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不伦恋情]【姐夫的荣耀】第四章 说我是坏人





第四章 说我是坏人





  “哈哈……哎呀,不要啊,我投降,我投降啦。”与我一同滚落到床上的小君虽然有所防备,也无法阻挡我的双手,敏感的身体再次让小君高举投降牌,她喘息着靠在我的胸膛上。



  “错了没有?”我轻轻拧了一下小君的鼻子。



  “恩。”小君用鼻子哼了一声。



  “那还不快点把你同学的照片拿出来?”我脑子裏一直想看看那个“小胖”



  的庐山真面目,看看是不是如小君吹嘘的那样美,我疼爱我的妹妹,但她说话的可信度,我要打打折扣。



  “哦。”小君温顺地从掉在地上的手提袋裏拿出了钱包,又从钱包裏拿出了一张相片,然后扔在我身上,嘴裏说了:“人家大美女一个,追她的人没有一百也有九十,你想追人家,那还要求我帮忙才行。”



  我哼了一声,拿起相片一看,哦也!我猛吞唾沫,惊讶之余想起了一首歌:高山青,口水流,阿裏山的姑娘美如水。



  我忙问:“哪个是小胖?”“中间那一个。”小君说道。



  “你们四个搂抱在一起,哪个是中间呀?”照片上的四个美少女亲昵无间,一同在一个风景如画的小溪水边嬉戏,个个青春靓丽,活泼动人,差点把我馋死。



  “真是猪一样笨,你那麽喜欢大胸脯,难道还看出来?”小君骂咧咧地跳上床,来到我身边,用手指了一个穿蓝衣服的少女说道:“就是她啦,她叫杨瑛。



  九月的,处女座……“小君开始把那杨瑛的情况如数家珍一般说出来,但我居然无心倾听了,因爲小君挨着我很近,她从来不擦香水,但少女特有的体香开始充斥我嗅觉神经,我变得有些麻木。何况她几缕飘柔的秀发散落在我肩膀和手臂上,痒痒的,怪怪的。



  我心跳加速了。



  “喂!怎麽看傻了?就知道你色,看见大胸脯就发呆,真没出息。”小君才温柔几分锺,又恢複了野蛮的样子。只是她娇嗲的声音永远让我觉得她再怎麽凶,也是一个温柔的小女人。



  “我觉得有一个女的最漂亮。比那个杨瑛漂亮多了。”我温柔地说道。



  “谁?哪个?”小君紧张地注视着我手中的照片。



  “这个穿绿T恤的最漂亮。”我指着照片上一个小美女说道。



  “哼!哼!哼!”小君连哼了三声,居然就不说话了,只是她的小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脖子。因爲我所指的人,就是我妹妹李香君。



  “在我的眼裏,在我的心中她是最漂亮,最可爱的。”我发出了感歎,这是我心裏话,照片中的小君笑得那麽灿烂,那麽纯真,明亮的眼睛就如同照片裏的溪水一样清澈,光着脚Y子的小腿粉白粉白的,真让人想咬上一口。



  不知道是不是酒精做祟的原因,还是我内心一种难言的感情,我说出了我很想说出的话。



  空气在凝结,仿佛时光已停止。



  我身边的小君突然簌簌发抖,娇小的身躯似乎要摔倒。我下意识地把手一伸,搂住了小君的肩膀。



  “哥。”小君嘤咛一声,倒在了我怀裏。这声嗲嗲的“哥”听得我全身发酥。



  我赶紧抱着小君,紧紧地抱着。



  良久。小君幽幽地问:“哥,我好奇怪。”“奇怪什麽?”我问。



  “奇怪你怎麽会失恋?你那麽会哄人,那麽会逗人喜欢。”“你哥小白领一个,没钱没势,女人又怎麽喜欢你哥?”我歎息装可怜。



  “也不见得所有女人都在乎钱呀,权呀的,我就不在乎,杨瑛也不在乎。”



  小君轻声说道。



  “杨瑛就那麽好?”我脑子裏浮现一个脸圆圆,眼睛大大的蓝衣女孩。



  “恩。”小君点点头。



  “她的胸脯真的很大?”我坏笑。



  “哼,那麽色,大不大你自己不会看呀?”小君大声娇嗔。



  “照片怎麽能看出来?”怀中的小君被我的双手搂得更紧了。



  “是很大的啦,不然我们怎麽喊她做小胖?不过,好象……好象没有那个戴辛妮的大。”小君笑了起来。



  “哦,你怎麽知道?”我纳闷。



  “我当然是看她内衣的型号啦,笨死了。”“哦,原来这样,那比较一下,呃……呃,小君的大还是杨瑛的大?”身体的酒精在发酵,我越来越大胆。



  “哥,你……你乱说什麽?”小君娇羞地挣扎了一下,但没用。



  “比较一下嘛。”我坏坏地笑道。



  “哼,当然……当然……差不多。”小君一声哼,我就知道她的胸部一定不比杨瑛的胸部小,小君只是不好意思夸自己的胸部大。我下一意识地用胸口磨了一下,因爲那裏有两团肉肉的东西顶着我的胸口。



  “既然差不多,让哥摸摸小君的有多大就知道杨瑛的有多大。”哎!我真色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了。



  “摸你个头……”小君嗔怪不已,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她只是嗔怪,并没有生气,更没有挣扎,她只是安静地躺在我怀裏。



  “小君喜欢不喜欢哥?”小君的平静纵容了我。



  “喜欢你个猪头,你是我哥也。”“那如果……如果我不是你哥,你喜欢不喜欢?”我问。



  “咯咯,没有什麽如果,你是我哥就是我哥。”小君忍不住笑。



  “我可不是你哥了,我是你姐夫,你说的,可不许赖。”小君在笑,我心裏更轻松,说话更大胆。



  “人家说着玩的。”小君拧了一下我的手臂。



  “我可当真了!来,喊一声姐夫。”“不喊。”“不喊就动刑喽。”我又开始吓唬小君了。



  “哎呀!哥你以后别搔人家痒痒了,很受不了的。”这招真好使,小君马上就害怕了。



  “那你喊。”我得意地说道。



  “姐夫……”小君无奈,只好从小嘴裏蹦出了两个字。



  “给哥摸一下好不好?让哥了解那个杨瑛的胸部有多大。”小君喊我姐夫的一瞬间,我全身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这一句“姐夫”与餐厅裏的那几句“姐夫”



  完全不相同。餐厅裏我只感觉到好笑,惊讶,生气。但此时此刻,小君的“姐夫”



  两个字不但喊得娇嗲许多,还充满了浓浓的情意。我沖动地提出了一个大胆荒唐的要求。



  “不给,你想了解自己去了解。”小君的反对在我意料之中。



  “不给也只好动刑了。”我决定再次使用屡试不爽的绝招。



  “呜……哥你欺负人。”小君撒娇般地呜咽。



  “摸一下不算欺负。”到了这个份上了,我只能脸皮厚下去。



  “……那……那只能摸一下。”小君想了半天,居然答应了。



  “好,就摸一下。”能摸一下就是上天的恩赐,我脑袋嗡的一声响,几乎所有的血液都沖上了脑门,爽快地答应后,没有半点犹豫,我就想掀起了小君的白色T恤。



  “关灯,不然不许摸。”小君抓住了T恤。



  灯关了,黑暗中,我摸索着小君的衣裳。T恤掀起了,乳罩也掀开了,我右手颤抖地握住了一个饱满的山峰,那是比喜马拉雅山还高的山峰。



  啊,仁慈的神呀,快来救救我吧,我快呼吸不过来了,我全身快爆炸了。我心裏大声呼喊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既让我感到惶恐,也让我感到无比的兴奋。



  我轻轻地揉着软腻的乳峰,一刻也不想松手。



  “够了,够了,哥,别再摸了。”小君把发烫的脸贴紧我的胸膛。可我感觉出小君不仅脸发烫,就连她身上每一寸肌肤都发烫,黑暗中,我不用看,就能感觉到怀中的小君喘息得很厉害。



  “小君,再喊一次姐夫。”我四处寻找小君的脸,準确地说,我想找小君的香唇。



  “姐……夫……”这姐夫两个字,小君说得异常的艰难。



  顺着声音,我找到了吐字的地方,那裏正喷着浑浊的气息,如兰似麝,我不顾一切地贴了上去,用自己干涩的嘴唇贴上去。



  我干涩的嘴唇即刻得到了滋润,因爲小君的嘴唇又湿又软,我在小君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伸出了舌头,挑进了小君的嘴裏。



  “唔……”小君反应过来了,她身体变得异常僵硬,她拼命地挣扎,拼命地锤打我的胸膛,但我毫不畏惧,毫不退缩,相反,我手中的轻揉变得有些野蛮。



  我甚至用两根手指搓了一下凸起的乳头。



  “恩……”小君轻发出了一声呻吟。



  她的大腿不停扭动,小蛮腰不停地摇摆,就连身体也一改退缩,反而向我贴了过来。



  我开始寻找小君的舌头,好几次将要咬住,但都被逃脱了,我毫不气馁,一边吞咽小君口裏的香津,一边耐心地等待机会。



  机会很快就来了,当我腾出了另外一只手,偷偷地滑到小君的小屁股时,她触电似的闪躲,一条腿跨过我的身体,夹住了我的大腿,我大腿顺势向前一顶,我不知道顶到什麽地方。我发现,小君的小舌头不再逃避,任凭我吸吮,她身体在颤抖,猛烈地颤抖。



  突然间,小君紧紧地抱住了我,鼻子发出低沈的哀鸣。



  我吃了一惊,忙松开了小君的嘴,问:“小君,怎麽啦?是不是弄疼你啦?”



  小君紧紧抱住我,一句话不说,只是喘气。



  我又问:“是不是不舒服?”小君摇了摇头。



  我正纳闷,小君突然用力推开了我,从床上跳了下去,借着窗外微弱的光线,她快速地跑进了洗手间。



  我擦了擦嘴边的口水,慌慌张张地打开了灯,来到洗手间门口,小声问:“小君,你没事吧?”“滚开啦。”小君大叫。



  我没有滚开,只躺在沙发上等着小君。



  好久,小君才从洗手间走出来,虽然她穿着衣服,但我看得出,她洗了一个澡,因爲她头发湿湿的。我喜欢看女人头发湿湿的,因爲这时候的女人很有诱惑。



  但我却不敢再接近小君了,她气鼓鼓的样子让我害怕。



  酒气已经过了,我的理智变得异常清晰。但我并没有因爲对妹妹有违伦理的行爲感到羞愧,我不在乎这些世俗的偏见,我在乎的,是小君生不生气。



  看来,小君一定是生气了,我这样认爲,所以我乖乖地留在了客厅沙发上。



  “李中翰,你给我进来。”小君的娇嗲的声音永远是这样好听,我如奉圣旨一般,跑到了小君的身边。



  小君已经换上了吊带小背心,短短的热裤,灯光下她超俗的清秀让我着迷,我在想,如果小君的肩膀后加两只羽毛翅膀,那麽我一定会跪下来朝拜,朝拜我心目中的天使。



  “上来。”小君示意我上床。



  上床?恩?莫非?我心中又惊又喜,难道会发生什麽事情吗?我心砰砰直跳地爬上了床。



  “哥,你可别胡思乱想,明天你还要上班,睡觉吧。”小君温柔地说道。



  “我睡……睡在这裏?”我问。



  “恩。”我在小君的一声“恩”中躺了下来。



  灯关了,黑暗中,小君背对着我幽幽地说道:“哥,抱着我。”我把手搭在了小君的腰部。



  “抱紧点啦。”小君撒娇地把头靠在了我胸膛,她身体娇小,又软得如棉花一般,我几乎把小君的身体全部包围。



  夜很深了。



  小君在我紧紧地搂抱中进入了梦乡,她的呼吸均匀,平和。



  朦胧中,我看见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孩在广褒的草地上奔跑,这女孩身穿白色的裙子,裙子很宽松,奔跑中,长长的头发和裙子都飘了起来,犹如一个天使,这个女孩很像小君。她跑呀,跑呀。终于在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边停了下来,她脱掉了身上的衣服,在清澈的溪水中嬉戏,沐浴。女孩的乳房很美,我忍不住就走上前摸了摸这个女孩的乳房,女孩大怒,抓住了我的胳膊,狠狠地咬了一口。



  我酸麻异常,正想大叫。突然,我睁开了眼。



  哦,原来是南柯一梦。



  天已经大亮。我的手臂被小君当做了枕头,怪不得又酸又麻。



  小君的呼吸还是那麽均匀,我轻轻地把酸麻的手臂抽了出来,看着小君熟睡的憨样,我爱怜地想亲一亲她的鼻子,可是,我突然就改变了注意,因爲吊带小背心裏已经暴露出了无限的春光,那两只大白兔不小心探出了头来,就连粉红的乳头也已经清晰看见。太诱人了,我大吞了口水。



  偷偷地看了看小君的表情,我伸出了色色之手,在小君傲挺的双乳上轻轻地把玩了两下,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好爽,我暗赞着走进了洗手间。



  站在洗手盆前,我刚挤上牙膏,就突然发现壁挂上多了一样东西,一条棉质的白色内裤,我手中一抖,牙膏和牙刷全都掉到了地上。



  天啊,这不是小君的内裤吗?我激动地把这条内裤抓在手裏,然后放近鼻子闻了闻,一股清香夹陈着一丝腥臊味扑鼻而来,我把内裤打开,赫然发现,内裤的中间有一大滩微黄的水痕,水痕已经凝结,摸上已经失去了棉布的柔软。



  这水痕是什麽?我露出了古怪的微笑。



  ***  ***  ***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我心情愉快极了!



  心情好,运气也跟着来了。



  刚到公司,站在投资部的职员工作区裏,我就被告知我的办公席位不能使用了。我刚大吃一惊,杜大卫就出现在我眼前,他今天看起来也精神不错。



  “中瀚,你跟我来。”杜大卫笑咪咪地领着我来到了工作区裏最宽敞,最大的办公席位边,然后大声地宣布:“啊,大家注意了啊,李中翰从今天起担任投资部的首席分析师,并担任办公室主管,以后所有的报表按规定除了送一份给我之外,也要送一份给李中翰主管,希望大家配合好李中翰主管工作。大家清楚了吗?”



  “清楚了……”此起彼落的回应后,就是一阵热烈的掌声,欢呼声。



  我还在恍然如梦中,杜大卫就笑咪咪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晚上要不要请客呀?”



  我愣了一会,连忙握住杜大卫的手点头哈腰地说道:“要,要,一定要。感谢杜经理的栽培。”



  杜大卫就笑咪咪说道:“好好干。”



  “恩,我一定不辜负杜经理的期望。”我激动得眼泪都差一点流出来了。



  几番感谢后,杜大卫离开了。



  我坐在宽大办公席上久久不能不静,不但思潮不能平静,身体也不能平静,因爲过来向我道贺的职员一个接一个。他们的脸色很恭敬,但我知道,他们中绝大多数人都在嫉妒我。也许他们心裏在纳闷:怎麽这个小子昨天刚来,今天就突然坐了这个位置了呢?



  这个首席分析师的称号,那是别人拼搏了三年后才有可能担当的职务,我从头算起,也只是一年的工作经曆,如此飞速的升迁,绝对让别人怀疑和嫉妒。



  办公室主任就只是一个不大不小,不痛不痒的虚职了。因爲我前面还有一个投资部的行政主管,一个财务主管。我能管的,就是这片职员区,财务区裏才是美女如云的重地,我管不了财务区。



  但现在我这个首席分析师兼办公室主管已经是一个大人物了,已经很了不起了。



  坐在宽大柔软的办公皮椅上,我一直处在一种亢奋中,整个上午一直无法工作,临近午间休息,投资部裏的人员纷纷吃饭休息之际,我还在考虑怎麽把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告诉戴辛妮。



  当然更重要的,就是怎麽向戴辛妮解释。



  我又想戴辛妮了。



  铃……铃……铃……



  办公桌上一部黑色电话在响,这是我的专用电话了。我拿起了电话。



  “我是公司的戴秘书,请李主管到三楼秘书处来一趟。”真巧,电话的那一头,竟然是戴辛妮那熟悉的声音。



  “马上就来。”我放下电话,就兴奋地跳起来。



  投资部在三楼,秘书人事部在四楼。虽然仅仅隔了一层楼,但我却走了五分锺。爲的就是等所有的人走了,我好跟戴辛妮解释“姐夫”的来由。在我看来一定免不了戴辛妮的一番训斥,我已经做好了忍痛挨骂,哀求打揖的心理準备。



  出乎意料之外,推开了戴辛妮的办公室门,我见到的是却是一张迷人的笑脸。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心裏惶惶然。



  “戴秘书,你找我?”我紧张地看着戴辛妮坐在皮椅上的戴辛妮眼波流转,一双纤纤玉手,正在把玩着一支铅笔,她看了我一眼,扬起了粉白的下巴,示意我坐下。



  我看着戴辛妮眼睛,眼光扫过了她高耸的胸部,浅色的上衣裏,竟然是一片黑影,难道戴辛妮穿黑色的内衣?我心想。但在戴辛妮灼灼的目光下,我只好盯着她的眼睛,希望从她动人的眼睛裏了解她的心思,她迷一样的心思。



  “做首席分析师了,有压力吗?”戴辛妮问。



  又关心我了?我心想,但嘴上却说道:“压力是有些,但看见戴秘书后,我的压力消失了。”戴辛妮的脸色变了,一片红霞闪电般地染上了她的粉颊,她想笑,但她还是坚忍着。



  我暗道,好你一个戴辛妮。居然不笑,好,我看你能忍多久。



  “李中翰,请你严肃点,不许开玩笑。”戴辛妮飘了我一眼。



  “不开玩笑,我想报告戴秘书,自从戴秘书生气后,我生活和工作就充满了压力,饭吃不好,觉睡不香,脑子裏就想着怎麽跟戴秘书解释,让戴秘书不再生气,看到戴秘书笑咪咪的,我的压力就马上消失了,报告完毕。”我像背语录一样,语气激昂地胡说了一番,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戴辛妮笑。



  戴辛妮已经憋得满脸通红,但她还要问:“解释什麽?解释你怎麽成爲了姐夫?”



  “是的。”我回答。



  “那你解释呀!”戴辛妮已经快笑出来了。



  “我妹妹说戴秘书长得像天仙一样美丽,她想认你做姐姐,这样我就可以成爲她姐夫了……”我刚说到一半,戴辛妮再也忍不住,咯咯大笑起来,笑得前俯后仰,花容失色。我一看,心裏的石头总算落了下来。



  “哈哈……笑死我了。”戴辛妮按着肚子,站了起来,扑倒在旁边的一张沙发上,也不管什麽仪态端庄了。



  喔,蕾丝,又见蕾丝,戴辛妮只顾躺在沙发上娇笑,却不知道黑色筒裙已经春光泄露,那双穿着黑色丝袜的大腿尽头露出了蕾丝袜口,我甚至可以想象出戴辛妮穿着黑色蕾丝内裤,这一瞬间,我硬了,硬得厉害。



  我站了起来,向沙发走去。



  看见我走过来,戴辛妮坐了起来,她一边整理自己的衣服头发,一边娇嗔:“你坐那麽近干什麽。”



  “向你解释呀,我还没有解释完。”我嬉皮笑脸地坐到了戴辛妮的身边,眼睛盯着她的丝袜大腿。



  “不用解释了,想不到你妹妹这样调皮,居然把我给耍了,昨晚回到家,我就越想越不可能,今天来公司,我调阅了你的个人资料,在家庭情况裏,我看到了你妹妹的名字,果然叫李香君。哼,想不到哥哥老奸巨滑,你妹妹也古灵精怪,真受不了你们两兄妹。”戴辛妮一脸笑意地看着我,简直就是含情脉脉。



  “现在什麽事情都清楚了,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啦?”我抓住了戴辛妮的手。



  “哼,你想得美。”戴辛妮娇嗔地瞪了我一眼,却没有把我的手甩开。我大喜。



  “当然想,做梦都想,辛妮,我就是回家探亲的那些日子都在想你。”我的情话开始出来了,也沖动地搂住了戴辛妮的腰,我发现戴辛妮的腰很软。



  “想我什麽?想着骗我是不是?”戴辛妮又瞪了我一眼。



  “以后不敢了,那天也不是存心骗你的,我只想留下你的内裤。想不到你的内裤跑到我阳台来,那不是天意麽?”我的手搭上了戴辛妮的大腿,丝袜很滑,我的手向裙内滑去。



  “哼,不提内裤还好,我现在都没有内衣换了,也不知道你拿着那些内衣做什麽?难道你变态到想穿女人内衣?”说完,戴辛妮又扑哧一下,娇笑起来。



  “哎!你不是不知道,我是一个成熟男人,有生理需要,实在难受了就只有自行解决,我拿你的内衣的目的就是……”“好啦,别说了,恶心,想了爲什麽不去找女人?”戴辛妮脸红红地打断了我的话。



  “我只想你,我不想找别的女人,每天晚上我就只想你,就连探亲的日子也想你,不过,既然你让我去找女人,我考虑一下。”我的脸已经靠近戴辛妮的嘴唇。



  “哼,你敢?哎呀,你的手放尊重点。”我的手顺着柔滑的大腿滑进了戴辛妮大腿根部,但戴辛妮很及时地阻止我的手,我的手只差一点就摸到了内裤的中央。



  “唔……”我扑倒了戴辛妮,把她压在沙发上,含住了拼命躲闪的小嘴。戴辛妮在挣扎,奋力地挣扎。但我的力气比她大多了,我知道,这次我不能再错失机会。我的双手出击,握住了高耸的胸部。



  小君说得没错,戴辛妮的内衣罩杯不但大,她的乳房也大得惊人,按在上面,就如同过年包饺子时和的面团,根本一只手无法掌握。



  虽然我已经摸到凸起的两点,但我很想看看乳房的模样。上衣也很薄,但与触摸肌肤有很大的差别,所以,我的手开始解开戴辛妮的衬衣纽扣。



  可恨的是,戴辛妮的衬衣至少有七八颗纽扣,在强烈的挣扎中,我根本无法顺利地一一解开,此时,男人伟大的侵略性在我身上体现出来了,我变得疯狂而粗鲁,强有力的双手竟然用力一撕:“扑,扑”几声,戴辛妮的上身就已经完全敞开,衬衣上的纽扣滴滴答答地跌落在地板上。果然没猜错,戴辛妮身上穿着黑色蕾丝乳罩。



  “唔……唔……”戴辛妮的反抗越来越激烈,激烈的程度出乎我预料,我知道她野蛮,但没有想到她如此顽强,我的信心在一点点消失,我想到了妥协。



  “嗨,你怎麽这样凶?就不能温柔点吗?”我松开了戴辛妮的嘴,但还是把她压在身下。



  “顺从你就温柔了吗?哼,放开我,不然我就让你后悔。”戴辛妮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恶狠狠地盯着我。



  “把你的内裤给我,我就放开你,不然,我就不放。”我针锋相对。



  “不给。”戴辛妮又想推开我了。但我已经有準备,就在戴辛妮要挣扎的时候,我掀开了她的黑色蕾丝乳罩,一把抓住了颤动不已的乳房。



  “啊……你……耍流氓,我喊了。”戴辛妮的脸都涨红了。



  我不爲所动,一边揉着戴辛妮的乳房,一边吻她的脖子,耳朵。就在我嘴巴就要含住她的乳房时候,戴辛妮妥协了。



  “停……停……我给你裤子,我给你裤子。”戴辛妮大叫。



  “好吧。”我虽然心有不甘,但感到有些累,手臂上还有一丝丝的辣疼,不用看,我知道被抓伤了。看到这种状况,我除了暗歎这个戴辛妮强悍外,就只剩下退而求次了。



  “你不起来,我怎麽脱给你?”戴辛妮先让我不要压着她。



  “不行,你先脱。”我刚想离开戴辛妮的身体,突然,我发现戴辛妮的眼光闪烁,还露出一丝狡黠的神色,我心中一动,马上拒绝了她的要求。



  戴辛妮有些失望,也有些愤怒,但她咬了咬嘴唇,还是撩起了筒裙,把双手放在了双臀的两边,屁股一擡,一条又小又薄的蕾丝褪到了膝盖上。



  “看什麽看?裤子脱了,自己拿。”戴辛妮发现我盯着她胸前的两颗粉红蓓蕾发呆,不禁大爲愠怒,她双手一抱,挡住了我的视线。



  “把腿曲曲,我好拿裤子。”不知道爲什麽,我还不想离开戴辛妮的身体,短暂的休息,让我的体力迅速恢複,我心裏又有了主意。



  戴辛妮无奈,只好把左腿弯曲,黑色小内裤很顺利地就从左腿中褪出,挂在了右腿上。可是,就在戴辛妮曲腿的一瞬间,我看到了戴辛妮的大腿内侧,一片乌黑中,粉红鲜嫩的裂缝让我的血液沸腾,我硬了,硬得厉害,我身体裏那股深埋的兽性被释放了出来,看着身下迷人的身躯,我再次扑向了戴辛妮。



  “啊……你不守信用。”戴辛妮双手乱舞,身体不停地扭动。



  信用?这个时候男人讲信用就是一个白癡。



  我抓住了戴辛妮的双手,死死地摁在了她的头顶上,再也没有什麽东西可以阻挡我占领她的两个制高点。啊!多美的乳房啊,像桃子,一只放大的水蜜桃,一只染白的水蜜桃。我嘴馋极了,我的生理饑饿了,我需要吃吃这个桃子。



  “啊……不要呀……李中翰,你这坏人,哎哟……”戴辛妮全身都在颤抖,我的舌头一遍一遍地挑逗她的乳头,乳头变硬了,我又拼命地吮吸,口中丰富的唾液染湿了两个美丽的乳房,也许有水迹,这两个美丽的乳房更像鲜嫩的水蜜桃了。



  “恩……不要啊……”戴辛妮不停地哀求,她的反抗已经失去了威力,她的意识也明显地模糊。



  但我的意识还是那麽清晰,我的终极目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占有。



  我迅速地腾出了一只手,迅速地解开了皮带,扣子和拉练,虽然我这条裤子是阿马尼牌子,但现在,谁还在乎?



  裤子脱落,不停哀求的戴辛妮犹未发现危险,当火热的阴茎接触到敏感的三角地带时,戴辛妮才察觉到异样,她惊恐地看着我,颤声叫道:“别……别……”



  别你个头呀!我心想,这个时候还别,脑袋进水呀?



  戴辛妮可恶的垂死挣扎,让粗硬的阴茎只能在花房外徘徊,我一时难以得手。



  但我欲火焚身,再也管不了绅士风度,温柔体贴,有了上次失去机会的深刻教训,这次,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个母老虎制服。



  但事情远没有这样简单,我刚好不容易把戴辛妮的双腿顶开,戴辛妮就突然凶猛地在我肩膀上狠狠地咬了一口,而且还咬住不放。



  喔,这是我第一次被人咬,剧烈的疼痛让我一下子就失去了信心,尽管我强壮的身体已经把戴辛妮的双腿完全打开,但我还是打算放弃了,如果没猜错的话,肩膀已经有血流出来,我无奈地停止了进攻。、也就在这个时候,公司规定一个小时的午休即将结束,职员们陆陆续续回到了公司,脚步声,说话声也陆续传来。



  戴辛妮显然也听到了杂乱的声音,也许害怕被人听见,她的反抗力量突然一下子就小了很多。



  哦!我仁慈的神啊,我真的太感谢你了。



  我心中不但感谢神明的保佑,还暗暗庆幸先把戴辛妮的内裤脱了,不然一切努力都付之东流,亢奋的我抓住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腰部一沈,粗大的龟头就顶入了潮湿的穴口。



  “啊……不要……有人来了……以后好吗?”戴辛妮向我做出了最后的恳求。



  “嘘!别说话。”我看着戴辛妮坏笑,心想,以后?说不定明天地球就爆炸了,还以后?真是莫名其妙。也就在这一刻,我下身用力急挺,整条大阴茎完全插入了温暖的阴道中。



  “噢……你这个坏人……噢……”戴辛妮双腿踢打着我的两肋。



  “我是坏,但我爱你。”我享受着阴茎被软肉包围的感觉,这感觉,舒服极了。



  “现在是上班时间,等……等下班了,我……我们再……好不好?”戴辛妮终于放弃了抵抗,她可怜兮兮地看着,美目水汪汪的。都这个时候了,她居然还想和我谈条件。



  “现在先来一下,等下班了再来一下。”我笑着努努嘴,心想,我又不是猪,怎麽能被她可怜的表情骗两次?我开始抽动。



  “噢……你会后悔的……”戴辛妮先张了张嘴,看到已经无计可施,她恨恨地用贝牙咬了咬红唇。



  “我是后悔,后悔爲什麽不早点追你,你外表冷漠,但内心火热,嘻嘻,你的奶子还很大。”我嘻笑低下头,轻舔了一下迷人的乳峰。



  “你……你下流,恩……不要呀……”戴辛妮被我一番调戏,她又羞又气,身体被压着,双手被我摁住,她怎麽也奈何不了我,最多就是扭动身体。



  扭动身体也带动了身下的摩擦,我感觉戴辛妮的阴道开始蠕动,一股收缩的阴力包围我整个阴茎,让我充满了愉悦。



  我技巧地反複抽动,时快时慢,时重时轻。在戴辛妮迷离的眼神注视下,我放开了戴辛妮的双手,也让自己的双手用在了更需要的地方,那地方就是高耸的乳房。我不但舔着迷人的乳峰,还揉搓两颗可爱的蓓蕾,我希望在享受着愉悦的同时,也给戴辛妮带来快感,让戴辛妮舒服了,也许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我狡猾地笑了。



  戴辛妮不再看我,她干脆闭上了眼睛,嘴裏发出了媚人的“恩恩”声。我甚至能轻易地把她的双腿举起,那条黑色的蕾丝内裤在高举的小腿上不停地抖动,好象是在引诱我。



  我现在懒得理内裤,我有更好玩,更吸引我的东西。迷人的乳房,紧窄的花房,还有修长的丝袜大腿无不一一让我激动,我的阴茎剧烈地抽动,剧烈地充血,我感觉阴茎从来没有这麽坚硬过。



  满脸红潮的戴辛妮却突然睁开了眼,她断断续续地小声说道:“快……快点好麽?等会有人来的……”



  “我想慢都不行,你那裏那麽紧。”我坏笑,心想,你叫我快点无非是叫我用力点而已,好,我就用力点。边说,我边加大了抽动的力量。



  “你很讨厌……我不会放过你的……恩……恩……”戴辛妮又把眼睛闭上了,不过,这次不同,她闭上眼睛的同时,双腿也悄悄地搭在了我的臀部,我感觉臀部有一股压力。



  “吧嗒”一声,一只精致的黑色高跟鞋从空中落在地下,我看了一眼带丝袜的纤足,忍不住把纤足摩挲一下,也许是怕痒,戴辛妮发出“吱”的一个笑声。



  戴辛妮笑了,眼睛依然微闭着,但她春意拂面,妩媚诱人的表情让我看得魂都飘了,再也无心恋战,我凶狠地挺动着,这是最后的疯狂。



  全身麻痒告诉我,快感即将来临,但身下的戴辛妮似乎比我更早迎来快感,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咿啊声已经越来越刺耳,我情急之下,拉出挂在戴辛妮小腿上的黑色内裤,然后塞进了她的小嘴裏。



  “呜呜呜……”戴辛妮猛烈地摇动着臀部,她的身体突然向上一挺,两只手用力地抓住了我的手臂,双腿紧紧地夹住我的臀部一动不动了,只有小腹剧烈地颤抖“哦”一声浑厚的低鸣从我的喉咙裏发出,急促的抖动把浓烈的精华弹进了最深处。我倒在戴辛妮身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