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女友  »  美人图第五集第三章

美人图第五集第三章

 第三章◆双姝劫至

雪白冰峰上方,茫茫虚空之中,飘浮着一倡容颜清丽的绝美女子,青色衣裙
随风飘扬。

在她的身体上方有一个玉镯悬于空中,散发出万道光芒,化为透明光罩,将
她的身体笼罩在中间。

不速处,伊山近与媚灵也飘在空中,望着昏迷中的美丽仙子,默然无语。

伊山近凝祝着她高耸的酥胸,盈盈一握的纤腰,以及吹弹可破的冰肌玉肤,
心中大为不忿:「奶子为么大,一手多半握不过来,要是捏在手里用力一揉,肯
定十分过瘾;她皮肤那么好,腰那么细,摸一摸手感肯定不错。还有她裙子底下
……怎么我就不能去摸一下呢?」

他也曾经试着伸手去摸,结果透明光罩上迸射出闪电,差点把他电成焦炭,
那样痛苦的滋味他可不想再尝了。

如果要用法力打破防护罩,以他现在的灵力修为根本就没法做到。万一引起
法宝反击,或者把她吵醒,岂不是偷鸡不着蚀把米了吗?

自从用美人图把这冰蟾宫仙子收进来之后,玉镯法宝就一直护着她,而且现
在还有动荡之势,说不定她很快就会醒来了。

「如果她真的醒来,只怕美人图就困不住她。就是现在,美人圆也濒临崩溃
了!」

媚灵这样说着,俏脸上带着一抹忧色:「因为她的修为太高,再加上法宝的
法力,美人图要困住她很不容易。除非你能增强本身修属,并增强操控美人图的
能力,才能保证不出同题。」

「那我该怎么办才好?」

媚墓欲言又止,艳美的面鹿微泛红霞,看上去极为娇媚动人。

她犹豫了一下,终于下定决心道:「除非你能大量吸取女子内力,转化为灵
力,并用老主人留下的秘法与美人图相呼应,将灵力渗入图中明月里,才能更熟
练的操控本图。」

伊山近仰头望着天上明月,如此皎洁迷人,却是本空间的核心,一切法力的
根源。

他面露难色,道:「可是赵飞凤已经没有内力了啊,她那几个婢女的内力够
用吗?」

媚露见他装糊涂,好气又好笑,又拿他没办法,只能提示得更明白一些:「
你刚收入图里的那两个女子,内力精纯博大,吸取之后暂时够用了!」

「你是说……」伊山近一脸愕然地看着她,失声叫道:「怎么可以起这样的
心思?她们是玉洁冰清的好姑娘,和我又有这么大的年龄差距,我怎么可以为了
自己的私慾,夺取她们宝贵的贞操?」

「从前你欺负文娑霓姊妹和赵飞凤的时候,也没见你有这种坚持!」媚灵心
里大骂,却也只能满面堆笑哄着他,柔声道:「为了能保住这个空间不至于崩溃,
也只能有所取捨了!」

伊山近若有所思,点头道:「说的也是。她们既然是侠女,当然要有捨己为
人的胸怀,所谓她们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只是我这样一个清纯男孩,要被迫去
坏她们的清白……」

媚灵终于听得忍耐不住,伸出纤纤玉手,一把揪住他的耳朵,忿然叫道:「
少磨磨蹭蹭的,你到底做是不做?」

伊山近慨然歎息道:「大义所至,怎能推辞?只是我付出这么重大的牺牲,
不知道可有什么回报?」

媚灵如玉额头上隐隐爆起青筋,可是想一想如果美人图崩溃,或者哪怕是被
迫将这冰蟾宫女修吐出,她也要因此受伤,修为受损,最终还是只能强行嚥下适
口气,咬紧贝齿问道:「这两个美女都被你享用了,你还想要什么回报?」

伊山近摇头道:「不是这么回事!和她们做那事,纯粹是情势所逼;要说回
报,除非是你陪我……」

他的目光落到了媚灵露在外面的洁白酥胸上,望着高耸的玉峰暗自吞下口水。

媚灵如此妖娆美丽、妩媚迷人,他早就想抱住她痛痛快快地发洩一番,可是
她总以老主人之命为藉口,在他未曾完全掌控美人图之前,绝不肯让他佔便宜,
熬得伊山近心火大盛,只能以图中收入的美女洩火。有时在赵飞风玉体内射精睛,
叫的都是媚灵的名字,赵飞凤和媚灵听到了,也只能乾瞪眼没有只法。

看到他灼热的目光,媚灵的玉颊立即羞得如同火烧,飞速掩住胸衣跳到一边,
尖叫道:「你休想!」

伊山近暗歎一声,知道自己还是不能迫使她答应自己的要求,只好退而求其
次,温声道:「其实只要让我摸摸就行了,要不然你摸我也行……」

媚霞美目快速向他下身扫了一下,明白他想让自己替他摸弄下体直至射精,
心里怦然乱跳,犹豫了一下,终于艰难地道:「只能隔着衣服摸……」

伊山近兴奋地向她挺起胯部,等待那纤美玉手隔衣摸上鸡鸡,却见媚灵羞红
着脸扭遇头去,这才知道自己会错了意。

不遇能摸到她性感妩媚的迷人胴体,也是他长久以来的愿望,立即伸遇手去,
揽住这高挑美女的纤美腰肢,顺势向着酥胸摸上去。

媚灵嘤哼一声,羞红满颊,纤手无力地阻拦着他,却终究还是遮挡不住,被
这比自己矮许多的小男孩摸到了胸部。

玉乳一入手掌,伊山近就心中大跳,暗自讚歎起来。

即使隔着丝绸衣衫,他依然能感觉到乳房的温软滑腻,轾轻揉弄时,更是享
受到极美妙的手感,让他兴奋莫名,用力揉捏起来。

坚铤而富有弹性的丰满玉乳被他捏成各个形状,媚灵微感疼痛,不由低声娇
吟,而伊山近变本加利,乾脆转到她的身前,双手各抓住一只玉乳,狠捏起来。

如画般的美景之中,一个身材窈窕的美丽女子,身前站着一个年龄幼小的俊
美男孩,双手握住她的乳房放肆摸弄;艳色美女目光迷离,脸上神情複杂,有些
痛楚,还有些兴奋迷茫。

伊山近隔衣摸着乳房越来越兴奋,伸手将她搂到自己怀里,抚摸着她纤美温
软腰肢,在柔滑隆臀上狠摸几把,同时挺起胯部,用大肉棒隔裤顶向富有魅力的
成熟美女修长玉腿中间的位置。

媚灵失声惊呼,嫩穴隔着衣裙感觉到他肉棒的坚硬粗大,不由大羞。

伊山近一边用龟头猛顶她的嫩穴,一边用力拧了几把香臀,大呼遇瘾,正要
再进一步轻薄,媚灵已经羞得推开他,一溜烟地逃走了。

「呼,她的身材好正点啊!」伊山近肉棒翘得高高的,几乎顶破裤子,可是
美人已经离去,而剩下的这位美人还被法宝护住,他也只能瞪她几眼,恨她不肯
醒来让自己干,最终无奈地离开了这一空间。

接下来,他撕裂空间,一步踏到了梁雨虹的身边。

这时梁雨虹正拿着树枝狠狠抽打着昏迷的两位侠女,一边打一边哭泣咒骂,
为她们杀死自己父亲的大仇进行报复。

本空间没有树木生长,这树枝却是她在与伊山近痛快大干之后,砍下林中树
枝带回到了美人图中。

旁边的朱月溪正与姊姊抱头痛哭,仇敌当前,触起伤心事,自然有所感触。

伊山近垂头丧气地走到梁雨虹身前,深深地歎了口气。

「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梁雨虹果然被他吸引了注意力,急切地
问。

伊山近用伤心的语气,把刚才与媚灵的话重複了一遍,告诉她,虽然自己很
不想和这两个恶女人干那种事,可是为了本图不至于崩溃又非做不可,现在正在
矛盾犹豫,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梁雨虹微微一呆,随即兴奋地叫了起来:「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快去做啊!」

「可是我这么正直的人……」

梁雨虹听得直撇嘴,可是见他这么装腔作势也没有办法,只能好言相劝,以
大义相责,仔细阐述干这两个女侠的意义所在:首先是属了本空间的安定,其次
是为了伸强正义,惩罚她们做过的恶行,让她们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一说到父仇,梁雨虹就控制不住自己,紧握双拳,美目含泪叫道:「这些恶
人不得到惩治,天下还有什么公道可言?」

伊山近微皱眉头,犹豫道:「你是说,为了天下正义,必须要去干这两个侠
女?」

「没错,为了正义和公道,你就……勉为其难地去做吧!」

为了增强他的信心,梁雨虹不得不委屈自己,掀裙跪倒在他的胯下,熟练地
解开他的裤带,掏出鸡鸡,一口就吞了下去。

她心情激动,把鸡鸡吃到嘴里才发现,这是一只硬鸡,显然早就动了兴,只
是装模作样不肯答应,弄得她好气又好笑,狠狠在上面咬了一口,在肉棒上留下
了两排细碎齿痕。

咬完之后,她又大力吸吮了几下,让伊山近爽得叫了起来,又吐出来不让他
尽兴,跳起来牵着鸡鸡,急切地叫道:「来吧!」

伊山近像头牛一样,被她牵住短短硬硬的缰绳,跟着她走到两个侠女面前,
随手一挥,解除禁制,那两个美丽少女就一一甦醒,抬起迷茫的美目,茫然看着
身前的几个人。

见她们醒了,梁雨虹怒从心起,一个箭步冲过去,抬起玉掌,狠狠几个耳光
打在她们的俏脸上,啪啪几声脆警,两个美少女的脸上立即浮出几道指痕。

美少女打美少女耳光的耋面,十分好看,伊山近瞪大眼睛,好奇地盯着遭一
幕,心里不自觉地涌起虐待的快感。

两位女侠刚醒过来,浑身还在瘫软就挨了这顿痛打,都惊叫得跳起来,抬手
反击,掌上带着强劲内力,挟呼呼凤声向梁雨虹的胸口击落。

梁雨虹酥胸上那封雪兔是伊山近喜欢把玩的珍宝,怎么可以被别人碰到!伊
山近立即一抬手指,两道坚韧的绳索凭空现出,将她们的手牢牢缚在身上,两位
侠女惊呼一声,几乎失去平衡摔倒。

这两个美少女是他凭真本事击败后抓进美人图的,按照规则,他获得了在她
们身上施加禁制的权力,以此作为封他的奖励。

绳索自动收紧,将她们双臂缠绕,阻止了她们活动的能力。

梁雨虹悲愤至极,揪住于芷琼的胸部,一把捏住里面的乳房,狠狠两个耳光
扇去,痛得于芷琼尖叫起来,清澈美目中泪光盈盈,看得伊山近大为心疼:「她
打你的胸部是不封,可是她的胸部也该是我来摸吧?」

林晴也被她照样办理,玉指隔衣捏紧乳头狠抽了两耳光,梁雨虹才怒气稍减,
回身揪过伊山近,叫道:「过来,上了这两个坏女人,让她们痛死才好:」

两个少女看到她身后的小小男孩,此时却赤着下体,粗大的肉棒昂然挺立,
硕大胀红的龟头让她们看得眼前晕眩,目瞪口呆地望着那里,甚至忘了将眼睛转
开。

伊山近好奇地盯着她们惊讶微张的樱桃小嘴,心里琢磨:「要不要趁机插进
去,感受女侠纯洁小嘴里的滋味?」

他踏上一步,正要趁机挺腰插进美妙小嘴里面,于芷琼却已经尖叫起来,奋
力将俏脸扭到一边,羞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居然看到了那样的髒东西,我是不是已经不再是一个纯洁女孩了?」于芷
琼越想越是难过,晶莹美目中泪水奔涌,滑过玉颊,一滴滴地洒落在隆起的酥胸
上。

林晴却怒视着伊山近,惊怒地倒吸凉气,半晌才咬牙问道:「你说你欺负了
我二姊,这话是不是真的?」

伊山近挺腰晃了晃粗大肉棒,悲歎道:「为了世界的公道与正义,我这也是
没有办法的事……」

「小鬼头!」林晴怒火中烧,嘶声叫道:「你如果真的干了这种事,一定要
把你按淫贼处置,千刀万剐处死!」

她本来不相信这么小的男孩有行淫的能力,可是现在亲眼看到了证据,由不
得她不信,心中隐约升起一丝恐惧:「要是二姊真的被他淫污了,那该怎么办才
好?」于芷琼也惊愕地看向这边,偷偷瞧着小孩子胯下粗大肉棒,心中吓得发抖
:「这就是行淫的阳具?怎么会这么大,要是插进下体里面去,会痛死人的!」
面对林晴的威胁,梁雨虹一个耳光打过去,娇叱道:「你自己都保不住了,还说
剐人?下一个就该刚你了!」

她扭头面对伊山近,叫道:「别跟她多说,现在就去惩罚她吧!」

伊山近犹豫着走到林晴面前,还没有说话,梁雨虹就已经兴奋地从后面抓住
他的衣服,强行脱下,将他健美纤细的男性裸体暴露在两位美丽侠女的面前。

美少女们惊叫一声,羞得转过头去,阳光少女闭着眼睛大骂,痛斥道:「淫
贱、无耻!你们这对无耻贱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就干这种淫贱勾当!」

「无耻贱人是你们才对!」梁雨虹气得泪光盈盈,一把揪住她的酥胸,悲愤
叫道:「害死我父亲的不是你们吗?」

林晴被她捏扁娇嫩乳头,痛得额头冒汗,却强忍痛楚叫道:「这样欺压百姓
的贪官污吏,死不足惜!你运气好,被这小贼救了出来,等下次被抓到,就没这
么幸运了!」

「胡说!我父亲是个勤政爱民的好官……」梁雨虹流着泪水,奋力撕扯她的
衣服,嗤的一下将绸衫撕裂,一对雪白椒乳跳了出来,上下晃动颤抖。

「你做什么!」阳光少女羞得转过身去,却看到伊山近两眼放光,正紧盯着
她的胸部,已经看到了那对鲜艳樱桃,胯下肉棒也因此翘得更高,让她羞得红泛
双颊,纯洁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梁雨虹悲愤又兴奋地喘息着,双手上下飞舞,将她的衣裙扯得粉碎,玲珑有
致的少女娇躯很快就暴露在伊山近的面前,让他忍不住大吞口水,脸上的表情却
更加正经和沉重。

梁雨虹怒视着美丽侠女的窈窕胴体,用力拧着她的纤腰,含泪叫道:「别以
为你们行兇的时候蒙了面我就认不出来,就你们这身材,我一眼就认得出,怎么
也忘不了!」

伊山近好奇地盯着林晴的裸体猛瞧,果然看到身材纤美窈窕,比不练武的人
更健美一些,而梁雨虹一向倾慕侠女,从前又曾见过她们一面,也难怪她记得这
么清楚了。

林晴羞得缩成一团,下意识地颤声叫道:「不要看!」

伊山近却变本加厉地走到她身前,蹲下去入神地盯着她美腿中间的方寸之地。

林晴羞得眼泪都忍不住要流下来,咬紧樱唇痛骂道:「小贼,把贼眼转开!
要敢多看,就挖了你的眼睛!」

伊山近充耳不闻,甚至还出手拨弄,用指尖轻触卷毛掩映下的柔嫩花瓣,捏
住它向外一揪开。

「啊!」林晴羞愤大叫起来:「臭小鬼,你在摸哪里啊!」

伊山近抬起清澈双眸,很无辜地看着她,真诚地道:「我只是想看看侠女的
下体和普通女孩有什么不同。」

「当然不会有什么不同!」林晴都快气昏了,感觉到他在和自己说话时仍揪
着阴唇,羞得死去活来,颤声叫道:「快放开!」

梁雨虹跳过来,性急地叫道:「别闹了,快点惩罚她们吧!」

她跪下去抓住伊山近的肉棒,柔滑素手用力套弄,向侠女们得意地叫道:「
看到了吧?就是这个东西插进你们二姊赵飞凤的下体里面,干得她哭哭啼啼的呢!」

双妹都为之变色,颤声问:「你真的欺负了我二姊?这么说,你上次说的都
是真的?」

「不光欺负赵飞凤,还要欺负你们呢!」梁雨虹奋力分开林晴修长有力的美
腿,抓住大肉棒向这边凑过来,顶上少女嫩穴。

林晴尖叫一声,拚命挣扎,可是地下突然伸出几条碧绿的籐蔓,将她的腿牢
牢捆在地上,无法动弹。

伊山近向前一挺腰,龟头碰触到乾燥洁净的嫩穴花瓣,犹豫道:「这么乾燥,
会插不进去的!」

梁雨虹一心想要为父报仇,急得跪伏在地上,一口吞下了大肉棒,用力舔弄
吮吸,青丝飘动,散落在林晴的嫩穴上,随着蚝首上下晃动,髮梢弄得嫩穴痒酥
酥的。

两位侠女大吃一惊,张口结舌地看着这一幕。以她们贫乏的性知识,对于这
种事简直是观之骇然,惊愕于和自己差不多大的漂亮少女竟然能做出这么淫蕩的
事来。

林晴年龄稍大,身体也要成熟一些,看得面红耳赤,嫩穴被髮梢不停地拂过,
不由自主地涌起热流,雪白大腿也轻颤起来。

梁雨虹在肉棒上面舔吮一遍,到处都沾上了她的香津甜唾,随后吐出来,抓
住肉棒向着嫩穴凑去。

胀大的龟头碰触到娇嫩花瓣,顶开它们向里面探入,磨擦着娇嫩穴肉,一点
点地插进了嫩穴里面,渐渐顶上了处女膜。

林晴脸色雪白,体味着肉棒插入自己嫩穴的每一分细微感受,瞪大美目盯着
伊山近的脸和身体,不敢相信自己的第一次性接触竟然是和这个还没长大的小孩
子。

江湖侠女深受武林中人和普通百姓崇拜,自然心高气傲,也曾想过将来是和
哪位名重天下的大侠喜结连理、双宿双飞,可是现实却给了她残酷的打击,她的
第一次却给了这个根本不被她们看在眼中的小小孩童!

伊山近一脸难色,很为难地看着少女惨白的美丽容颜,伤心地说:「我这也
是没办法,为了天地间的正义,为了世间的公理长存,我只能插进去,你先忍着
点痛…

:」

「少说废话啦!」粱雨虹忿忿地叫道,一手捏着肉棒把握好方向,一手按住
他的屁股,狠命一推!

「啊呀!」少女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震天响起,小男孩的那根粗大肉棒撕裂了
纯洁嫩穴,撞碎了珍贵的处女膜,向着里面狠插进去。

纯洁的鲜血从嫩穴口处迸流出来,染红了肉棒,与知府千金的香津甜唾混在
一起,正是水乳交融,无法分开。

藉着口水与处女鲜血的润滑作用,伊山近的肉棒插进了乾燥的侠女嫩穴,感
觉到她的嫩穴如此紧窄,紧紧地箍住肉棒前端,爽得他龇牙咧嘴直歎气。

而且被撕裂的嫩穴里,强健有力的肌肉还在大力收缩,压搾着粗大肉棒,带
来的快感让他爽得都快飞起来了。

「果然是侠女啊,夹得真紧……」伊山近真心诚意地称讚她,可是美丽侠女
却不领情,恨恨地瞪了他一眼,美目中杀机暴射,就像她从前杀人时的眼神一样。

「你还敢瞪眼!」梁雨虹愤怒地尖叫着,跪到伊山近的身后,玉手紧抓住他
的屁股,拚尽力气,搏命向前一推!

「啊啊啊啊——」更为惨烈的尖叫声剧烈响起,几乎把做爱中的伊山近耳膜
震破,肉棒都差点被她吓软。

粗大肉棒藉着口水和处女鲜血的润滑作用,疯狂地冲入从未有人开垦的艰涩
蜜道深处,直插到底,龟头紧紧地戮在子宫上面,顶得林晴美目翻白,悲愤欲死。

她纯洁的花径在这样粗暴的插入方式下受了重创,被撕裂出巨大创口,鲜血
狂涌,将睪丸和肉棒整个染红。

「五姊!」旁边的于芷琼痛哭失声,虽然想过来帮忙,却被地下涌出的绿色
籐蔓绑得结结实实,只能以头撞地,光洁额头撞在地面上,发出砰砰的震响。

林晴脸色惨白,仰天躺在地上,目光呆滞,几乎被这样的残酷打击震晕过去。

苦守了多年的贞操就这样被一个小孩子强行夺走,小孩子的巨大肉棒正深深
地插在她乾净的身体里面,她甚至能感觉到肉棒的脉搏跳动。

伊山近跪在她的修长美腿中间,苦着脸看她惨白的美丽容颜,胯部紧贴染血
玉臀,却不晃动抽插。

看到杀父仇人痛苦的模样,梁雨虹高兴地放声大笑,掩口笑了半天,才注意
到他的异状,奇怪地问:「怎么了?」

「软了。」

在这样简洁的对话之后,梁雨虹得知伊山近的肉棒被侠女一声尖叫吓软,立
即扑上来从后面抱住他,乳房紧贴他的裸背,用力磨擦,兴奋立起的乳头硬硬地
磨在他的后背上。

纤手伸下去,抚摸捏弄睪丸和肉棒根部,见它还没有起色,美少女一狠心,
索性伏下身去,伸出颤抖香舌,激烈地舔上了男孩的菊花。

伊山近感觉到屁股被纤手掰开,后庭菊花里面插入柔滑湿润的舌尖,兴奋起
来,肉棒也跟着膨胀,撑大嫩穴蜜道,直直地顶住少女子宫,开始缓缓抽插。

肉棒磨擦娇嫩肉壁的触感,让美-丽侠女渐渐回魂,茫然美目盯着自己身上
的男孩,射出了悲愤至极的凌厉目光。

伊山近被她看得很不好意思,只能低声咕哝:「为了正义……」然后心安理
得地继续抽插,享受着被武功高强的美丽侠女紧窄有力的蜜道狠夹的畅美感觉。

他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突然感觉到身后温暖樱唇离开了后庭菊花,立即回手
按住梁雨虹的头,嘱咐道:「用力吸,不然软下去就没办法插了!」

梁雨虹轻哼一声,为父报仇的心愿佔了上风,抱住他的下身用力舔吮起来。

一边舔,她一边还伸手到前面抚摸睪丸和肉棒根部,用力捏扁侠女阴蒂,听
着她痛楚的惨叫声,心里充满了复仇的快感。

她越舔越是兴奋,甚至将纤美葱指也贴着肉棒,藉着它前插的势头,强行插
进处女嫩穴里面,将蜜道撕出更大的裂口,感觉到处女鲜血洒在手上,兴奋得美
目连连闪光。

狂喜之下,她吸吮得更是卖力,美妙樱唇紧贴住菊花,大力疯狂吸吮,舌尖
拚命顶住菊穴一点点地探进去,勾起来用力舔弄菊道内壁,让伊山近爽得六神无
主,在女侠嫩穴中抽插起来更是卖力。

林晴痛得玉体剧颤,平生没有想过会有这样残酷的苦刑。即使在战斗中受了
重伤,也无法与娇嫩肉壁被撕裂的痛楚相比。

这小小男孩的肉棒本来就大得超乎她的想像,再加上一根手指,蜜道几乎被
活活撑破,还要承受剧烈的磨擦带来的痛苦,可怜的侠女被折磨得痛苦至极,恨
不得死去才好。

紧窄有力的蜜道痛苦痉挛,大力挤压着伊山近的肉棒,再加上美少女玉指磨
擦捏弄肉棒的美妙触感,和她狂吮后庭菊花的强烈刺激,伊山近一时忍耐不住,
精关大开,肉棒带着玉指一起狂烈跳动,将大股精液激射到美丽侠女的嫩穴深处。

「嗯啊啊啊!」林晴痛苦娇吟着,感觉到滚烫的精液射进纯洁的子宫里面,
悲愤至极,灼热泪水狂涌而出,几乎要晕厥过去。

「射了吗?」梁雨虹兴奋地问,玉指从嫩穴中费力地抽出,放到面前用舌尖
轻舔,品嚐上面精液与处女鲜血混合的味道,美目快乐得闪闪发光。

于芷琼在一边悲愤哭泣,颤抖悲呼:「五姊!」想到她的五姊从此就不再是
完璧之身,被贼人淫污了洁净的身子,让她伤心得死去活来。

林晴绝美玉颜上流淌着清澈泪水,樱唇微启,发出一声幽幽歎息。

虽然悲愤绝望,但能够从那剧烈的痛苦中摆脱还是让她鬆了一口气,不由喃
喃说道:「总算结束了……」

这声音虽然轻微,但在梁雨虹耳中却如雷霆一般,愤怒地向她的嫩穴啐了一
口,怒道:「还早得很呢。」

她扑到伊山近身上,大力舔吮,将乳头舔吮数遍,又在他身体上到处舔弄,
努力刺激着他的性慾,希望他能早点雄风再起,狠狠地惩罚这可恶的女侠。

她抱住伊山近的屁股,在臀肉上面连咬带舔,顺着大腿舔下去,一直舔到脚
心,横下心含住脚趾,用力吮吸舔弄,就像一只小狗一样。

看到高傲美丽的官府千金露出如此淫蕩的一面,伊山近兴奋起来,软绵绵的
肉棒也充血变硬,在美少女的嫩穴蜜道中膨胀起来。

「啊!」林晴失声娇呼,惨白着脸瞪着他稚嫩可爱的面庞,感觉到他的大肉
棒深插在自己珍贵隐秘的花径里,和自己进行着最亲密的接触,不由悲愤交加,
可是身体被绑住无法反抗,只能闭上眼睛任由他蹂躏。

伊山近双手抓住女侠纤细健美的腰肢,感觉柔滑如酥油般,心中大动,奋力
向前挺动腰部,大干起来。

林晴虽然闭目不语,只想当自己死了一样,可是肉棒磨擦娇嫩肉壁带来的痛
楚和快感不停地涌来,几乎要让她疯掉。

她咬紧樱唇,一动不动地装死,希望他能觉得无趣,放开手不再玩弄自己的
身体。

可是下体突然传来奇异的感觉,丹田中的内力不知为何突然澎湃起来,自行
涌出丹田,向着子宫方向的经脉流去。

她惊讶地瞪大美目,已经顾不得装死。这些经脉她都没有练过,内力也从未
进入过这些经脉,为什么今天会出现如此异象?

内力流入子宫,顺着蜜道中的经脉流过,在娇嫩肉壁中突然迸发出来,突破
肉壁与躯体的障碍,直接流进粗大肉棒,源源不绝地向着伊山近的身体里面流去。

「这是怎么回事?」林晴失声叫道,瞪眼看着与自己亲密交合的男孩,直觉
地感到这是他在捣鬼。

伊山近很羞涩地笑了一下,小声说:「小弟弟需要一点内力,你不会太吝啬
吧?

为了本空间的和平与正义!,」

「胡说!你这臭小鬼竟然练这种邪门妖术,还不快停下来!」

「不能停!」梁雨虹见她生气害怕,心里就高兴快活,立即爬过来阻止伊山
近听她的话:「不多吸些本空间会崩溃的!不管她,快吸、快吸!」

伊山近被她强迫,只能无奈地挺起肉棒,插到美丽侠女花径最深处,大吸特
吸,让内力不断涌入自己身体,化为灵力,补充到自己的经脉之中。

林晴被吸得花容惨淡,樱唇颤抖地叫道:「你、你竟然废我武功……」

这个打击并不比失去贞操来得小。与生俱来的处女膜被肉棒刺破,以后再也
没有了,那是没办法的事;但她的内力是她多年修练,不知吃了多少苦才练成现
在这一身内力,如果就这样被吸乾,那和废了武功也没什么分别。

对武林中人来说,废除武功是比死还可怕的事情。林晴悲怒惧怕,用力挺起
纤腰雪臀想要躲开插在里面的大肉棒,用力挣扎了两下,一口气上不来,头一歪
晕了过去。

伊山近吸得正上瘾,不管她晕不晕,还是大肆狂吸,直到最后一滴内力也流
入肉棒,他才意犹未尽地咂咂嘴,转而吸起她的元阴来。

为了干得爽,他心念微动,地上的籐蔓就都缩了回去,让女侠重获自由。但
她已经失去内力,就算想做什么也是有心无力。

伊山近翻身躺在地上,舒舒服服地将一丝不挂的美丽侠女抱在怀中,肉棒上
挺,用力插进流血花径最深处,龟头顶住子宫,开始大力吸取元阴。

林晴闷哼一声,即使在昏迷中也感觉到极大的快感,美丽面庞上现出诱人红
霞,娇艳至极。

梁雨虹看到她失去武功,正快活地微笑,突然看到她脸上也现出淫媚笑意,
不由大怒,揪住伊山近的耳朵叫道:「你在干什么?怎么她好像很快活的样子?」

「吸元阴的时候当然会快活,你当初不是也很快活吗?」

梁雨虹怒道:「岂有此理!怎么能让她高兴,这不是本末倒置了吗?」

她愤然抓过树枝,用剑削出一根小棍,狠狠地戳着女侠的后庭菊花,忿忿地
叫道:「让你干坏事,让你害人!人刁天非戳死你不可!」

伊山近仰躺着吸取元阴,林晴就趴在他怀里,玉臀向上,菊花露出,让她戳
得十分顺手,越刺越是起劲。

「等一下,别弄了!」伊山近赶快叫道,一急之下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
要用棍子的话,还不如用我这根来戳她!」

梁雨虹一怔,俏脸露出恍然大悟的喜悦神色。而林晴也嘤咛一声从昏迷中醒
来,满脸都是兴奋的红晕,樱唇中也忍不住发出快乐的娇吟声。

她睁开美目,突然看到自己趴在伊山近怀里爽得淫叫,不由羞红满面,挣扎
着要从他的怀里脱开。

可是失去内力让她浑身酸软无力,挣扎了两下,感觉到武功被废,心灵大受
打击,扑倒在伊山近怀里放声痛哭起来。

她本是刚强至极的侠女,有道是「女侠有泪不轻弹」,可是现在武功被废,
她的力气比普通的女子还要不如,只觉从高高在上的神坛上跌落下来,再不能像
以往那样意气风发地行侠仗义,一时万念俱灰,柔肠百转,寸寸断折。

伊山近挺着肉棒在她嫩穴中抽插,安慰道:「不哭不哭,你已经很努力了!」

磨擦肉壁的快感让她忍不住娇吟出声,却立即停下,羞得面红耳赤,心中悔
恨:「我怎么会如此淫贱,就像旁边那个下贱女孩一样了!」那边的下贱女孩虽
然听不到她的心声,却因为她爽歪歪的表情而大怒,上前一把抓住她光溜溜的屁
股和纤腰,强行从伊山近身上拉开,龟头从嫩穴中拔出时,发出啵的一声轻响,
大量精液、蜜汁和落红从里面流出,染在洁白修长的玉腿上面。

伊山近元阴还没有吸完,心里大觉可惜,也只能安慰自己道:「下次再吸好
了,反正元阴存在那里又不会长腿跑掉!」

梁雨虹咬牙将美丽女侠脸朝下按倒在地上,扳着她的玉臀高高耸起,以母狗
般的屈辱姿势示人,回头向伊山近叫道:「快来,用你的棍子狠狠戳她!」

林晴羞愤至极,死也不肯摆出这样屈辱的姿态,拚命挣扎。可是她内力被吸
去,而梁雨虹体内的内力虽然远不及她,但毕竟还保留着,轻易地制止了她的反
抗,反而将雪白粉臀抬得更高,分开双腿露出精緻菊花,直接面对伊山近的脸。

伊山近嚥了一口唾沫,只觉那菊花如此粉嫩诱人,向自己发出强烈的召唤,
让他没法拒绝,只能走过去将肉棒贴上嫩臀,同时开口安慰侠女道:「为了正义,
你就牺牲一点吧!

林晴才不管他说什么,只是突然感觉到后庭菊蕾处有湿热坚硬的东西顶上来,
尖端顶开菊花向里面插进了一点,微感痛楚。

她羞愤地尖叫一声,已经从破处的经验中知道了那是什么,而且还知道那湿
湿的感觉中还包括她的处女鲜血。

就像她想的那样,伊山近将染血的肉棒顶住嫩菊,正在犹豫下一步该怎么做,
屁股后面突然被柔滑玉手拚力一推,肉棒顶开菊蕾,兇猛地向里面插进去!

美丽侠女连声惨叫,细緻的美妙菊蕾被粗大肉棒插入,撕出了巨大裂口,鲜
血喷射而出,将正兴致勃勃贴近观看的梁雨虹喷得满脸都是。

血珠顺着梁雨虹玉颊滴落,却仍兴奋地欢笑着,双手紧抓住他们的身体,向
一处挤压。

她右手按住伊山近的臀部,左手伸到侠女平坦小腹下面,抵住小腹向上狠顶,
葱指甚至还探入流血蜜穴之中,狠枢狠拧,给她增加额外的刺激。

伊山近的肉棒插进美一丽女侠的后庭菊道里面被她紧紧夹住,爽得魂都快要
飞了。

「女侠的后庭果然不一样啊,好紧……」伊山近颤声呻吟道,这话传到林晴
的耳中,更让她羞愤欲死,一头撞在地面上,恨不得撞死才好。

但在这个空间,只要伊山近不同意,她连受伤都办不到。地面柔软,根本不
能碰伤额头。

高傲女侠高耸玉臀,菊蕾中插入粗大肉棒,藉着精液和落红、蜜汁的润滑作
用,奋力向里面插去。膨胀的巨大龟头碰触到菊道内壁,痛得林晴颤抖悲嘶,珠
泪滚滚,滴滴洒落地面。

梁雨虹奋力挤压他们两人的身体,终于在伊山近的协助下把肉棒插到最深处,
抬眼看到细緻的菊蕾被粗大肉棒撕裂得鲜血长流,让她心中大喜,兴奋地叫道:
「快干,大干快干啊!」

「嗯!」伊山近点头应命,双手抓住柔滑娇嫩的纤腰丰臀,挺起腰部开始在
嫩菊中抽插起来。

每一下抽动,肉棒都磨擦着沾满精液和落红的菊道,让他爽得发抖;而插入
时,撕裂菊道的痛楚也让菊道大力痉挛抽播,挤压的力道更是剧爽至极。

伊山近奋力一击,将肉棒插到最深处,胯部紧贴着高傲女侠的柔滑玉臀,颤
声呻吟道:「好爽!果然是女侠,夹得好紧、好紧啊……」

菊蕾肉环疯狂束紧肉棒根部,彷彿要夹断一样,伊山近甚至都怀疑她是想用
这种方式报仇,把自己的肉棒永远留在她的身体内部。

明月当空,照耀着下面绝美的一幕。

高傲美丽的侠女,赤裸着雪白的玉体趴跪在地面上,高高翘起丰润玉臀;一
个比她小上好多的俊美男孩在她臀后将粗大得惊人的肉棒插进她的菊蕾中,放肆
大干,抽插的噗哧之声不绝于耳。

林晴伏跪地上,放声悲泣,恨不得死去才好。受到如此屈辱,甚至连后庭菊
花都被这小孩子干了,女侠的高傲和尊严已经被彻底践踏、蕩然无存了。

她的后庭如刀割般痛,身体像被分成两半了一样。梁雨虹这一招果然毒辣,
让她不能有快感,反而痛楚加倍,前后两穴同时痛得死去活来。

伊山近抱紧她美妙胴体,奋力挺动腰部,大肆狂干,粗大肉棒不断在她紧窄
菊道中快乐磨擦,快感源源不断地涌来,让他不忍放弃。

他和这美丽的女侠不知兴奋交欢了多久,终于被她收缩有力的紧窄菊道夹得
无法克制,低吼一声,肉棒在染血菊花中狂烈跳动,将大股滚烫精液直接喷射到
美丽少女体内最深处。

「啊啊啊啊……」少女颤声悲泣着,被他压在玉背上,扑倒在地面,后庭菊
花一下下地狠夹肉棒,感觉到小腹深处一片滚热,心中悲苦至极,突然一口气上
不来,几乎要晕厥过去。

天空中突然出现一位散花天女,飘然下落,口中惶急喝道;「公子快来,那
女子突然有异动,像是要醒来,图中的禁制已经压不住她了!」

伊山近大吃一惊,已经来不及从美丽女侠菊蕾中拔出染血肉棒,抱着她纵身
一跃,直上天空。

不过瞬息之间,他已经落到明月之上,伸手用力一捣,拳头击碎明月之心,
探入月中。

磅礡浩大的灵力与内力同时涌入月心,那内力却是他从林晴体内吸取后来不
及练化的。

明月震动,月心嗡嗡作响,无边法力化为月光,向着各个方向发散而去。

伊山近闭目凝神,将体内灵力源源不断输入月心之中。而在他的胯下,林晴
却瞪大美目,惊讶至极地看着月亮,不知身在何处。

她仍是趴跪的姿势,却已经是趴跪在月亮上面,高耸染血玉臀,鲜艳菊蕾里
面仍插着那根大肉棒,在紧张刺激下已经重新直立起来,硬硬地顶在菊道深处,
弄得她小腹中十分不适。

她很想反抗,可是失去内力后四肢绵软,已经难以动弹。

可她终究是当代着名侠女,意志刚强,尽力提起内力,突然小腹中一动,似
乎还有内力可用。

她悲喜交加,立即积蓄内力,等待给予伊山近致命的一击。

明月上,两人都陷入了沉默。伊山近的肉棒仍深深插在她的菊道中,以这样
奇特的姿势保持着平衡。

突然他眼睛睁开,露出一抹惨笑。

输入灵力这么久,他的体内已经渐渐变得空蕩蕩的,可是明月心中还有强劲
的吸吮力道,一让他无法抽手离开。

如果强行离开,只怕这个世界会崩溃吧?至少至少,那冰蟾宫的女修也能脱
困而出,再没办法困住她了!

疾风吹来,脸上感觉到清凉,可是心头却一片火热。

想起冰蟾宫与自己的旧恨新仇,伊山近在风中呼啸一声,死也不肯放那仇敌
离去,右拳狠狠捣进月心,用尽余力,将所有的灵力和刚吸来的内力都灌入月心
之中。

下体肉棒也刚猛直立,下意识地狂吸猛抽,在美人菊道深处吸取力量。

这一时刻,林晴也积蓄了足够的内力,正準备发出致命一击,将这淫秽地奸
淫着自己雪臀的男孩摔倒在地,一爪捏碎他的咽喉!

陡然间,一股强大的吸力从她后庭深处涌起,深插在里面的大肉棒彷彿无底
深渊一般,强行吸走她的内力,向着大肉棒中滚滚而去。

林晴大惊失色,本来蓄势已久的搏命一击无法发出,伊山近却是大喜过望,
感觉到肉棒吸取了大量的内力,流过他的经脉,顺着右拳一直流向月心之中。

明月散发出更皎洁的光芒,嗡嗡作响,伊山近挺肉棒狂吸,龟头突然一动,
感觉到除了内力之外,连元阴都吸取进来了!

「原来插后庭吸取还有这么多好处!不仅身体里面残存的内力能吸乾,元阴
也能吸来!」伊山近惊喜至极,大力狂吸,只觉元阴与内力混在一起,更增威力,
传入明月时,整个空间都在兴奋地嗡嗡作响。

林晴以头撞月,痛不欲生。残存的内力尽都被菊道中的肉棒吸去,她的一切
希望都化为泡影。

可是悲愤绝望之中,却有一丝快感从后庭菊道中涌起,让她忍不住低低地娇
吟了一声。

吸取元阴时的快感,即使是由菊道中吸取,也让她抵受不住。林晴悲愤地娇
吟着,玉体不住地颤抖,菊道也随之狂颤,按摩得肉棒一阵阵地乱跳,爽得不克
自制。

快感不停地涌起,美丽女侠终于承受不住强烈快感与悲愤绝望的同时夹击,
一头扑倒在明月上晕厥过去。

而在她的臀后,伊山近表情肃穆,不断地吸取她体内残存内力和元阴,奋力
输入明月心中。

月光皎洁,笼罩在月亮上的两人身上。美丽女侠长长睫毛下滚出的晶莹泪珠,
五楼快点踹共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离开
五楼快点踹共
推!是为了让你分享更多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