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610CC.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不伦恋情]【姐夫的荣耀】第五章 羞辱的条件





第五章 羞辱的条件





  吻着滑腻的肌肤,摸着柔软的乳房,我一边喘气,一边向瞪着我的戴辛妮笑了笑:“别这样看着我,你也舒服对不对?”



  戴辛妮没有说话,她就是一直瞪着我,难说是生气,我估计,就是生气也只有一点而已,我得意地拿起了旁边的那条黑色内裤,刚想放近鼻子闻,就被戴辛妮一把夺了过去。



  “那水晶瓶子的故事也是你编的吧?”戴辛妮冷不丁地问了我一句。



  我没有回答,也不好意思回答,干脆匍匐在戴辛妮身上,回味着刚才那消魂一刻。



  “问你话呢。”戴辛妮又问了一遍。



  我还想装糊涂,但耳朵的刺痛告诉我,我必须要回答:“那是善意的谎言,我的目的还不是爲了你?”



  “果然是骗我的,你这个骗子,快起来。”戴辛妮揪着我的头发。



  “哎哟,痛……痛,有些累,让我休息一下好不好?”我眦牙咧嘴地喊痛,其实既不痛,也不累,我只是想赖在戴辛妮的身上,戴辛妮属于珠圆玉润型的,趴在她身上,感觉很舒服。



  戴辛妮突然歎了一口气,她松开了揪我头发的手,幽幽地说道:“本来以爲你是一个好人,但你这样无赖,看来我看错你了。”



  “没看错,我是坏点,但我是真心的,辛妮,做我女朋友好不好?”戴辛妮的突然伤感,让我有些无措,赶紧收起了嬉皮笑脸。



  “哼,你占了我便宜,我一辈子都不能放过你。”戴辛妮的脸突然一红,露出了一丝娇羞状。



  我一听,顿时心花怒放,心想这个如野马般的女人终于肯暗示做我女朋友了,心裏激动,说话也结巴了:“对,对,对,你……你要坚决地报複我一辈子,让我永远爲你做牛做马,服侍你老人家到老。”



  “你才老。”戴辛妮嗔怒道。



  “对,对,对,你永远年轻,我才老,老得不能动了。”我又开始嬉皮笑脸了。



  “哼,你真的累?哎呀,你你……”戴辛妮满脸的温柔突然有了奇怪的变化。



  我想笑,因爲我的阴茎又硬了起来,刚才一直没有把阴茎拔出来,休息了一会,我的性欲又来了,来得那麽快,连我都想不到。



  “你……你还要来?”戴辛妮吃惊地看着我,也许她也想不到我这麽勇猛。



  其实我能不勇猛麽?那麽漂亮的女人,光看着就如同吃了春药,何况我还可以摸,可以吻,可以……



  “再来一次好麽?”我虽然在征询戴辛妮的意见,但等于白说,因爲我的春风已经度入了玉门关。



  “哦……我真想咬死了你。”戴辛妮看了看办公室的门口,回过头,她狠狠地打了我一下,只是她的双腿很自觉地就向两边分开。



  “你属狗呀?肩膀都被你咬伤了,你真狠心。”我一脸无辜凄惨地看着戴辛妮,身下,在我的抽动中,戴辛妮的阴道裏有越来越多的液体流出来,也不知道是我第一次射进去的精液,还是她自己的分泌,总之很多很多。



  “我要不要跟你道歉呀?恩……”戴辛妮的眼睛又眯了。



  “道歉就不要了,今天让我爱爱三次就算好。”我嘻笑。



  “你别得寸进尺,恩……恩……”似笑非笑的戴辛妮还是闭上了眼睛,只是她说得寸进尺真让我想笑,心想,得寸进尺怎麽够?我还要得尺进丈呢。



  “唔……唔唔……”我吻上一片又香又甜的红唇。



  就在我的抽送狂飙刚起的时候,门口外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戴秘书在吗?”隐约中,门外的小职员回答:“也许在吧,你敲敲她的办公室看看。”



  “哦”男人应了一句。



  紧接就是敲门声。



  我大惊,看了看戴辛妮。戴辛妮也花容失色,她懊恼地瞪了我一眼,低声喝道:“看什麽看?还不快起来?”一边推开我,一边大声喊:“等一等。”



  我也不敢再胡来了,拔枪跳起,环顾四周,想不到戴辛妮的办公室整洁利落,居然没有什麽可以躲藏的地方,正着急,戴辛妮突然走到沙发后面,拉开了一幕窗帘,窗帘后居然不是窗口,而是一道小门,她指了指小门,低声说:“快进去。”



  我一看,也顾不上考虑,慌慌张张地提起裤子,推开了小门,然后又慌慌张张地把门关上,那感觉就如同做贼。不过,能得到戴辛妮,就是死也心甘,何况做贼?



  靠在小门上,我憧憬着幸福,但小门外的声音还是传了进来。



  也许只是隔了一道门,外面的声音居然让我听得很清楚。



  “咦,戴秘书脸红红的,是不是在休息?真不好意思啊。”来人的声音我一听,就觉得很熟悉,心想,莫非是杜大卫?估计发觉戴辛妮开门慢了,所以他认爲戴辛妮在休息。



  “哦,是啊,刚睡了一下,杜经理有什麽事?”戴辛妮的声音很好听,但也很冷淡,她又恢複了那高傲的性格。我暗暗偷笑,心想你戴辛妮对别人冷淡点好,对我就要热情点,想到这,我摸了摸依然硬挺的大阴茎,这个家伙居然把裤子撑起了一个小帐篷。



  “呃,想和你聊聊……”杜大卫说道。



  “聊就聊,请你别动手动脚的。”戴辛妮的声音突然变得异常严厉。



  我一听,大吃一惊,随即心中大怒,真想沖出去,保护我的戴辛妮。不过,我还是忍了一下,毕竟杜大卫对我有恩,只一天时间,他就把我从一个普通的职员升爲首席分析师。更重要的是,小君的工作也要靠杜大卫安排。



  但接下来的话让我更吃惊。



  “呵呵,还是那麽凶,那我就问一些正事了。”杜大卫干笑了两声,居然向沙发走来,还坐在靠近小门的沙发上,他离我不到二十公分。



  我心砰砰直跳,真担心被发现了。



  “什麽事快说,我还有一些很重要的工作。”戴辛妮的声音依然那麽冷淡,就算是白癡也能听出戴辛妮下了逐客令。



  “你爲什麽安排李中翰到我的部门?而且还安排了那麽高的职务,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杜大卫的语气很不满。



  我一听,脑子就蒙了,心裏很纳闷:什麽?我升职并不是这个杜大卫提拔的?



  “李中翰升职与我有什麽关系?职员升职提拔是人事部的事,我一个小小行政秘书哪裏有那麽大的权利?”戴辛妮淡淡地说道。



  “嘿嘿,戴秘书,你别想瞒我了,别人不知道,我可知道你的能耐,你在那老头枕边吹一下风,那想提拔谁还不简单?”杜大卫笑得很诡异。



  “住口,你……你别乱说,如果没有其他事情,请你马上就走。”戴辛妮的声音虽然依然严厉,但却低了许多,好象怕被我听见。



  我突然间就觉得晴天霹雳,脑袋嗡嗡作响,心裏想这个杜大卫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呀?我的升职难道与戴辛妮有关?那“老头”是谁?更重要的是“老头”与戴辛妮是什麽关系?



  我的心凉到了脚底,赶紧把耳朵贴近门缝,想听一个究竟。



  “我是要离开,但我很想知道你把李中翰安排到我身边是你的意思,还是朱九同的意思?”杜大卫冷冷地说道。



  “这完全是朱总裁的意思,你清楚了吧,清楚了就请马上离开。”戴辛妮的语气充满了愤怒,但又只能强忍着。



  “嘿嘿,那朱老头也老了,过两年肯定会辞去董事会主席,你靠他还不如靠我?哼,我敢说,不出三年,董事会主席的位置非我杜大卫莫属,你那麽聪明,就应该知道怎麽做。”



  “哼,等你成了KT的董事会主席后再说吧,不过,我认爲你成不了,我还告诉你,我戴辛妮谁也不靠,就靠我自己,好了,我说完了,你不走就慢慢坐着,我有事情要办。”戴辛妮冷笑了两声。我听到高跟鞋噔噔噔的乱响,随后就是开门关门的声音。



  “fuckyourmother,得意什麽?你只不过是一个婊子而已,哼,居然不识擡举,有朝一日,我让你跪在我脚下。”杜大卫狠狠地暗骂了几句,也许觉得很无聊,他度了两步,也离开了办公室。



  我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十分锺前,我还充满了幸福,十分锺后,我却感觉自己实在太可怜了,我真想不到,骄傲的戴辛妮真的与董事长有瓜葛,我喃喃地歎道:“难道鲜花一定需要牛粪才能活得漂亮吗?”



  “你说谁是牛粪?”有个声音在我身后问。



  我的心髒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要破了,还没有回头,就颤抖地问:“谁?”



  “你回头就知道了。”我身后的人说道。



  我回头了,虽然没有回头前我就猜出了是谁,但真的看到矮小瘦弱的朱九同后,我还是大吃了一惊,我不但吃惊,还有些惶恐,因爲这个矮小瘦弱的朱九同就是我们KT公司的总裁。也是我的老板,我的衣食父母。



  “你……你好,总……总裁。”我暗歎命运的捉弄,心想,这次完蛋了,不要说担任什麽职务了,就是能保住饭碗也是希望渺茫,没有一个德高望重的人喜欢被别人称做“牛粪。”



  朱九同就是一个德高望重的人,在金融界,没有人不认识“九叔。”



  “我不好。”朱九同摇了摇头,他神情有些悲哀。



  我虽然很惊慌,但也很纳闷,眼前这个白发多过黑发,拄着一条黑色拐仗,脸瘦干扁的矮小老头居然神情落寞,好象一个欠他很多钱的人突然死掉一样。



  “啊?怎……怎麽不好?”我壮了壮胆子问。心裏却祈祷,他一个看起来六十多岁的人,一定不会与我这个小年轻一般见识。刚才那句玩笑话,也不会让我的工作“身首异处”的。



  “因爲我是牛粪,牛粪很臭。”朱九同的样子想哭。



  我想笑,但却笑不出来,我连忙用最诚恳,最真情,最可怜的声音道歉:“呃……不,不是,我才是牛粪,我李中翰才臭不可闻,朱总裁,我刚才不是说你,不是说你。”



  “你不必道歉,因爲你说对了,我是牛粪,恩,甚至连牛粪都不如。”朱九同又歎了一口气,他佝偻的身子让人同情。但我知道,现在应该受到同情的人不是朱九同,而是我李中翰。



  “朱总裁,我……我错了,你原谅我吧,我真的是无心的。”我简直垂头丧气到了极点。



  “她十五岁我就收留她,养了她四年,十九岁那年我送她去英国读书,只要她喜欢的东西,我都买给她,只要她开心事情,我都愿意爲她做,可是这前后九年零三个月的时间裏,我连亲她一下的机会都没有。可是,你今天却把她上了,你说,我是不是很失败?是不是连牛粪都不如?”朱九同似乎在哽咽。



  我极度震惊,心裏多麽期望朱九同所说的“她”不是戴辛妮。



  “你也不用猜了,我说这个人就是妮妮,就是戴辛妮。”朱九同似乎看穿我的心思。



  “朱……朱总裁。我真不知道戴辛妮是你……你的女人。要是我知道,给我一百个胆子,我……我也不会碰她。”我不但震惊,还心乱如麻,看来这次真麻烦了,我暗暗替自己担心。李中翰啊李中翰,色字头上一把刀呀,你这次真的惨了,人家总裁养了一只肥羊,你连招呼都不打就宰了,人家会不找你拼命吗?



  “那你说现在该怎麽办呢?”朱九同问。



  我心想,上都上了,还能怎麽办?但嘴上还是很诚恳地说道:“总裁你说该怎麽办就怎麽办,只是我父母都老了,还有一个妹妹要照顾,我不能没有这份工作,你大人有大量,我保证以后不再和戴辛妮有来往了。”



  “我有一个要求,如果你同意,不但你工作没有问题,我还让你做投资部的副经理,本来我还可以让你做投资部的经理,取代杜大卫的位置,但是,你现在的能力还不行,公司目前还离不开杜大卫。”朱九同突然提出一个要求。



  我心想,不要说一个要求,就是百八十个要求,我都先答应了,我估计这个请求总不会是让我自断小鸡鸡吧?除此之外,我什麽都可以答应,哎!想到最有可能的就是断绝与戴辛妮的一切联系,我心裏还是很难过,很伤心。



  “总裁,我李中翰学识浅薄,资曆也不高,能在KT有立足的地方就很满足了,至于副经理的职务就不敢担当了。呃……请问总裁有什麽要求呢?”对于升职来说,我突然觉得还是别奢求了。



  “好,你跟我来。”朱九同说完,拄着拐杖向一个走廊走去。



  我突然发现刚才这间小屋子别有洞天,裏面有床,有被,有沙发,有电视,有空调,有冰箱……凡是一切家庭裏有的东西都有了。我猜想,这应该是戴辛妮的休息地方。



  但是我马上又有疑问了:朱九同爲什麽会在这间小房裏呢?难道这间小房子是朱九同与戴辛妮幽会的地方吗?可是朱九同不承认与戴辛妮有亲热关系,难道朱九同骗我?



  我怀着重重疑惑跟随着朱九同。



  小房子果然有另外一个暗门,推开暗门,就有一条仅能一个人走的走廊,沿着走廊走十米左右,就豁然是一个大门。朱九同推开了门,我发现这是一部小电梯,小电梯很精致,很干净,看来经常有人乘坐。



  “进来吧。”朱九同向我示意。



  我四周看了看,只好跟了进去,不过,我心裏有些发毛。虽然我比较大胆的,但现在我总觉得处处都透着诡异,所以心裏还是感觉不塌实。



  电梯在啓动,我的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心裏暗暗乞求仁慈的上天再次保佑我。



  很快电梯就直达九楼,九楼就是我KT公司的总裁办公室。



  哦!原来这个暗道居然是总裁办公室与戴辛妮办公室之间的秘道,想想戴辛妮每天总与朱九同见面,我心裏就泛起了层层的醋意和愤怒。



  九楼的总裁办公室当然是KT公司最重要的地方了,我来公司一年了,不要说九楼,就连八楼的财务总部都没有来过,所以踏进总裁办公室的那一刻,我显得很拘谨。



  总裁的办公室就是与衆不同,不但气派,还处处透着豪华,虽然办公室的色调凝重,但各种瓷器和装饰品的华丽,又把整个办公室的生机点缀起来,所以,我置身其间并不感到压抑。



  “你坐那。”朱九同用拐杖指了指一张宽大如床的褐色软皮沙发。



  “好。”我战战兢兢地在沙发上坐了下去。



  刚坐好,我面前的一台四十二英寸的液晶显示器就闪出了画面,画面清晰地播放着一个办公室的情景,这些情景我竟然有些熟悉,我心中一动,心想这不是戴辛妮的办公室吗?



  很快,我的答案就有了结果,因爲朱九同坐到了我身边,他手拿着一个遥控器切换了另外一画面。



  哦,天啊!我脸色大变,因爲这个画面就是戴辛妮办公室裏的沙发,黑色沙发。我敢肯定,刚才与戴辛妮在黑色沙发上云山雾雨肯定被这个朱九同看见了,心中不禁暗歎,这次真有可能被切鸡鸡了。



  我惊慌失措地看了一眼朱九同,朱九同却面无表情地说道:“你和妮妮所做的事情我都看到了。”



  “总裁……我……我……”我已经不知道说什麽好了,想不到戴辛妮只要待在办公室裏,她就被朱九同全程监视,她做每一件事情都逃不过朱九同的眼睛。



  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我是连想都不敢想。



  “我可以告诉你,如果妮妮不愿意和你做那事情,那麽你就是想霸王硬上弓也没有机会,她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朱九同歎了一口气,继续说:“看来,妮妮是真的喜欢你,真心的喜欢你,我哄她九年了,都比不上你哄她两个月,我真失败啊!”



  “总裁……”我支吾半天说不话来。



  “妮妮十五岁的时候就被人侮辱,差点要跳海寻死,恰好那天我和保镖在海边溜狗散步,于是我们把她劝了下来。妮妮很漂亮,十五岁就很漂亮,我见过无数的女人,但见到妮妮的那一刻,我居然心动了。我不但劝她不要轻生,还决定照顾她一辈子,我就像对一个情人一样对妮妮,虽然我和妮妮相差四十多岁,但我还是充满了信心,我给她我所能给的一切。”



  朱九同顿了顿,带着无限感慨和回忆摇了摇头接着说:“但是九年过去了,她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她只说把我当爸爸,唉!”



  我想不到眼前这个干瘦的朱九同居然如此癡情,居然与戴辛妮有过如此不平凡的经曆,更想不到戴辛妮也曾经经曆了一场劫难,这解开了我的心结,因爲进入戴辛妮身体的那瞬间,我已经明白戴辛妮不是处女,我现在终于明白了戴辛妮确实与朱九同没有私情,我也爲刚才对她无耻的猜想感到羞愧。



  “总裁,那你现在有什麽打算?”我小心翼翼地试探。



  朱九同摆摆手:“两个月前,妮妮突然对我提出了一个建议,这是她九年裏第一次跟我提要求,我当然答应,我只是想不到,她的这个要求就是把公司策划部的一个小职员调到投资部,这要求很普通,但我却察觉出她开始喜欢一个人了,这个人当然就是你。”



  朱九同继续说:“我虽然妒忌,但我也无可奈何,我知道,感情是无法勉强的。而你,却通过了她的考验,两个月,她整整在这个小屋子裏待了两个月,就是爲了考验你是不是对她真心的。”



  “考验我?”我心裏又惊又喜,心想,怪不得我两个月到处找戴辛妮都找不到,原来她就躲在那个小房子裏,真是可恶啊!害得我到处找。



  朱九同点点头:“是的,她找人盯着你,看你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女人。”我也点点头,很不好意思地说道:“我确实没有其他女人。”只是我心裏大爲庆幸,庆幸自己没有去嫖,没有去找女人。其实那两个月裏我想去找女人都想了几百次了。



  朱九同看了我一眼,那眼神我看出来了,充满了嫉妒,他冷冷地说道:“我老了,无子无女,要是有妮妮这个女儿我也心甘了,她是我最信任的人,也是我唯一信任的人。而她那麽喜欢你,所以我也只能信任你了。虽然我很讨厌你称我做”牛粪“,但我还是打算把投资部的实权交给你。”



  “爲什麽把投资部的实权交给我?我的资曆和水平都不够,如果我来管投资部,一定力不从心。”我实话实说,因爲前辈们告诉我,投资部是最危险的,最诡异的地方。我谨记着前辈们的忠言。



  “爲什麽?这都是因爲杜大卫。”朱九同一说到杜大卫,就突然变成了一个人,他双手紧握着拐杖,忧伤的眼神瞬间就变得坚强而犀利,从他眼裏射出的寒光让我不寒而栗,这个老头在我眼中不再干扁瘦小,而是很强大,很自信。



  果然,朱九同骄傲地擡起了头:“杜大卫以及一些董事现在开始蠢蠢欲动了,他们等不及了,我本来还要做五年总裁,但杜大卫他们已经不愿意等五年了,嘿嘿。”



  “那……那怎麽办?”我担心地问。



  “怎麽办?有人向你挑衅的时候,你只有两种选择,要麽退缩,要麽就击败他,击败你的对手。”朱九同豪气勃发,他看起来一下子就年轻了十岁。



  “恩,击……击败他。”我唯喏的附和着,在我看来,我理所当然站在戴辛妮这边,也就是站在朱九同这一边,但我却不知道能帮上什麽忙。



  “要击败杜大卫不容易,他的羽翼已经丰满,董事会已经有一半以上的董事成员支持他,而他又能帮公司赚钱,这让我们很被动。按理说,杜大卫是个人才,我也应该把位置让给他,但是,杜大卫太贪心了,而且目中无人,既不尊重我,更不尊重妮妮,好几次他想非礼妮妮,但我都忍了,两个月前的一个晚上,因爲下着很大很大的雨,妮妮就在办公室裏等雨停,可是,这个杜大卫竟然潜入了妮妮的办公室,想趁公司没人之际玷汙妮妮,嘿嘿,幸好我这个老头子那天也没有走,幸好我在妮妮办公室裏安装了监视器,也幸好我一直在看着妮妮。呵呵,那畜生当然没有得逞。我一个电话就把这个畜生支走了。”



  “这个畜生。”我怒气沖天,手关节都因爲紧握而变得发白。我突然想起,两个月前的那一个晚上,下着狂风暴雨,第二天早上,我就捡到了那条粉红色的内裤,怪不得戴幸妮跟我索取内裤时,说过工作不顺心,原来不顺心的事情就是被杜大卫非礼。



  “所以我们要打败他。”朱九同看着我。



  “总裁,你说,你要我怎麽做?”我也顿时意气风发,斗志昂扬起来,不爲别的,就爲了我的戴辛妮,我也不放过这个杜大卫。



  “可是,我听说你跟杜大卫一起吃饭,一起喝酒,一起聊天,所以,尽管妮妮相信你,我却有点担心。”朱九同如鹰的眼神盯着我,仿佛要把我的内心世界看穿。



  “那天是个巧合,我妹妹刚来S市,我和妹妹一起吃饭,席间遇到了杜大卫,但我跟杜大卫并没有什麽交情,所以请总裁不要疑虑我。”



  “恩,不过,这个解释还不够,如果你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就信任你。”朱九同的眼神一下子就失去了锐利,变得有些怪异。



  我忙问:“什麽要求?”



  朱九同沈吟了一会,说道:“我希望你和妮妮在我监视下做爱。”什麽?我吃惊地睁大了眼睛,我简直以爲耳朵出了问题,于是,我又问了一次:“总裁,我不明白,你能说清楚点吗?”



  “我知道你很惊讶,但是爲了表明你对我的忠心,更表明你对我没有任何隐瞒,所以我决定要求你这样做。其实我已经看过了你和妮妮做爱,说心裏话,很刺激。但刺激归刺激,我需要的是一个肯爲我做任何事的人。你可以考虑,但我绝对不勉强你,如果你不同意,我会一次性支付六个月工资给你,但你必须离开KT。在KT,没有中立,不是朋友就是敌人。”朱九同的话每一个字都说得很慢,很清楚,很有份量。



  我有点蒙了,同意朱九同的要求那意味着一种耻辱,反对的话,那意味着失去工作,卷铺走人,也失去心爱的戴幸妮,就连妹妹的工作也不保。怎麽办?我大脑在飞快地思索着。



  这时,墙壁上那台巨大的液晶电视上出现了变化,一个女人进入了画面,我一看,这个女人果然就是戴幸妮,一脸气鼓鼓的戴幸妮回到了她的办公室,她的一举一动都在我和朱九同的视线之内。



  我不仅看到了戴幸妮前后左右的样子,我更能清晰地听到声音,戴幸妮的脚步声,甚至脱掉外衣的声音我都听得一清二楚,仿佛戴幸妮就在我的身边。



  我惊歎高科技的同时,内心竟然有了一丝奇异的骚动,心想如果在一个人的监视下与戴幸妮一起亲热会是什麽感觉?会很压抑?还是会很刺激?我思索着,不过渐渐地,我似乎就否认了前者,我觉得一定会很刺激。我惊讶自己爲什麽会有这样的想法,也许,也许我是一个喜欢刺激的人。



  “李中翰。”屏幕上,戴幸妮打开了那扇小门,然后小声地喊了一句。



  我当然无法回答,虽然我看见戴幸妮。



  “哼,这个坏蛋走了也不给我电话,看我下班了怎麽收拾他。”戴幸妮一边嗔骂一边双腿交叠地躺在沙发上,想不到,她居然从外衣的口袋裏拿出了黑色的蕾丝小内裤看了看,居然放近鼻子闻了闻,然后露出了害羞状,我一看,马上就硬了。



  下意识地我向身边的朱九同看了一眼,我发现朱九同也盯着屏幕一副陶醉的样子。朱九同也发现我在看他,他尴尬地对我笑了笑:“我是个男人,妮妮又很迷人,我怎麽看她都看不厌,我追了她九年了,你才追她两个月,所以你不必吃醋。”



  “不吃醋,不吃醋。”我干笑了两声。但是心裏却大骂,不吃醋才怪了。



  我还在对朱九同的要求犹豫不决,但接下来,屏幕上的戴幸妮做出了让我的眼珠子快掉下来的动作,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办公桌边,从桌子上的一盒纸巾裏抽出了两三张,然后坐在沙发上,掀起裙子,打开了那双修长的大腿,然后用纸巾擦起了私处,也许还在怨我,她一边擦一边骂:“这个坏蛋,恨死他了,害得人家流那麽东西,讨厌,连袜子都是,讨厌死了。”



  天啊,戴幸妮的皮肤很白,黑色丝袜已经很抢眼了,但黑色丝袜的尽头,那毛绒绒的一片黑色,让我心髒狂跳,何况戴幸妮竟然用小手掰开了粉红鲜豔的阴唇,我的血液一下子就向大脑聚集,我很无奈,气愤之余,我竟然有了强烈地沖动。



  也许不想太刺激我,朱九同突然关掉了液晶电视,他淡淡地说道:“我们的时间不多,你好好考虑。”朱九同虽然说得很平淡,但我从他眼神中看到的却是热切的期盼。



  “老变态。”我心裏暗骂了一句,不过,我已经下定了决心,同意朱九同的要求。毕竟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裏,如果你没有权没势又没钱,那麽你必须付出代价才能获得利益。我无奈地忍受了羞辱来换取我希望得到的东西,这些东西太多,太诱人了。



  “我有个条件。”我开始讨价还价,尽最大可能捞取我的好处。



  “说。”朱九同点点头。



  “我有个妹妹,我希望她能进KT。”我说。



  “没问题,如果你妹妹不太难看的话,你可以安排她在任何部门,具体事宜你跟妮妮商量就好。”朱九同满口答应。



  “好,那请总裁等着吧。”我木然地说道。



  “我不用等,这个闭路监视器是二十四小时录象,你们放心地去做。”朱九同露出了笑容,我不得不说,那笑容很猥琐。



  我是从正门走出总裁办公室的,三个漂亮的小秘书吃惊地看着我,她们一定很纳闷我是什麽时候进入总裁办公室的,其中一个小秘书还赶紧敲开了总裁办公室,察看总裁是否无恙。我故意恶狠狠地瞪了小秘书们一眼,看着三个漂亮小姑娘惊慌失措的样子,我感到了一丝快慰。



  下了楼,我并没有马上完成朱九同的变态愿望,而是心神不甯地回到了我的办公席位。同样是坐在舒适的真皮椅子上,我的心情与早上已经截然相反,想想人生拼搏,无非就是争口气,但自己却只能向现实低头,心中不禁无限感慨。



  “请问先生要不要咖啡?”我正发呆想着事情,一个我很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回蕩,我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身穿蓝黑条纹制服的长发美女手捧着一个托盘,托盘裏放着一杯香气浓郁的咖啡。我发誓,这是我这辈子闻到最香的咖啡了。



  “那麽香的咖啡当然要了,如果加点奶就更好了。”我对有奶香的咖啡情有独锺。



  “奶加了。”美女娇声应了一句。



  “如果加点糖那就对我口味了。”我喝不惯太苦的咖啡。



  “糖也加了。”美女点了点头。



  “如果咖啡的温度热点就更好了。”我喜欢烫热的感觉。



  “恩,温度刚刚好。”美女笑眯眯的。



  “如果有个大美女端咖啡给我,那就太理想了。”我忍着笑。



  “那你说我美不美呀?”美女娇嗲地问了一句。



  “美是美,可惜……”我已经快要笑出来了。



  “李中翰,你敢说一句损我的话,这杯咖啡给猪喝也不给你喝。”美女杏目倒竖,一副要吃人的样子,脸色变化之快,让人咋舌。



  “呵呵,我说,美是美,只可惜你是我……是我的小姨。”我大笑地接过了咖啡,喝一口,全身都舒服透了。



  想不到在公司裏看见我妹妹小君,我暗歎杜大卫的办事效率。但我更想不到,半天不见,小君已经变成了一个诱惑十足的制服OL了,虽然她身材娇小,但穿起制服来居然有一种很特别的味道。我太喜欢这种味道了,我注意到所有投资部的职员无论男的女的,都向我投来羡慕的目光。



  “姐……姐夫,你说我这套衣服漂亮吗?”小君羞答答地摆了一可爱的姿势。



  “太漂亮,你自己买的?”我心花怒放,因爲,我又听到姐夫两个字了,天啊,我太愿意做姐夫了,太愿意有一个像小君那样的小姨子了。



  “当然不是啦,是玲玲姐帮我买的,好贵的,姐夫,我可没钱啊,反正你欠我一条裙子,你帮我给玲玲姐。”小君听到我的赞美,眼睛又笑成一轮弯月,哎!



  我心跳又加速了。



  “好,姐夫帮你给,多少钱?”我满口答应,何况我感觉自己真的像姐夫,世间哪有姐夫不疼爱小姨的?



  “呃……呃……加上鞋子,一共六千二百八。”小君犹豫了半天,终于说出了一个数字。



  “唔”我刚喝进喉咙的咖啡居然给我喷了出来,我揉了揉嗓子,大声咳了十次,才迷惑地又问:“你说多少钱?”



  一缕幽香飘飘,人未到,葛玲玲甜美的声音就令我心跳:“小君呀,叫你别跟你姐夫说了,你偏要说,这衣服是玲姐送给你的礼物,你看你,把你姐夫吓坏了吧。”妩媚动人的葛玲玲踩着碎步,施施然走来。投资部裏的男人都见过葛玲玲无数次了,但还是折服于她的美丽。而我,也被这逼人的美丽炙烤得无路可逃。



  “玲姐,这怎麽行,那麽贵,我姐夫他虽然抠门,但一定会给我钱的。”我没损小君,小君倒先损起我来了。我狠狠地瞪了小君一眼。



  “咯咯,小君你别怪你姐夫小气,你姐夫一个月的工资才够买一套衣服,你还是饶了他吧。”葛玲玲的美目飘了我一眼,看我手忙脚乱的,她似乎露了一丝鄙夷神色,只是这神色一闪而过。



  我大怒,葛玲玲在我心目中的光辉形象一下子就倒塌不少。我允许别人看不起我,但我不允许美女看不起我,我虽然自卑,但我不允许美女鄙视我。我拍了拍小君的肩膀,故意歎了一口气:“唉!谁叫我是姐夫呢?我再抠门也要对小君好,不然小君向她姐姐告状,我就麻烦了。



  行,等会姐夫领钱给你。“



  “谢谢姐夫。”激动的小君向我投来的不只是感激的目光,那目光中还带有一丝温柔。



  葛玲玲想不到我和小君都没有接受她的惠赠,她有些不太自然,美丽的眼睛裏闪过了一丝恼怒。我猜想,以她凶悍的性格,如果把我换成杜大卫,葛玲玲一定发飙了。



  看着葛玲玲生气,我竟然莫名地开心。不过,我还是不想惹翻了葛玲玲,毕竟小君要在KT工作,在KT裏,我和小君都是小人物,葛玲玲和杜大卫可是大人物。转念一想,我就换了一副面目:“玲姐,你对服装的品位很眼光真的让我佩服,你不光会打扮自己,还会帮别人打扮,小君身上这套衣服真的太合适她了。”



  说实话,葛玲玲的美丽不仅仅是她的容貌出衆,还有更重要的是葛玲玲的妆扮工夫一流,她的衣服我从来没有见过重複的。今天她就穿着一条低腰的粉白长裤,透明的水晶高跟鞋和白色的无袖上衣,裸露的玉臂也是嫩白的,就连上衣的V领下也是一个白色的小结,她今天看上去就一个字:白。



  但葛玲玲并没有让白色调白得令人眩目疲劳:她在髋部系上了一条水蓝色的腰带,一双玉足上十只粉嫩粉白的脚趾都涂上了鲜豔的红色,如此点缀,真让我惊歎她的打扮艺术,我不得不承认,葛玲玲的美,可以美到任何一个动作,任何一个细节。



  让我意外的是,今天葛玲玲不再盘着头发,她的秀发长长地飘在胸前,只是她的秀发看上去虽然也黑得发亮,柔顺也直逼小君的秀发,但我的直觉就是葛玲玲的头发焗过油。



  葛玲玲在笑,如姹紫嫣红,也许我的一番恭维马屁让她转怒爲喜了,她娇声说到:“小君天生丽质,穿什麽都好看,我也只是随便出出主意而已啦。”



  “姐夫,刚才逛街玲姐介绍了好多漂亮的衣服给我,可惜太贵了,等我工作了,我就买好多好多衣服,不再要你出钱了。”一旁的小君完全沈浸在新衣服上,我感歎女人真的爲了衣服而活,特别是漂亮的女人。



  葛玲玲又是一阵娇笑,她拉着小君的手小声地说道:“走,小君,我们上人事部办理手续,明天你就可以上班了。”



  “不是说玩多几天麽?”小君还是想玩,我暗笑,果然还是小孩子。



  “笨,过两天就发薪水,赶紧上班拿薪水。”葛玲玲点了点小君的鼻子。



  “我……我刚来就有薪水呀?”小君迷惑地眨了眨眼睛。



  “也许有。”葛玲玲神秘地笑了笑。



  单纯的小君却爲不劳而获大感兴奋,她拉着葛玲玲的手臂,满嘴玲玲姐长,玲玲姐短地离开了,居然连我这个哥哥都不打一个招呼,真把我气死。



  铃……铃……铃……



  我的办公电话又响了,我拿起电话那一刻,直觉告诉我,一定是戴辛妮打来的。



  果然不出所料,电话裏戴辛妮温柔地问:“忙吗?”



  “不忙,不忙。”我也温柔地回答。



  “不忙就给我滚上来,我有事情找你。”戴辛妮的温柔与衆不同。



  “好,我马上就滚到。”不知道爲什麽,我喜欢上了戴辛妮式的“温柔”,看来我真够贱的了。



  放下电话,我两步当三步地跑上了秘书部。



  (未完待续)



  *********************************



  附《姐夫的荣耀》人物谱:



  “我”李中翰。一个年轻,帅气。但没有野心,只有点小聪明的普通白领。



  李香君。李中翰的妹妹。狡猾,刁蛮,古灵精怪。一个暗恋哥哥的美丽少女。



  戴辛妮。行政秘书,李中翰的心目女神,有着灰色的人生经曆。



  杜大卫。投资部经理,狡诈多疑,阴险好色。本文最大的反角。



  葛玲玲。杜大卫的妻子,本文最具诱惑的第一大美人,一个很容易被环境影响,泼辣又心有不甘的女人。



  朱九同。KT的总裁。



  罗毕。KT的副总裁兼总经理。



  庄美琪。公关部秘书。



  杨瑛。李香君的同学。



  闵小兰。李香君的同学。



  乔若尘。李香君的同学。(此人后文有详述)



  侯天杰。KT的财务经理。



  张思勤。KT的大股东。



  张亭男。张思勤的儿子。



  曹嘉勇。KT的大股东。



  章言言。KT的公关。



  樊约。KT的公关。



  何芙。(秘密)



  孙家齐。KT投资部的职员。



  另外还有不少人物,这裏就不一一列出了。 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