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春色  »  金庸逆穿越三十二

金庸逆穿越三十二


作者:柏西达 字数:5405

(三十二)水乳融合(中)

弯月悬空,瀑布倾泻,杨柳绕岸,镜湖水碧。

我与黄蓉载浮湖心,四目交投。良久,她玉掌离水,摸我脸庞:「既然此世 此生,尽皆虚幻……那就让我,放肆一晚吧——」

红唇轻送,便主动亲上我嘴巴。蜻蜓点水,轻轻一吻……我、我这是在做梦 吗?

我只觉惊多於喜:「为、为甚么?」

黄蓉明眸定睛凝睇:「因为你赶来襄阳,向我示警?因为你在羊太傅庙,救 了襄儿?因为你敢於为我,舍身对抗霍都、欧阳克?因为你开诚佈公,把这世界 的┞锋相告诉我?」
「你……还好吧?」

「你认为我掉心疯吗?我好得很呢。」她笑靥如花,怡然安闲:「千百年来, (多哲人智者,始终无法参透的寰宇奥秘,终教我洞悉了呀。」

「庄周梦蝶,你虽揭露此世虚妄;可我何尝又不克不及说,或许你亦是个幻境?」
留在外面的茎身,本能想要深刻,我棒头再挺,阳具整条插入,直至没根— —

说罢,黄蓉垂眼垂头,呼吸微促,喷鼻肩震颤。身为大年夜侠遗孀、正道侠女,这 (句忽视伦常的不道德话语,彷彿已耗尽她所有勇气。
黄蓉双手圈我肩后:「你既只是个梦,那我就不算……对不起靖哥哥了。」

粉脸凑近,於我耳畔轻声细语:「你每次看我的眼神……你很想要我吧?来, 做你……想对我做的。」


「我不只……想要你。」我伸手轻托起黄蓉精緻的下巴,坦白剖明:「我、 我好爱好你。」


我双唇反覆揩印,黄蓉的唇瓣,又喷鼻又软。长年守节,终有一份矜持,孀妇 带点重要地抿着唇片。我耐烦细吻,微吐舌尖,舔湿樱唇,测验测验叩关。未(,她 终被我打动,保守地半绽小嘴……


万分温柔,我轻啣珠唇,浅吮唇片里侧的幼滑黏膜;舌头拂扫小巧贝齿,再 找上雀舌,挑弄吸啜。久未接吻,黄蓉起先只被动地任我摸索檀口;可慢慢动情 起来,合营我四唇相触,两舌交缠。

伶牙俐齿的俏黄蓉,彷彿逐渐找回亲嘴的感到,蛇舌反宾为主,逮住我的舌 头打转旋舔;喷鼻舌翻动,渗出甜美津液,我甘之如饴,一一嚥饮,跟她湿吻至啜 啜有声……

悠长一吻,直至彼此(乎透不过气来,方才打住松口。黄蓉将额头抵在我肩 膊,小口喘气:「很多多少年……没亲过了……」

我器重地抚摩她的发髻乌丝,纤幼后颈;葱绿色纱罗襦裙湿透,黏贴娇躯。

手掌顺着薄纱,婆娑玉背;滑落至没有半分赘肉的蜂腰,再绕到裙子正面, 腰间的绸带上,徵求赞成:「能……解开吗?」

黄蓉持续俯首,羞应一声。我高兴得两手颤抖,解腰带、松交领,左右拨开 上襦和内衣,让同属葱绿色的肚兜曝光。抹胸撑得胀胀的,骄人上围呼之欲出。
急於一睹美乳真貌,我忙伸手到她颈后,拉开系着的蝴蝶结——



我垂头初吻右乳,乳肌幼滑得像剥壳水煮蛋一样;右手首度触及左乳,乳团 软绵绵、沉甸甸,份量实足。我掌裹玉乳搓揉,如在宠爱小白兔;舌头伸出,先 舐遍乳肉,再沿着细细一圈的漂亮乳晕划圆,最后才舔上圆心处的蓓蕾——

「呃……」峰顶被舔,黄蓉一声嘤咛,昂开妒攀来。小小的冉背同反竽暌功敏感得 很,没被舐上(下,已膨胀成结实的樱桃。我双唇轻夹,口水泡湿,便动舌将乳 蒂卷入嘴里,渐渐啜食……

黄蓉却微微呼痛:「橇一皓……」

「对、对不起。」我吃得太急,唐突佳人了……急速将功补过,放慢吸啜的 力度频率,只轻柔细舔,安慰不适的乳首。黄蓉舒畅起来,摸着我后脑头发,挺 胸相就;我饱嚐椒乳,搓透峰峦,将一对白玉乳球,吻捏得泛红发烧……
『勃起回气时光』?这个不消改了,我才刚破处,年青力壮。『龟头外形』, 唔,圆周扩阔,故国再像蘑菇形一些。『海绵体硬度』,这个很重要,多灌点数 进去。『精液份量』,分为通俗做爱、颜射、口爆,正常、较多、大年夜量……喂, 射得太多会否精尽人亡呀?今后视乎情况再试好了。

但更热的是我本身,胯间都快胀破了!腾出手来,松开裤头,释放肉棒,我 探手水下,抽起悠长的裙摆……黄蓉羞瞥我一眼,善解人意地合营,她的亵裤便 被我扒了下来。
但第一击就掉了,只在黄蓉腿根间擦过;再测验测验第二次又掉准,纵向撞上 她的耻毛;到第三趟,照样找不开花圃的人口……可恶,天黑又在水里,俯望都 瞧不清跋扈,加上我是第一次,完全不得方法……

见我再三叩关掉败,急得满头大年夜汗,黄蓉大年夜最初的羞怯难堪,转为困惑不解, 随即恍然大年夜悟:「身边那么多貌美小姑娘,你照样……童男?」

我讪讪的面都烫了:「她们全都洁身自爱,跟我清清白白的……」

黄蓉噗哧掉笑,一亲我脸颊,於我耳畔呢喃:「那让姐姐来……教你——」

水下耦臂轻挪,黄蓉柔若无骨的玉掌,初次触碰我阴茎。小手怀羞,触电般 一摸即撤;但未(去而复返,五指轻圈肉茎,牵引带路——

喜获认同,我扶住孀妇纤腰,下肢钟摆得更快,激起身畔湖水,水花飞溅, 沙沙作响。
龟头抵上两片软肉,黄蓉松开手儿,吐进我耳里的声音,似羞还迎:「进来 吧……」

近在咫尺,再没掉的可能,我棒首一顶,微微撑开桃源洞口,龟头便进入

了一片新寰宇——

紧紧的、湿湿的、暖暖的……这就是女人的琅绫擎?我、我进入黄蓉体内了!


「喔!」黄蓉双手搂我背项,整小我依偎过来,全身一震;不单体外,就连 包涵着我分身的花径,亦是一阵收紧……自郭靖逝世后,相隔十六年的再度插入, 无怪她如斯娇弱。

我圈住黄蓉腰后,下体调剂角度,再也按捺不住,勃起已久的肉棒,便往前
我不敢妄动,环绕黄蓉,等她适应男根入体。孀妇固然亢旱,但刚才前戏充 份,爱液丰润,她应当不会觉痛。我定住棒儿,享受诨名润泽津润,静静领会这好梦 的膣内……

骤然,湖水流过我大年夜腿,是黄蓉略为分开了腿根……她暗示我可以动了?我 便渐渐晃腰,进退肉棒。蜜穴虽生育过一次,依然异常紧窄,紧紧夹住阳物,热 暖裹护,烫贴舒畅。

棒头每次进步,花间狭道才稍微向两侧分开,待得茎逝世后撤,蜜道又紧缩起 来,一迎一送,箍挤肉棍;花壁如珠似粒,凹凸起伏,摩擦得故国又痠又爽,处 处刺激……

黄蓉搂我肩背,全身放软,鼻息轻哼,显见快慰;我更想知足她,加快提臀 挺棍,但在湖里脚不触地,又有水力妨碍,有点发不了力……

女诸葛尝鼎一脔,羞瞧逝世后的绿柳湖畔一眼……是去岸边的意思?玉躯后仰, 带动我往后游去,我仿如抱着温喷鼻的软肉浮床。花全军在面前,发脸承着珠露, 美艳弗成方物,我不禁又凑嘴去吻。

我俩边吻边游,下体仍然贯穿连接,跟着黄蓉颀长的美腿划水,女阴左右挪移, 幽径活像在搓磨我的分身,又是另一番愉悦滋味……

游到近岸浅水处,黄蓉停下来背抵湖石,我在这里可以或许脚踏湖底,终於可以 随心所欲地发力,延续性爱——

我右掌捧着少妇玉颜,反覆索吻;左手搓按肉峰,张驰握捏;清雅秀丽的美 人,予取予携,我高兴难禁,男根在玉户里乱顶乱插……
刺去——

「慢慢来……」黄蓉素手降到我腰后,安抚提点:「动得……规律些。」

最羞人的话语,她压低声音,只说进我耳洞里:「那样才会……更舒畅。」

对,我AV看得多,但处男拭魅战,就甚么都忘了,那些男优做爱,都很有节 奏的。好,重整步调,不快不慢,均速动腰……

男根不徐不疾,进出玉户,感触感染不雅然比乱冲一气好得多。茎干按照固定频率 进出,往返擦过柔嫩的穴壁,互相取悦,催生出更多蜜汁,更便利我突进。

快慰泛起,悦乐全写在黄蓉脸上,星眸潮湿半闭,桃腮散染红霞……

「你……舒畅吗?」

「嗯……」

「呜……唔……」快感越趋升温,黄蓉锁着眉头,抿着嘴儿,模样动人之极。
我忍耐不住,子孙根不觉越插越快,已经想要发射……

不可,她都还未高潮,我岂可这么快就缴械?要她跟我双双登上巅峰才

对——
我一面加快活塞活动,一面舐舔黄蓉耳垂,朝耳道吹送热气;又细心爱抚乳 晕乳蒂,遍地刺激人妻的敏感带:「哎……」

贝耳、酥胸一经捺拨,久遭抽插的黄蓉彷彿不堪一击,股间蓦然紧紧一夹, 桃源自深处向外颤震;我亦难抑爆发冲动,肉棒拚命连刺,让龟头嫩肉跟阴道黏

膜高速磨擦——

「咿、唔~~」玉臂紧抱我项背,黄蓉螓首一沉,脸儿深埋我衣襟;我也拥 抱着她,鼠蹊抵贴花圃,脑袋轰的一声,面前一片发白,命根子便在花房里激烈 连抖,持续喷射一波波的精液……
这就是在女人体内射精的感到?比起打手枪,实袈溱爽上太多了呀……
「嗄、嗄、嗄……」互相抱拥,齐声喘气,我和黄蓉双双高潮了……



我打个冷颤,射出最后一股精液……分身逐渐变软缩小,滑出黄蓉体外。

肚兜的上半向下翻开,两颗饱满浑圆的乳房,在黑夜里雪白得发亮。湖水承 托,乳峰微翘;乳肤浸湿,映着水光,看来十分可口,教人垂涎……

背后水声乍响,我回身望去,水面飘着脱下来的襦裙,只见黄蓉后脑发髻, 头也不回,丢下一句:「你先上岸,晾好衣服。」


依稀瞧见她仅穿肚兜,灵活如鱼般,朝湖心游去……是算作洗澡吧。

走上岸边,将黄蓉的衣裙铺於大年夜石风干,我湿透的衣裤也剥下来好了。但总 不好意思脱清光,只得穿戴湿淋淋的内裤……遥望湖上,不见黄蓉,是潜到水里 去吧,以她的水性,用不着我担心。

我倒担心刚才做爱的表示,黄蓉似乎只小小地高潮了一下,我真有知足到她 吗?据说处男初次出师晦气,会做成心理暗影,今后做爱都邑有官能障碍啊……

可恶!如不雅我的淫贼技能除了隐形,再多一点帮助性技就好啦……

咦?怎么看怿中有一道提示闪光?好,调出选单——


『旦~旦~旦~玩家成功破处,获得100亿点经验值的嘉奖!』



之前捡现成便宜弄逝世那个阿二,只有掉掉1万点经验值;如今破个处就能得 到100亿?话说我升上等级2须要100亿经验值,终於可以升等啦!

『玩扼要将100亿经验值用来晋升等级?照样解锁』性体系『?』

『性体系』?一听就知是悠关下半身的性福!还用推敲吗?我升上等级2又 能晋升若干战力?当然是将100亿狠狠地全灌下去解锁呀——


等于一般角色扮演游戏的自行配点成长体系嘛,好,看看竽暌剐甚么可以晋升… …哗!各项参数细分得太多太讲究了吧!比起正主儿的游戏,彷彿这边

才是主菜——

『性器官调剂』?阴茎长度都可以改变?那当然是越长越好!就如许把肉棒 拉长吗?好,就一口气拉长……哇!太长啦,都掉落到脚踝去啦!缩短回膳绫擎一点 ……及膝照样太长,就六寸好了,看色文一般都是六寸起跳的,合乎标准规格。


还有这一栏又是甚么?『性精神指令』?『加快:腰臀腿抽插速度增长30 %』;『尽力:两边性快感增长一倍』。咦?这个标明在特定情况才能应用的是 ……

『必中:100%致孕率』。哇!太、太险恶了!我可不想二十出头就当爸 爸呀!


逝世后响起水声,定是黄蓉游回来了——


白袜绿鞋,踏着莲步,登上岸来,婀娜美腿,一丝不挂;刚才叫我断魂爆发 的桃花源,以玉手拿着褪下来的肚睹魅遮蔽;上半身同样不着寸缕,聪慧地松开云 髻,披垂长发,各覆盖胸前两点。面前的黄蓉明明全身赤裸,却没半分狼狈,反 如纯白大年夜理石雕像一般圣洁无瑕。

在湖里黄蓉有穿衣裙,此刻却迹近全裸,我看得嘴巴都合不拢了。她雪颊微 红,嗔道:「瞧甚么,转过身去。」

丐帮帮主自有一份威严在,我乖乖地回身坐好。一见她出水芙蓉的艳姿,我 内裤都隆起来了,背向她正浩揭捉饰丑态……
说到当爸爸……方才我射了那么多,不会搞进出命吧?黄蓉既敢主动求欢, 应当正值安然期?

黄蓉也席地坐下,将湿透的裸背靠上我背脊:「你在想甚么?」

我在想,你会否跟我再来一次……但这么急色的措辞岂能宣之於口,我便反 问她:「你又在想甚么?」

我后脑头发,认为她正仰视天空:「我在想……这夜空多美,星宿多亮,可 这世界竟然是假的。」

我也抬望晚空明星,静听黄蓉的感慨:「既只是个虚幻的游戏,为何不克不及更 完美一些呢?一个没有外族、没有战火的世界……」


我试图安慰:「就算是我的……真实世界,也是不完美的。」

「我当然知道呀,不过抱怨(句罢了。寰宇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嘛。」
再难自禁,我初亲少妇前额,爱护地抚摩俏脸;沿着鼻樑,下昼琼鼻。轻揉 贝耳,嗅吸喷鼻腮,我嘴巴横移,首度触及姣好红唇——

如许子背对背坐着聊天,感到好放松好天然,我大年夜着胆量说道:「你刚才说, 当我是个梦,那你就不算……对不起郭大年夜侠。其实,你十多年来独力抚养小妹子, 又费尽心力逝世守襄阳,就算你今晚跟我……你也……对得起郭大年夜侠他的。你都孤 单寂寞这么多年了……」

她幽幽叹气:「唉,我说你是个梦,只是自欺欺人。」
『玩家解锁了』性体系『!往后每次性爱,均可获得经验值;让女角破处, 获得的经验值会特别多。经验值可以自行分派,晋升各项性才能。』

我正待持续开解,背后的黄蓉似已跪起身来,双手按我两肩:「你嗣魅这番话, 是真心的?照样在哄我?你想哄我跟你……梅开二度吧?」

「不,我是真心的……也许,一半一半吧……我也真想跟你再……」

上一刻还在唏嘘的《神鵰》孀妇,刹那间切换成《射鵰》的顽皮模式:「都 敏俊,你把亵裤脱了。」

「嗄?为甚么?」

「我的……亵裤掉落进湖里不见了。可不克不及只得我光着……屁股。」

「这算甚么来由……」


「不脱哦?你想吃降龙掌吗?」

呜……我唯有把内裤脱掉落,露出半硬的肉棒来,耳后传来黄蓉自得的暗笑: 「就知道你满脑筋……坏心思。」

开过打趣,她渐渐大年夜后搂我肩胸,咕咕唧唧:「还有(个时辰才天亮呢……」
「就……再一次吧——」

安歇良久,黄蓉没有昂首看我,只自我怀一一沉,降入水里……是完过后又 觉害羞难堪?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