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群体换伴]怀孕的处女

[群体换伴]怀孕的处女

我一直想写出我的故事,埋藏在破碎的心底,是尘封了很多年的回忆。
  我出生在一个非常富裕的家庭,是父母心爱的独子。7岁那年,我进了一所名牌小学,就像是沿着命运早已潜伏的轨迹,我认识了菁菁。
  菁菁小时候就像是一个骄傲的公主,漂亮,成绩好,温柔听话。
  有一次我和她在我家玩过家家,我让她扮演我的妃子,她不答应,转身要离开,我拉着她的衣服不让她走,太用力了,拉下了她裙子的吊带,她粉红色的正在发育的胸部一下子就暴露在我的面前,我们两个都楞了。她摔开我的手,整理好衣服,哭着离开。
  后来她很久不再理睬我,我费尽了力气,找了很多同学帮忙,后来约她去游乐场大家一起劝说她原谅了我。
  这件事我答应她不告诉任何人。
  那时候的我,真的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亲手毁了她。
  后来我们上了同一所国内知名的重点中学,可惜的是没有再分到一个班级。但是我每天早上都会在她家楼下等她,接她上学,给她买好她喜欢吃的早饭。
  学校里有很多男孩追求菁菁,他们看到我和她整天成双入对很是嫉妒。当然也有很多女孩子喜欢我,她们在我的文具盒里放情书,也有人大胆地约我看电影。可是在我的眼里,谁都不能和她相比。
  我和她关係的确定是在我十五岁的生日那天,我请了一大拨朋友去我家在近郊的一套别墅。我们在外面吃完饭,又去迪吧闹腾了一会之后才回去。
  到了我家已是深夜了,我们把音响的声音开到最大,在家里尽情地狂欢。别墅的保安来敲了三次门之后,我们才不情愿地调低了音量。
  后来菁菁和朋友们玩牌,我在旁边为她洗牌,发牌,削水果,倒水。她玩得兴高采烈,我也一直开心地陪着她,帮她锤锤背,捏捏肩,朋友们都见怪不怪了,我自己觉得能够这样服侍她也是一种幸福。
  凌晨的时候,朋友们都睡了,有的躺在床上,有的横七竖八在地毯上。菁菁去了我的那个房间,和衣躺下,我坐在她旁边,握着她的手。
  那时候第一缕晨曦已经染红了窗欞,她合了眼,好像是睡着了。我看着她动人的脸,完美的轮廓,忍不住低下头吻了她。她惊讶地睁开眼,有一点闪躲,最后还是接受了我的吻。
  我挨着她躺下,激烈地疯狂地吻她,她在我的带动下也热烈了起来,然后我的手抚摸着她的黑髮,她光洁的脖子,然后不由自主地滑到了她的胸,她很害羞地抓住了我的手,摇了摇头,我继续温柔地吻她,抓住她的手,继续抚摸和亲吻她柔软丰满的胸部。
  她终于不再反抗,我的手继续下滑到她的腹部,想探寻那神秘的地界,可她这次很坚决地拒绝了我。
  我也没有再强迫她,只是一直深情地抚摸和亲吻,她也很享受的样子,后来我们拥抱着沉沉地睡去。
  从那以后我们就更亲密了,隔三岔五,我们都会在别墅里见一次,但是每一次她都不让我突破最后的防线。让我在最心急火燎的时候止步。
  我比较郁闷,也许是因为这样才有了那一次的出轨。
  那是一个暑假,我表姐在我家玩。我父母当时都不在。我表姐比我大三岁,很漂亮也有很多男朋友。
  我表姐当时穿着一件吊带的背心,短裙下的内裤若隐若现。我们看着录像,不知道怎么就聊到了性方面的话题。
  我表姐说她认为只要喜欢,不在乎对方是谁。
  说着她就看着我,我发现她的眼神与平时有所不同,然后她就用脚丫轻轻地蹭我的小腿。她恻身靠向我,我可以清晰看到她的乳沟,然后她用手指轻抚我的头髮,鼻子,然后滑向我的嘴唇。
  我当时全身的血液已经沸腾了,终于饥渴难耐地把她抱在了怀里……
  我和表姐在沙发上完成了我的第一次。
  事后我也曾后悔,觉得对不起菁菁,可是每次和菁菁在一起,她说什么都不让我得逞,这让我很是气恼。
  虽然我是真心地爱她,可是慾望就像裂了口的沟壑,再也无法收拾。我和表姐经常在别墅里私会,她给了我身体上的满足,但是我心里始终只爱着菁菁一个人。
   每一次和表姐翻云覆雨之后,我都受到良心上的谴责,可是每次又不能自已。我只能对菁菁加倍地好,加倍地补偿,我对她千依百顺,和她逛街时,只要她对什么 东西多看了一眼,我立刻买下给她;在她和她的女友在一起的时候,我在旁边担当付帐的和拿包的。看到她越是开心幸福的样子,我越是自责。
  我的父母出去旅行了,他们留了一把钥匙在我舅舅那,因为我舅舅有时候会过去照顾客厅里的鱼缸。
  那天我去菁菁家吃了晚饭之后回家,发现忘带钥匙了。我打电话给舅舅让他把钥匙送来。没想到送回钥匙的是我表姐,开门之后,表姐从身后抱住了我。我也情难自禁地转过身,撕开她的裙子,我们就在客厅激战了起来。
  突然发现身下喘着气的表姐神情变得异样,她瞪大了眼看着我的身后,表情如同鬼魅。我过去,看到脸色苍白的菁菁,她一句话也没说,只把钥匙扔在我的身上,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当我穿好衣服再追出去,她已经了无蹤迹。
  生平第一次,我感受到了什么叫后悔,什么叫心痛。
  从那以后,菁菁和我形同陌路。我做了无数次无谓地尝试,她都不再给我一个哪怕是冷若冰霜的表情,而是我走过她的身边再也找不到她的视线……
  她生日的那天,我在她家门前坐了一整夜。
  第二天早上她上学的时候,我站起身,迎上前,布满血丝的眼睛含着泪望着她。
  「菁菁,我不求你原谅我,但是看在这么多年的情份,可不可以和我做朋友。」我对她说。
  「我不会和一个乱沦的禽兽做朋友。」她无视从我身边走过去,然后站住了,头也不回地说。
  我木立在原地。
  从那以后我没有再去找过她,只在无尽的痛苦与煎熬中挣扎着度日,每一次在学校里擦肩而过,看到她那冰雪一般纯洁与美丽的容颜,那曾是就在我怀里的亲切的熟悉的笑颜,现在却是如此地陌生和遥远。
  我想我的爱情已经被我亲手断送了,我已经终身错过了幸福。
  她身边渐渐多了一个男孩,是我们学校校队的队长,公平地说他很帅在学校也是让很多女生疯狂追逐的目标。
  我不愿再呆在学校里,不愿再看到他们形影不离,有时候在学校偶遇,他们的欢声笑语对我是一种残酷,我决定辍学。
  就这样我转到了另外一所学校,我就像幽灵一般的度日,每一天都纠缠在和回忆的梦魇里。
  那是一个寒假的午后,放学后的我在街上闲逛。我看到了菁菁。她在一个书报亭买报纸,我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她的面前,她看上去有一点憔悴,苗条的身材也有一点发胖。看到我,她显然吃了一惊。
  「还好吗?菁菁。」我问她。
  「……」她不语,眼泪却滚了下来。
  「怎么了?」我有一点惊慌失措,即使是在我对她造成那么大伤害的时候,她都忍住没有掉一滴眼泪啊。
  她俯在我的肩膀大哭了起来。
  我们坐在一家咖啡厅,她点了一杯热巧剋力。她考虑了很久,终于说出了那句让我心碎欲裂的话。
  「我怀孕了。」她说。
  我的头脑一片空白,视线有一点模糊,甚至看不清她的脸。
  「是和他吗?」我问。
  「可是我和他没有……」她点点头,然后说。
  「没有什么?」我疑惑地看着她。
  「没有发生关係,真的没有。」她的眼眶又一次盈满了泪:「难道你不相信我?」
  「那你怎么会怀孕?」
  「我和他一起睡觉了,我们都脱了衣服,可是我没让他进去。但是他在外面射了。」她缓缓地说。
  她抬眼看我,观察我此刻的表情,她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把刀子,狠狠地剜着我的心。
  「我也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可我很久都没来事了。后来我去买了一张试纸,在家里验了一下,发现是真的。」
  我想起来,我以前也曾看过一本书,说是处女膜的中间有一个小孔,如果精液流进去的话,也可能造成怀孕,但是那种机率非常小。
  「你告诉他了吗?」我整理了一下自己混乱的情绪,问她。
  「说了,他不信。他不承认。」她的眼泪又一次滚落。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血腾地一下升上我的大脑,我问。
  「两个月前。」她说。
  「什么?」我站起来,拉着她的手:「走,马上去医院。」
  我们去了医院,妇产科,她先做了试纸的检验,呈阳性。然后是查B超 ,最后是妇科的检查。医生需要用一根棉花插入她的阴道,取出分泌物看看是否正常。可是医生只要一靠近她她就大哭大叫,医生只好作罢。
  「这是怎么回事,她还是个处女。」过了一会,医生走出来对我说。
  这时候病房里拥进了很多护士,大家都新奇地看着她,讨论着。然后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我。
  我窒息了、要爆炸了……
  「孩子啊,这就是玩性游戏的代价。这种病历,也只有我当实习生的时候见过一例,那都是20年前的事了。」我低着头,听到最老的那个医生说。
  菁菁即时地做了流产手术,我一直坐在走廊里。低垂着千斤般沉重的头。听着她从病房里传来的低沉的,撕心裂肺的呻吟。
  我无法遏製地哭了。
  菁菁从手术室推了出来,美丽的小脸已全然苍白。我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只是不停的流泪,是我害了她,如果不是我伤害了她,她也不会有这样痛苦的遭遇。
  我把她从医院接回了家,那几天我一直照顾她,给她炖汤,洗衣服,按时餵她服药,陪她看电视,玩游戏,哄她睡觉,尽量找一些开心的话题和她聊天,去买回很多很多她爱看的碟片。我知道她有很多东西不能吃,我就买回很多零食。
  我托朋友花钱找了一些人,对他们说:「我不想再见到那小子出现在球场上。」
  他们挑断了他的一根脚筋。
  那几天我们寸步不离,有时候她醒了,不见我,她就会叫我,看到我从别的房间跑到她的面前,她苍白的脸上就绽开一个微笑。有时候她眼泪汪汪地看着我,什么也不说,其实我并不奢求她原谅我,我只是这么做心里会比较好过,我想试着弥补。
  如果她原谅我,我会一辈子对她好。
  有一天我出去买肯德基,买回她最喜欢吃的炸鸡腿,打开门,她已经不在了。
  我手里的纸袋掉在了地上,我着急地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找寻。没有她,也没有她住过的任何痕迹。
  床铺得很平整,被子也叠得很整齐。
  可房间里已经人去楼空了。
  我坐在地上,拣起纸袋,继续吃着炸鸡腿。味同嚼蜡。
  这样过了很多日子。
  春节前夕,我收到了她发来的短信。
  她说就快要出国了,我的心一下变得空空落落。
  我跑到她家后院的山上,大叫着她的名字。
  「我出来,你等我。」她打开窗,茫然地看着我说。
  过了一会,她走了出来,娇小的身子裹在一件白色的羽绒服里。我一看到她,就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
  我们去了我家。
  我温柔地深情地吻着她,就像是失而复得的稀世珍宝,我想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放手了。
  我进去的时候她哭了,感觉得到她的全身抽搐,她还是感觉到痛,毕竟这是她的第一次,虽然她的处女膜已经断送在手术室那冰冷的机器。
  我多么希望这也是我的第一次,我多想洗去那骯髒的过去,我终于感受到灵肉交融的美好,这是单纯的解决兽性般需要所不能比拟的。
  第二天我醒的时候她已经走了,也彻底地切断了和我的联络。
  我知道,她不想再让我找到她。
  也许她是想从此切断过去吧,而我的存在,只能让她想起伤心的记忆。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她。
  听说她已经留学去了美国。
  已经过去两年了,但是我从没有一天忘记过她。
  我还是一如既往地爱着她。我愿意用终其一生的时间弥补我犯下的过错。
              《全文完》