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女友  »  我的写真风波-淫妻奸情

我的写真风波-淫妻奸情



我的写真风波 两个家伙一左一右,懒懒的躺在床上抽着烟。在之前大半个小时里,他们两 个在我身体里发泄着无穷的精力。从沙发里再回到床上,两个人在我全身上下, 嘴巴里、阴道里、肛门中不停轮换着,直到我又一次达到快乐的顶峰。高潮来临 的时候,我的阴道在强烈的抽搐中喷出一大堆的爱液,弄的床单全湿了。当时把 他们两个都看傻了,说是第一次看到女人潮吹,还不断的抱怨对方为什么刚刚不 拍下来。 这其实不是我第一次潮吹,在我的母狗生活中,我经常被他们两个用各种方 式弄的喷出来,我记得第一次喷水的时候,我哭着说:「我要尿了,我要尿了。 」把他们两个笑坏了,后来我在他们两个的怀抱中一起看A片的时候,也就知道 了这个叫做潮吹,这是做爱过程中,女生达到快乐极点时的正常反应,只不过, 很多女人没有体会过。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被插的喷出水来了,真的真的好快乐。 谢谢两根大鸡巴把我又一次带回了极乐之颠。 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我已经二次达到高潮并且达到潮吹,我真的是 没有一点力气了。我瘫软在刚子身上,可还没有休息二分钟,东子就又一次用他 那超大的龟头猛的插进我屁眼里,和刚子一起在我身体里开始新一轮的征服和蹂 躏。终于,在快速的抽动和强烈的吼声中,刚子猛的顶了上来停住,在我的阴道 深处射出他今天的第二轮精液。 随后,东子一把我按倒在床上,在我肛门里以极快的速度抽动了差不多一分 钟后,猛的拔了出来,「骚逼,张嘴,我要来了。啊……射了,射了。」我无力 的翻过身,张开嘴巴,让他在里面射的满满的,我故意吐出来让他看清楚以后, 然后一滴不剩,全部吞了下去,这让刚子后悔的要死。我轻轻的抚摸着他已经疲 软的大肉棍,对他说:「傻瓜,呆会可以让你射个够。」 两个该死的坏蛋,让他们舒坦完了反而就不管我了。过了一会,我觉得我的 灵魂终于回归了我的身体,有了一丝力气。我挣扎着爬起来,把自己一片狼藉的 下身简单做了清理,再用湿巾先把他们那里稍微擦拭了一下,(现在想想真是奇 怪,他们刚刚从我肛门里拔出来后插我在嘴里,我想也没想就会舔起来,做完了 以后反而又嫌鸡巴插过屁眼,觉得好脏了。我老板这点很好的,他干过我肛门以 后,虽然也会再插进我的阴道,但是没有洗澡前都不会再让我舔的) 然后又开始用嘴巴帮他们做深度的清洁。床单上湿乎乎的一大片,有我自己 的一大片淫水,刚子射在我阴道里又淌出来的精液,还有东子射精时,第一下子 喷在床上的一些。不过,懒得管了,我吐出嘴里的鸡巴,慵懒的躺在他们的怀里 睡了过去。 我是在他们的抽动中渐渐清醒过来的,房间里又一次响起我淫荡的叫床声, 直到又一次的高潮。这一次刚子终于痛快的喷在我嘴里,而东子则在我的肛门里 射了个够。他们两个把我抬到浴室里,里里外外帮我洗的干干净净。他们把我抱 起来,像小孩子撒尿一样的分开大腿,然后用热水对准我的下体喷洗,并用热水 灌进我的阴道,弄的我娇喘连连。等我当着他们的面,让他们拍了一组尿尿的照 片后,这二个家伙又在我嘴里尿了一次。 洗完澡以后,大家好像都饿了,我打电话叫了必胜客。他们实在是太坏,外 卖送来时,尽然挑了件低胸的吊带睡衣让我穿着去付钱。短短的一会功夫,我感 觉那个送货员的眼睛都直了,一直盯着我的睡衣往里看,那种非常透明的面料根 本遮挡不住我诱人的身体,这可是我老板送给我的情趣睡衣哦,用最简单的话来 形容,就是穿了等于没穿。 不过我老公不太喜欢这件衣服,因为我告诉他是前男友送的,所以平时穿的 比较少,只是和我老板在一起的时候才穿。衣服的胸口很低,我的大半个乳房都 在外面,堪堪遮住乳头。当然那两颗早就坚硬的乳头在睡衣里也早就原形毕露了 。超短的裙摆下,乌黑浓密的阴毛虽然挡住我身体最神秘的部位,但那一丛黝黑 在衣服中却显得更加刺眼,更是时不时在走动间显露出来。 这一切都在告诉他,我里面是完完全全真空的。还有那两条圆润雪白的大腿 笔直的矗立着,我想他现在应该已经硬了,肯定想上来好好摸上一把。因为不管 是以前或是以后,他都不太可能再看见如此性感的女客人吧。我叫他把东西放在 沙发前的茶几上,然后弯下腰去检查食物是否齐全时,他应该透过我敞开的领口 ,把我两个挺拔的乳房和粉嫩的乳头看个精光了吧。 因为他们两个在里面偷看的关系,我更是坐到沙发上去故意分开大腿叫他过 来拿钱,他的目光有些躲闪,但我知道他还是一直在往下看,现在能够清楚的透 过我那茂密的森林看清我阴部了吧。呵呵,男人都是这么色。眼前这个陌生男人 火热的目光一下子又让我湿润了,当我付好钱,闭上大腿站起来告诉他,没有问 题可以走了的时候,他反而磨磨唧唧的在那不愿意动了,还问我为什么一个人要 订这么多吃的,家里人哪里去了?直到他们两个从房间里赤裸裸的走出来,他才 一脸或是惊讶或是羡慕的落荒而逃。 真是个大笨蛋,要是我一个人在家,能叫这么多吃的吗?不过这两个家伙, 怎么能当着外人的面跑出来呢,气的我满屋子追着他们一阵乱打。我后来和他做 过一次,那天正在小区里走着,一辆助动车在我身边停了下来,他正好送完外卖 ,我很尴尬的和他聊了两句,看的出来,他也蛮尴尬的。问过以后,知道他是山 东人,今年才十八岁,不读书了,所以出来打工。 本来不会发生什么的,但是临走的时候他说了声:「一直蛮想你的,不知道 该不该说,但是那样不太好。」然后骑着车子就跑,我突然回头喊了他一声,然 后走过去,对他说,今天晚上家里只有我一个人,要是他没什么事,可以过来聊 聊天。 那晚,他来的时候,我还是穿着那天的睡衣在门口迎接他的,然后慢慢的撩 起睡衣,分开大腿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他一直盯着我的下体,我跪在地上爬过去 ,拉开他裤子的拉链,后来的事情也就很自然而然的发生了。说真的,所有和我 上过床的男人中,他是长的最普通的,或者说是难看的,鸡巴也就一般,但是年 纪青,体力好,射完了都还硬着,能马上再插进来。一夜七次达不到,但是五六 次总是有的。能和他上床,只不过他最后的那一句话,因为那些和我上过床的男 人每一个都希望我越淫荡越好,而他至少会和我说,那样不好。我们只发生过这 么一次,他说,以后不会再找我,因为我有老公了。 大家都饿狠了,闹过以后赶紧坐下来吃东西。他们让我紧紧的闭起大腿,然 后把饮料倒在我的三角区里轮着喝着,也在我的抗议中,把湿漉漉的阴部和逼毛 舔干净。这样的就餐让大家都吃的没了心思,所以,在沙发上,我们三个人又一 起相互口交起来。我负责他们的鸡巴,卵蛋,肛门,而他们则在我的乳头,阴部 ,肛门,脚趾上吸吮。口交,性交,肛交,再到射精,高潮。不过我后来一直没 有再次潮吹,让他们两个失望不已。 等他们离开我家的时候,两个人都射出来了五次,而我的高潮更是有七八次 之多。他们没有在我家里过夜,说是第二天早上还有事要做,让我感觉特别的失 望。走的时候,这两个家伙也根本没有把录像删除,连着所有的照片全都带走了 。 那天晚上,我睡的特别香,好久好久没有体会到这种激情燃烧的感觉了,虽 然又是被轮奸,但我心甘情愿。这种感觉一下子勾起了我沉静已久的欲望,欲火 又一次熊熊燃烧,虽然可能会引火烧身,但却让我再次欲罢不能了。 大半个月后,那是一个周五的晚上,我挂掉老公的电话以后,想了一会,拨 通了东子的电话。这二个人很有意思,尽然都没有主动联系我,让我感觉又是失 望,又很安心。电话很快就通了,感觉很吵。 「喂,东子吗?」 「HI,美女,等我一下……HI,美女,想我啦?」 「想的美,你在干吗呢?」 「哦,和几个兄弟一起喝酒呢。你呢,又一个人在家吗?」 「嗯。刚子呢,怎么刚刚打他电话关机了。」 「那不是又一个人寂寞难耐了,打电话给我,是不是想我去陪你呀。刚子这 几天忙的很,也没碰着他。」 「哦,没事,就随便问问的。」 「呵呵,你这到底是找我还是找刚子?」 「都可以,不行呀!」 「行,真是只是随便问问呀,没其它什么想说的?」 「那还能有什么想说的,真是的。」 「呵呵,我本来还以为你想说,你的骚逼想让我的大鸡巴操了呢。」 「你啊,嘴坏死了。本来是想问问你们,照片不打算给我了呀?」 「当然要给呀,但是又不知道你老公回来没有,不敢打电话呀!」 「少来了呢,就算是这样,晚上不能打,白天也能打吧!」 「呵呵,打什么,打炮呀!」 「真是的,不理你了。」 「呵呵,骚逼,想不想我?」 「……」 「说呀,骚逼,是不是又想被我们干了?」 「……」 「骚逼,怎么不说话呀,这样吧,要是想的话,你就嗯一声。」 「……嗯。」 「就知道你耐不住的,是不是特别想被我的大鸡巴干了?」 「嗯,想你。」 「骚逼,那你现在在家吗?」 「嗯。」 「那你乖乖在家等着我,我反正明天也没什么事,我呆会迟点过去找你,好 不好?」 「哦,好。你来的时候注意一点,不要让隔壁的看到了。」 「嗯,我知道的。我差不多十点多能到,等着我,一会就来。」 「呦,那你少喝点酒,呆会路上慢点。」 「呵呵,好的。挂了。一会见。」 挂完电话,我突然一下感觉好冲动。洗完澡,换了套暴露的内衣,披上性感 的睡裙,躺在床上看着电视。电视上在讲什么我根本看不进去,脑子里想来想去 的总是东子那根特大号的阴茎。再等一会,再等一会,东子就会来把我扒光了。 我不禁的有些潮湿起来。哦,对了,我爬下床,从柜子底下翻出我今天下午新买 的润滑油放在床头明显的位置上,上次的那瓶他们已经全用完了。还有,还有, 避孕套,呆会记得叫他戴套。上次又忘记这个了,真是不长记性。 十点一刻了,怎么还不来?我有些烦躁起来。又过了一会,门铃响了,我一 下了跳下床,跑了出去,这个死家伙,怎么这么久。 门开了,东子一下子闪进来搂着我,然后对着目瞪口呆的我说:「给你一个 大大的惊喜。」门外另外三个陌生的男人也快速的窜进我的家门。「砰!」的一 声,大门紧紧的关上了。 「骚逼,这是我的三个朋友,我叫他们晚上一起来干死你。」东子一下子拉 起我的睡衣,把手伸进我的丁字裤里摸起来,「呵呵,贱货,都已经湿了。就是 这个骚逼了,漂亮吧,说了你们还不信,还说是老女人,看看,多水灵,没骗你 们吧,说了24岁你们还不信,你们自己问她……骚逼,我没记错吧,你上次是 说二十四的对吧。这个骚逼下面还会喷水呢,上次我和我一个朋友干的时候喷过 。」说着说着,一下子扒下了我的内裤,分开我的阴唇,让对面的三个男人欣赏 。 我眼前的三个男人已经开始迫不及待的脱衣服了,东子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 起:「你不是很喜欢被轮奸吗,我们四个人说好了,明后天可以轮上你二天,干 死你个骚货。我还给刚子发了短信,叫他明天有空的话也过来。嘿嘿,我对你好 吧?」 望着眼前这三根坚挺的鸡巴,我慢慢的蹲下来,靠了过去,双手各握一根, 然后张开嘴巴,把另一根含进了嘴里。东子一边脱衣服一边大叫:「我靠,怎么 不是先舔老子的。」 在他们痛快的呻吟中,我知道,在这个双休里,我新一轮的母狗生活已经开 始了。 又是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晚上。 「啊,要被你的大鸡巴干死啦,啊……要死啦!不要再弄我了,啊……啊… …让我休息一下,休息一会。」淫荡的声音不绝于耳,只不过,这不是一个人的 声音。如果你的眼睛能够穿过重重阻碍透进我的房间,那么你就会看见,二具雪 白的胴体正一丝不挂的跪在床上。我雪白的屁股上用红色的大字写着「烂逼!」 而另一个女孩的屁股上面则写着「贱货!」二个不断呻吟的女人在三个大男人的 奸淫下显得淫乱无比。 刚子的鸡巴深深的插在我的阴道里快速抽动,而我的嘴里,则含着一根湿漉 漉的阴茎,它刚刚从我身边女孩的阴道中抽出来。东子从我肛门中抽身出来,迅 速的补充进这个女孩的阴道,开始新一轮的抽动,那颗特大号龟头撞击子宫时所 带来的快感,快要让她幸福的晕过去了吧。 在我的床头柜上,一本厚厚的影册被翻开着,这本相册里所有的女主人公都 是现在我身边这个非常熟悉,此时却又感觉陌生的女孩。两张被翻开的照片上, 一张是她只穿着诱人的开档内裤瘫软在床上,从微微张开的嘴角边流出来的精液 配上她那红扑扑的可爱脸庞,显得份外动人。另外的一张,不大的乳房上,两个 衣服夹子夹住她的两颗乳头,雪白的大腿被绳子死死的绑在椅子两个扶手上,淫 荡的分开着。 整个阴户上非常干净,一根阴毛也没有,有些发黑的大阴唇敞开着,露出那 充血的阴蒂,而此时的阴道中,正缓缓流出浓浓的精液,沾在她还没有闭合的肛 门上。 这些淫荡的照片拍的如此清晰,让我相信,如果她男朋友能够欣赏到这些, 一定会发疯的。在照片里出现的男人只有一个,并不是我的东子和刚子,更不是 她的男朋友,而是现在正在让我口交的死家伙。相比更坏的是东子,今天设了一 个简简单单的局,把她也轻易的带进了我们的游戏里。我转头看去,矗立在床边 的三角架上,摄像机正在替我们把这些快乐如实的记录下来。 「刚子,你去操会小鹤吧!让我操会她的屁眼。」阿军举起他的鸡巴,淫笑 着对准了我的肛门。微微一挺,龟头很轻松的顶了进来。 「小鹤,过来,先把我鸡巴舔干净,我们再来玩一次汉堡包。」刚子躺下来 ,看着小鹤辛苦的爬过来张开小嘴,有些困难的吞下他的阴茎,慢慢舔了起来。 东子喘息了一会后,调整好角度,开始在小鹤的求饶声中,用他的龟头分开小鹤 的肛门,在她的肛门中凶猛的进攻起来。 「啊……好棒!」说真的,阿军的鸡巴也不错,只是比起他们两个来在长度 上要差一些,不过,他有一个特点,就是鸡巴非常非常的硬。东子他们的也很硬 ,但是摸在手里总是还能感觉这是肉体,但是我第一次抚摸阿军的鸡巴时,觉得 那根本不是块肉做的,而是真正的铁棍子。 其实这样的肉棒插在身体里不是非常舒服的,我之前在酒吧里就遇到过这样 的一个人。那天晚上我们只做了三次,其实不算多,那个时候我早就身经百战了 ,做母狗的时候,有时候一晚上被干四五次是非常正常的。但是第二天早上我清 洗下体时,沐浴露刚抹到下身,就觉得钻心的疼,后来一看,尽然都破皮了。 从那以后,我就很少会找这样的人做爱。而且阿军的卵袋特别的大,鼓鼓囊 囊的垂下来一大块,做爱的时候总是会一下一下的打在屁股上,很有意思。刚子 和我说,阿军特别的持久,连着做一个小时没有问题,比起当时我的那个网友都 差不了多少了。「阿军,啊……用力,你好厉害,鸡巴怎么这么硬呀,啊……问 你哦,你什么时候把我们的小鹤也干了呀?」 「嘿嘿,你问小鹤自己呀!」 「你说吗,说吗,啊……好猛,我的屁眼都要被你插坏了。」我说着好听的 ,等着他说出来。 「猛吧!你们两个都他妈的骚,小鹤早就被我干过了。就是那次去拿照片的 时候,我说那些照片在家里,叫她陪我一起回去看看。在我家里,三两下我就把 她给干了,是吧,小鹤。我那天干了她二次,第二次干了她一个多小时,干完了 她都不舍得放开我,她男朋友时间太短,每次才十来分钟,我最快最快都要半个 小时。我跟你说,那天拍照的时候,我就知道她很好上的,只是那天人多,她可 能不好意思,不然那天就把她办了。那天拍照的时候,她还吃过我鸡巴呢,对对 对,就是你来敲门的时候,小鹤正在舔着呢,只是我答应小鹤要保密,才一直没 说。要不是你敲那一下门,我当时就想干她了,那天气死我了,今天好好干死了 ,坏了我好事。爽吧,骚逼。」阿军在我肛门中用力挺了几下。 「啊?不是吧,哦……小,小……鹤,他说的是真的吗?」我其实并不怀疑 ,他根本没有说慌的必要,怪不得那天他们那么长时间才开门。 「你还好意思说呢!」小鹤终于吐出嘴里的鸡巴,抬头很不好意思的看着大 家,「那天是他突然一下子插到我嘴里来的,我都没反应过来。」 「嘿嘿,没反应过来,那我把鸡巴掏出来的时候你还不是没拒绝,舔的时候 怎么没看你说不愿意了?」 「反正是你强迫的。」小鹤还在嘴硬,但是一下子又被刚子按下头去。 「别理他,小鹤,继续舔,你小嘴可真软呀!」刚子按住小鹤的头,让她卷 起嘴唇,紧紧的包裹着他,然后舔的更快起来。 「对了。」我突然想起来,「小鹤,你晚上到我这来,你男朋友不会怀疑什 么吧?」 小鹤停顿了一下,可是并没有说话,只是微微摆了摆头,又继续舔了起来。 「呵呵,我哪会怀疑什么,我都在这里。」 「别捣乱,没问你。要是小鹤男朋友怀疑起来就不好了。啊……轻点吗。 」 「我现在不就是小鹤的临时男朋友呀,小鹤和他男朋友分开十来天了,你不 知道吗?这些天她都住在我那的。」 我一下子真的惊讶住了,但是从小鹤没有反应的举动来看,这是事实,怎么 这样呀? 「我和小鹤的聊天记录叫她男朋友看到了,谁叫她忘记把聊天记录删干净? 」阿军继续说到,「不过,这吊男的,尽然看我们在QQ上的聊天记录,真是没 道德。」 这是什么人呀,干了别人的女朋友,还说别人没有道德。我连忙对东子他们 两个说:「那你们以后也要注意呀,别乱和我聊天了。」我老公也是知道我的Q Q密码的,东子他们最近老是给我发信息,不过还好,我都有记得删除。话说回 来,他们两个算是不错的了,从来不主动给我打电话,也怕给我惹上麻烦。 「我跟你说,别看着小鹤看起来好像很可爱,不懂事似的,聊天的时候可骚 了,都陪我裸聊了好几次。她自己说初中的时候就不是处女了,初三的时候认识 了一个社会上的小痞子,有一次他约小鹤出去玩的时候,和他的朋友一起把小鹤 给轮了。小鹤,你那次说好像前前后后有三四个月吧,就是被他们轮奸这事,对 ,没记错。之前这个男的都是她第七个男朋友了,分就分了呗。啊!你个骚逼的 屁眼真紧呀,我都想射了。小鹤她最近每天晚上都让我干个好几次,她身上哪个 洞我没干过,上个礼拜我朋友过来玩,我就她说,要不要晚上我们一起轮了她, 她当时虽然说我讨厌,但我一看她那表情就知道她乐意的很,叫她去洗澡,她洗 好出来的时候就穿件透明睡衣,里面连内裤都不穿,不是想让我们轮了是什么。 啊,你这屁股扭起来真是骚,是不是听我说这些很爽呀。没想到今天还能把你也 给干了,那天看到你的时候,就知道你肯定是个骚货,特别闷骚的那种。看起来 正经,上了床肯定又骚又贱。东子说你都被几十个人干过了,我一点也不惊讶的 ……我靠,你还嘴硬,老子干死你。二十多个不也是几十个了,真看不出来呀, 你和小鹤还都喜欢被人轮着干的,你看看你屁股上写的,叫你烂逼一点没错。后 来你走了,我还和刚子说过这话,刚子,对吧。要是你那天男朋友没去的话,估 计那天就能把你带出去打炮了。啊,爽死了,好紧呀。小鹤才只被十来个人干过 ,怎么你的骚逼比她还紧,啊,这屁眼更他妈的紧。」 这个死阿军,看起来呆头呆脑的,到是个话匣子,没完没了的说个不停,不 过在这种环境下,这些话让大家都很兴奋,东子紧紧的抓住小鹤的屁股上的两团 雪白,臀部开始加力,更凶猛的撞击起小鹤来,弄的她现在连发出呻吟都断断续 续了。 我扭头看看正在卖力舔弄刚子的小鹤,真没想到,她这些天一直和阿军在一 起,还和阿军的朋友一起做过,怪不得一点也没有看出来分手的痛苦。而且她尽 然初三就被人轮奸了?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也和这么多男人上过床了?我们一直还 以为她还不太懂事呢。不过,小鹤一直不反驳,肯定是没错了。想想还是纳闷, 她到底看上这个男人哪里了,持久吗?真是的。不过,我也没法再说她什么,我 自己现在还像只母狗一样被他占有呢。 刚子拉起小鹤,让她坐在他的身体上,然后一下子把粗大的下身捅进她的阴 道里,「啊……」愉快的呻吟,激烈的撞击,男人的吼叫,一起回荡在我的房间 里。 时间过的很快,又是一年秋来到,天气开始慢慢凉了起来,冷风吹过,我紧 了紧身上的外套,然后一下子呆住了。前面不远的地方,那个曾经非常熟悉的背 影紧紧的搂住身边的女孩,幸福的偎依在一起。那个曾经让我感觉特别温暖,特 别安全的怀抱里,再也没有了我的位置。这是我自己一手酿成的苦果,当他打开 房门,看到我在三个男人的夹击中疯狂的呻吟时,我知道我一生的幸福就这样断 送了。眼泪又一次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寒风扑面,轻轻的带走我滑落的泪珠,也 带走了我曾经拥有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