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女友  »  军中少妇

军中少妇

我32岁,结婚6年,我和我老公都是职业士官,一起在桃园基地服役,有一
个2岁的女儿,我们住在基地一旁的国军官舍。

清秀的面貌、修长的身材加上气质合宜的谈吐,亮丽的我在基地里获得了*基
地之花*的美讚,在基地里更是所有男性的焦点,在我结婚前,追求者更是遍布基
地各个层级。

在基地众多男性的追求者里,要叫我不动心,说真的…很难。

从我跟现在的老公开始约会、甚至到结婚的讯息在基地传开时,那些追求者的
错愕神情无不一一写在脸上,尤其是那些持才傲物的飞行军官们,每次看到我老公
都会露出忌妒的脸色。
他们一定很纳闷,为什么我没有选高薪的飞官?,甚至是地勤军官?,而偏偏
去选择一个跟我同位阶的士官做老公呢?

关于这个问题,我只能说…当时我老公是我同单位的学长,我们常在一起执行
飞机航电的各项检修工作,久而久之我们很自然的就在一起了,大概是日久生情吧
!我想。

在历经结婚的喜悦、初夜的羞痛,已为人母的我,胸部也从B罩杯升级到C罩
杯,成熟所散发的娇豔身材,更胜以往,虽然臀部变大一些,但是还是很挺、很圆
,生产后让我在基地所受到的注目礼不减反增。

结婚一年后,老公调了单位。我们的工作性质变的不同了,早上我们一样一起
骑着脚踏车上班,下班则因工作的关係各自回家,就这样在淡淡的、甜甜的、踏实
的过了二年。

婚后第三年,宝贝女儿也从公婆那里,接回来和我们同住,让我感觉好温馨、
好幸福喔!,希望时间可以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婚后第四年开始,我的婚姻开始出现问题了。

老公开始常常会为了升迁佔缺与工作压力的问题而喝起酒来,进而恶化到每天
下班只懂得玩线上游戏、抱怨主官对他有意见、抱怨基地里的男同事用色瞇瞇的眼
光看我,抱怨一大串,而身为妻子的我也只能温柔的用爱、来鼓励他、来劝慰他,
但还是唤不回以前的他,夫妻之间的感情也逐渐的迈入冰点。

有一天晚上,安抚好女儿睡着了之后,我就去洗衣服,老公已喝了酒,四、五
天没洗过澡的他,就在屋外后方的阳台上,大胆的对我强行索欢。

他再怎么差也是我的丈夫,他有需求,我当然有义务去满足他,只是还不到十
点,而且就在屋外阳台……

我不断的安抚着他的情绪,要他到房间做,他却执意不肯,就在推挤拉拢之间
………

「啪!」我反射性地打了他一个巴掌。

我惊讶地望着自己的右手,一瞬间,我已经开始后悔自己的行为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有没有怎样?,我看看。」我后悔道。

「走啦!我们进去房间做啦!」我拉着他的手撒娇道。

虽然我柔弱的腕力根本没有造成任何伤害,我依旧低下头,慌张地向老公道歉

以下内容感谢会员"RISE"补充续集

∼∼小笨瓜∼∼

「妳敢打我,干妳妈的!没关係,看我怎么干死你!干!。」

他粗鲁的抱住我的娇躯,突如其来的变化,加上心中的愧疚,我还来不及反应
,就陷入了他赤裸的胸膛。

他兇猛地用手掐住我的唇齿,强行吻着我的小嘴,舌头钻进我想紧闭的双唇,
嘴里一道酒臭味迎面而来,他的牙齿、舌头沾满的污黄的粘垢,全都推向我的嘴里
,在粗鲁的亲吻污辱下,强迫着我嚥下去。

被骯髒的野兽丈夫强暴式的强吻,我感觉时间好像静止了一般,酷刑似乎才要
开始,永无休止一般,霎时我委屈的泪水,已经忍不住夺眶而出了。

他几乎亲吻到自己都不能呼吸了,大嘴才离开我的唇,没有任何迟疑,他伸手
马上扯开我的白色衬衫。

「你疯了!」

我叫道:「不要这样好吗?,会被看见的。」

「干妈的,妳打的我实在太痛了,我要在这里干妳来补偿。」

在街灯下,我露出的紫色半罩杯胸罩,光滑洁白的肌肤,更加激起他的兽性。

他粗暴地拉开我的胸罩。

「不要啊!」我强忍着被人看见的羞耻,做出最后的反抗。

来不及了,我浑圆的乳房已从胸口弹了出来,饱满的乳球不受地心引力似的耸
立,尖端淡棕色的蓓蕾骄傲地绽放在空气中,顿时,充满腻人的奶
香。

「好美丽的奶子!,妳真是欠干」
他的慾望已经爆发了,一发不可收拾,他大力的握住我的乳房,狠狠地揉捏起
来,无暇的圆变换成各种形状,在凶狠地挤压下好像要被搾出汁来了。

他的双手尽在我的乳房暴虐的蹂躏、玩弄着我的双乳,在我小巧的乳头上
绕着乳晕大力搓揉。

双乳同时遭受丈夫的玩弄,虽然我万分不愿意,但也奈何不了他。

「嘿嘿,很爽吧?妳的奶头已经翘起来了。」他说。

「没有!」我反驳道。

「妳的身体是很诚实的,没有见过这样好色的奶子。」

被这种野兽丈夫强行在屋外欺负,强烈的羞耻感让我真的很想死。

他整个脸埋入深沟,贪婪地吸舔,不顾一切地噬咬着乳肉,弹性与柔软度都到
达顶点的美乳左右摇晃,他的嘴像是粘在乳房一样。

「嗯!∼嗯!」我的丈夫像是发情的野兽,发出嘶吼声。

他快速地脱下被撑的紧绷的短裤,露出蓄势待发恶狠狠的阳具。

我撇过脸,对于老公今晚的变态暴行,我流着眼泪,我认了……。

他强行把我按在地上,抓住我白晰的双腿,用力分成V字形。

「不要啊。」我泪流满面的喊道。

他无视我的求饶,拉起我白色的长裙,手指隔着白色的内裤,用力摩擦搓揉着
我的肉穴。

会被自己的丈夫用野兽般强迫式的交合,让我感觉到痛不欲生,那是心理绝望
的痛,这是我的婚姻?,我的老公吗?

他喉头发出模糊不清地声响,双眼布满血丝,嘴角淌着淫笑,把我的内裤褪到
膝盖处。

极度的羞耻感与身上的痛楚,使我的头昏昏沉沉的,意识有点分不清了。

「屁股翘起来,我要从后面干妳,听到没。」他大吼命令道。

他硬把我的身体翻了过来,押着我趴在阳台矮墙上,强行扶起我的屁股,他龟
头已经分泌着粘液,柱身爬满青筋,恶狠狠的袭向我的蜜穴。

「你不是最喜欢被我从后面干?」他大笑着,推挤着封闭的蜜穴,大力的把肉
棒顶了进去。

由于我阴道还不够湿润,所以他的插入使我苦不堪言。

「不要啊,老公求求你,快……拔出来啊!。」我苦苦哀求着。

「什么?不想我鸡巴干进去,妳的鸡歪不想被我干,那要给谁干!。」他厉声
道。

「干妈的!,妳的鸡歪还是那么紧,干!爽!。」

丈夫的肉棒硬挤开我狭窄的花径,我彷彿要被撑开了,乾燥的蜜穴被粗大的棍
身紧紧的插入,不断摩擦着肉壁上的嫩肉,这样的痛楚让我备受折磨。

「好粗,好硬,我的身体快要坏了。」

我哀嚎道:「不要,我不要!。」

抽插带来的痛苦感,让我痛的忍不住的想逃开,扭动纤腰藉以逃避着肉棒插到
蜜穴的最深处,但是男人天生的力量,制伏着我无法动弹。

「女人的鸡歪生来就是要给男人干的,怎样?,被我的鸡巴干进去很爽吧!。

丝毫不疼惜因为痛苦、羞辱感而泪流满面的我,他无情的撞击,快速激烈地的
撞击动作,好像要把整个人都塞进去我的蜜穴里,他努力的扭动屁股,让肉棒插的
更深。

脑海里那位挚爱我的丈夫逐渐模糊了,而且离我越来越远,痛苦的感觉几乎快
要使我发疯了。

「啊∼,好痛,停止,不要再做了……。」我不停的哭喊着。

碰…碰,男女肉体的碰撞声持续迴荡在阳台上,我整个人无力地不停哀嚎着。

他胡言乱语狂叫着:「啊!∼啊!∼啊!,我要死了!」]

「啊!∼啊!,全基地的男人都想干妳,妳知不知道?」

「啊!∼啊!∼啊!,哈!哈!妳还不是被我干假的,爽!」

「啊!∼啊!∼啊!,我要把你的鸡歪干坏,干死妳!干死妳!」

「啊!∼啊!∼啊!,我要射进去妳的鸡歪」

「啊!射啦∼啊!∼啊!∼我要射啦∼啊!………」

丈夫的肉棒使劲顶着我的花心,朝我蜜穴深处激射出兽慾后的种子,滚烫的浓
精不停的灌进我的蜜穴最深处………。

一瞬间,恐惧的恶梦终于结束了,他气喘嘘嘘的伏在我的背上喘息。

终于结束了………结束了………我是这样的来安慰自己。

那一晚他借酒装疯在阳台……

值得庆幸的,事件发生后,基地里并没有关于我的闲言八卦在流传。

我和老公的日子,就这样在冷战中过了一个月………

我先生在上二个礼拜到台南指挥部受训(士官高级班),在他受训三个月的期
间里,正好也可以让我们沉澱一下。

最近队上新来了一批学弟,他们是士官学校刚毕业的学生,可能是因为他们的
缘故,今天基地举办了恳亲会,让官兵家属可以进来基地里面看看飞机、看看子女
的生活起居。

我当天是休假人员,不过因为我住的官舍就在基地旁边,所以我也带着女儿到
基地玩。

中午,飞机棚厂内已经没有其他家属在参观,他们都到队部中山室,去吃点心
、休息了,整个修护棚厂内只剩下我和女儿与二名安全士官。

女儿也玩累了刚睡着,我因为想上厕所,就请两名安全士官帮我看顾一下女儿
,然后自己到棚厂内的厕所方便。

棚厂的厕所有点简陋,那是一个男女共用的厕所,里面有一个小便斗、一个洗
脸台,还有二间旧式的便池,不过倒是满乾净的。

进到厕所,我把裙子撩起来,脱了内裤,才刚蹲下不久,就进来了一个人,我
抬头一看,吓了我一大跳,是一个队上新报到的学弟,隔着我门上的透气口,在偷
看我。

我还没开口,那个学弟就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可是我看他嘴巴在说对不起,可是他的眼睛却盯着我的下身看。

我又羞又怒的低下头对他说;「你还看!快出去」

我话还没说完,那个学弟像逃的一样离开了,我的下身就这样赤裸裸的,让他
看了一分多钟,我想,我的脸当时一定红的像苹果。

不到一分钟又有人进来了,咦!……他的鞋子,怎么会和刚刚那个学弟一样,
这时候,他走进来我的

隔壁间关起门来,这鞋子让我起了疑心,我转头看了一
下旁边,天啊!……………

我看到刚才那个学弟,他居然趴在地上,隔着隔间的大缝隙,正在看我,怎么
办?

我尽量保持镇定,回过头,不敢动,可是那个学弟还保持着同样的姿势,一直
在偷看着,我的心里很乱,这时候学弟说话了:「对不起,学姊,其实我不是这种
人。」

我没理他。

他开了门走到洗脸台就停下来了,我透过门上的透气口,不由自主的向外面看
了一眼,我看到他站在洗脸台前面,同时更让我吃惊的是………他居然把他的肉棒
掏了出来。

我第一次看到我老公以外的肉棒,那是一根和我老公不一样的肉棒,它挺的高
高的,好长、好粗、好白,阴毛比我老公少,我老公没有他的大,而且颜色比他黑
,他的龟头还包在里面,我老公则是在外面半露着,真的是不一样。

我看到他用手把他的龟头露出来了,是粉红色的,满可爱的。

这样的情景,让我脸红心跳,我感觉我的下面有点湿湿的,我的脸好热。

他突然往我这边蹲了下来,我们四目相对,我赶紧低下头。

他说:「学姊,对不起,这是我还给你的,好吗?」

我低着头,不敢说话,我想我该走了,我的心里好乱,可是他还一直盯着我看
,让我有没办法站起来,因为我一站起来,不就被他看光了吗?

我该怎么办?

后来我就不管那么多了,反正已经被他看到了,我也不敢把事情闹大,只想赶
快离开,带着女儿回家。

我用最快的速度站起来穿好衣物,急忙冲出厕所,向安官抱回女儿,头也不回
的离开棚厂,往官舍走。

不久,我发现他还隔着一些距离,跟在我的身后,我心想,他怎么敢这么大胆
无耻,难道他不怕军法吗?

佔够了我的便宜,还敢跟着我,而且他还是我们队上的一员,我转身指着他,
厉声叫道:「你闹够了没」。

这时我也看清楚了他的长相,他和我差不多高,但是他的身体却显的很结实,
脸上还带着一些稚气。

他只说三个字:「对不起」

我没说话,就继续往回走。

他追了上来说:「学姊,原谅我好吗?」

这叫我怎么说呀!,看着他真诚的目光,还有稚嫩斯文的脸孔,一副无辜的样
子,又想到刚刚的那个一幕,他的大肉棒……..

我的心里变的好紧张,我也发现他的裤子还是顶的高高的,看的我心里有点难
受,我没有让我老公碰我,也有几个月了吧!,此时我好希望我的老公现在能在我
的身边,赶走这个学弟,然后回到家,将我…………

我在想什么呀!………

我匆匆忙忙的往家里走,看到他没有再跟来,我就进到屋里,心里好乱,感觉
自己的身体好想要,我躺在沙发上,一闭上眼,就是那个学弟又大又粗挺的肉棒,
我怎么会这样呢?……………

努力不去想,克制不去想,可是我好像有点快控制不住了,老公我好想你,你
快回来好吗?

午后三点多,这时候女儿醒了,屋子里好闷热,我带着女儿到外面玩,我坐在
院子外面的树荫下给女儿餵奶,感觉到附近有人,我抬头一看,天啊!那个学弟就
在不远处向我看。

我赶紧把衣服往下拉,要不然我又要被他看乳房了,我没理他。

过了一会,他向我这边走过来,我放弃给女儿餵奶了,拉着女儿的手蹲在地上
玩,他来到我身边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请妳原谅我」

我骂他:「你有病呀?,这种事情让要我原谅你?,而且你分明是故意的。」

我抬头骂他的时侯,他的眼睛还直直的往我的上衣领口看,我想,他看到我的
乳房了,全被他看到了,呜………

 为了要方便给女儿餵奶,我在家里都没有戴乳罩,这时候真的好尴尬呀!,
怎么会这样?,在短短的时间里,我上上下下都被他看到了。

他的裤子依然还是顶的高高的,怎么办?,连连被他偷窥,老公,快救我!

之后,我抱起女儿,快步的返回家里。

到了晚上,天气好闷热,看样子是要下雨了,女儿刚睡着,我就到浴室洗澡,
心里想着,结婚后,我没有对任何男人动过情,今天怎会让一个小男人动了情慾呢

是因为他的大肉棒吗?

被他插入会是什么样的滋味呢?

他还是不是处男呢?

我想他应该会比我老公好,因为他的好大,一定好有力。

想到这里,我就情不自禁一手摸着乳房,一手爱抚自己的小穴。

我的乳汁流出来了,小穴里的淫水更是多到不行,氾滥溢了出来,我持续摸着
阴蒂,感觉好舒服,心里头幻想的,全是那根大肉棒,阿!阿!我的高潮来了…

好久,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我的高潮持续好久,好棒,好舒服,从来没有这
样子过,我今天到底怎么了?…………

外面已经下起了大雨,我走到窗边正準备关窗户时,啊!,吓死我了,我看到
一个人站在我的屋外,是他………那个学弟还在那里,而且还跪着。

看到他跪在雨里,我开口说:「你到底在干什么?」

他说:「学姊,对不起,我喜欢你,你是我看过最漂亮的女人,你是我第一个
看到身体的女人,学姊,我喜欢你。」

当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看着他跪在雨中淋着雨,突然觉得他好可
怜。

我该怎么办呢?。
 看他真诚的眼神与稚嫩的脸,我心里也开始有点喜欢上他了,或许他的大肉棒也
为他加了不少分吧!

看看左右邻居没发现,我就拉他进来家里了。

在家里面…………

看着他全身都被淋湿了,他好像有点冷,身体微微的在发抖,他站着目不转睛
的看着我,水淋淋的裤子扔旧顶的高高的。

我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身裙,看到他的大肉棒直挺挺的,我红着脸质问他:
「你常这样偷窥女人吗?」

他低头说道:「我是偷窥过,但是看的都不清楚,我今天第一次看到这么清楚
的」

我看他年纪小满单纯的,诚实的他,让我对他的好感更添加了几分。

我问他:「你不觉得妳今天这样子对学姊,是件很过分的事吗?」

他依然低头说道:「学姊,对不起,请你原谅我,对不起」

我轻声说道:「好吧!,学姊原谅你,今天的事情,我们就当做没发生过OK
?」

他抬头感激的对我说道:「谢谢妳,学姊,再见,谢谢妳」

我关心的说道:「外面的雨那么大,你怎么走?」

他说:「没关係的,谢谢学姊关心」

我说:「等雨势小一点再走吧!」

他说:「真的可以吗?,学姊,谢谢妳」

我关心的问他:「你会冷吗?」

他没说话

我说:「要是冷的话,你先把衣服脱下来,学姊来帮你烘乾」

不等他答话,我从浴室里给他拿了一条老公的毛巾,让他擦乾,他接过毛巾,
眼睛盯着我一直看,我害羞低下了头,他说:「我要脱衣服了」

我转过身走向厨房,我说:「嗯,你脱吧!」

我的家里不大,大约18坪左右,二厅二房,因为是国家免费配给的,而且週
遭环境也很棒,除了远方有时传来发动机轰隆的噪音之外,没有什么不妥之处,所
以我们夫妻也是住的很高兴。

我在厨房听到他脱衣服的声音,心里有点慾望,想看看他的身材。

我慢慢的转过身来,看见他身上只剩下一条黑色的内裤,他的肉棒顶着内
裤,撑的好高,撑的好大喔!。

他向我走过来,将湿答答的衣服拿给我,笑着说:「学姊,麻烦妳了」

近距离,他的大肉棒我看的更清楚了,规格比我老公还要大太多了,我红着脸
说道:「不用客气,你去看电视吧!,我去烘衣服了」

之后,我在客厅跟他一起看着晚间新闻,外面的雨势越来越大,他可能看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