停下意思, 我被他下身撞至头顶床头板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仍狂抽着我, 射了精还可以继续干, 他是我遇到第一个, 强悍的黑熊.一直猛烈的攻击, 后面快被插爆, 此时他第二轮的发炮又连翻射到直肠壁去.终于暴干狂操停下, 覆雨翻云过去, 我像死人般两眼迷茫, 脑海一片空白.这巨熊颓然倒卧在我身上, 不断喘气, 粗茎还在洞内跳跃. 好像曾听到关门声, 头不情愿地转向侧面, 房内只剩下REN和IVAN,其余的都走了. 恐惧的心顿起, 还有他俩未干, 两人也是强人, 相信明天能下床也不能坐了.他们两人走了过来, 巨鞭硬着, 左摆右摇. REN拍拍SINT的背,SINT慢慢爬起来, 我还感觉到他的黑屌走出洞外所引起的快感.我发觉很喜欢SINT, 不愿他离开, 顿感失落.REN和IVAN同时上床, IVAN先让REN先上,REN躺下让我坐上去, 我花了些功夫才爬起身,体内的精液沿着已撜大的屁穴流下来, 我跨坐在REN身上, 伟大的鸡巴直贯尽头, 我叫了一下, 开始被REN推动,IVAN站在我面前, 将巨柱塞入我口里, 我的手捏着他的屁股.REN推我越来越大力, 加上弹弓床褥弹力, 我变成弹起再坠下插, 这下插劲力很强,令我高潮起伏, IVAN见我的阴茎勃起, 就坐下来, 让我的老二穿越他后面, 三层串插, 由REN带动, 我到了"啊..........."发射热精时候, 飞洒IVAN体内. REN也高峰已达, 喷泉式向上劲喷, 热烫直肠. 我向后倒下, IVAN站了起身, 举起我双腿, 将超级无敌大熊肠强塞了进去,我实时弹了起来, 剧痛胀满感涌上心头, REN的老二还在肛内, 加上IVAN的巨屌,爆了, 肯定爆裂了, IVAN开始抽动, REN的屌受到刺激又再硬了起来, 「啊..............................................................」我如鬼哭神号的叫嚷, IVAN用手盖着我的嘴, 怕惊动他人.两人加速进逼, 泪流不停的我开始不感到痛楚了, 取而代之超劲激爽, 爽爽爽爽爽, 冲向脑海, 走遍全身.IVAN见我不再嚷,改为抱我, 我也抱着他, 中东熊男实在令人如痴如迷如醉如梦.两人同时射精, REN射光IVAN仍在炮轰.不久, 三人倒在床上亘相搂抱着, 我被两人不断吻着, 极度疲累下昏迷了. 有人在玩弄我的阴茎, 微微张开眼睛, 望到猛烈阳光从窗外照射房间.感觉整个人如解体一样, 每部份像都失去知觉.有人在含我老二, 好舒服啊, 稍稍低下头看, 是SINT.他甚幺时候进来.再看看左右, REN和IVAN都不见了.此时, 赤裸的SINT爬上我身上抱着我, 我也抱着他.「早晨 拍门见你没有回应, 便开门看看, 见你还在睡, 老二却站了起来向我招手, 身为服务员,竭诚为客人服务, 必定有求必应, 所以上床招呼你老二. 」嗯, 我伸伸懒腰, 「谢谢. 能帮我做早操吗?」「是我的荣幸, 先生.」他亲吻我的咀, 奶头, 阴茎,阴囊 , 屁股, 后面. 随即塞进他的黑肉肠,「啊.......................爽」他一开始已狠操劲操猛操, 又快又速, 直肠壁给它磨擦至快雾烟着火了,要命的高潮一浪接一浪, 我抱紧这个强悍熊人, 他又再次射精后继续干, 而且速度有增无减, 他又射了, 竟又继续操, 像疯了一样. 吃咖哩香草会令人金枪不倒?第三次发射了. 他像控下关闭控钮一样, 停的突然. 如果不是感觉到的急促心跳,以为他精尽人亡了.我抱得他紧紧, 我能像带毛娃娃一样带你回家吗,熊宝宝?

  我还是不要胡思乱想了, 这是不可能的. 他离开之后, 我开了一缸温水浸泡着, 将所有身上前前后后污秽尽洗, 想不到这所破败不堪的渡假中心内却卧虎藏龙, 也许这是它吸引人之处,又或者根本这样的中东男人随街都是.我在收拾衣物李行时, 发觉少了一条内裤, 算吧,不找了, 可能他们其中一个拿了,就给他当作纪念品.离开渡假中心门口回望, 沙滩上还是人不多, SINT也没有来送别.若下次重来约旦, 或者再住这里吧.我下一站到以色列,不知会否又有艳遇?(我真的曾到过约旦死海一游, 海边的更衣室真是我所形容的破烂肮脏. 那渡假中心我没有住过, 游完水只在那里喝过一杯饮料. 当时真是很少人,只有我和三位团友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