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不伦恋情]【姐夫的荣耀】第六章 爱巢(上

) 【姐夫的荣耀】

第六章 爱巢(上)





  秘书部有两个部分:一部分是行政秘书处,主管就是戴辛妮。另外一部分就是公关秘书处,主管也是一个大美女,她叫庄美琪。



  行政秘书处包括戴辛妮在内,都是呆板,保守的女人,而且年纪比较大,二十四岁的戴辛妮已经是年轻的了。



  公关秘书处就不同,这裏的女人个个年轻貌美,青春活泼。与戴辛妮不同,护士出身的庄美琪从不吝啬她的笑容,在公司裏,无论什麽时候,无论见到什麽人,庄美琪都会送上动人的笑容,让你很舒服,让你觉得这个世界充满了阳光。



  做爲公关OL,庄美琪的工作就是负责公司的一切应酬接待,她手下几个公关秘书除了青春漂亮外,身材方面还必须具备“可观度”。



  “可观度”没有一个硬性标準,因人而异,但在姑娘们互相攀比,刻意营造下,公关秘书处简直就成了波涛汹涌的海洋。



  这是KT公司半公开的秘密。



  庄美琪的波涛就很汹涌,D罩杯那是肯定的。她也是我们公司裏人缘最好的美女,尽管庄美琪的年龄一直是个秘密,但她看起来绝对不超过二十三岁。



  能在这个年纪做公关主管,一定有她过人的本领。也许是舞跳得好的原因,她的腰很软。她喜欢喝酒,酒量让男人都怕怕,所以想灌醉她的男人很多,但没有一个人能成功。



  看见我出现在秘书部,身穿黑色制服,银白色衬衣,翘着淑女腿的庄美琪向我投来了一个笑容,笑容很甜,但我觉得有些诡异。



  “大帅哥,刚休假完就往这裏跑,很奇怪哟,是不是来找我们的辛妮?”庄美琪向我眨了眨眼。



  看来我追求戴辛妮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公司,不过男人花心的劣根性对我来说还是蛮严重的。平时可能收敛一点,而眼前,面对庄美琪这样的大美女,我又蠢蠢欲动了。



  看看四周没人,我笑了笑:“我来找你就不可以吗?”在公司的一年裏,庄美琪是我所接触爲数不多的几个女人之一。除了贪图她的美色外,她随和的性格也让我们之间有了深厚的交情。



  “咯咯,找我?你可是很长时间没约我去喝酒了,有了心上人,就把我给忘了吧?”庄美琪抿嘴娇笑。



  “怎麽会?今天我就是来约你的,晚上我请你喝酒。”我笑眯眯地看着庄美琪,準确地说,我是看着峰峦起伏的地方。



  “哼,算你还有良心,听说你升职了,我先祝贺你。”庄美琪款款地伸出了纤纤玉手。



  我当然接受庄美琪的祝贺,她的小手我握过几次,很嫩,很柔。



  可是,我的手伸过去后居然抽不回来了,我吃惊地看着庄美琪,庄美琪却淡淡地笑了笑:“好久不喝酒了,晚上我想一醉方休,你也要醉。”



  “当然,晚上在”爱巢“酒吧喝酒,你们公关部能来的都要来,你帮我传个口讯,就说我李中翰要感谢大家的支持。”虽然庄美琪神色平淡,但我还是感觉到了一些什麽,心想,不会吧,近来颇受女人垂青,难道是走桃花运?不过,我还是小心地拒绝了这种可能,赶紧把话题扯开。毕竟庄美琪与戴辛妮同一部门,以戴辛妮的性格,弄不好来一个鸡飞蛋打,桑榆没了,东隅也没捞着。



  “恩,我会传达的。”庄美琪脸上掠过一丝失望,但她没有放手的意思。



  我有些尴尬。



  突然,一声轻咳传来,庄美琪赶紧放手,我回头看去,不知道何时戴辛妮已经站在她的办公室门口。看得出,她脸绷得紧紧的。



  我尴尬地向庄美琪做了个鬼脸,急忙向戴辛妮走去,把她拉进了办公室,门刚关上,戴辛妮就冷笑:“很温馨嘛!”



  我感到好笑,赶紧双手搂着戴辛妮陪了个笑脸:“哪有什麽温馨?美琪只是祝贺我升职。”“是啊,就差用身体给你祝贺了。”戴辛妮想推开我的搂抱。



  我紧紧地用双手围住戴辛妮小柳腰,让她动弹不了:“别瞎说好不好?我和美琪绝对清白,以前清白,以后也清白,有你一个,我就够了。”这个时候,再肉麻的话也是免不了的。



  “哼,别只是说说哄我。”戴辛妮的脸色好看点了。



  “不是哄,是真的,对了,有什麽事情找我?是不是想找我完成三次?”我嬉皮笑脸地亲了戴辛妮一口。



  “真讨厌,我告诉你李中翰,以后你不许再胡来,这裏是办公室,我有时候也不扣门,如果给别人发现,那就没法呆在公司了,知道吗?”戴辛妮嗔怪着我。



  “知道了,知道了,最多我们回家再搞好不好?”我坏笑。



  戴辛妮见我三句不离那意思,又羞又气,但也无可奈何,何况被我搂得那麽紧,下身有意无意地乱顶,竟然把戴辛妮顶得粉脸通红,娇豔得不可方物。我神情一蕩,一只手就摸到了丰挺的胸部上。



  “刚说完,你就……”戴辛妮气得咬牙切齿,但见我没有更进一步的行动,她也不做反抗,任凭我揉搓把玩两只可爱的大白兔,嘴上有气无力地问:“怎麽你妹妹也进公司了?”



  “是啊,她也想留在S市,有一份工作就当然最好啦。怎麽,你不赞成?”



  我看得出戴辛妮没有惊喜的意思。



  “不是不赞成呀,我看见推荐人是杜大卫,而且填写的简曆上与你的关系是……是姐夫,你们两兄妹怎麽这样不正经?员工的个人和家庭资料我要存档的,这是我的工作,你叫我怎麽存?再说了,你妹想进公司,我……我是可以帮上忙的,你又何必找杜大卫呢?我告诉过你,杜大卫不是好人,你少与他来往。”戴辛妮忧心忡忡,她对杜大卫显然已经恨之入骨。



  戴辛妮不愿意说出她与朱九同的关系,我也不想点破,无论如何,戴辛妮是爲我好,我应该对她的苦衷加以理解,所以我做出了惊讶状,细说了在餐厅遇见了杜大卫的经过。



  “那我是把小君当你妹妹呢?还是当你小姨?”戴辛妮脸红心跳地贴着,她试图把我的手从她的乳房上拉开,但没有成功。



  “当然是小姨啦,既然已经瞒着杜大卫了,此时挑明,等于告诉杜大卫我和小君都耍了他?我可不想得罪杜大卫。”我笑了笑,其实我内心裏希望小君永远喊我做姐夫,以后我无论与小君多亲热,多暧昧都有姐夫这个挡箭牌爲我减轻罪恶感。啊,李中翰啊李中翰,你真无耻到了家。



  戴辛妮不明白我的秘密用心,她娇喘嘘嘘地应了一句:“恩……那我以后在衆人面前就不揭破你和小君的关系……恩……你别摸了,好吗?”



  “你的乳头怎麽硬了?”我问。



  “关……关你什麽事?”戴辛妮咬着红唇。



  “给我亲亲。”我盯着顔色变鲜红的乳头央求。



  “不给。”说是不给,可戴辛妮一点拒绝都没有,我低下头时,她还把胸部挺了挺,我轻轻地含住了娇豔的乳头,用舌头轻扫,戴辛妮马上全身颤抖。看来,戴辛妮已经敏感了,我暗喜,舌头的挑逗也跟着紧凑而粗鲁。



  “恩……”



  “辛妮,我想……”我的欲火瞬间燃烧。



  “恩……不要……”戴辛妮轻轻地摇头。



  “好想,辛妮,你摸摸看……”我拉着戴辛妮的手按在了我的裆部。



  “那……那你先锁门……”戴辛妮羞涩地说了一句。



  我飞速地把办公室的大门扣好,回过头来,戴辛妮已经靠在办公桌子上,无限风情地看着我,那意思就等于说:来呀,来欺负我呀。



  我走过去,吻上了戴辛妮的嘴唇,挑开了她的牙床,含住了柔滑的小舌头。



  这是一个热吻,长时间的热吻,忘情的热吻,我们互相追逐,互相吮吸,似乎都想把对方的唾液吞吃完,可是唾液还是不停地泛滥,还是源源不断地涌出,如同江河决堤一般。



  不知道什麽时候,我把戴辛妮的外衣制服脱了,她的筒裙也飞到了一边,当我把那条迷人的黑色蕾丝内裤拉到脚踝的时候,戴辛妮搂着我说:“到小房去。”



  “不,就在这裏,我想在这裏和你爱爱,来,身子转过去。”我婉拒戴辛妮的要求,还把她的身体反转,让她双手扶着办公桌,背对着我。



  “怕被人听见。”全身热烫如火的戴辛妮翘起了屁股,啊,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如此浑圆迷人的臀部。



  “不怕,有这个,想喊你就塞住。”我双腿跪了下来,捡起地上的黑色内裤扔到了办公桌上,望着股沟中央的那一条粉红的小裂缝,我轻声地叫唤:“辛妮,你趴下,趴在桌子上。”



  “你……你要做什麽?”戴辛妮还不清楚我已经跪下,她犹豫了一下,还是依言趴到了桌子,浑圆的臀部此时翘得更高,迷人的裂缝更加清晰,我稍稍分开了戴辛妮的丝袜大腿,就向闪烁着亮泽的肉缝吻了下去。



  “哎呀……不要……不要……你放开……”戴辛妮触电似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



  但我也有所防备,我的双手紧紧地抱住她的双臀,整个脸都埋进了双臀之中。



  “不要,太髒了。”戴辛妮想掰开我的双手。



  “不髒,你是最干净的,最纯洁的,辛妮,我爱你,你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最美好的,快别动,闭上眼睛。”女人的阴户对于热爱她的男人来说,绝对是干净的,只是戴辛妮心裏有阴影,被强奸也许是她挥不去的压抑,在她心理,女人最神圣的地方已经被玷汙,她觉得很肮髒。但我不觉得髒,我温柔地开导她。



  “恩……不要……”戴辛妮的反应还是很激烈,我知道,开导需要时间,我不能,也不期望一天时间就能扭转她的自卑阴影。



  我站了起来,脱下了裤子,站在戴辛妮的身后,我吻着她的脖子,耳垂。



  戴辛妮平静了下来,在我温柔的爱抚中,她重新陷入了炙热的情欲之中,下意识地,她翘起了她的臀部,迷人的满月偷偷地摩擦我的下体,我硬了,硬得很厉害。



  “想不想要?”我呢喃。



  “恩……”戴辛妮用鼻子哼了哼。



  我扶住戴辛妮浑圆的肉臀,握着粗大的阴茎插入了火热的阴道之中。



  “啊……”戴辛妮扬起了头,上身弯成了S型,如云的秀发全部散落而下,我闻着秀发的清香,开始脱掉戴辛妮的白色衬衣,脱得很慢,我让她享受被男人脱衣服的感觉。



  被人脱衣服的感觉就如同自己隐私的外衣被剥开,一层一层的,直到最后,当她没有了隐私,也就没有了羞耻,那麽她就变得很开放,变得无所谓了。



  我就要戴辛妮把内心放开,甚至放纵。



  衬衣脱掉了,雪白的肌肤显露了出来,太美了,太光滑了,我细细地品尝细腻的皮肤,完美的玉体上,只剩下黑色的蕾丝乳罩。我捏着裸露的乳头问:“内衣要不要脱掉。”



  戴辛妮无力地摇摇头又点点头,看来她已经神志混乱了,我暗笑。但我还要问:“脱掉你的内衣,我就看见你奶子了,你愿意给我看吗?”



  “恩……”戴辛妮悄悄地摇动她的臀部,她已经感觉出我阴茎越来越粗。



  “给别的男人看也可以吗?”我又问。



  “恩……”戴辛妮向我贴了过来,似乎让我的阴茎更深入一些。



  我笑了,因爲我的目的达到了,戴辛妮的欲望湮灭了她的理智,她开始放纵自己的欲望,尽管这样的变化很细微,但我很满足了。我挺起了阴茎,开始匀速地抽送。



  “啊……恩……”戴辛妮配合地耸动她的身体,她已经投入到我和她的爱欲之中。



  我慢慢地加大了抽插的力量,粉嫩的阴唇在我阴茎剧烈的摩擦中变得深红,红得妖异,红得迷人,这是阴唇在充血,只要充血,阴唇就变得异常敏感。我试着用手指揉一下阴唇,果然,戴辛妮颤抖地轻叫,肥美的圆臀突然间就向我袭来。



  “啪吱,啪吱……”办公室裏响起了勾魂心魄的乐章。



  我开始环顾办公室的四周,期望发现那些监视的摄像头,不知道爲什麽,那一刻,我并没有感到一丁点的耻辱,反而是一种强烈的兴奋。我疯狂地扯落戴辛妮的乳罩,让她的乳房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她的乳房很美,很大。



  我从戴辛妮的身后抱住了乳房,猛烈地抽插,每一次我都把阴茎拉到阴道口,然后再重重地插入,在戴辛妮动人的呻吟中,我获得了奇妙的满足感,心中狂妄大叫:看见了吗?朱九同,你看见了吗?你追求了九年的女人正在被我奸汙,正在被我干到爽叫。给你看又怎麽样?那麽漂亮性感的女人给你干你也干不了,给你看又怎麽样?



  我沖动地抱着戴辛妮不断变换各种各样的姿势,每一个姿势都很淫蕩,戴辛妮的呻吟变成了轻呼,她雪白的肌肤变成了粉红色,沸腾的血液几乎充斥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她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啊……哎哟……中翰,抱……抱我……”仰躺在办公桌上的戴辛妮用迷蒙的眼神看着我,央求我。她的双腿搭在我肩膀上无力地晃动着。



  我当然满足心爱女人的一切要求,放下了修长的双腿,我匍匐了下去,然后抱起戴辛妮身体,让她坐在办公桌上。



  戴辛妮癡迷地看着我,搂着我脖子,张开着修长的双腿,容纳了我的粗鲁。



  我亢奋地看着戴辛妮的眼睛,扶着她垂悬的双腿,粗大的阴茎一次又一次地在她双腿中间急促进出,毛绒绒的阴毛已经完全被粘稠的水液浸湿。



  “噢……中翰……我爱你……恩恩恩……”戴辛妮在我沖击下,丢盔弃甲,她的爱液在剧烈的颤抖中滴淌在光滑的办公桌上。



  “辛妮,噢……”直觉中,我这次射出来的精液很多很多。



  “呜呜……中翰,我要死了……”



  “恩,死之前先答应嫁给我。”我把戴辛妮整个抱起,走向了沙发。



  戴辛妮没有回答,也许神志还不清醒,过了好久,她才幽幽地说道:“想我嫁给你,你必须帮杜大卫赶走,不然免谈。”



  “什麽?”我有点吃惊,想不到戴辛妮对杜大卫的厌恶到了如此的地步。



  戴辛妮跪坐在我大腿上,搂着我的脖子,她直勾勾地看着我说:“知道我爲什麽喜欢你吗?”我摇了摇头,心裏也在问:对呀,戴辛妮喜欢我什麽呢?总不能因爲那条内裤喜欢我吧。



  “其实,我很早很早就喜欢你了,你来KT公司的第一天,我就喜欢你,除了因爲你的答辩很出色外,你爲了进入KT,不惜在公司外等人事部经理甯红军下班,你千方百计求甯经理关照,呵呵,看得出来,你很狡猾,很有耐心。”戴辛妮又吱的一声笑。



  “什麽?你是人还是鬼?这……这些事情你怎麽知道?”我不但吃惊,还心底发毛,因爲这些都是我的秘密。



  “这些当然都是甯经理告诉我的。”戴辛妮得意地笑了笑:“这一年裏,你很用功,很努力工作,其实,公司早想升你职了,不过,看见你不善于交际,公司又决定再等一段时间,你知道,搞投资的很需要交际手段,你一天下班了就跑回家,鬼鬼祟祟的也不知道搞什麽,公司更怀疑你的能力了,好在经过我多次观察,你只是……只是……”戴辛妮羞答答地没有说下去。



  “只是什麽?快说,话别说一半。”我捏了一下戴辛妮那光溜溜的屁股。



  “嘻嘻,我知道你喜欢我,你下班就早早回家,就只是想在阳台看我,嘻嘻……”戴辛妮笑得如一朵花似的。



  “好你个母老虎,居然早知道我的心意,爲什麽不给我机会?爲什麽不给一个笑容?爲什麽要我等一年,哦,我真命苦呀。”我哭丧着脸,但我的心甜如蜜糖。



  “哼,那是你贱,本来要给你机会的,可是……可是你居然有个叫庄美琪的红顔知己,居然和这个女人喝酒喝到天亮,居然让这个女人送你回家,哼,你今天老实说,你跟庄美琪到底有没有做过那个事情?”戴辛妮的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我的眼睛,仿佛要看清楚我内心裏有多少风流龌龊。



  “天啊,你跟蹤我?”我吃惊得目瞪口呆。



  “你别打岔,快回答我的问题。”戴辛妮用一根尖尖的手指对着我的鼻子。



  我歎了一口气说道:“其实你已经有了答案对不对?如果我跟庄美琪有什麽关系,你今天就不会坐在我腿上。如果我跟庄美琪有关系,我和她的关系一定很亲昵。如果我与庄美琪有关系,我也不会对你的内裤那麽癡迷。”



  戴辛妮的眼珠子转了几十次,似乎肯定了我的解释,但她还是不依不饶地强辩:“哼!难说,都很难说,刚才人家含情脉脉地和你握手,就是白癡也看出来她对你有意思。”



  “什麽逻辑?那对你有意思的男人多了,我也怀疑一下可以不?”我想笑,爲什麽女人总这样无理取闹?



  “我不同,我可没有让男人送回家过。”戴辛妮一招得势,顿时气势汹汹。



  “我……我错了,以后我喝醉酒,就是睡在马路上也不许女人送我回家,可以不?”我赶快承认错误,这个时候和女人强辩,那麽,白癡的人肯定是我。



  “那……那也不会睡大街这样严重,有我呀。”看见我认错,戴辛妮这才心宽舒爽,说话也温柔了许多。



  “既然你知道我对你是真心真意的,那你就嫁给我,帮我生三,四,五,六个孩子不就完了吗?爲什麽要赶走杜大卫?我还想帮伊拉克赶走美国佬,但我知道我没有这个能力,我可不是一个妄想份子。”我说道。



  “去你的,什麽三,四,五,六?我可不是母猪。让你赶走杜大卫不是我的主意,是”九叔“的意思,”九叔“就是我们公司的总裁朱九同。哎!有些事情你不明白,我欠朱总裁很多,很多。他一直很照顾我,关心我,他自己又没有孩子,所以他希望能物色一个接班人,不让公司落入杜大卫的手裏。”戴辛妮歎了一口气。



  “我就是朱九同物色的人?”我吃惊地问。



  “恩。”戴辛妮看着我点了点头。



  “我接他的班?”我又问。



  “恩。”戴辛妮又点了点头。



  “我现在在做梦?”我再问。



  “NO。”这次戴辛妮是摇头。



  尽管我还是很迷茫,但我知道,我已经无法避免地卷入了公司的权利争斗之中,我可以放弃,但我连放弃的念头都没有闪过,因爲放弃就意味着什麽都要放弃,我人在江湖,只能身不由己了。



  ***  ***  ***



  “爱巢”这个酒吧的名字很特别,也不知道谁取了这个那麽拽的名字,让人听了就想入飞飞。



  我和小君来到“爱巢”的时候,整个酒吧已经人满爲患。令人血液沸腾的摇滚乐曲充斥着我的耳膜,光怪陆离的灯光刺激了我的眼睛,我闻到的可不仅仅是醉人的酒气,我还闻到了叛逆和躁动。



  我躁动了,有一股很原始的欲望要发泄。看着衆多美女身穿性感,单薄的衣服在人群中扭动,我的欲望更强烈了。



  推开十九号我订的包厢,我被欢呼声包围。十九号包厢是“爱巢”裏最大的包厢了,可以容纳五十人,但我感觉还是太拥挤了,来的人绝对超过了五十人。



  简直成了我们KT公司的一次大聚会。被那麽多人包围,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一种身在中心的感觉。



  “中翰,恭喜啊。”一个高高大大的络须男人出现在了我面前,周围的人都闪出了空间。



  “罗总,你也来了,真给面子啊,我还怕你应酬多来不了。”我又惊又喜,这个络须男人就是我们的KT的总经理罗毕。他是我们KT公司中的二号人物,在公司裏,他的名字和他的坐驾劳斯莱斯-幻影一样显赫。他能来参加聚会真的让我觉得无尚的荣耀,我真不敢相信。



  “公司的美女都来了,我能不来吗?等会中翰要好好陪我喝两杯,哈哈,你忙你的,我去放松一下,哈哈!”罗毕果然够大气,他不请自到,但还是暗示给我面子了。但我感觉今天罗毕突然来到,绝对不只是爲了给我恭喜。



  爲了什麽?我心有所动,因爲他的眼睛紧盯着一个身穿露背晚妆,云发随意盘起,用一只红色夹子夹住的绝色美人,这个美人当然就是葛玲玲。



  葛大美人来了,我的“小姨”当然跟随着葛玲玲,在婉约高贵的葛玲玲身边,身穿牛仔裤和白色T恤的小君显得普通了许多,在这种场合,成熟的女人更能大放异彩。虽然如此,盯着小君的男人也绝对不低于二十人。



  只是我的女神戴辛妮还没有看到,本来我想和戴辛妮,小君三人一起吃晚饭,一起来“爱巢”,但戴辛妮却说要洗头发。我无奈,只好答应。



  人潮突然攒动,我以爲戴辛妮来了,但想不到是丽妆打扮的庄美琪,她身后,两个跟随而来的青春女孩一个比一个辣,真难想象这三个女人都是我们公司的秘书。



  “小翰,恭喜哦。”庄美琪一见我,就热情似火地来了一个熊抱,她喜欢喊我做小翰,也许贴得太紧,她胸前耸起的两个地方让我想犯罪。



  “李主管升官发财。”有小关芝琳之称的章言言笑吟吟地抱了抱两个小粉拳,居然学老气横秋的样子给我祝福,我看着就想笑,平时和这两个女孩交往不多,但我没有半点生疏之感,她们果然是做公关的料。



  “中翰哥,我今天漂亮吗?”樊约今天也特别打扮了,小小年纪就前凸后翘的,还穿得很少,让我不禁多看了两眼,她娇滴滴给我做了一个古代女人常做的“万福”。让我看了想不笑都难。



  “啊,大家随便啊,别客气……别客气……”我向人群大声喊道,看得出,我哪怕喊再大声,也不能让所有人都听见,一来包厢外震耳欲聋的音乐不断传来,二来今天来的美女太多,男的个个如色狼,哪裏还听我太多废话?都各自找自己心仪的美女喝酒猜拳去了。



  我赶紧拉着庄美琪走到一角落:“美琪,看今天的阵势,我身上一万是抗不了的,如果不够的话,你先帮垫垫。”



  香气扑鼻的庄美琪吃吃一笑:“什麽垫不垫的?今天不让你出血,我来搞定。”



  我吃惊地看了看庄美琪,然后连连摇头:“不,不,你有多少身家啊?逞什麽能?我还是自己来,不够的话你垫一下,明天还你就是了。”



  庄美琪向我眨了眼睛,神秘地笑了笑:“我可没说我出钱,我找到埋单的人了,哎呀,你别管了,去招呼大家吧,你还没有帅到让我花钱的地步。”



  我气得急翻眼,真想把这个牙尖嘴利的庄美琪灌醉,然后在她脸上画上眼镜,麻子什麽的,但我知道,说到喝酒,我两个李中翰加起来也没机会灌醉庄美琪。



  看着庄美琪那麽自信的神色,我心中也暗喜,心想要还葛大美人的六千。口袋裏真不宽裕了,能省就省。想到这,我感激地拍了拍庄美琪臀部。



  本来要转身离开的庄美琪触电似的看了看四周,然后对着我的耳朵小声问:“小翰,我今天好看嘛?”



  庄美琪的打扮很前卫,一条低腰裤,低到可以看见隐约的内裤,上衣却是内衣外穿,很短,露出了平坦的小腹和性感的肚脐,令人目眩的乳沟更是让我的目光上停留了好长时间,我发出了赞歎:“给你九十九分。”



  “哼,你的戴辛妮就一百分了?”庄美琪哼了一句,翩翩转身离开了,但我知道庄美琪并没有生气,她是笑盈盈转身的,看出来,她对我的打分很满意。



  我搓了搓指尖,那裏还停留着庄美琪美臀的肉感,那感觉很弹手,很诱惑。



  “哥,你真色。”不知道什麽时候,小君幽灵般出现在我面前,她顺着我的目光看了看离去的庄美琪。



  “公衆地方我是你姐夫,不是你哥,要注意哦。”我有些尴尬,连忙借机纠正一下小君对我的称谓。



  “哼,我如果有你这样的色姐夫那真倒大霉了,李中翰我警告你别挑三拣四的,刚才那姐姐人不错,如果你喜欢就不要放过,只是……只是你可别始乱终弃就好。”小君气鼓鼓地教训起我来了。



  “别瞎说,那个是你哥的红顔知己,哥也没有挑三拣四,更不会始乱终弃,扬……扬瑛的大胸脯哥还是刻骨铭心的。”我眯着眼睛,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表面提到扬瑛,但强烈暗示了小君的大胸脯是我最的最爱。



  果然,小君顿时羞得大叫:“再跟你这头猪说话,我……我就不叫李香君。”



  “怎麽啦,怎麽啦,小君,是不是你姐夫又欺负你啦?来,过来陪玲姐喝酒。”



  葛铃玲看见小君插腰瞪眼的,赶紧跑过来,也不问青红皂白,就责怪我一番。



  小君得意地扬了扬头,好象打架有帮手似的。



  我赶紧说道:“玲姐,你让小君少喝点,她还小。”葛铃玲皱了皱眉头:“我有分寸,轮不到你教我。”说完拉着小君走开了,临走时还对小君说:“以后你姐夫欺负你,你告诉玲姐。”



  “恩。”小君狠狠地点了点头。真把我气死。



  说实话:“爱巢”这地方我不讨厌,但很不习惯。也许应酬少的原因,我很少涉足这些娱乐场所,不是我古板,而是“爱巢”这地方充满了诱惑,我担心自己把持不住,就陷入了无边无际的欲望当中。



  喝了好几杯威士忌后,我趁自己还没醉就跑出了“爱巢”,在“爱巢”外,我拼命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也平和一下自己心中的郁闷,已经过了很久了,戴辛妮还没有出现,我有些郁闷了。



  “搞什麽呀?这时候还没来,不行,我要打电话催催她。”我拿出了电话。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我大怒,再拨,又拨,接着拨了三十个电话,得到回複的依然是这句:“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我气疯了,招来了一辆出租车就向戴辛妮的家飞驰。幸好这个时候,交通已经不拥挤,十分锺后,我就站在了戴辛妮的家门前,只是,我哪怕怎麽拼命摁门铃,房屋裏也没有半点反应。



  “莫非在公司?”满身是汗的我心烦气躁,也许太牵挂戴辛妮了,想到她有可能在公司,我又迫不及待地沖下楼。



  KT公司的名气很大,不仅仅因爲是金融投资公司的翘楚,还有那条流光溢彩的霓虹广告。站在公司空旷的大楼前,我极目眺望。别人一定以爲我在看那块“相信KT就如同相信家人”的巨大霓虹广告,但我只想看戴辛妮的办公室的窗口有没有灯光。



  很可惜,戴辛妮的办公室裏没有一丝灯光透出,我垂头丧气。



  她能去哪裏呢?她爲什麽关电话?我百思不得其解。



  没有一丝风,天气异常闷热,热得让我窒息。



  大汗淋漓的我怅然若失地走到一家便利店,买了一听冰冻可乐,掀开易拉盖,我仰头狂喝,从嘴角溢出的可乐连同如雨的汗水把我的衬衣都打湿了。



  喝可乐的时候,我的眼光依然对着戴辛妮办公室的窗口,我期望能看到灯光。



  可是,我又一次失望,冰爽的可乐也不能减轻我的失望之情。我眼光在滑落,突然,低一层的一个窗口裏却是灯火通明,我愣了一会,仔细地看了看,才发现那是杜大卫的办公室。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晚上的“爱巢”聚会,杜大卫没有来,我曾经询问过葛玲玲,葛玲玲告诉我杜大卫有一个欧洲的客户要应酬,要晚一些才能到。



  可是现在他的办公室裏爲什麽还亮着灯光?在办公室应酬吗?简直不可能。



  那麽?我突然心惊胆战起来,联想起他对戴辛妮的非礼,以及戴辛妮对杜大卫的厌恶,我感觉到了一丝不祥。



  迅速地扔掉了手中的可乐,我发疯地向公司跑去。



  “吱……”一辆红色的小车从一个出口急驶而出,小车前进的方向与我奔跑的路线恰好形成了九十度的迎角,我奔跑的速度很快,小车的速度也不慢。



  一切都无法避免,在一个紧急刹车声中,小车停了下来。很遗憾,我的身体没有刹车功能,只有惯性,虽然极力闪避,但我还是与这辆小车有了亲密接触。



  “砰。”我弹出了两米,在地上连滚几圈,很意外,我奇迹般地站了起来,顾不了身上无数处的疼痛,我继续迈开双脚。



  “哎呀,你没事吧,我送你去医院……”一个女人从车上跳下来,挡住了我的去路。



  “滚开”我用力推开阻挡我的一切,包括眼前这个女人。



  “啊……”女人被我推了一个四脚朝天,我也没有看一眼就向公司沖去。



  KT是一个大公司,大公司一定有保安值班,我来到公司门口,值班的大个子保安吃惊地看着我问:“哇,今天公司是不是有重要工作需要加班啊,怎麽几个主管都来了?”



  我忍着全身的疼痛,气喘嘘嘘地问:“是有紧急工作,公司裏还有谁到了?”



  “杜经理和戴秘书也来了。”大个子回答。



  “来了多长时间了?”我问。



  “大概半个多小时了吧。”大个子想了想。



  我装做若无其事地点点头按下了电梯按钮。



  “叮”电梯停在三楼投资部的那一刻,我握紧了拳头。



  一片漆黑,整个投资部一片漆黑,从投资部紧锁的玻璃大门往裏看,什麽都看不清楚,黑黝黝的令人害怕。



  我刚升职做主管,当然有大门钥匙。



  拿出钥匙,我轻轻地打开了玻璃大门,踏入投资部的一瞬间,我心裏只有害怕,害怕看到一些不想看到的事情。



  但我越害怕越想看,我只想找到戴辛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