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610CC.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不伦恋情]肛交的阿姨

[不伦恋情]肛交的阿姨

昨天我把一盘四级的带子放在呀姨家里的显眼处,一整天我都在想呀姨会不会发现这件事情。  

回到家里,我故意轻轻地走进去,房间里传出影碟机中的十分淫蕩的声音。我偷偷地走了过去,望着客厅,只见呀姨正全神贯注地看着屏幕,双手不停地抚摩着自己的大咪咪,双腿夹得很紧,不停地摩擦,时不时还发出一声哼哼。  

我吞了口口水,向屏幕望去。画面上,一名男子正在疯狂地干着一名女子,用的是狗趴式,女子痛苦地叫着,嘴上还挂着男子的豆浆。  

过了一会儿,男子就在女子的背上开始撒尿,黄色的尿液,顺着女子的背部流到了乳房,也流到了手上,这时候,女子还拉出了大便…  

看到这里我也禁不住哼了一声。  

「谁?」呀姨叫了起来。  

「是我。」我走了出来。  

「喔,是你啊…」  

「九仔,你平常就是看这些吗?」呀姨的神色越显慌张。  

「这是朋友放在我这里的。」我故意往屏幕望了望,这时,电视上的女子还在啊啊地叫个不停。  

「九仔,你喜欢呀姨吗?」呀姨突然用一种坚定的话和我说话。  

我的心里一阵窃喜,「当然喜欢啦。呀姨,你永远都那么漂亮。」  

「是吗?我老了,你居然还喜欢。」呀姨转了转自己苗条的身材,呀姨的身材很好,33C的胸围,两个乳房走路时总是一颤一颤的,163cm的身高,皮肤因为长期的保养变得很白。  

「你跟我来。」呀姨关了电视,向我一招手,进了自己的卧室。  

我缓缓地跟了进去。  

呀姨趴在那里挽起裙子,慢慢地把雪白的腿分开,露出一片黑色的森林,一小片半透明的黑布挡在前面,隔着黑布就可以看见那肥厚的两片肉,呀姨一只手支撑着身体,一只手不停地抚摩着那片黑布,一阵阵呻吟声中,只见那黑布已经湿了,呀姨慢慢地把臀部移到我的脸上:「九仔,它好看吗?」  

「好看。」我吞了一口口水,黑布和森林中已经有了晶莹的液体渗了出来,呀姨的手指不停地抚摩这那片区域。  

突然呀姨停了下来,呀姨把手从内衣中抽出,把它移动到背部,然后一把拉下那片黑布,但又没有全部拉下来,露出一个粉红色的菊花,接着又把中指顺着内衣的上沿插进了菊花,「啊…啊…」呀姨又开始呻吟起来,我一把抱住了这个香臀,然后伸出舌头顺着那根手指,开始吮吸,手上传过呀姨颤抖的感觉,「啊…啊…啊!啊!啊!啊!」屋子里充满了淫蕩的气氛。  

「等一下。」呀姨忽然抽出了手指,整个身体直了起来,呀姨转过身体面对着疑惑的我说:「你…你还没脱衣服。」  

我恍然大悟,然后三下五除二地脱下上衣和裤子,只剩一条内裤,当我正要脱时,一双雪白的手拦住了我,只见呀姨已经脱下了裙装,露出了上半身,下半身还穿着那条黑色的内裤,整个人瘫坐在床上,胸前那两个硕大的乳房像两个熟透了的桃子,顺着呼吸还一抖一抖的,两粒乳头红得发黑。  

然后呀姨让我坐在床上,分开两腿,呀姨把头放在中间,伸出香舌,隔着内裤,不断地舔着阴茎和阴囊,一股快人的感觉冲进了我的脑海,过了一会儿就让我到了顶点。我忍不住猛地掏出阴茎,把它戳入呀姨的小嘴里,接着便用双手按住呀姨的头,让呀姨吮吸。呀姨手嘴并用,一会儿就让我到了高潮,同时呀姨的嘴里也发出了醉人的声音。  

「我忍不住了!」我哼了一声,马眼一紧然后爆发出一阵豆浆,呀姨紧闭小嘴,一阵骨碌声后,竟然一滴不剩全都吞进了肚子,  

「现在该我享受了。」呀姨擦了擦嘴,将擦掉了的豆浆地涂抹在乳房上,接着便躺在床上,眼怀媚态地说。  

我爬了过去,对着呀姨的小嘴吻了一下,一只手穿过呀姨的背部抚摩呀姨的左乳,另一只手则不断地抚摩呀姨的黑色内衣,在呀姨的呻吟声中,乳房在我的抚摩下不断地变形,渐渐地硬了起来,两腿中间也成了汪洋大海。  

「我受不了。」呀姨喊道。我一把撕开了呀姨的内裤,扶呀姨半坐起来,一只手不断地刺激阴蒂。  

「啊…啊…啊我…我…受不…受不了了…」一阵热流从我的手边射出,呀姨出来了第一次。  

不能让呀姨喘过气来,我不等呀姨用所反应,就把头又放入了呀姨两腿中间。  

「不要…啊…哦…」我一下咬住了阴蒂,鼻子不断地刺激呀姨的下面小嘴,淫液不断地流,顺着内阴流过菊花,又流到了床单上。我伸出一个手指,插进那粉红色的菊花,「啊…」呀姨的身体明显发出了一阵颤抖,在这种前后夹击的刺激下呀姨马上「啊…啊…」地叫了起来,声音比刚才大多了。  

「饶了我吧啊…啊…」  

「说你是淫妇。」  

「啊…啊…我是淫妇啊…」  

「说是你勾引我的。」  

「啊…是我…勾…引你的。」  

「说你需要我的大鸡巴。」  

「啊…啊…我需要…九仔的大鸡巴…快来…快啊…」  

这时,我加快了刺激的节奏,呀姨大叫一声,忍不住又洩了一次。  

我移动到了呀姨的下方把呀姨的两腿擡了起来放在肩头,中间的那块肉被分得很开,黑红中透出一些粉红,阴道和菊花在一翕一翕地活动着,我一只手扶着呀姨的肩膀,一只手握着大鸡巴对着「小嘴」戳,可怎么戳都戳不进去,「让我来。」  

呀姨笑着看着我,一双小手从两腿中间伸出来捧起我的生殖器,然后缓缓地插进了呀姨的阴道,「啊…」呀姨轻声地呻吟了一声。  

一阵温暖的感觉包围了我的生殖器,十分的舒服。  

「这就是你…喜欢的地方,啊…啊…还喜欢…吗?」  

「喜欢。」  

我慢慢地抽动大鸡巴。  

「以后这就是你的了,你想怎么玩,都行…啊…」  

呀姨的左右手各自紧握紧握着我的左右手。  

「谢谢呀姨,我要好好报答呀姨。」  

我突然加快了节奏,用「四深五浅法」开始狠狠地压迫呀姨的阴部。  

「啊…啊…我的九仔…长大了,知道…用大棒来满足我了。」  

「你真是个淫蕩的女人。」  

「是…我是…一个淫…蕩的呀…姨…啊…」  

「你是我的性奴呀姨。」  

「啊…啊…我是性奴,啊…随时…随时…等着九仔的大棒…,来日我…的贱穴。」  

「还有贱屁眼。」  

「啊…那里没…被干…过…求你…」  

「那更好啊,把你的处给你的主人吧,性奴呀姨。」我突然停了下来,呀姨难过地哭了起来:「啊…啊…呜…给你…都给你…快干我。」  

「这才像个奴隶嘛,好,我奖励你。」  

我一改刚才的作风,加快了节奏,每一棒都是打到最深处。  

呀姨愉快地叫着:「啊…啊…啊…快…就是这样,主人…啊…我好爽…」  

一阵急促的抽插,听着呀姨淫蕩的声音,看着呀姨满足的表情,看着呀姨胸前抖动的双乳,我得到了最大满足,我把大鸡巴插入呀姨的最深处,一股热流向呀姨的花心射出。

「啊…」

「啊…」我和呀姨都满足地叫了一声。  

呀姨瘫在床上,大声地呼气,我休息了一会儿,然后直起身体,分开两腿坐在呀姨的胸前,把两个硬起来的乳房合在一起,把我的阴茎放在中间,在两边抹了抹手上的淫液,扶稳两个成熟的桃子,开始前后的运动。  

这时候,呀姨已经回过神来,见我这么做,笑了笑,手搭在了我的双手上,小嘴含住了活动的龟头。  

这时候我的生殖器又硬了起来。  

「你刚才说你的屁股眼没被干过?」  

「嗯…」呀姨张开小嘴说:「平时自慰时才用,只能进一根手指。」  

「那就可以了。」  

「那里很髒的,我还没大便咧。」  

看得出来呀姨很怕肛交,看着呀姨的神情我就越是喜欢。  

「那你现在就去大便,对了,还要把它洗乾净。」  

「好吧,」呀姨走下床,又一下坐在了地上,「我没力气了,你好坏。」  

「好好好,我扶你过去。」我扶着呀姨走进了卫生间。  

「你…出去啊。」呀姨看见我并不走出去感到非常诧异。  

我笑了一下,「我想看看我的性奴呀姨是怎样大便的。」  

「你在这里,我解不出来的。」  

「我等啊。」我给了呀姨一个坏笑。  

「好吧,你和我说话,我很紧张的。」  

「好啊。」  

「对了,呀姨你好久没有性交过了。」  

「什么性交,呀姨想你的大鸡巴是不是,要的话就来嘛。」  

「不好吗?」  

「好,我的主人,你看我不正在为你拉大便吗?」看得出来呀姨正在努力地大便,「马上就出来了,你再等等。」  

突然,我的一阵尿意上来,我连忙叫呀姨张开小嘴,「干嘛?要我吹吗?」呀姨不解地问,我掏出生殖器对着呀姨的嘴就是一阵尿,尿液从呀姨的嘴里溢了出来,又流过乳房,流到了阴户,这时候听见一声水响,呀姨也拉了出来。  

拉完后呀姨自己洗了个澡,我坐在床上等着呀姨。  

呀姨回到了床上,我检查了一下呀姨的菊花,非常的乾净,我让呀姨坐着先自慰,让淫液顺着流入菊花以便湿润,而我自己就去找出呀姨平常用的自慰器。  

找到后我让呀姨先趴在床上,然后把自慰器插入呀姨早已红肿的阴户,同时也打开自慰器的开关,呀姨愉快地叫了起来。  

然后我又回到了呀姨的正面,掏出大鸡巴,让呀姨舔龟头和阴囊,不一会,生殖器又坚挺起来。  

我端着它回到呀姨的屁股后面,呀姨在啊啊的同时还要我温柔一点,我心中暗自发笑,专心地抚弄那早以湿润的粉红色的屁眼和红肿的阴户,没过几分钟呀姨就开始大叫起来:「啊…啊…啊…,快插,快…」  

我不等呀姨话说完,龟头一顶,半根大鸡巴已经进入了呀姨的肛门。  

「啊…」呀姨发出一声大叫。  

我加大力气,又是一插,我的生殖器已经完全进入了呀姨的屁股眼。  

「啊…」呀姨又是一声大叫  

我得意地揉了揉呀姨的大咪咪,呀姨的菊花里面很硬,随着呀姨的浪叫,我专心地开垦着这快处女地,一前一后慢慢地运动。  

在我的开垦下,十几分钟后肛门变得非常润滑,大鸡巴可以自由地出入。  

这时候,呀姨的叫声也变得越来越小,已经变成了享受的哼哼声。  

我决定完成战斗,加快节奏,每一棒都到了最深处,呀姨也随着每一棒的插入发出

「啊…」

「啊…」声。  

最后,我一次爆发,在呀姨的直肠深处射出了今天最后一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